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3/26

我的家庭真可愛,還是真可怕?

子女是父母心中長不大的心肝寶貝,
還是賴以防老的長期投資?
不夠成熟的是子女,還是父母?
家庭原本是溫暖的避風港,
卻無奈港內祕藏水雷無數。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愛之深,傷之切」嗎?

我看著嬌紅的蓮花,遠處,一對年輕的夫婦,推著娃娃車,裡面應該是他們的愛子吧?夫婦慢慢地推,兩人一車的倒影,映在蓮花池中。我突然想起承偉。在他還小時,我跟老公也常常推著他去植物園散步,承偉很喜歡蓮花,那時,他雖不會說話,總喜歡用手指著那些蓮花咿呀咿呀地叫。
 
承偉是我的小兒子。
 
我的婆家是個很傳統的大家庭,我們結婚後,一連生了三個女兒,雖然公公和婆婆表面上沒有說話,可是從他們有時對外子的竊竊私語中,我感受到那種傳宗接代的壓力
 
孩子是我的寶貝
 
終於,在我快放棄時,我又懷孕了,經過懷胎十月,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生下了一個漂亮的小男孩,這就是承偉。
 
承偉是我們家的寶貝,除了上面有三個姊姊呵護,另外,又是爺爺、奶奶的愛孫。這樣愉快的日子,對於我來說,就像天堂一樣吧!那時候,外子的事業也有如神助,蒸蒸日上,這麼完美的生活,竟讓我隱隱的不安,似乎,會出現點什麼樣的不圓滿……
 
不幸的事終於發生了,承偉在五歲時,感染了小兒麻痺,雖然沒有大礙,可是,他的左腳卻有了後遺症,走路不是很方便,要穿著鐵鞋才能順利行走。對此,我一直對承偉有深深的愧疚,因為我的疏忽造成他一輩子的遺憾!
 
自此之後,我與外子更加呵護承偉,讓他有一個安全的環境慢慢長大,許多年過去了,雖然一路走來,承偉倍感辛苦,可是總算長大成人,也成家立業了。他也在離家不遠的地方,開了一間便利超商,自己當老闆。他與我媳婦生了一個小孫子——小可,那雙圓溜溜的眼睛,像極了承偉小時候,我好疼他!
 
兩個女人的戰爭
 
問題出在我那個媳婦!他們當初要結婚時,我就隱隱覺得,這場婚姻不對勁,問題一定不在承偉身上,一定是那個女的有問題!果不其然,結婚後,什麼都變了。他們結婚不久,小可就出生了。為了照顧小可,也為了幫忙承偉顧店,我搬去跟他們住。
 
結果,我才發現,那個女人,什麼家事都不做,三餐都是我張羅,那個女人除了會出張嘴指使我以外,什麼都不會,除此之外,她還會跟我搶孫子,平常在家裡,小可最喜歡我,每天看到我都笑呵呵,可是那個女人一來,就會搶著抱小可,也不知道存著什麼心態!
 
另外,她也不會幫承偉顧店,承偉腳不方便,當店老闆很辛苦,可是那個女人一點都不會幫忙,整天在外面晃,也不知道在做什麼。我真是氣死了,氣到我整天吃不下飯,晚上也睡不好。早知道,我應該要盡全力阻止這場婚姻……
 
我要跟寶貝永遠在一起
 
上次,我跟那個女人吵架,一氣之下,一頭往床上撞去。當下,承偉急急忙忙叫了救護車,把我送到醫院急診室。其實,我沒有什麼大礙,除了頭破皮、有點暈之外,並沒有什麼外傷。可是,我想一直躺在病床上,這樣承偉就會好好地在我身旁照顧我,小可也會過來陪他的好奶奶,那個女人,就直接讓她在家裡看家,眼不見為淨吧!
 
現在,我已經可以下床走路,今天到醫院天井的水池旁散步,這個水池也栽滿了蓮花。我突然想到植物園的蓮花池旁,我想,如果承偉可以離婚了,我應該會回到以前一樣,只有承偉、小可與我的那段好日子吧!


 

洋蔥觀點:家庭會傷人

 
在這個案例來看,表面上是婆媳問題作祟,從更深層的角度來看,母親對於子女家庭的介入,卻是造成雙方壓力的來源,在母親來說,與媳婦的紛爭,造成夜不成眠;對夾在妻子與母親間的兒子來說,他就好像是救火隊一樣,為了拯救母親與家人,卻把自己燒傷了……
 
在《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四版(簡稱為DSM Ⅳ)中,對於精神疾病有個多軸向的評估系統,其中的第四軸向即從心理社會及環境問題來診斷這個精神疾病患者。其中,亦包括家庭環境。由此可見,家庭的確是個人主要的壓力來源之一。並且,值得注意的是,因為本書為國際版本,由此可見,這個問題並不只存在於東方社會,這已經是世界上普遍的問題。但是,家庭本不應該是造成個人的負擔,而是最終支持的來源。
 
那家庭的功用為何?在中文維基百科裡,曾對家庭有非正式的詮釋:「家庭功能有二:一為養小孩;二為養老人。」,這個結論雖然令人莞爾,不過也勾勒出家庭在華人社會中的輪廓。家庭雖有支持的功能,但都偏向物質面,幾乎以養育為最終目的。事實上,在國際上公認的家庭標準,幾乎沒有「養兒防老」這一項。國際上,對於家庭功能的評估,有所謂的「家庭量表」(APGAR),其中分為適應度、合作度、成長度、情感度、親密度等五種度量來評估家庭功能,養育等偏重物質層面並未被包含在評估的項目中。簡言之,家庭的主要功能展現,都集中在心理層面,這也較像是家庭的正常功能。
 
