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2/10

【楊聰才診所】走過臺灣精神醫療二十年

1988年我剛踏入精神科領域,那時臺灣的精神醫療才剛起步,許多的精神個案只要住進醫院就沒完沒了,那時候病患的家屬多只能消極的求神問卜,希望奇蹟出現…

 


有許多朋友問我,走過精神醫學20年,臺灣這20年的精神醫學是否已經跟上了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社會大眾已經完全都能瞭解與接受精神醫學了嗎?未來我們還有進步的空間嗎?

話說精神醫學現代化剛起步的年代

我從1988年踏入精神科,擔任實習醫師的兩年才真正開始接觸精神科,當時是臺灣精神醫療現代化剛起步的年代。

在那時,社會大眾對於精神醫學並不瞭解,許多精神病患發病,家屬多只能求神問卜,或是將病患放置到某個地方或某個精神療養機構,然後就沒完沒了地在此慢性病裡糾葛打轉,並沒有人真正瞭解什麼是精神病,也不願意給予此類疾病的患者應有的人道照顧和去機構化、返回社區的精神復健治療。即使是失眠、焦慮、憂鬱等現代人常見的精神疾病,當患者被建議應該去看精神科醫師時,也多是既恐又氣的說:「你把我當瘋子看嗎?」

臺灣20年的情況,就有如現在中國大陸的現況,只將精神個案集中在某個地方管理,但並無法真正地治療與幫助這些病人重新恢復健康、走入社會

九二一地震後,臺灣精神醫學正向發展

直到九二一地震以後,臺灣社會大眾才真正開始瞭解精神醫學。

大地震後,許多人開始產生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當時大家才知道原來一場災變會讓人在身心上產生如此大的障礙,就算原本健康的正常人,在此驟變後,仍會產生嚴重失眠、焦慮等問題,甚且無法正常生活。

在此時,許多精神醫師走上第一線,那時我是精神醫學會的副秘書長,和多位專家前往臺中、南投考察九二一後的災難心理衛生中心,並再到全臺灣各縣市走透透,詳加分析,然後積極地建議衛生署:配合時代的發展,每個縣市都「應設」、而不是「得設」心理衛生中心。

透過專業醫師及專家一波波的呼籲及努力,臺灣各縣市公部門都開始設立心理衛生中心,並且當每個人開始瞭解,任何人都有可能發生精神疾病時,臺灣的精神醫學才開始有了突破性的發展。

大眾傳播媒體的正面宣傳

另外,談到臺灣的精神醫學的發展,也不能不談到幾位重要的人物,其中包括公開坦誠罹患憂鬱症想自殺的大S、仔仔(周瑜民);因憂鬱症而厭食的孫翠鳳,以及因憂鬱症而自殺的精神科醫師陳國華。透過報章雜誌媒體的報導,讓大家開始認知到,人們所熟知的公眾人物都會得憂鬱症,而且憂鬱症是可以談的、憂鬱症是可以治療的疾病。

特別是世界衛生組織目前將憂鬱症列為二十一世紀的三大疾病,透過媒體宣傳及衛教的推廣,精神疾病開始廣為大眾所重視、注意與接受,這是這五年來精神醫學大幅發展的重要關鍵。

臺灣精神醫學的發展逐步跟上歐美日先進國家

精神醫學的發展必須跟隨社會的進步而進步。比諸歐美日等先進國家的精神醫學發展的現況,我認為今日臺灣的精神醫學已經有跟上先進國家的趨勢,甚至比日本要更進一步。 

1994-1999年我前往美國求學,那時美國的心理衛生、精神醫學的發展,具體確實要比臺灣好。

那時,美國在教育上已積極推廣人的身體生理與心理健康同樣重要,身體會生病,那麼人的腦與心理也會遇到障礙,所以每個地方的學校都設有完整的心理輔導室,老師會透過輔導室持續推廣及提醒心理健康的重要性,一切的基礎從學校就開始做起。「憂鬱就像感冒一樣普遍」、「憂鬱是可以治療的」…這些觀念深耕在中小學校裡的教育裡。

臺灣雖然要到這幾年才開是正視精神醫學的教育,但某方面已經比日本要好得多。

這可以從日本人至今仍不願正視憂鬱症,人們多會選擇自殺一徒的情況看見。雖然日本社會與科技的進步,在世界上排名數一數二,但日本的自殺率卻也同樣相當驚人,在此國家總體使用抗憂鬱的藥物,比臺灣要低得多,他們不願意承認憂鬱症,卻認同自殺的行為,這些也許是日本傳統武士文化根深柢固所使然。

臺灣在這幾年,精神醫學的進步可以從幾個部份可以看見:

第一, 臺灣的精神醫院診所所用的都是世界上精神醫學目前所使用的主流藥物;

第二, 在心理治療上,臺灣的諮商心理師、臨床心理師、社工師等,都有嚴格的專業審查,並需有證照才能執業,所以在專業的技能上都有一定的水平。

當社會大眾都能夠瞭解精神醫學,而精神醫學的醫療水準也都跟上先進國家的水平,相信臺灣精神醫學未來將能有更大的突破與進展。

臺灣精神醫學下一個十年的發展

目前臺灣精神醫學已經發展成一個完整的系統,但下一個十年會是怎樣的情況呢?

我個人期待未來可以開展出一個「專屬個人客製化的精神醫療環境」,這部份可以從藥物的使用、以及心理治療兩方面來談。

遺傳學的發展突飛猛進,在科學研究與藥物應用上我們已經開始瞭解:醫療與藥物的使用不是一種經濟學量化的概念,而是應該為每一個特殊的個體,進行量身打造的規畫。比如說失眠,有些人可能要吃一顆藥、但某些人可能只要服用半顆藥就能夠達到治療的效果。生物精神醫學持續進步,在不久的未來精神醫療的發展,一定會有一番新面貌。

至於心理治療上,我們知道臺灣目前受限於健保心理治療費用點值偏低的規定,會影響精神醫療人員欲執行更深入且精緻的心理治療的動機和成效。在制度規範綁縛的情況下,相信很多人都會質疑心理諮商的有效性。這也是為何目前市場上,有各種自費心理諮商所的成立,而這些都是為因應市場需要所發展的。

如何跳脫健保的束縛,並創設細膩且高品質的精神醫療中心,相信這不僅是從事精神醫療第一線的工作者,是許多社會大眾所期待的。

 

Wendy說:楊聰財醫師是樂於分享精神醫學新知的醫師

我認為臺灣精神醫學的發展一定要有更多專業醫師願意以「庶民語言」分享新知,才能讓社會大眾更瞭解「腦功能」醫學。

近年來,藉助各種傳播管道及無遠弗屆的網路力量,我們將某某醫師視為「大老」的迷思逐漸下降,取而代之的是醫師與病人要面對面的接觸,與病人進行完整、詳細及「庶民語言」的溝通。如果有醫師還抱持著想高高在上的心態,一定會被逐漸淘汰。

還好,洋蔥從醫二十年,我很高興他總是很願意和很多人分享精神醫學正確的新觀念。畢竟醫師所從事的是一個專業的工作,在現代,專業不應該關起門或是閉門造車,而是要走入社會、透過大眾媒體,精準地去推廣與適當地衛教大眾。就算有時大眾媒體的記者先生小姐們會有些誇大或偏頗,但只要專業的人持續地分享,臺灣整個精神醫學的環境一定會愈來愈好、愈來愈進步。



【楊聰才診所】「好精神科醫師」?←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精神醫學的新紀元---腦科學時代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