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4/10

政治是眾人之事,還是我的事?

怎麼辦?如果三號沒選上,我的人生會不會變黑白的?

等一下四號會不會又有什麼奧步?

三號沒選上,我們還有未來嗎?

如果是四號選上,台灣的下一步要怎麼走?

我覺得眼睛好像只能看見票數計數器的數字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把票投三號,台灣就『OK』!」
媽媽站在台上,用她肥胖的身軀,奮力地搖著旗子,聲嘶力竭地喊著口號。她不斷比出「OK」的手勢,就像是一隻裝著電池,持續打鼓的勁量兔寶寶。看著這個有如嘉年華派對的場合,我哈哈大笑。
媽媽是個普通的家庭主婦,買菜、到隔壁串門子、看電視……是她的生命。她從不管我跟妹妹,也不管我爸爸下班去哪,她只要固定有拿到菜錢,每天去菜市場有便宜的水果可以買,隔壁的阿嬸有過來跟她叨念她的媳婦,她就心滿意足了。日子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過去。在這種平庸的生活中,我媽媽突然從電視上發現了她六十年來從未找到的生命意義!
 
 選舉成為媽媽生命的重心

        
今年,是台灣的大選年,從去年底的立委選舉到今天剛結束的總統大選。坐在電視機前看開票的我,想起過去六個月裡,媽媽的生命,突然驕傲起來。
媽媽一直是這次的候選人三號丁先生的忠實支持者,有一天,媽媽看著電視,突然義憤填膺,直說:「不能這樣,不能這樣!不能讓他們欺負老丁……」後來,等我們轉過頭來,媽媽已經一溜煙地跑到丁先生的競選分部,報名參加義工了,從那天起,她就好像換了一個全新的馬達,戴上全新的帽子,穿上繡著「丁○○」的黑色背心、甚至連她的買菜小拖車,都被重新命名為「愛丁號」!而我們這些子女,也只能默默地在旁邊冷眼旁觀,任憑媽媽把家裡布置成「丁○○競選總部○家支部」。
家裡電視的頻道,只剩下立場偏丁○○的TVCS;報紙永遠只有看到競選總部發來的競選快報;家裡的門簾,一概以競選旗幟代替;甚至上廁所用的衛生紙,也換成競選總部發的小包面紙,每次上廁所時,總讓丁先生面對著我的屁股欣然微笑,比出「台灣OK」的手勢,好像在講:「你擦屁股,我OK!」
選情的白熱化程度與媽媽坐在家裡的時間成反比,但與我家吃泡麵的次數成正比。基本上,雖然我的家人們不太注重飲食,可是當泡麵這種抗氧化劑高於實際營養的食品成為家中的主食的時候,也會引起一點小小的家庭革命,用以喚起媽媽對家庭責任的記憶。她還是有點良知的,家中的泡麵終於不見了,不過取而代之的是一本募款餐會的餐券!原來,媽媽將她多年定期存款解約,全部拿來買餐券了……
除了這些外在行為,媽媽最大的改變,其實是在她的內在。街坊鄰居現在私底下叫她「女將軍」,因為她在造勢場合上,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殺氣直逼力拔山兮的項羽;那種「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悲壯,可與六出祈山的諸葛亮比肩,逢人直呼「有問題就找我,丁先生跟我很熟的」,那種氣勢,令人肅然起敬,直叫老鄰居不敢相信這跟以前在家門口與人碎嘴的歐巴桑是同一個人。

理智與瘋狂全繫一夕間
 
老爸的黑眼圈越來越重,據爸爸說,媽媽上床後,還一直碎碎念,擔心競選旗子有沒有插好?明天造勢用的吉普車會不會拋錨?到底最後車拚時,美國的小布希會不會派人前來鬧場?念了整晚,煩到爸爸也坐起來跟老媽四眼相對,一夜無眠到天明。
我不知道媽媽天天往外跑,到底有沒有好好吃飯?每天忙到半夜才回來,也不知道有沒有休息,這種拚勁還真不像是一個六十來歲的歐巴桑。我還真擔心,老媽心裡面的馬達,會不會跑過頭而燒掉了?等一下就要開票了,我心中浮起一個假設,如果丁先生沒贏怎麼辦?老媽手中那支旗子,還搖的下去嗎?


