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7/23

吃飽無罪燒烤料理,吃飽無罪燒肉店,吃飽無罪日式燒肉店

送玉石被查出帶毒品,兩次判死刑終獲釋放

  玉石挑夫的生死劫

《環球人物》雜誌特約記者古岳

15個月,在普通人看來不過是“轉瞬即逝”,對莫衛奇而言,卻成了與死神擦肩而過、不堪回首的451個日日夜夜。

2008年4月,老實巴交的莫衛奇與同伴謝開其一道,幫人送玉石到雲南,卻在機場安檢時被查出攜帶毒品。雖然二人一再辯稱自己對此並不知情,卻仍被以運輸毒品罪判處死刑。此後,在眾多法律界人士的奔走呼籲下,此案引起了全國廣泛關注。經過反複審理,2009年7月17日,二人終被判無罪,4個月後,又各自獲得了國家賠償。從死刑到國家賠償,這起冤案的改判,無疑將成為中國法制史上“疑罪從無”的標本案例。

一個“死刑犯”何以最終成了被賠償者,他遭遇了何種不為人知的經歷?近日,莫衛奇向記者講述了這背後的故事。

  玉石“變身”海洛因

莫衛奇是湖南湘潭人,50多歲了,從沒出過省。 2004年,湘潭市第一汽修公司改制,他與妻子武小育雙雙下崗,靠政府低保金和開家麻將館及打零工勉強維持生活。一年前,他還頭髮烏黑、精神抖擻,如今卻已滿頭銀髮,目光也有些呆滯。回家後,他的身體狀況一直不好,“眼睛不好了,腰也痛,咽喉也不好……”和記者見面時,他剛從湘潭市某醫院打完點滴回家。由於老屋已經被賤賣,他與妻子只能擠住在弟弟家不過70平方米的一套兩居室裡,在客廳鋪上涼蓆就當床。

“我真的以為他是喊我打工,根本沒有戒備心。”莫衛奇說,2008年4月的一天,租住在他家附近、一身西裝革履打扮的“熊總”跑到麻將館,提出請他去雲南送趟玉石樣品,車費、吃住全包不說,10天內若能返回,便能拿到1000元報酬,超過的天數,每天也按100元算。莫衛奇一聽,大喜過望,一口便應了下來。隨後不久,莫衛奇與老鄉謝開其一同隨“熊總”乘火車趕赴雲南。 “如果曉得是運毒品,打死我也不會讓老公去的。”武小育至今仍覺得後悔。

4月16日晚,三人到達雲南瑞麗,一位叫“華哥”的人接待了他們。此後四天,“華哥”用莫、謝二人的身份證登記,一連換了三四個旅社。白天,莫衛奇和謝開其要么在瑞麗的大街小巷閒逛,要么待在賓館看電視,直到“華哥”與“熊總”叫他們一起吃飯。

23日上午9時,“華哥”在賓館將一個裝著玉石樣品的黑色行李包交給莫衛奇,並當場取出玉石讓他驗收。緊接著,莫衛奇拿著“華哥”訂好的機票,準備乘22點的班機飛往昆明,卻在過機場安檢時,被安檢人員從行李包夾層查出1027克白色粉末。

“包和玉石都是老闆給我的。” 莫衛奇沙啞著喉嚨替自己申辯,但沒人在意。平生從未見過毒品模樣的他自我安慰:這也許只是奶粉。莫衛奇焦慮地期盼著,希望化驗結果能還自己一個清白。可一周後,檢驗結果顯示:白色粉末確係海洛因。而按照國家相關規定,販運如此數量的毒品,等待他的,毫無疑問將是死刑。

27日,武小育接到雲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一名律師打來的電話:“莫衛奇涉嫌帶毒,被抓起來了……”她的第一反應就是找“熊總”問問,“怎麼回事,不就是去運玉石的嘛!”可“熊總”一家早已沒了踪影。 “很顯然,'熊總'騙了我們家老莫。”

