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2/11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梁思成、林徽音和他們的情感世界

我說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笑響點亮了四面風;清靈在春的光艷中交舞著變。

你是四月早天裡的雲煙,

黃昏吹著風的軟,星子在無意中閃,細雨點灑在花前。

那輕,那娉婷,你是,鮮妍。


梁思成(1901-1972),是中國著名的建築史學家,一生致力保護中國古代建築,可以說是中國建築史研究的奠基者。

他的父親是梁啟超,早年因為要躲避清廷的追捕而避難到日本,所以梁思成於日本東京出生。在1912年後,他隨父母從日本回國,長大後進入北平清華學校(後來的清華大學)唸書,並於1924年與未來的妻子林徽音前去美國費城賓州大學建築系留學,後來又去哈佛大學學習建築史,主要研究中國古代建築。

1928年與林徽音成婚,邁入人生另一個里程碑。之後回國,於瀋陽東北大學任教,並在那裡創立了中國現代第一個建築系,同時也成立了建築師事務所。

 

窮盡一生心力,開建築史研究先河

梁思成畢生的事業不是在當建築師,而是在研究中國的古典建築,他與妻子林徽音為時逢戰亂的中國,留下許多可貴的古建築測繪稿,以及兩部無可取代的重要經典:《營造法式註釋》及《中國建築史》。

他們夫婦倆從1930年代開始,足跡遍及大江南北,為了研究中國古典建築不辭辛勞。在他之前,中國建築史的相關研究可以說是付之闕如,他與林徽音為了打破這個局面,可說是從無到有。早年,中國傳統建築的主要施作者為傳統匠師,多不識字或只懂粗淺的文字,匠師們歷代的傳承教學,多利用口訣代代相傳,並無詳細的文字記錄,宋代李誡的《營造法式》則是少數有流傳下來的建築典籍。

梁思成原計劃即時著手研究《營造法式》,不料「這部漂亮精美的巨著,竟如天書一樣,無法看得懂」,所以他退而求其次,先拜北京老木匠和彩畫匠為師,配合研究北京的大量清代建築,先研究年代較近的《清工部工程作法則例》以做為注釋《營造法式》的基礎。

除了學術著述外,他與林徽音的足跡踏遍中國許多古建築,敦煌壁畫、山西應縣木塔、北京紫禁城、天津薊縣獨樂寺觀音閣,天津寶坻廣濟寺,河北正定隆興寺……最值得一書的,則是在山西大佛光寺發現唐代木結構建築,為現存中國最古老的木構建築。

 

情感世界裡的寬宏男人

梁思成為人敦厚誠懇,與林徽音是當時中國文藝界的神仙美眷。而其妻林徽音在婚前最著名的一段情,便是與徐志摩的愛戀。

徐志摩當年雖然奉父母之命與張幼儀成婚,但是這段婚姻並不美滿,故而徐志摩拋下張幼儀,一個人到英倫留學。在留學時,與林徽音邂逅,一見鍾情,發起猛烈的追求攻勢。後來更為了林徽音與張幼儀離婚,但是林徽音最後還是沒有選擇徐志摩,而與梁思成結婚。但是徐、林兩人成為終身的好朋友。

1931年,徐志摩想趕赴北京參加林徽音在協和禮堂的演講,後來不幸飛機失事。林徽音大慟,事後全力協助這位昔日的舊情人善後,而梁思成亦無反顧,也加入治喪的行列,完全沒有一句怨言,也不見一點醋勁。

梁氏夫婦有位好朋友、好鄰居——金岳霖,孑然一身,一直與梁氏夫婦毗鄰而居。金岳霖非常讚賞林徽音的文品與才華,常常不掩對林的愛慕之意;而林徽音對他亦是敬愛有加。

據梁思成的第二任妻子林洙所述,有一天,林徽音竟然對丈夫梁思成說,「她苦惱極了,因為自己同時愛上了兩個人,不知如何是好。」林徽音對丈夫毫不隱諱,非常坦誠。梁思成聽後痛苦至極,比較了金岳霖與自己。隔天他告訴林徽音,她是自由的,如果她選擇金岳霖,自己會真心祝福他們二人的結合。

林徽音將這些話轉述給金岳霖聽。金岳霖大為欽佩,他的回答也是無比坦率:「看來梁思成是真正愛你的,我不能去傷害一個真正愛你的人。我應該退出。」從此以後,三人依舊是鄰居、好友,再無芥蒂。

 

洋蔥觀點:愛情的進程是了解、戀愛到相知相依

人的大腦裡面,「理性」與「感性」分屬於兩塊區域,而兩者孰強孰弱,則是男女有別。一般認為,女性的「感性」可能要強一點。

但在今天故事的女主角——林徽音,她的理性與感性卻控制得十分均衡,很難得!