若賦予家庭太多物質性的需索功能,上述案例的狀況便發生了,因為家庭內部成員對物質的要求不一,標準也不同,就會產生糾結不清的情形。一旦糾纏不清,就會有惡性循環出現,一不小心碰到痛處,可能舊疤還沒復原,新的疤又長出來……這樣一來,想破鏡重圓就難上加難。
 
上面那個案例,我後來建議她搬出來,不要跟兒子與媳婦同住,保持適當的距離,有需要時再去探訪。這樣的話,互動槓桿就會慢慢往好的一方傾斜,這對家庭與成員來說,是較安全,也是較健康的。
 
其實,家庭並不是像我們想像的那樣完美,在不穩定的家庭中,個案較容易遭遇身心障礙的問題。約翰布雷蕭(John Bradshaw曾在《家庭會傷人》(The Family)中引述愛麗絲米勒(Alice Miller的說法,將家庭中那些陳腐不宜的家庭規則統稱為「毒性教條」,而它的最高價值則是「服從」。這些錯誤的價值觀,透過長期潛移默化的過程,被加諸在孩子身上,等他們為人父母,又再度投射於他們的兒女,長久以來成為惡性循環。而以上的個案,其實也是毒性教條的延伸,縱使兒女已經擁有另一個家庭,仍舊是自己的私產,唯有跳脫這個循環,家庭才會是真正可愛!
 
 

Wendy說:一種責任的傳承

       
 
在我們父母親的年代裡「養兒防老」是很普遍的觀念,時過境遷,到了我們生育兒女時,這個觀念漸漸淡薄,那為何我們還要生兒育女呢?它的價值何在?
 
生兒育女對於我和洋蔥爸來說,除有傳宗接代的意義外,還包括一種責任與成就感,與我們情感的延續。每次,當洋蔥爸下班回家,其實時間都很晚,我們的孩子們都已經上床睡覺了,可是,洋蔥爸只要坐在床邊,看著女兒甜甜地睡著了,我從旁邊觀察,那時候的洋蔥爸,眼睛裡泛著無比幸福的光芒。
 
而今這個時代,生兒育女的觀念又有很大的轉變,若我們再晚生個十年,也許就有可能不會選擇生育兒女;也許只會將我們的愛灌注在寵物身上;也或許我們會透過社會扶助單位,幫助其他弱勢家庭的小朋友。但是,對我們來說,有能力照顧自己的小孩,使他們能夠在安全且舒適的地方,慢慢地長大成人,這就是一種肯定。
 
未來,等孩子們長大後,我還是會叮囑他們的反哺,可是並不是「養兒防老」的層次,我們並不一定需要他們在經濟上的支援,我們需要的是他們在心理上的支持,這也是一種責任的傳承。
 
我和洋蔥爸講好了,退休後,若還有體力,就一起去遊山玩水;沒體力,就直接去住老人社區,認識一些新朋友。並不需要兒女們撫養我們,更不強求要住在一起。
 
前幾天,我那念國一的兒子突然跟我說:「媽,我以後不要生小孩,我想養狗。」我並不反對他的想法,人生在世,能快樂地過每一天最重要,若我的孩子覺得養狗能帶給他滿足與快樂,那也沒什麼不好,不是嗎?
 
而讓我窩心的是我的孩子把我當成朋友一般看待,與我分享他的未來,這比日後他花金錢與時間照顧我,更令人期待!




歡迎分享與討論◢

有人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從小到大,我們都在父母的呵護下長大,但是那種急切的保護,似乎也壓迫到孩子的成長空間。你有這種經驗嗎?永遠被父母當成小孩子的經驗?家庭的熱切關愛卻讓孩子造成三度灼傷。歡迎大家來分享一下自己的心得。

◤精神醫學辭典(精神医学辞典)◢
        
        1_在美國《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四版中,對於每個個案提出數個軸向以進行評估。每個軸向代表不同範疇的資訊,可協助臨床工作者建立治療計畫及預測成果。其中,第四軸向為「心理社會及環境的問題」,包括環境困難或不足、家庭或其他類型的人際壓力、社會支持或個人資源不足、或其他造成個人困難有關背景的問題。為方便起見,可分為若干項目來分群。其中,搬離家庭、父母過度保護、因疏遠所造成的家庭破碎,父母再婚被列在「主要支持團體的問題」。
2_維基百科中,對「家庭」一詞的定義
3_約翰布雷蕭John Bradshaw
為頗具傳奇色彩的美國知名心理輔導專家及公共電視主持人。John Bradshaw1933出生於德州的一個酗酒家庭,年幼時遭父親遺棄後曾一度迷失而產生偏差行為。雖曾進入修會立志傳教,卻因毒癮發作而被強制勒戒。在經歷漫長且艱辛的復健過程後,終於浪子回頭。他擔任過顧問、神學家、演說家及諮商專家,並主持心理工作坊,和成立多媒體的「自助治療」推廣中心,且大量出版叢書及錄影帶,透過大眾傳媒現身說法,與讀者和觀眾討論及分享家庭、自我、情感、生活以及戒癮等心理層面的議題。並以他個人親身的經驗來印證家庭理論以及「人會受傷,但亦會康復」的信念。
4_愛麗絲米勒Alice Miller
是舉世聞名的兒童心理學家,以研究童年早期心理創傷的成因,以及它對一個人後期的生活影響而著稱於世,現居瑞士。其個人特別關注家庭環境、人為之暴力與虐待對兒童身心成長之影響,並大力呼籲反對體罰的主張,目前192個世界聯合國會員,已有19個國家認同Alice Miller的觀點,並立法禁止體罰兒童。
詳細資訊請參考【楊聰財醫師心理衛教中心】

(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泥娃娃 泥娃娃 誰是沒人愛的泥娃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政治是眾人之事,還是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