  為營救,全家總動員

雲南德宏州下面某縣級市的看守所,是莫衛奇被羈押的地方。他和十餘個獄友一起,擠住在一間不足30平方米的小屋內,屋角的馬桶發出陣陣惡臭,低矮的“通舖”又異常潮濕,讓人無法入睡。這種生活讓莫衛奇幾近崩潰,他唯一的希望,就是遠在湖南的家人能協助當地有關部門查清事實真相,救自己出去。但自己能提供給雲南警方的線索,卻只有“熊總”這樣一個身份不明的人。

2008年9月17日,雲南德宏州中院一審判處莫衛奇死刑。但莫衛奇堅稱,自己並不知道行李包中夾藏有毒品,8天后,他向雲南省高院提起了上訴。

“我堅信老公沒販毒,不然我們也不會想方設法去救他。”丈夫因販毒被捕的消息,讓武小育心急如焚、茶飯不思,人也日漸消瘦。雖然她表現得堅強,但鄰居們的冷言冷語還是讓她無法承受,漸漸地,她開始迴避外出。 “營救”丈夫需要錢,武小育不得不將買了還不足兩年的房子低價轉讓,然後跑到長沙給人當保姆,再將省下來的工資寄給丈夫;讀大學的女兒,也一面將兼職所得交給母親,一面鼓勵她一定要堅強,自己卻常躲起來偷偷哭泣。

莫家兄弟姐妹的生活重心,也全部轉移到“營救”上。大家出錢的出錢,出力的出力,分頭找律師、托關係、蒐集證據。莫衛奇的三弟莫衛良,下崗後一直在外做點小生意,為了哥哥,他毅然放棄了生意,頻繁往返於湖南與雲南之間,每次長則半個月,短則一周。聯繫律師、走訪有關部門的事,全由他一人承擔。

一家人就這樣四處打聽、尋找,總覺得只要能逮到“熊總”,就能證明莫衛奇的清白。不久,他們終於發現了“熊總”的情況。 2008年9月26日,在湘潭警方的清掃行動中,“熊總”熊正江落網,並交待,莫衛奇當時並不知道行李包裡夾藏毒品。湘潭警方立刻與德宏警方聯繫,將熊正江押至雲南。

  各方專家四處奔走

讓整個案子產生戲劇性變化的,是2008年10月3日發表在紅網論壇的一篇長達6000字的帖子——《建議搶救蒙冤受屈的死刑犯》。發帖人是湘潭市人大常委會委員、湘潭市法學會常務副會長朱培立。

這個帖子首次披露了此案種種蹊蹺之處:“莫衛奇被以運輸毒品罪判處死刑,違反了疑罪從無的'無罪推定'原則,可能錯殺無辜;違反了不輕信口供的'證據定案'原則。”在他看來,該案沒有任何直接證據能表明,莫衛奇對夾層內藏放毒品的情況“明知”或“應知”,偵查過程未對毒品做痕跡鑑定,也未取到莫衛奇的指紋。至於莫衛奇本人,不僅未作有罪供述,還多次說明自己對毒品並不知情。

朱培立據此推斷,很可能錯殺無辜,並向莫衛奇的家人提供了救人方案:抓緊向本地公安機關反映情況並提供線索,協助公安機關抓獲熊正江和“華哥”等人;將情況反映給全國人大代表或云南省人大代表,爭取人大代表監督該案糾錯。四天后,“熊總”落網。

很快,全國人大代表謝子龍、雲南省人大常委會委員阮鴻獻和湖南立仁律師事務所律師郭梁、陳子根也開始為此案呼籲、奔走,希望能搶救“蒙冤受屈的死刑犯”。此案迅速引起了廣泛關注。

2009年2月初,雲南省高院二審撤銷了一審死刑判決,並將此案發回重審;15日,莫衛奇的辯護律師郭梁、弟弟莫衛良和朱培立三人趕赴雲南;18日,莫衛奇、謝開其、熊正江三人併案審理。這一次,公訴人員仍對莫、謝二人做出了有罪控訴。雖然二人的辯護律師一直為其做無罪辯護,但他們仍因運輸毒品罪第二次被判處死刑。莫、謝二人不服判決,再次提出上訴。

