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2010/11/25

中影星美:“西風”愈吹愈烈新片洗牌前五

中影星美:“西風”愈吹愈烈新片洗牌前五


秋風起,蕭蕭瑟瑟,本週(11月1日---11月7日)票房之中的“西風”也愈吹愈烈,多少挽救了因“十一”觀影透支而低迷的十月、十一月影市。 11月1日至7日的票房排行之中,《西風烈》依舊蟬聯冠軍,一騎當先,無人能敵。幾部新片:《密室之不可告人》《功夫詠春》《我的野蠻女友2》以及《康定情歌》(電視電影)都有不俗表現,可謂國產片佔據了所有江山。

《西風烈》經過上映前長達幾月的造勢與宣傳,上映兩周成績斐然。本周放映場次4656場,觀影人數96944人,票房成績336.7萬元。估計高群書已經樂得合不攏嘴了,為了宣傳他的新片,他幾乎一天24小時泡在圍脖上,嬉笑怒罵,皆引來眾議。在無人爭鋒的情況下,他的西風確實吹來了票房走向,把一陣“很爺們很能打”的粗獷硬朗之風吹進了沒有“西部片”的中國電影市場,一掃之前票房霸主《盜夢空間》之費心、《狄仁傑之通天帝國》的費神。看《西風烈》幾乎來不及想太多,高群書會帶領觀眾迎來一次又一次緊張的追逐戰,一個又一個男人之間的義氣之爭。評論之中有聲音說:“《西風烈》新鮮生猛,最重要的是接地氣。一個徹頭徹尾吹牛逼的傳奇故事,跟老百姓其實沒關係,但是卻能生髮出共鳴。”這也許就是西風烈的取勝之道:他並沒有居高臨下的指導你應該如何生活,也沒有運用太多普通觀眾不知道的典故與知識,他只是坐下來,向你老老實實講了一個帶著黃土沙漠味兒的故事。

位居票房第二位的是《密室之不可告人》――一部出人意料的恐怖懸疑片。放映場次2290場,觀影人數45047 人,票房成績138.6萬元,雖遠遠不及冠軍《西風烈》,但也成為了國產懸疑片裡的一匹黑馬。各大電影評分網站都紛紛給出了比較高的評價,對於國產驚悚片已經沒有了期待的觀眾們也非常寬容的力挺此片,笑談可以重拾對國產驚悚片的信心。但同時,此片也被批評情節過於平淡,恐怖不足、笑點有餘,血腥不足、驚悚有餘。由於受到審查制度的影響,內地的驚悚推理題材的電影往往結局莫名其妙,不是以夢境、幻覺作為解釋,就是以主角的精神疾病來勉強搪塞,而《密室之不可告人》給了觀眾一個給力的結尾,一個基本沒有漏洞的推理結果,這在中國驚悚片的發展史上,可以說是一個里程碑式的跨越。

《功夫詠春》借了“葉問三部曲”之潮,像是中國古代版的“野蠻女友”,但因故事無趣、打鬥無彩而遭眾人詬病。但影片港味十足,無論是人物設計還是道具佈景,都透出一股濃濃的九十年代港片味道。想懷舊的觀眾可不要錯過。本周放映場次1818場,觀影人數27967 人,票房成績86.9萬元。

下週,新片《愛出色》擁有姚晨與劉燁兩位極具票房競爭力的演員,陣容豪華,不知能否取代《西風烈》成為票房冠軍?讓我們拭目以待。
繼續閱讀
2010/11/25

“子彈”雙面周潤發慘遭酷刑稱為此合作苦等四十年

“子彈”雙面周潤發慘遭酷刑稱為此合作苦等四十年


將於2010年12月16日震撼上映的薑文賀歲大片《讓子彈飛》日前推出第六款花絮特輯之敬業四郎,影帝周潤發在片中敬業非常,一人分飾兩角以飛揚跋扈和怯懦窩囊的雙面形象示人,更被綁在鋼絲床架上慘遭毒打。發哥笑稱為了等到這個和姜文、葛優同台飆戲的機會,自己已準備了四十多年,而發哥在片場表現出的敬業精神亦令所有人感動。

