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8/07

個人心情日記,怎麼寫心情日記,心情日記隨筆

新婚丈夫突遭車禍美麗妻子日夜相伴
“心情日記”喚醒“沉睡”愛人
 
 一首《紅的彩虹》的歌詞劉胜紅只寫了一半,他原本準備在新婚妻子羅彩虹生日那天完成全部歌詞。然而,這個美好的願望已難以實現。一場車禍幾乎奪走了劉胜紅的命。被車撞了後,劉胜紅的左腦受到重創,然而在諸暨市人民醫院江東分院躺了整整100天后,他竟然能下床和新婚妻子羅彩虹一起離開諸暨,踏上回貴州老家的路。是什麼讓一個瀕臨死亡之人漸漸地醒來?醫生說:“劉胜紅現在的這個樣子,是愛創造的一個奇蹟!”

突遭車禍與死神擦肩而過

26歲的劉胜紅,家在貴州。 24歲的羅彩虹,家在廣西。 2008年的春天,兩個素不相識的年輕人在深圳市的一家電子企業相逢。只有小學文化但幼小酷愛唱歌的劉胜紅,吸引了不少女孩子的目光。最終劉胜紅與同樣喜愛唱歌又能跳舞的漂亮女孩羅彩虹相愛了。今年1月20日,兩人結婚。

新婚之夜,劉胜紅激動萬分,開始創作他獻給美麗新娘的一首歌詞《紅的彩虹》(題目中寓意著兩人的名字,“紅”是劉胜紅,“彩虹”是羅彩虹):“紅的彩虹/你可知我的愛/我燃燒著青春火焰的愛/疲倦了你躺在愛的懷抱裡歇息/累了你躺在愛的臂膀裡呼吸/紅的彩虹/看著你幸福的模樣/幸福快樂的模樣/我會用一生來好好愛你……”這一晚,劉胜紅沒有全部完成他的歌詞,他打算再過幾個月,在妻子生日的那天完成最後幾段。誰知厄運卻在3個月後的一天悄然而至。

3月25日,告別了新婚妻子,劉胜紅來到了諸暨打工。當晚8點左右,劉胜紅乘坐一輛摩托車前往舅舅的租住地,在諸暨城郊的一條鄉村公路上,摩托車遭遇交通事故,摩托車駕駛員當場身亡。全身是血的劉胜紅被急送醫院。

兩天后,羅彩虹來到了劉胜紅的身邊。而此時,劉胜紅已沒了往昔的帥氣,臉腫脹得十分可怕,任憑羅彩虹怎麼呼喚,劉胜紅毫無聲息。醫生告訴羅彩虹,“隨時要為劉胜紅做好善後準備。”

“我要堅持住!我不能倒下!我倒下了,他會加速死亡。”在那些“黑色”的日子裡,羅彩虹天天用這樣的話告誡親人告誡自己。深夜,趴在劉胜紅的病床前,已累得幾乎要癱倒的羅彩虹,拿起了筆,開始了她和丈夫一起與死神搏鬥的“心情日記”。

讓我們的一切重新再來

“胜紅睜開眼了,他好像笑了,他不認識我了,像個小孩子,胜紅,你還會再唱華仔的歌給我聽嗎?——4月28日。”

“你說等你有錢了,你要陪我走遍你老家所有的山寨,讓我穿上你老家最美的衣裳,在親朋好友面前唱響你的《紅的彩虹》,你唱呀!唱呀!醫生說,如果今天晚上不再發燒了,可能會有大的好轉,胜紅,我盯著你的眼珠子在看呢,你動一動給我看看,你動了,說明你知道是誰在你的身邊。今天是你第3次做清除腦積水手術,3個多小時,我一直不敢吭聲站在手術室門口,看到馬醫師從手術室裡出來,我不敢看馬醫師的臉,我怕萬一啊!——6月3日。”

“貴州老家賣了老房在給你治病,胜紅,你快點給我醒來啊,給你治療已花掉了10多萬元錢,你不是說,要為我掙錢治病嗎?你早上喝糖水時笑了一下,一秒鐘也不到,可我卻樂了好幾分鐘——6月29日。”

每天翻身,餵藥,隨時隨地要為劉胜紅清理大小便。孤寂的夜晚,唯有劉胜紅的呼吸聲與她的“心情日記”作伴。整整100天,劉胜紅從一個毫無知覺的重症病人,漸漸變成了慢慢地“懂一點事情”的人。羅彩虹每天都在教他數數。記者來到劉胜紅的病床前,羅彩虹悄聲一句“一、二、三、四……把手指伸出來,對。”那邊,左腦受到重創的劉胜紅舉起了右手,一個個彎曲的手指在慢慢地伸開。羅彩虹說,“我會像從前根本就沒認識他一樣開始,開始我們再次戀愛,讓他一點點地認識我,我堅信他會認識我的。醫生說下一次手術要等到半年後才能做,最關鍵的一次,好的話有望恢復健康。所以現在我打算先回貴州讓他去老家養傷,住在醫院錢肯定要比家里花得多。”

臨別時,與劉胜紅一個病房的趙大媽激動地拉著記者的手說:“沒見過這麼好的老婆,他老公沒有她這麼好的照顧,肯定活不下去了。這麼多日子,沒見她叫一聲苦,只有她不停地趴在他老公面前問候、倒大小便,唱歌給他聽,她自己能不吃飯就不吃,省著錢花……”




吃飽無罪燒烤料理,吃飽無罪燒肉店,吃飽無罪日式燒肉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考生心情日記我愛我的家之愛普生ME33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