莫衛奇向記者描述自己鐵窗內的生活時說,因為帶著鐐銬,自己的腰、腿都有不同程度勞損,疼痛不已。在得知重審結果後,他的內心極度絕望,甚至一度產生過自殺的念頭。

  將出獄當成上刑場

冤案終於等到了峰迴路轉的時候。

2009年7月14日,雲南省高院撥通了莫家的電話:“請家屬派人前往德宏州中院。”當時正在廣州辦事的莫衛良接到家人的電話後,馬不停蹄地趕往雲南省德宏州。 “通知得這麼急,難道情況又有變化?”莫衛良暗自盤算著。

  果不其然。莫、謝兩家家屬一同來到德宏州中院,來自云南省高院的法官向他們宣布,經審判委員會研究,熊正江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莫衛奇、謝開其判處無罪。此時,在鐵窗內住了近450天的莫衛奇,還不知道這個好消息。

7月17日,莫衛奇特意點了份湖南口味的辣椒炒肉當早點,正準備動筷子,看守所的工作人員突然出現在他面前。 “莫衛奇,請你出來一下!”莫衛奇拖著沉重的腳鐐緩緩起身出門。他想起來,就在兩天前,一名販毒者剛從這裡被提走槍斃。 “莫不是輪到我上刑場了?就是死,也讓我吃飽再說啊!”莫衛奇在心裡嘀咕著。

很快,莫衛奇被帶到兩位沒穿制服的工作人員面前。 “你被無罪釋放了。”“什麼?”莫衛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切地追問了一句。 “你被無罪釋放了。”肯定的答复,讓壓在莫衛奇心頭15個月之久的大石頭咣當落地。

2009年8月10日,莫、謝二人正式向雲南省高院提交了國家賠償申請。 3個月後,他們終於等來了遲到的正義。 11月10日,德宏州中級人民法院、德宏州人民檢察院出具了《共同賠償決定書》,認為莫、謝二人無罪而被羈押,人身自由受到侵犯,依法有取得賠償的權利,並按照法律規定,分別判給二人50507.49元和48491.67元的國家賠償金。

  “遲來的正義”引發討論

從一審、重審被判死刑,到終審被無罪釋放,莫衛奇的命運如坐過山車般大起大落。如今,車終於開到了終點,但這個“遲來的正義”,卻在公眾和學者間引發了諸多議論。

武漢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陳嵐表示:“該案值得反思的地方很多。之所以兩次認定為死刑,是因為沒有把好證據關口。沒有充分證據,是不能認定莫衛奇主觀知道自己販賣毒品的。我國司法機關長年重視懲罰犯罪,沒有重視保護人權。”而據記者了解,保留死刑,嚴格控制和限制死刑,少殺慎殺,是我國刑事審判的基本原則。 2007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將曾經下放的死刑复核權重新收回,就是為了在死刑判決上慎之又慎。

此案另一爭議點在於國家賠償的額度。 《國家賠償法》頒布施行近15年,獲賠案例僅佔申請數的1/3。而法律第26條規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賠償金按國家上年度職工日平均工資計算。 “這相當於坐一天牢,拿一天工資。學界、民間和官方都認為這個標準太低了,需要調整。”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何兵告訴記者:“地域不同、行業不同,必然會在平均工資上有所體現,因此因坐牢造成的損失也不能一概而論。此外,《國家賠償法》只規定了物質損失的賠償,卻忽略了無罪公民因不存在的犯罪事實被錯誤羈押而承受的精神損害。2009年10月底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三審的國家賠償法修正案草案,雖已將'精神賠償'納入其中,三審卻仍未通過。”這意味著,圍繞著賠償標準和內容如何調整的拉鋸,還將繼續。




翁滋蔓無名,翁滋蔓寫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個人心情日記,怎麼寫心情日記,心情日記隨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