自打從好萊塢回歸華語影壇後,發哥加盟的影片難免傳出“愛耍大牌”的傳聞,而此番他參演《讓子彈飛》,雖然要與姜文、葛優兩大天王爭戲,卻是最“風平浪靜”的一部。片方不亦樂乎公司表示,周潤發在片場不僅態度謙和,還和家鄉民眾打成一片。到目前為止,“子彈”中的華語影壇三大天王姜文、周潤發、葛優製作特輯悉數亮相,三王爭霸的劇情脈絡也已浮出水面,究竟誰能笑到最後成為贏家,只待電影上映揭曉謎底。

為姜文苦等四十多年一人分飾兩角被“榨乾” 兩極化表現考驗演技

姜文此次打造超豪華陣容商業大片《讓子彈飛》,最大的奇蹟便是促成了華語影壇三大影帝的空前合作,周潤發也幽默地表示,為了這樣一個難得的機會,他足足等了四十多年,“很驚訝,也是一個驚喜,有機會跟姜文導演、葛老爺一起做一部戲,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因此,當他接到姜文的真誠邀請後,毫不猶豫答應參演,並心甘情願接受導演開出的“魔鬼條件”:一人分飾兩角,一個惡霸黃四郎癲狂不羈,另一個則怯懦窩囊。

據了解,發哥除了在片中扮演南國一霸黃四郎,還會扮演一個可憐的小人物,兩人外形相仿,但性格截然不同。片中還安排了一場兩個黃四郎的精彩對手戲,發哥剛剛演完飛揚跋扈,緊接著又要演出唯唯諾諾,在兩種性格間自如穿梭,令年輕演員拍案叫絕。發哥自嘲為了《子彈》,整個人差點被姜文“榨乾”,但他對此毫無怨言,“其實來當演員對我來講在現場就是做一個小工,跟每一個人都一樣,都是聽導演的。你一開始跟人說周潤發、姜文、葛老爺走到一起,人家以為你瘋了,不可能的事情。既然來了,就玩個痛快。”

發哥衣衫襤褸受虐待綁在鋼絲床上遭毒打親民好合作堪稱榜樣

拍攝《讓子彈飛》可以說是發哥近年來最辛苦的一部作品,他在片中甚至受酷刑遭毒打灰頭土臉,徹底顛覆黃四郎高貴華麗的霸主形象。有一場被綁在鋼絲床上受審的戲,因為要接受張牧之弟兄們的輪番拷問,劇組把鋼絲床架整個豎起來,然後把發哥綁在上面。當時其他演員都不知道,那上面有很多刺,周潤發只穿了一件很薄很破舊的襯衣,胸襟敞開,兩個手腕還被綁得特別緊,而當天的戲只有一句台詞,“真的不是我,我不是他。”從下午拍到晚上,發哥一直被綁在上面,工作人員好幾次提出拍完一條鬆綁一次,但他卻示意自己還能堅持到最後:“不用鬆了,就直接來吧。”

另一場戲裡發哥遭到不明身份的麻匪綁架,要被麻布袋子一口氣從頭套到腳,而袋子是用非常粗的麻布做的,扮演麻匪的演員套得不夠快,就一遍一遍地套。整個過程就看著發哥身上一套嶄新的黑色西裝,到後來上面全是毛刺,還有麻布留下的磨痕,臉上本來化妝師還稍微化了點倉惶的感覺,後來就完全不用化妝,一臉臟兮兮的。

與姜文、葛優、陳坤、周韻等人默戲時,發哥始終謙遜禮貌,實拍時任何動作都親力親為,還不忘和全體演員幽默互動,對於片場圍觀百姓的簽名合影要求,他也來者不拒。在廣東拍攝期間,籍貫在開平市長沙區波羅村的發哥還抽空返鄉,與夾道歡迎的鄉親們親切地握手問好,堅持和老鄉走完一路才坐車趕回片場。這個親民好合作的發哥,完全打破了他“愛耍大牌”的誇張傳聞,更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影壇榜樣。
繼續閱讀
2010/11/25

