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8/01

做賊喊抓賊的賊人特質淺略

台灣社會人性黑暗壞到什麼程度,是否能辨識就從遇過多少小人來累積在辨識,但是,也要去紀錄被害人才算閱人無數與準確。

我在這20年間遇見的,除了小人外,還有遇過被陷害的,但是,我一直都是沉默狀態。其中一男一女在91與94年,男的91年結婚了,女的約當時20出頭,體型較胖超過百公斤那種,印象較深的是這個女的,當時後,她工作完畢後,就馬上回家不會多留。也因為他自己也知道被人傳言中傷的關係,某次的也差不多是夏季的這個時候,她自己掉了1千元,也不敢過問,可能看我跟年輕人也不合的關係,就找我問。

 

我說那乾脆明天調監視器,看看掉在哪裡,結果,他也不願意,就說算了自己走回家,那時候感覺...真可憐餒...他不是不願意,而是不敢去要,因為,例如說播影片的人,找在他之前,掉在地上又撿起來的畫面,然後就此停止說其實他是偷客人掉的錢怎麼辦?

傻孩子,所謂證據能力,不是只有剪其中一段就可以有證據能力,除非是要騙小孩或驕傲的溫室爛草莓還有用,但是...真的沒人知道跟送法庭後,真的會起訴開庭嗎?被告誣告反訴賠償比較可能,且竊盜心理與說人竊盜的人,本身的人格,要我寫成論文,寫三種三百字以上的,我寫的出來喔~因為,就是一直從這些造謠者身上

他會這麼想我其實也看出,台灣社會人性惡的本質,心腸狠毒的程度到哪裡,以及,這些旁觀者除了我之外,其他無知的程度到哪裡!
 

會說人小偷,沒有任何跡象的,指鹿為馬的,那是當這些旁觀者都是白痴,或這些旁觀者根本就是認知成長都是白紙一張,父母也屬無法辨識的那種。
 

再來是需要扮演正義使者來滿足,自己虛幻的智慧象徵,以及,得取信任的滿足感,比較嚴重一點的是,自己已經完全百分百覺得自己說的絕對是聖旨,嚴重的妄想、嚴重的偏差,故意那 A 說成 B 你如果有邏輯性問,他會不停瞎掰,說越多就越多矛盾,但是他們不會察覺的出來。
 

第三種則是綜合前面兩種特性,然後,再嚴重性提升到明目張膽的程度,比方說,把東西拿走再說對方為甚麼把東西放在別處,且這些動作還是在你面前作,簡直當人白痴的程度。
 

第四種 也一樣綜合前面三種,而前面三種表情自然,或完全面無表情,而第四種則是很專注的與他人對話,但是,看似專注的表情中,你可以看出嘴角微微上揚,眼神的表情充滿的不正常的自信,看似有其目的的那種,而這種下眼白有時會微微露出。

第五種 毒蟲,這部份就要看他眼睛的生理狀況,通常瞳孔雖專注看你,但是是渙散的四白眼,可是說的非常從容。
 

第六種 故意說違反常理的東西,覺得自己是專家,但是,其實只是非專業,假專業卻從事這方面工作的人,會這樣,通常都是要騙旁觀者,可以找個神棍去觀察看看,然後,再延伸到各行業跟特定狀況時,比對真假可能性。

第七種 本身就是道德認知為零的詐欺犯跟竊盜犯,他們以這種方式謀生的同時,將自己行為投射到對方身上,剛好反應自身是無責任與反因果論的主要人格特質。

第8種 心理創傷症候群下,在復原情況不完全導致人格與價值觀扭曲

上簡略我從22歲開始至今其中一部份,數十位問題少年跟中老年人男女的特徵
屬陰險狡黠心性人格,社會中問題族群特質的簡略
不是書本上的東西,而是我自己的人生經歷的紀錄

 
 
 
 



論輕微竊道者心理人格推測( 無破壞物品性 )←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