 

洋蔥觀點:選舉是生活上的壓力來源之一

台灣民眾的政治參與度很高,選舉是生活上的壓力來源之一,當壓力過大而影響到日常生活作息,總會引起所謂的選舉症候群。選舉前與選舉後都會有症狀發生,在選前,一般就是有焦慮症狀產生,情緒煩躁,睡不好、吃不下,腰酸背痛,都可以稱為「選舉症候群」;在選舉後,結果出爐,敗選方的支持民眾,則較容易產生挫折反應。一般較輕微的症狀,並不會影響到日常作息,約一個禮拜便會慢慢恢復,但是一旦過了一個禮拜並未好轉,就有可能引起憂鬱症及躁鬱症。
以上的個案,除了有可能是家族病史,另一方面,個案可能希望是藉由參與選舉,作為肯定自己的方法,當支持某方候選人,最後被支持者成功當選,個案心中便會產生「我支持的候選人就會選上」的想法,得到自我實現的結果。但是,一旦被支持者落敗,那種選前強烈的期望,便會轉為割傷自己的失落感,打壞平常生活作息,這時便需要醫療系統協助,透過服藥與治療,將個案慢慢導回正軌。
另外,在選舉期間,妄想症及精神分裂症的妄想型病患也容易受到選舉語言刺激,導致病情加劇。前面的案例在歷經選舉激情後,開始出現非常軌行為,家人協助她就醫,此時她卻將此狀況解讀為:「被敵對陣營陰謀迫害」,開始疑神疑鬼。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妄想病例,雖然本質相同,可是往往會因當時的時空背景而賦予不一樣的內容。以台灣來說,早年的妄想症患者,通常會以蔣介石為對象,近年來則以前總統李登輝、陳水扁總統為主;而國外一部著名的電影《A Beautiful Mind》也曾以表現諾貝爾天才數學家John Forbes Nash一生中常因妄想美蘇冷戰中恐怖的間諜活動,而引以為苦。
在三、四月時,是憂鬱症的好發季節,在中國傳統醫學中則稱為「桃花顛」。這可能是因為季節的交替,影響到人的生、心理另外,再加上台灣的大選常在這時節舉行,所以季節的影響加上選情所引發的情緒失調,就很容易出現憂鬱症症狀。在選後,一旦出現症狀,除了要調適自己的心情之外,一定要求助於醫療系統,按醫生處方服用抗憂鬱與幫助睡眠藥物,這樣則可在一段期間後慢慢痊癒。
選舉是民主的手段,政黨輪替則是民主的常態。每位關心國家發展的民眾,應該要敞開心胸,除了支持自己喜愛的候選人,更要祝福對手,只要眾人皆有此意識,才是治本的方法。
 
 

Wendy說:人民是最大的贏家

       
其實在選前,關心政情的我們,或多或少有些焦慮症狀。比如,我有位親戚,選舉當天兩三點才睡,可是七點就起床了,就是為了要看看前一晚是否有會影響選情的特殊狀況發生,這種為了關心政治而引發的焦慮症狀,屢見不鮮,老實說,我也有一點。
但是,當我有這些症狀時,為了避免影響到日常生活,就必須採取措施以避免情況惡化,除了會尋求醫生協助外,我也會服用一些抗憂鬱藥物以幫助我對抗情緒低落的問題。盡快走出低潮,回歸生活的常軌,這才是面對壓力的正確態度。選舉對於台灣人來說,或多或少是重要的壓力源之一,但是若從正面思考,這也是國民關心國家情勢的體現。
這類政治光譜的問題,不只會在台灣出現,連在民主老大哥——美國也不可避免。像這次的美國民主黨初選,已經轉變為黑人與女人的對決,更有甚者,已經牽扯到種族意識,離開了對政策面的討論。但是,參選人歐巴馬講過一句話,令我感觸很深:「當我進到國會時,我就已經沒有分為黑或白,若我心裡有黑白,就不會踏入政治圈。」
對於公共事務來說,選後拋開激情,理性看待政治,並誠心擁抱對手,將光譜的對抗昇華到對國家利益的討論;對個人來說,誠實面對壓力來源,並尋求專業協助,讓自己盡早回到日常生活,這才是真正重要的課題。
反正,在民主國家中,輪替是正常的,這次輸了,下次就拿出更好的論述來吸引更多群眾的支持。若用這種觀點來看,選舉其實沒有輸家,只有人民是最大的贏家,不是嗎?




歡迎分享與討論◢

在選舉中,你有固定的支持對象嗎?或者你擁有自己的觀點,卻是政治冷感?你也會有選舉症候群嗎?在選前,是否會為了選情,茶不思,飯不想?選舉結果出爐,你會不會有很深的失落感?或者,你支持的候選人當選,卻讓你每天興奮地睡不著覺,並做出不可理喻的行為?歡迎大家來分享一下自己的心得。

◤精神醫學辭典(精神医学辞典)◢
所謂的「選舉症候群」按美國《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四版〈DSM-IV〉,對於社會壓力源而產生之情緒或行為的症狀,列屬於「適應性疾患」(Adjustment Disorders)
「適應性疾患」壓力源的內容包括:如遭遇重大困難合併婚姻問題、伴隨季節性或天災危機、居住犯罪肆虐的環境、或某一特定發展性事件,像選舉等。此些壓力源可影響一個人、整個家庭、社團及社區,而當某一個人因此壓力源而產生焦慮、憂慮、感覺無望等,此類都屬「適應性疾患」。
詳細資訊請參考
【楊聰財醫師心理衛教中心】

(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我的家庭真可愛,還是真可怕?←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