首頁 »
2014/01/10

有時候在想...人真的容易被騙嗎?


現在這一個年代,居然,還是有人會被神棍所欺騙,弄到最後變成人財兩失,到底…這一些騙子,有甚麼樣的模式,可以讓這一些信徒,去泯滅自己的良心、理性、判斷呢?
起初~我是認為,應該是人對於歲月的流逝,中間過程的歷程的不順、無助、對現實社會的恐懼、需要一個精神倚靠的成因所導致,但是,基本上,有一些東西,應該還是無法取代現實才對,那就由這一個部分,延伸出來到心理動力的成因,是哪一種認知所產生,對現實的偏離。

有時候,人就是這麼奇怪的動物,防衛心越高、就越是容易被騙,如何說呢?比方說:居住環境、家庭因素,居住環境的部分,如果屬於比較不屬於大城市,又再加上電視的接收資訊,慢慢形成對於都市,那一種,想像的假象,每一個國家,對外宣傳,都是以最好的一面、五光十色、美好的一面,來讓自己的國家,在國際社會中,有好的評價。

於是,許多人就會對這一個國家,只有好的一面的刻板印象,但是,卻不會去想,實質上,現實的情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等到了這一個地方,才知道許多,很多負面的地方,所導致出那一種期盼的破碎,才發現~治安不好、人心有許多未知的灰色地帶,難以應對,了解!!於是在這一種情況下,就順著負面的部分,合理化這一些,原本不屬於自己行性的偏差面。

於是,就開始變了一個人,因為,那是因為害怕自己被人看不起市鄉巴佬、跟不上潮流的低階層、因為如此就開始,變得狡黠合理化當作權利的糟糕人出現,將虛幻的期盼,作為最為人生的目標,這一種偏離卻不知道,已經步入錯誤的人生,就變成扭曲的新的一個陌生自己。

以這一種情況再延伸來看,詐騙的神棍這一個部分,在互動中抓住人們這一種寄託的心理、虛幻的執著、在言語對談中,看似合理的語調,加入電視劇情中,無論是…高水準書香世家的劇中,那一種說話的語調、口吻,明明就是自己不對的部分,就變成是一件,非常絕對的合理。

於是~就因為隨著這一種,感官上的表演,於是,就蓋過了偏差,邪惡、狡黠、荒唐的行徑,綜合上面的部分,再做一個延伸,有一對情女,路人A男與B女,某天,逛百貨公司,A男一時性起,隨手在絨毛玩具區,偷了一隻絨毛玩具,當場送給女友,於是~店員發現馬上向前盤問,請A結帳絨毛玩具的價金,但是,A矢口否認,並且,報警要告店員誣告,因為,這一個地方,又剛好是監視器,沒有拍到的地方,而店員確實看到,但是,只是希望完成交易,或者、歸還商品。

偏偏監視器,卻是沒有拍到,且~在店員向前時後,就已經將商品,交給女友並且,交代女友要將東西藏好,於是~重點都放在A這一個部分,無辜的店員,就被移送,而到最後偵查的階段,就是開偵查庭尚未開庭前的檢察官問話的這一個部分,當然~人家也不是白癡,雙方在偵查庭的時候,其實,就很容易看出來,A的行徑,確實明顯的可能性,因為,天天要看這一些人的關係,當然~也容易看得出來,又再基於,A男貪心的表現,一副已經想好,可以天衣無縫的再敲一筆,貪婪的表現,檢察官就以不起訴處分結案。

於是~A 不甘心無法達到詐欺的目的,時時刻刻的裝著一副,似乎,是一個正常家庭、有教養的高級人的語調,開始扯一堆,「我們可以保留證據、到時候叫他賠至少一百萬,我們就有錢可以買房子了,家裡房子的貸款,也已大大減少」或者「我們可以分幾十萬給父母、然後,其他的錢,我們可以去付房子的頭期款,你要站在我這一邊」暗示著自己很聰明,很偉大的表演。


如此行徑,實在可以說是人性貪婪可惡的極致表現,而未加深可利用的程度,增多共鳴,於是~開始一連串的報復,顛倒是非,且會認為這是一種權利,再回到最初,開始偷竊的部分,他還會記得嗎?其實,當然記得,可是~他會覺得那是一種,應該有的權利,來推測一下,應該會是說「哼!!這一個爛店員,沒證據就找麻煩,居然敢誣賴我!?」此時,合理化已經是不需要再作解釋了,也可以知道,由這一種狡黠卑鄙的無恥貪婪行徑,有與社會隔絕的必要。

問題在拉回來重點,聽眾B完全是置身事外嗎?沒有自主的判斷嗎?由此,還可以延伸出,人的逃避罪責現實,與感官錯覺期盼的虛幻,就快實現夢想美好的結果,所桎梏住自己的理智、認知良知人性的這一個部分。

