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1/20

【楊聰才診所】「好精神科醫師」?

擔任精神科醫師,常會接到來自各地轉診的個案、或經人推薦來找我看診的病人。他們經常在診間訴苦:「找不到好的精神科醫師~」、或「遇不到好的精神科醫師~」;或也常有專業健康媒體記者們會追問我「要如何選擇精神科醫師?怎樣才是好精神科醫師?」,當每個人追問我這些問題的同時,我也不斷思索這些問題的答案…

 


我們都知道一個發展運作良好的企業組織,是由不同專業領域的人整合在一起,每個人各司其職,一起團隊工作(Team Work),而其中最重要的會有一個Leader(老闆)帶領大家往一個目標或方向發展。

好精神科醫師是能夠整合生理、心理、環境的專業面的Leader

在專業精神科醫學裡,目前台灣發展仿照歐美日先進國家,其運作方式即有如企業組織的Team Work。臨床心理師、諮商心理師、社工師、職能復建師、精神科護理等是目前精神醫學領域裡會看到的專業角色,而統整這些專業人員最的重要Leader就是精神科醫師。

不明瞭其中細節的社會大眾會將心理師、社工師與精神科醫師混為一談、甚至畫上等號,所以在市面上曾發生過行為偏頗的心理師,直接跑到第一線擔任起精神科醫師的工作,這些都是十分危險,而且傷害病人的情況。

這好比一家公司,如果由一位不瞭解公司業務內容、或不清楚實際商業運作的法規的行政,直接代老闆行書合約、或是簽署文件,想來這樣的公司不消多日,肯定要發生事故。 


完整精神醫療照護是Team Work

為了能讓大家更具體瞭解完整精神醫療照護的內容及組織運作,以下我則以在診間常接觸到的兩性夫婦關係做為案例說明。

不久前,一位女性個案前來診間看診,她一看到我就開始哭哭啼啼,仔細關心詢問,才知道她正逢家庭婚姻的問題,在發現先生有外遇的情況下,當下她無法排除情感失落的重大挫折感,不知如何生活下去,讓她長達兩週陷入恍神、嚴重失眠、甚至再也無法照顧兒女。

一開始時,她先如往常習慣,前往公立的心理衛生中心找心理師溝通,雖然諮商心理師已儘可能使用一些方式讓她能舒緩目前所遇到的問題及壓力,但真實的她就是卡在情緒的狀況裡走不出來,特別是她已開始無法正常生活的情況下,心理師就將此個案轉到我的手上。匯總各方資訊,我診斷出她已經有憂鬱症(腦功能出現障礙)的情況,所以我開立可以改善憂鬱症的藥物、以及幫助睡眠的藥物給她,同時鼓勵她參與運動。使用改善情緒的抗憂鬱藥物是至少三個月的療程,但事實上,這位個案在用藥合併運動後兩週就有明顯改善的效果,在其個人整體情緒及能量都大有進步,思想與情感也不再持續有過度負面的情況。

然後我接續建議她邀請她先生一起來看診,一則是讓她和先生重新連接,一起進行夫妻會談與溝通,同時,我也讓她先生瞭解目前個案看診後發展的情況。由於這位個案的先生,尚仍是位看重家庭生活的人,所以她先生重新對他們的生活作出承諾,這樣的夫妻會談就是屬於精神醫學會談到的第三個面向,也就是所謂的家庭的面向、環境的面向。

治療的過程裡,我也啟動與我的專業團隊協助,除了讓心理師與個案進行個別心理治療,也讓社工師和個案以及先生進行夫婦會談。從個別會談,個案逐步看到正面的生命力量,並繼而同時對自我再產生自信心,讓她重新開展原本關掉的心窗;而且在多次的夫婦會談裡,他們重新確認在珍重孩子健全成長的情況下、在倆人都還珍惜年輕戀愛至今,胼手胝足共同創造家庭的過程下,再度強化一起生活。

從以上案例,一方面對個案進行藥物治療(排除腦功能障礙問題)、心理治療(排除心理困頓),一方面對個案生活的家庭,進行夫妻治療(排除生活環境的困難挑戰),在我(精神科醫師)整合生理、心理與環境三方專業人才,並以Team Work的方式為個案進行完整精神醫療照護,這位個案很快地重回身心的健康生活。

好精神科醫師是會重視個案實際情況的醫師

誠然目前在各大醫療院所,有所謂的「精神科」、「身心科」或是「心理衛生科」,但具體的內容,都是屬於專業精神科;在專科發展成熟的背景下,精神科也開始有所謂的次專科,像是老年精神醫學、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生物精神醫學、社區精神醫學等等。但事實上,這些都仍屬於整個專業精神醫學的範疇。

很多民眾會說精神科醫師是只會開藥的人、或是精神科醫師是只懂會談的人,這些都是部份醫師採行偏差治療方法,而導致社會大眾認知錯誤。

我常以333的概念,畫分我所遇到的個案:第一類個案,是那些仍能有良好自我修復能力者,這些個案走入診間,只要從旁提醒、鼓勵,並且個案能夠積極配合,這樣的個案很快就能恢復健康。第二類個案,就比較像重度感冒的病人,進入診間,發燒嚴重,身為專業醫師自然要先為其退燒,而有時進兩步又會退一步,但總是會慢慢緩和,然後逐漸改善,此如上述遭逢丈夫外遇問題的個案一樣,透過多方整合治療,終能回到健康。第三類個案,我則歸之為合併有人格疾患者(在精神醫學分類裡屬於所謂第二軸有狀況),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的病人,這類病人從小到大長時間多種不適切的情緒處理方式、不合理的人生信念、甚至不佳的人際互動技巧,因而累積各種身心問題,不乏長期出入診間的案例,所以他們對醫師多抱持較深的主觀評斷態度,不容易配合醫師的診斷與治療,身為醫師除了需要更多的耐心協助此類個案,同時也需要緊密地和各專業團隊整合,給予此類個案較多的關心。

所以,一位好的精神科醫師應該是能夠重視個案個體的情況,並能夠依其實際的情形給予最適當的協助。讓所有的個案在生理健康、心理健康及環境照護都能面面關照的情況下,逐步恢復身心健康,然後可以重回快樂的正常生活。

 

Wendy如是說:尋找適合自己的好精神科醫師

在洋蔥診間我常會看到來自台灣各地(包括離島)的個案,除了深切感受病友們的困擾及痛苦外,我也從病友那邊瞭解到,他們想找的其實就是能有同理心、能聆聽他們問題、或是那些能夠善用整合精神醫學治療資源的醫師。

「什麼是好精神科醫師?」相信這個問題從不同人的角度來看,都會有不同的說法。

從我的觀點來看,我真心希望21「E」世紀藉由無遠弗屆的傳播媒體力量將最完整且正確的精神醫學資訊與常識傳遞給社會大眾,大家在生活中自然就會分辨怎樣才是為你量身打造最適合你個人的精神科醫師,並讓市場淘汰那些沒有科學根據或不循正常醫學治療的醫師;再者,以我個人護理及生理的專業觀點來看:其實不分任何科別,如果醫師在心態上都有「視病猶親」的人文情懷,相信一定都會讓病人感受到,所以也都會是讓人喜愛的好醫師。



【楊聰才診所】精神醫學是研究腦功能障礙的醫學←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楊聰才診所】走過臺灣精神醫療二十年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