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共有
16004篇文章
32篇回應
首頁 »
2018/08/08

無法忘懷不如他處尋


人說,想念不如懷念,懷念不如不念;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這話說的容易,看的清淡,不過曇花一現,緩過神來方知其中滋味!這裡要講的是一個關於忘懷與尋找的故事。有人聽過音頻怪物的《琴師》吧,這首歌是有名的古風歌,當初一聽見就不由想像琴師與宮女是如何的相遇,如何的相知相伴,然後又分離;於是我的《宮簾》就應運而生了。
 
  
 
  現在我要講的是這首歌琴師出宮以後的故事。
 
  
 
  君主放我歸故里,我本該回到那個已被稱作陵縣的地方,做一個月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或遊山涉水琴伴一生,或安心做一個鄉村中的教書匠。可是,我問自己心甘情願嗎?耳邊常響起我們哼唱的半闕曲,於是便覺得這樣也好!來時那麼短的路程,可是為什麼回去的時候路那麼長?背著琴孤身回到稱作陵縣的那個我的曾經的國家,眼前的陵縣昔日榮華已去,曾經的陵國已不復存在。走在大街上,過往的行人神色平靜,毫無喪國之悲色;也對,無道的陵國王朝的覆滅,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好事。
 
  
 
  回到陵縣已經一年零三個月了,時間的長短對我來說已無任何差別,我在一個不認識我的小山村里當起了教書先生,日子倒也清閒;每日授完課,便在庭院中隨手擺弄一下那把琴,日子久了,當初的那半闕曲也慢慢的有了個全。只是每每彈到後半闕時,小河總是嫌棄地走開。小河是我到這個無人知的村落時收養的五歲女孩,她人小小的,卻很聰明懂事,每每聽到後半闕,她總是忍受不了裡面的悲傷而走開;前半闋她也會哼,可是她卻不願意學後半闕!
 
  
 
  這日,我還像往常那樣在院中撥弄我的琴,不知是不是我彈的太入迷,我竟然看到了她!
 
  
 
  在他走的那一天,我記得雪下得很大。他離開了,我哼著那首未完的半闕曲站在城樓上看著他的背影漸漸消失在我眼前;雪很大,他的腳印被大雪覆蓋住了!在他離開三個月後,我就收到了可以出宮的旨意,可是在宮中多年的我出去能找到他嗎?第二天,我還是放棄像其他宮女向娘娘求情在宮中侍奉的機會,離開了皇宮。出了宮門,望著街上的來來往往的行人,心中茫然無措……
 
  
 
  在他離開一年後,我花光了身上一半的積蓄終於打探到了他的故里。驅車來到陵縣,可陵縣這麼大,為了打聽他的消息,我把剩下的積蓄也花的七七八八;銀錢不足,正想著是不是應該找一個繡活賺點銀子的時候,我聽到了一支很熟悉的曲子,尋著聲音找去,入目的是一個四五歲扎著辮子的穿紅襖的小女孩。小女孩很聰明,當我問她這是誰教的,她下意識地說爹。然後警惕地看著我,連忙跑到一個中年大叔身邊。我跟過去向那位大叔詢問過後才知道這小女孩的身份還有那個他。
 
  
 
  我看到他的時候,他正在彈琴,一闕曲完,他抬眸,看見了我。

關鍵字: 滋味 故事 有名 地方

富不是命定,而是「習性」使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心靈的叛國, 無知的滅史, 不肖的子孫......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