這是一種自私的基因,存在每一個人的習慣中,但是,往往會超我根本我之間,會因此將離經叛道的部分,給制伏、阻隔起來,使得外在的自己,不會去做偏差、荒唐的反社會人格的行為出現,或者,成為人生生活中,運作的人格。

B 他錯在分辨是非的部分,在表演中給感官迷惑,所合理化而消失了~而這一種神棍,也是如此,在綜合上面的舉例,中間加入時間性的長短,流失掉的人性,就更多了,也還是一樣的,神棍會這一段時間,給他們找到自己的平靜,然後,讓對方把自己視為與眾不同的個體,是聖潔的、是高尚的、是神通的、是與一般人的細胞、基因都不一樣的這一種迷思中,然後失去自己。


在互動中,也還是一樣的,當信徒會有機會,讓現實社會的許多人性道德規則,接觸到且有清醒的可能性的同時,就會加重信仰、倚靠的這一個部分,他會讓你感覺像是一家人,看似非常的了解你,非常的關心,讓你感到溫暖,而~信徒除了雙親不在,又對子孫期盼的同時,想將這一份,誤以為是美好的一面,加注到孩子身上,讓孩子也跟自己追隨的衣冠禽獸,變成複製品、變成神棍的一部分,變成自己崇拜對象的一部分,於是,便開始有荒唐的行為出現。

當然,其實,這一些荒唐行徑中,社會互動的資訊中,其實,大部分都知道神棍,通常,不是騙財就是騙色,但是,人就是這麼脆弱的,無法認清、每一個人生階段,應該要面對的領悟、哲理、生命的歷程與感想,結起來的本質,可是,現代人似乎無法面對現實殘酷的負面,所以,就會加重到虛幻的期盼中。
又從這一點,當又能得知到一些,可能情況,神困會說,這一些都是貪婪醜陋的凡人,他們不知道,我跟你們之間的因果、神聖、與來世約定,可以脫離輪迴、可以帶你們上天堂、天界、宇宙最美好的地方,於是~時間久認知已經錯關係,就會認定這是真的。

有一些男性,也是有相同的情況,明明是自己太太,常常徹夜不歸,但是,因為無法接受,又期盼這不是事實的掙扎,就會如同反射的怪罪到其他無關的男性身上去,也許~人是會因為承受不了打擊,因而瓦解的,與現實脫離、然後,崩潰的發瘋,將自己安住於一個,心理的美好世界,摧毀掉現實的所有人事物的認定,包含自己,永遠的活在,那一個時空中。

但是,這一些,被騙的脫離現實的這一些人,卻不是承受極大打擊而往虛幻的世界前去,而是最後,演變成貪婪執著虛幻的醜陋人性而已,又如何說是如此,人都是有自律神經的,可以不需要教導,就會有的良知,深深的知道哪一些行為,會受到懲罰、哪一些行為是讚揚的,而無論是狡黠的騙子、還是神棍、或者、家庭教養差的偏差青少年、或者、是無可救藥型的犯罪者,都有存在於心理最深的地方。

也許~看似一生都不曾悔改,但是,其實,漫長的人生中,無論是最後的迴光返照、或者、生死交關大病、或者、在偏差行徑中過程裡,都會突然的發出警訊,但是~這一些,因為在衡量的過程中,將狡黠奸詐的陰暴之途,良善、假正義合理化的部分,給將自己對調位置,變成有病態的衡量認知。

時間久了~就會不知不覺中,也用接受到虛假的資訊,錯誤的認知價值觀,來與神棍交談、或者、與其他人互動,找尋共鳴點,無論是高興、悲傷,都在偏子的手中,掌玩著、魁儡著,比如神棍會說「我昨天,在@#%%...那裏得知,你前世是一個皇族公主,今世要還比較辛苦,還好你遇到了我,我已經跟@$#^^&&&說好了,再過不久,你就可以不用再這麼辛苦了,也要帶妳兩個女兒一直到永遠的安樂地,跳出凡人的輪迴@#$%^&&&要你跟我跟你的女兒,一起雙修,不要怕凡人說甚麼?他們不懂宇宙星辰,每一個星球,都跟人的命運有關係…不要想太多….

可能類似這一種東西,來更加讓神棍,打造自己的極樂園,無論是哪一種神棍、詐騙集團、還是偏差到無可救藥的年輕人,共通點的模式,都是一樣的方式,在運作著但是,也看出~人的脆弱而願意,為魔鬼勞役、犧牲。

除了~這一些脆弱因素之外,再來就是最常見的未知恐懼,人際間共鳴利用的方式




這社會少了哲學的風氣←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最近想到虐童 家庭教育 年輕人 社會風氣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