在心理學裡面有個有趣的現象——月暈效應(Hallo Effect)。當我們看著月亮,覺得月亮美,看到的是月亮和其周圍的朦朧月暈,而不只是月亮本身。而這樣的現象,衍伸到人與人的相處,若您對一個人印象好,就會將這樣的好印象擴大解釋。所以,當林徽音與徐志摩還在轟轟烈烈地愛戀時,徐志摩拼了命地只看到林徽音的好,但理性與感性的林徽音卻知道:「徐志摩當時愛的並不是真正的我,而是他用詩人的浪漫情緒想像出來的林徽音,可是我其實並不是他心目中所想的那樣一個人。」這段簡單的話語,清晰地表現出林徽音在面對那段烈愛狂潮時,所展現出來的理性行為。她明瞭愛與生命的均衡點,後來毅然決然地選擇了梁思成,也再再顯示出她是個聰明且兼具理智與感性的奇女子。

其實,愛情是有層次的、隨著時間與空間,持續不斷地變化、進展。

無論男人或女人,兩個人會相互吸引,一定是因為對方的某些條件吸引了你產生了若干化學變化,在這個時候,就像吸毒行為,我們腦裡面的多巴胺會讓大腦釋放出愉悅的訊息。這時候,也發揮了最大的月暈效應,雙方幾乎只看到彼此的優點,並擴大延展。但過了相戀的高點,多巴胺持續地下降,推進到下個過程。

在那個時候,情感的世界已無法以濃烈的愛戀形容,而是一種心靈相知的默契,像我跟蚊子老師,一路走過來,累積到現在,人生中最感動的是,有時候我們根本不需要去交換話語,彼此就已經知道對方的想法,這種相知相守的感覺是要花很長的時間來建立。

那情感就像林徽音在一封給沈從文的信裡寫到「沒有情感的生活簡直是死」她更進一步解釋「我認為最愉快的事都是一閃亮的在一段較短的時間內迸出神奇的——如同兩個人透徹地瞭解,一句話打到你心裡,使得你理智和情感全覺到一萬萬分滿足;如同相愛,在一個時候裡,你同你自身以外另一個人,互相以彼此存在為極端的幸福;如同戀愛,在那時那刻,眼所見,耳所聽,心所觸,無所不是美麗,情感如詩歌自然地流動如花香那樣,不知其所以。」

 

 

Wendy說:透過共同的興趣,找到兩人世界的幸福

我很佩服林徽音,在那個民風保守的年代,她活出真實的女人樣貌,很勇敢地去表達自己,在面對情感的抉擇時,取得以理智與感情的均衡,那種自信的容顏,的確不愧為一代奇女子!

但是她也在正確的時機碰到對的人。要不是碰見了梁思成,不然以林徽音的個性,可能會像徐志摩倉皇於離婚、結婚之間,終生不得安寧。

林徽音面對愛情時的坦承,其實該歸功於她的丈夫梁思成。與其說我很佩服林徽音,還不如說我很佩服她的老公。就是因為她知道梁思成能夠如此地愛她、包容她、尊重她,所以在他的面前,林徽音才能這麼對情感坦承。簡單地說,梁思成對於林徽音的愛,已經昇華成到精神上的真愛。

經過熱戀期的男女,走入婚姻的結合就不單只是夫妻間的柴米油鹽醬醋茶那麼簡單,還包括生活各類的瑣事、孩子的點點滴滴等,那情感會隨著時間,愈來愈習慣,繼而成為兩條同行的平行線。

要讓夫婦情感的成長,兩人應嘗試在生活裡找尋共同的興趣與嗜好,讓原本趨於平淡的生活,可經常迸出交集的火花!而不是每天只在口頭講「我愛妳」這樣地模式。

梁氏夫婦在中國建築史上的成就,就是最好的見證。他們倆將興趣投擲在專業上,聯袂勘查許多中國的古建築,為中國建築史研究奠下重要的基礎。除了學術的貢獻之外,相信基於這項專業的共同興趣,一定也為他們倆的婚姻注入更多的活力!也讓他們成為近代史上,令人稱羨的神仙眷侶。

 

歡迎分享與討論

梁思成、林徽音夫婦的情誼令人欣羨。您和伴侶間的相處,也有如他們一般坦率嗎?若你們周邊的異性好友,會如何自處?伴侶相處應如何培養共同的興趣呢?歡迎留下您的意見與我們分享。

 

◤兩性關係小百科

月暈效應Hallo Effect)

月暈效應 與認知偏誤有關,對特定特質的看法是如何受到先前對特質的看法所影響的一連串解釋。

心理學中把「月暈效應」解釋為當你第一眼見到一樣東西的時候,他給你留下的最初印象將影響到你對他各方面的判斷。比如有人曾作這樣的實驗,給被受測者一組人物照片,被受測者觀察照片後會認為,那些男性長得帥、女性長得漂亮的,有比較高的學歷及行為品行,反之亦然。

請見:月暈效應


人類為愛衝動的化學物質

在高毓坤先生的論文〈性感愛慾之腦科學解析及其對教學活動之影響〉指出:「我們會感動是因為腦內活動觸發了化學物質的分泌,而化學物質之所以會釋放或吸收,則是因為生命中的人事物與當事者互動的結果。腦科學研究可能產生許多刺激大腦的機制,亦即能夠製造任何感受的能力,但有愛的感覺卻缺乏愛的對象,人不過是一堆衝動情緒的收受體,沒有任何意義。情緒由體內激素形成,但體內激素卻必須在生活處境中方能順應而生。」

而目前發現戀愛中會觸發產生化學物質包括:phenyl ethylamine(苯基乙胺)、dopamine(多巴胺)、norepinephrine (去甲腎上腺素)等。

 

詳細資訊請參考楊聰財醫師心理衛教中心

 

(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本圖表更新需要時間,請各位網友見諒……




沒問題,妻子允許我在床上抽煙!——話說林語堂的香煙與老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家有河東獅——我怕老婆該怎麼辦?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