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6/14

倒退的當前社會道德環境

好的沒幾個,壞的滿街跑,英雄主義的愚蠢幼稚妄想,在隨著時代的過渡自由、治安、品德貪腐安逸、毒品氾濫、少子化下,社會的規範逐漸的瓦解,在這一些社會道德共識的控制瓦解後的結果,就是造就無數的問題青少年。
所謂的社會化過程,指的是一個人在接受、學習人類社會規範的一切,排隊買東西、犯法的事情是絕對不可以,每一個人在社會運作上都是重要角色,每一個環節連帶整個社會甚至整個國家。

但是,台灣政治為了自身的權力爭奪,為了更多的選票,於是,逐漸的收攬跟幫助問題族群合理化,違反社會秩序的一切行為,而最後的結果,就變成守規矩的人,成為這一些政治權力爭奪的犧牲品。
很多家長也無法將自己小孩教導走正途,而本身就是問題族群的家長,則就變得更加便利的教導小孩,如何機敏狡黠的胡作非為,而這一些問題族群的道德理解,也因為本身就是因暴之徒,無論是有無犯罪過,自身的病態人格,本來就是給社會帶來破壞的,以此思考軸心,在運作著他們的一生一切行為。

這就是屬於病態的、錯誤凝聚力的問題家庭,他們是反社會文明,反道德文明,人類從過去幾萬年原始、暴力搶奪維生到今天有完整道德規範與法律的規範,但是,他們這些問題族群,本身就是屬於抵抗這一些文明的半人半獸,這一些無論智商高低,本身心理動力就是以原始為人生目的,只要沒有監視器地方,就會開始胡作非為,人類應該會因為隨著文明進步,就應該會更不受自身原始的欲望、劣根性所控制,而現在台灣的情況,是大大的背道而馳,甚至已經開始「以合理原始」為目標,才是進步、才是民主、才是先進的21世紀的現代人,如此嚴重的社會現象,最後只會成為匪徒天堂的國家。

而很遺憾的是,我們現在的社會就是以這一種情況,在器物的進步生活圈,又在加上少子化的情況下,競爭力也已經下降到不再是過去20~30年前的高中職、大學聯招那一種激烈的情況,只要交錢就可以畢業,真心要讀的也是有,但是~一路混其實是大多數,品性好的,自己無論要不要讀書的,始終還是對於許多偏差行為視為匪類,守規矩、單純的生活著,而其他時代下所生的問題族群,則就不是如此,會視原始劣根性與侵犯他人的一切行為,都是應該有的權利,而當它們的偏差型受到干社的時候,就會認為自身受到迫害。

而政治圈的政客就是利用這一點,合理化之後收攬這一些危害,給他們更多的權利與機會,侵害我們整個國家與社會的生活圈,而其它中老年的「終生型行為偏差者」就似乎得到了期盼已久的釋放,於是,這一個社會就變得陷入更多危險中。

過去年代的問題族群,也就是現在的中老年的問題族群,英雄主義都是為了滿足自身虛幻的自信,但是,現實根本就沒有改變甚麼,當然這也是有很多種原因在背後,但是~以現在的情況,則又是不一樣的情況,這一個情況就是並非是因為有甚麼不幸的背後與家庭,當然~因為不幸的際遇而導致,而~也因為在幸福下成長的問題族群的出現,真正因不幸而走偏的,就更加難以矯正回來,所以,這一些幸福下所生的問題族群,就更是危害的嚴重性至大,他們有些行為,過度的自我無法解讀他人,只能認為自己膚淺、短視的回答就是真理的人格,也是根本無藥可救,也因為如此,他們並不會自省,甚至會認為該自省的是別人,再如何細心講解,他們是無法理解,光道德理解能力就已經出了問題。

他們要說是原始動物其實也不為過,倫常、道德對他們而言,只有兩個作用,一是用來合理化謊言、偏差行為與偽善的使用,二是笑話跟意圖扭曲與自我美化消彌良知,因為這些情況,嚴重的病態原始自我人格,就會越來越多侵犯他人的偏差舉動不停增多跟越軌行為。
而合理化妄想的部份,以英雄主義的談話風格,就會有一些讓人哭笑不得的言詞,例如:因為這一個社會,大家都必須要守法,必須要生活,所以就不會想惹事情,不然如沒有法律,只有類似日本古代幕府,武士見匪徒就可以斬的暴力道德為主的社會,那麼...這一些還能活的平安嗎?當然不可能~

但是,他們不會這麼想,他們會想成黑道間的黑話,我跟誰誰..所以你不敢動我~所以,到這....不覺得很好笑嗎!?
可是...他們癟開這一個部分,需要自我英雄主義的幻想實現,所以,就扭曲這一個部分,這就是他們甚麼..@#$#%..甚麼敢不敢動我....的愚蠢幼稚心智的表現。這一個社會,本無高低之分,進步的文明,是互助的而不是互害的,有害的就有專門的職務組織單位,必須要將其阻止、預防、制裁,但是,若是這一些無法解決或怠惰,再加上以目前狀態,那這一個社會已經沒有甚麼王法可言。

我們現在走在街上,到處都可以看到這一些問題族群,他們是不完全的人類,他們其實跟獼猴一樣的會侵犯他人,在交通上可能故意擦撞路人、強光照行人跟對向來車,看看會不會出車禍、故意超前到直行車前轉彎、或者逼車、酒駕、蛇行、改裝機車製造巨響,以侵犯他人為樂、希望引人注意,各種各式各樣讓人困擾的行為。

在竊盜心理的犯人來說,他們都不在乎,那一些被害者的錢財物品都是一點一滴的努力結果,而他們不願意接受因果論,因為有耕耘才有收穫的觀念,他們會認為這是智慧的象徵,包含詐騙犯罪在內都是一樣的觀念,守規矩守法的生活都是白癡、是愚笨的人才會的事情,自己享有特權。
而倘若這一種問題族群,考取的公職得到了國家賦予權力,就會開始更加的明顯誇張。

這一些問題族群,其實,無論男女老少,我都不曾把他們視為人類社會應該有的生命體,一半人皮一半獸心,只有公母,沒有男女,在他們的只有欲望、虛幻情欲為上,將來若是毒品除罪化,而目前毒品氾濫的程度,以廣大找尋毒品可能有益資料、意常執著的,都是有可能已經接觸到毒品人口,在各個階層與年齡層之中。

也許,家庭教育很重要,但是當家庭功能失去教導的作用時,那我們這一個政府與國家,就有責任將其導正,而很遺憾的,我們台灣的政治圈,並沒有這一種心態來使國家與社會變得平穩、安定。​



論近7年內青少年問題(至2018年為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該開始要面對問題族群代代增多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