《教父》導演科波拉:終極榮譽輝映此生(圖)

《教父》導演科波拉:終極榮譽輝映此生(圖)


如何衡量一位導演在電影史上的地位?在藝術方面,“他要別開天地另創一家”;在商業上,他的作品要獲得觀眾和票房的雙重肯定,他還要獲得同行們的認可,令他們心甘情願地把各種大獎捧到他面前,無論藝術的還是商業的,抑或只是為了獎勵他的特立獨行。如今還健在的電影大師中,能把上述這些都做到的恐怕只有好萊塢“教父”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了。從《巴頓將軍》為他捧回第一座小金人開始,科波拉為電影史創立了一座又一座不可逾越的豐碑。 《教父》三部曲在百年影史的各種排名中始終名列前茅,是各種電影人膜拜的電影教科書;《現代啟示錄》當年讓各種專家、影評人看得找不著北,隨著時間的積累,人們才逐漸認識到這部影片有著那麼多可以深入挖掘的秘密,無論是人性的還是哲學的,抑或電影本身的,這部複雜的“電影論文”已經超越了它誕生的那個時代;《吸血驚情四百年》華麗得有如一出意大利歌劇,在此之前從沒有人敢把吸血鬼電影拍得如此奢華。 2010年11月15日,美國電影“教父”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拿到了他人生中最後一個實至名歸的獎項——奧斯卡終身成就獎。大師的電影生涯還在延續,只是今後恐怕再也沒有哪一個獎項能夠配得起大師的成就。

70年代“教父”誕生“拍攝《教父》是我生活中最可怕的經歷”

1939年,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出生在美國底特律一個意大利移民家庭。 9歲的時候,他得了小兒麻痺症,天天躺在床上,在自己的大腦裡編故事玩,這也許是他後來從事專門用影像講故事的導演這一行的最初原因。科波拉獲得電影碩士學位後,在好萊塢一直打雜。

從60年代開始科波拉就一直在嘗試著拍一些短片,但這些作品只給他帶來了一些毫無價值的讚譽,卻讓他逐漸地陷入到經濟危機當中,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具有導演的天分。正如科波拉的好朋友盧卡斯(《星球大戰》系列影片導演)所說:“在我認識的所有導演中,科波拉是最大的自我中心論者和最大的不穩定者。”直到1970年,因《巴頓將軍》獲奧斯卡最佳劇本獎,科波拉才引起人們的關注,但這並沒有讓他的經濟條件有所改善。 1971年,因為拍片欠賬的緣故,法院封了他的辦公室。正是由於被逼上了絕路,科波拉很不情願地接下了派拉蒙公司《教父》的拍攝工作。接手之後無論是電影劇本的原著還是已經確定參演的演員,他都非常不滿意,他很痛恨製片人,原想最好是立即把這項差事扔掉。直到今天,科波拉仍把它描繪為“生活中最可怕的經歷”。

《教父》耗資700萬美元,賺回3億美元的票房收入。但是直到今天科波拉仍不喜歡這部影片,他說:“我對它不感興趣。令我吃驚的是它竟那樣成功,以致當我打算從事別的事情時,它又把我拉進了另一次輝煌。”在影片《教父》中,科波拉有意識地去表現了美國黑手黨的活動與美國政界、司法界的關係,而且還從同情的視角去表現了這些黑社會人物的“人性” :他們並不是一般影片中常見的那種殺氣騰騰的惡霸歹徒,而是同樣重視家庭倫理的“嚴父”和“富有責任心”的“有志青年”。這種新的構思使美國觀眾有耳目一新之感,特別是影片宣傳的那種奮鬥精神在觀眾中引起了極大的反響。

