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6/26

問題員警包庇毒蟲的可能之手段、心態

員警包庇毒蟲的方法有幾種,其中一種的方法可以何裡好交代的方法,一般民眾比較不知道問題員警是如何犯罪?除非自己去買書籍或者猜考外國員警犯罪新聞的手段介紹才可能得知,一般人只會想到驗尿掉包,但是~現在可能因未被查獲過就應該很少敢這樣,所以就有新的方法,也就是一直反覆驗尿驗到過關為止,就算錄影也能重錄,等沒問題後在交上去,完全彌平事情自己勤務區都是天下太平。

但是,這一種行為必須自己同事不會發現,以及全部都必須都是不專業的員警才可能,員警抓毒蟲多半也是人舉報、或者有情資法院通緝的毒蟲躲在甚麼地方,然後,趁毒蟲睡覺的的時候攻堅,無論抓幾百次也不可能會有甚麼辨識能力,都是處於被動的狀態下執行任務。
要他們知道幾十年的老毒蟲,本身大腦生理機制被破壞後,平均大約多久就會發作、多久後會鬧事、鬧事後家人受不了報案的時間後推該毒蟲的日常生活起居、再推其交易時間、地點,步行或騎車!可能完全的不知道跟推諉。

一般絕對不會超過24小時,更何況是老毒蟲更是不可能,幾乎都是在一天之內,路口監視器鎖定鬧事報案的前一天,每天看一斷其中一小時該毒蟲住家附近監視錄影,24小時分24天看,還要說找不到線索,那都是騙人的要不然快轉每天24小時其中的30分鐘,分48天看完還說抓不到那也就是有問題,不是怠惰成習就是本身就有問題,但是,真正有責任的員警,其實並不多,多半混口飯吃而已,順便覺得可以有威嚴感、優越感,所以,台灣許多家暴案件,到最後演變成嚴重社會事件,大部分都是這一種狀態。

所謂法網恢恢疏而不漏,那是因為有一些事情,可能就算是彌平,但是其它人事物的所有有無生命的物質,都還是會留下長期處於二手毒煙狀態下的疾病,例如如果K他命吸食者,家屬可能會肺與腎都會出問題,虛胖水腫、老年人更快可能嚴重到要洗腎,肺積水其它高血壓疾病,重點特徵就是血鉛中毒。

若是更嚴重的二級毒品安非他命的話 ,家屬則是會血酸中毒酸血症,只要跟他共事半年,例如自身家長收容失業的毒蟲,幫忙作生意半年,大概馬上就會出問題,這一些毒蟲,他們身體都會有一種類似西藥與身體的臭味,但是,藥味的嗆鼻味道會大過體臭,他們平實在家中,都是有人的時候鎖在房間中,有時候會聽到玻璃物品摔碎的聲音,那是因為手抖的關係,摔碎了吸食器,之後~他們怕被家人發現,就會試圖用香水蓋過毒品味道,所以~就會有香水混雜著嗆鼻藥味在空氣中。

與其他正常噴香水的男女,多出一種藥味刺激鼻子得要,他們家人會常生病,因為肺功能背影響,而動物也會因此得皮膚病、傷口癒合較慢、壽命不到正長壽命、死亡前皮膚出血。
而對於人方面,毒蟲的家人可能因為腎臟有問的關係,都會年輕的會表面水腫,就是所謂的虛胖,老年者則是積水在體內的內臟,嚴重可能肺積水,因此住院治療順便準備洗腎。

如果醫師高明的話,就算可以以藥物治療拳遇佔時不用洗腎,日後可能因為毒蟲還活著在家中,因此就會又必須要洗腎,本以為不用了,可能就變成必須要,洗腎必須要動外科手術,必須要埋人造血管在手中,或者是從腹部肚臍或鼠蹊部開刀,就是從腹部洗腎,一班就是這兩種方式,但是他們這一些毒蟲家屬,若是沒有毒蟲,那會有需要經歷這一劫的不幸嗎?

所以~就算問題員警,再如何包庇,這一些周遭人或動物、其它物質都不會因為如此,就會消失每日不知不覺累積中毒的事實,而毒蟲家屬的疾病,更是自然物裡的枉法證明,但是很遺憾的是,我們的政府事實上,這一個部份都是處於消極甚至抵制的情況,無論是成裡甚麼反貪腐的機構單位,皆是如此,都是要「靠檢舉」甚麼奇怪的跡象,他們皆不會去注意,就算注意也是表面上,之後消極的上下交集的彌平問題。

而這一些家屬,又能跟誰訴說呢?
議員嗎?立委嗎?
沒好處可能未必真的會為民喉舌
而枉法的動機,除了貪贓與怠惰心理外,再來就是自身可能一大票同事都是毒蟲,這萬一查下去,可能連整個分局長都要遭殃,能夠自由輕鬆過日子,何樂而不為!?

政治無論是選誰都是一樣的情況,這一些情況可能都知道,也可能選前的政見會提出,但是~真得要作的時候,就未必會理會,甚至完全的消極或沒有作為,那麼請問這一些政客,你們對德起自己的良心嗎?

那如果家屬檢舉呢?法院應該可以開搜索票、監聽票,就可以得知毒蟲通訊軟體的對話紀錄,又或者,可以從該毒蟲因為家人已經被害到倒下,也沒人願意給他經濟上的援助,就可能跟地下錢莊、藥販簽本票,找到本票的債權人,就可以抓到藥頭,毒品的中盤商,而為什麼不積極呢?

很簡單一般人到這裡就應該可以想到為什麼了?法院有問題,或者已經開了,但是消極,那就是地方轄區員警有問題,涉及階層可能很高,以目前最好的理由就是年經改革問題,用來合理化跟說服相關單位。

 


利用味道無法錄影的反偵查問題探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從台南逆子毆打父親踹車新聞看員警作為與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