《教父》第一集取得的巨大成功,讓科波拉贏得了投資人和觀眾的雙重認可,於是《教父》第二集馬上開始拍攝,前作的成功讓人無法拒絕。但科波拉至今仍對教父的續集耿耿於懷,他說:“《教父》在結尾處講得已經很清楚,邁克讓自己走向黑暗,一切就這麼結束了。所以,我當時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想給《教父》拍續集。電影公司那幫人和我爭論不休的還有一件事,那就是《教父》續集的片名叫什麼。通常來說,《狼人》的續集會叫《狼人子嗣》或《狼人歸來》或其他什麼名字,但他們覺得《教父》續集如果這麼起名會讓觀眾感到困惑,所以最後就叫《教父2》了。”1974年,《教父2》取得了更大的成功,科波拉因該片獲得三項奧斯卡獎。同年的《對話》獲1974年戛納國際電影節金棕櫚獎。 《教父》和《對話》使科波拉獲得了巨大的榮譽和商業成就,於是他終於可以籌備自己真正想拍的電影了。

80年代《現代啟示錄》“破產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

《現代啟示錄》讓科波拉玩了個盡興,為了拍攝這部巨片,他不惜血本,共耗資3600萬美元。此片推出後,評論界一片茫然,沒人能看懂科波拉想要說什麼,觀眾們對這部高成本新片也並沒有表現出科波拉曾經斯待過的熱情。該年度的奧斯卡獎角逐中,該片榜上無名。美國《娛樂周刊》甚至稱科波拉是一個“失去監督的瘋子”。 《現代啟示錄》的滑鐵盧不僅讓科波拉名譽掃地,而且讓他欠下了重債。現在看來《現代啟示錄》絕對是一部拍給未來的電影,在當時那個時代由於受政治環境的影響以及為了迎合主流觀眾的胃口,該片曾刪掉長達49分鐘的內容。 20年後,科波拉在電視上收看這部舊作時,深感當時的“順從”給它帶來的缺憾。

《現代啟示錄》的失敗,讓已經獲得無數讚譽的科波拉再一次陷入危機當中,於是他孤注一擲地投入到影片《心上人》的拍攝當中去,僅置景就耗資600萬美元。本想靠此翻身的科波拉再一次受到重創,最後這部耗資3000萬美元的影片僅收回成本100萬。科波拉因此債台高築多達5000萬美元。科波拉在整個80年代都處於一蹶不振當中,接連拍攝了《小教父》《鬥魚》《棉花俱樂部》《佩姬蘇要出嫁》《石花園》等諸多影片,但大多反映平平,既無藝術成就也談不上票房成績。沒有一個導演像他那樣常常破產。他只得一次次把家裡的財產拿出去抵押,與科波拉結婚已35年的妻子埃莉諾如此形容他們的生活,“弗朗西斯是在鋼絲繩上跳舞,我則拉著鋼索。”1988年,科波拉厭惡地離開了好萊塢,他對《紐約時報》說:“我不再與之合作了,我已年近50,我得聚精會神干點我真正想幹的事。”

90年代《教父3》“教父”復活

科波拉在坎坷中度過了整個80年代,不順遂的不只是事業,他的兒子吉安·卡洛也因車禍死亡。當他再一次陷入絕境,又是“教父”挽救了其事業。 《教父3》整體成績無法與前兩部匹敵,但仍為柯里昂家族史作出了史詩式完結。阿爾·帕西諾飾演的邁克此時已步入老年,他想將家族事業從黑道漂白,向歐洲大企業和上流社會發展,並準備安享晚年,不料發現白道的鬥爭跟黑道一樣激烈,最後仍不得不用暴力手段解決紛爭。本片主角延續前作,但加入了安迪·加西亞飾演新一代接班人,導演的女兒索菲亞·科波拉也參加了演出。 90年代科波拉煥發了事業的第二春,《吸血驚情四百年》《造雨人》《家有傑克》等都取得了相當好的成績。

2010年奧斯卡終身成就獎“這是我的終極榮譽”

2010年11月15日,美國電影科學與藝術學院在洛杉磯提前頒發了第83屆奧斯卡的終身成就獎。 5屆奧斯卡獎得主、經典影片《教父》的導演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喜獲最高榮譽獎杯——歐文·撒爾伯格紀念獎。為了向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等獲獎者致敬,好萊塢眾多電影人濟濟一堂,包括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沃倫·比蒂、安妮特·貝寧、奧利弗·斯通、羅伯特·德尼羅等均捧場出席。 《星球大戰》系列片的創始人喬治·盧卡斯在引薦科波拉的致辭中表示,科波拉不僅是他的電影導師,也為上世紀60年代至70年代電影人點亮了一盞明燈,“他是我們的領路先鋒,賜予我們創作靈感。”科波拉在走上領獎台之後,隨即給盧卡斯獻上了一個兄弟般的擁抱,“我一直熱衷於好萊塢悠久的傳統禮節。”科波拉還表示,“我入行以來做過編劇、做過導演,並先後得到了諸多榮譽。撒爾伯格紀念獎對我來說,可謂終極榮耀。”儘管已年過古稀,寶刀未老的科波拉仍在積極投身電影事業。他正攜男演員瓦爾·基默等劇組成員在加州郊區拍攝新片《此刻與日出之間》。值得一提的是,這部驚悚片改編自科波拉親自創作的一個短篇故事。不過,自編自導的科波拉對劇情可謂守口如瓶,不僅婉拒了媒體的電話採訪,而且其手下成員對記者也是低調迴避。此外,科波拉近日還為《現代啟示錄》的最新藍光大碟製作了數小時的花絮。除了正在拍攝的新片,“教父”科波拉的另外一部電影《泰特羅》也已經與觀眾見面,這是1974年自編自導《竊聽大陰謀》之後,30多年來,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第一次寫原創劇本。他說:“我只欽佩像伍迪·艾倫那樣的人,他每年都寫一個原創劇本,那太令人吃驚了,我多希望我也能這樣。”聯想到法國的幾位電影大師在90幾歲的高齡還能到現場指導拍攝,“教父”科波拉至少還能再奮鬥20年,但願他真的不會再破產了。談到未來的計劃他說:“你首先得考慮你能活多久,然後再根據這個來安排其他的事情。”
繼續閱讀
2010/11/05

香港義工曾敏傑追悼會6日舉行善舉感動香港

香港義工曾敏傑追悼會6日舉行善舉感動香港


曾敏傑在青海幫扶路上。

義工曾敏傑感動香港

前往玉樹運送冬衣途中遭遇車禍不幸罹難,追悼會明天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深圳特區報香港11月4日電(記者劉秋偉)在青海玉樹災區不幸遇車禍身亡的英籍港人義工曾敏傑,追悼會將於11月6日在北京八寶山舉行。對於曾敏傑不幸遇難,香港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唐英年表達深切哀悼。

今天,唐英年在香港對媒體說,對港人義工曾敏傑在青海送暖途中,不幸遇到交通意外身亡,表達深切哀悼,並對家人致慰問。唐英年說,曾敏傑的善舉及愛心,感動大多數的香港人及內地的中國人。特區政府的駐京辦已經協助其家屬處理後事,希望家人能節哀及保重身體。

35歲的英籍港人曾敏傑,是北京“家?盒子”公司創辦人兼執行董事。 10月25日,曾敏傑與兩名同事帶著價值十餘萬元的帳篷、棉鞋、火爐等用品,先由北京搭機到青海西寧,與兩名當地義工會合,再到離地震災區玉樹更偏遠的囊謙縣,準備將物資送給山區兩間小學的百多名兒童。 27日下午,曾敏傑一行駕駛越野車,行至玉樹以南吉尼賽鄉附近山路一處有急彎的沙石路面時,突然失控墮入148米深的山崖,車上5人均被拋出車外,導致3死2傷,曾敏傑當場死亡。

香港特區政府駐京辦接獲求助後,派員到當地協助善後。曾敏傑遺體已運抵北京,準備6日在八寶山舉行葬禮。曾敏傑的妻子馬菁親手將所有禦寒衣物分發給百多名山區兒童後,今天才從玉樹返抵北京。她告訴記者:“這是他要做的事,沒有可遺憾的。我們要把他沒做完的事情做下去,而且要做好!”

曾敏傑在香港出生,自小在英國長大,與妻子是英國帝國理工大學的同學。兩人生有6歲兒子和4歲女兒。十多年前,曾敏傑到北京投資創立“家?盒子”文化有限公司,公司一直關注兒童公益事業,並投身志願工作。今年9月,他得知寒冬將至,但玉樹一些學校嚴重缺乏物資,為照顧學童的需要,他發起“和玉樹一起過冬”的募捐活動。據悉,這是他第二次前往玉樹了解災情和過冬需求,目的是讓瓦作、麥曲兩學校的每個孩子都能夠溫暖過冬。
繼續閱讀
2010/11/05

香港迎來打折季遊客蜂擁而至並非所有商品都能免稅

香港迎來打折季遊客蜂擁而至並非所有商品都能免稅
11月5日消息據中國之聲《央廣新聞》報導,每年11月中旬開始,香港都迎來打折季,吸引了不少游客蜂擁而至,但是並非所有商品都能免稅,相關情況我們聯繫中央台駐香港記者何偉奇。

主持人:目前香港商場開始推出年底打折優惠了嗎?前去購買的遊客多不多?

記者:目前香港不少商場已經推出了不少折扣,特別是換季的服裝,我在灣仔和東薈城都看到不少商家都打出了五折的優惠,或者買兩件送一件,商舖里內地和國外的遊客都不少。現在不少游人來香港購物,都會約齊幾個好朋友,同一家店鋪買得越多折扣也會越多,可以充分享受折扣的快樂。另外,提醒大家,聖誕節至新年期間才是香港每年最大的購物打折季,大家不妨計劃好自己的節假日和行程安排。具體有哪些打折活動,大家也可以密切留意中廣網的新聞,我會陸續跟進香港這邊的大型購物活動。

主持人:很多遊客喜歡在香港購物的原因是不少入境商品能免稅,但是IPHONE和iPad這些電子產品還能作為自用品而免稅嗎?

記者:是不可以的。這裡要提醒大家的就是要做好購物計劃,並非所有自用的入境商品都能免稅的,比如在香港購買熱銷的iPad入境稅款就高達1000元。海關方面規定,居民攜帶20種不予免稅商品,或者單品價值超過5000元人民幣的其他商品都需要納稅。其中包括了電視機、攝像機、電腦、電話機、燈具等等。雖然iPad目前市場售價大約4000元,並沒有超過5000元限額,但由於iPad被歸為電腦,屬於必須徵稅的20種商品之一,納稅額是每台1000元。同時提醒大家注意,這個規定並非針對港澳地區,內地居民從國外攜帶物品歸國,超過規定金額也一樣要徵稅。以前有遊客在入境時候拆開包裝避稅。但是,海關人士指出,這種方法照樣要徵稅。只要出境時沒有申報,一律被認定為出境後購買,所以都會按規定徵稅。大家如果攜帶了這些不免稅的商品出境的話,記得一定要進行申報。
繼續閱讀
2010/11/05

富士康發生一起員工墜樓死亡事件

富士康發生一起員工墜樓死亡事件
記者從深圳市政府相關部門獲悉,5日早晨,富士康科技集團深圳廠區一名員工墜樓,經搶救無效死亡。

據了解,深圳市相關部門正在對事件原因進行調查,並協助富士康科技集團做好善後處置工作。

今年上半年,富士康集團連續發生多起員工墜樓事件,引起社會對其職工權益和精神健康的關注。深圳市政府和富士康集團為此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改善員工居住環境、生活環境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