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共有
15695篇文章
32篇回應
首頁 »
2018/08/08

孩子爸爸不在,我把自己當做禮物送給他


潺潺雨霧中,黑色賓利平穩的行駛著。
  通往季宅的道路上,車況有些堵,半天挪動不了幾步,洛杉本就煩燥的心情,越發的莫名難受,身體繃的緊緊的,無意識的咬著唇,連呼吸都有些重。
  “小杉,你怎麼了,一副心神不定的樣子,是工作上出了什麼差錯嗎?劇本立項申請沒通過?”季明禹側過臉來,在車燈反射回來的光線映照下,整個人顯得更加俊美如鑄,凝著洛杉,嘴角輕勾起關切的笑容。
  洛杉僵了一瞬,幹擠出一抹笑來,“沒,沒什麼,劇本沒問題,就是……就是想小桐桐了。”
  “小杉……”季明禹低喃一聲,視線偏回去,專注的看著前方道路,沉默了好久,才淡淡的開口,語氣有些幽幽的,“知道你說謊話時,會有什麼表現嗎?”
  洛杉語塞,楞楞的看著他。
  “只要你說的不是真心話,你說話就會結巴,眼神閃爍,即使在笑,也笑的很假,讓人很討厭。”
  “明禹哥,對不起,我……”
  “小杉!”季明禹輕不可聞的打斷她,眼梢的余光,緩緩掃過來,洛杉靠著車窗,灰暗的天色下,她的臉看不真切,只有一雙清瞳閃爍著點點的晶亮,好似近在眼前,卻觸手不及,心中不禁澀然,“小杉,你跟我……”
  “明禹哥,下週一我要出差回大陸,小桐桐恐怕得勞煩在你家住段日子了。”洛杉猝然開口,將季明禹的話堵了回去,俏麗的臉龐,暈染上淺淺的笑意。
  季明禹楞了楞,沒再接下去未完的話,而是順著她的話,驚訝的詢問道:“回大陸哪裡啊?去的時間長嗎?”
  “去B市,公司要在大陸搞影視融資推介會,需要同行編劇,這部戲是我的心血,我也想多出一份力,要是資金方面解決了,很快就能開拍,演員陣容很強大,業內都在預算,如果拍的好,票房將會創造又一個奇蹟。”洛杉說到這兒,眨眨眼睛狡黠的笑,“嗯,我也能大賺一筆,給我爸媽養老的錢,給洛冰讀研的錢,供養小桐桐的錢,就差不多都有了。”
  “小杉,錢是賺不完的,我不想看到你為了錢這麼拼命,喬叔叔和洛冰那裡,需要用多少錢,你儘管跟我開口,還有小桐桐,撫養她也有我的責任,名義上她可是我的女兒,不許你跟我見外!”季明禹聽著,語氣嚴厲起來,尤其是說到後面,看著她的目光幽深而堅定,完全不容辯駁。
  “明禹哥!”洛杉咬唇,她了解這個男人,平時看起來溫潤親和,可在小桐桐的事情上,一點兒也不讓步,一說就翻臉,每次弄的她都不知該怎麼辦,明明她不想拖累他,可他卻從來都主動攬去了這份拖累。
  從小桐桐的出生證明,戶口,永久居住權,再到上幼稚園,法律上,他是小桐桐的父親,承擔了一切責任。
  季思桐……
  洛杉搭在腿上的十指,忍不住彎曲起,眸光飄向窗外,陷入恍惚怔忡裡,思桐,她的女兒,這輩子只會是季思桐,而永遠不會是邵思桐了吧……
  車子在季宅大院裡停下,季明禹解下安全帶,準備下車時,洛杉作了一個決定,突然拉住了他。
  “明禹哥,這次回B市,我會繞道回T市渭縣看望我爸媽,等我回來,我會……會帶一份禮物給你。”
  季宅。
  “媽咪!”
  才剛進門,清脆的童音,便嬌嬌軟軟的甜膩在了心頭,洛杉手裡的包,被女傭齊媽接過,她雙臂彎腰一張,一團粉嫩的小身影,迎面撲進了懷中,洛杉使了力抱起,把臉貼過去,柔和的臉龐,盈滿濃濃的笑意,“寶貝,媽咪回來嘍!
  “啵!”
  小桐桐毫不吝嗇的賞了洛杉一記響亮的親吻,可圓圓的小眼睛才一轉,就看到了隨後進來的季明禹,粉嘟嘟的小臉如花般綻放,開心雀躍,“爹地,爹地抱抱!”
  “小寶貝,爹地抱,是不是也要給爹地一個見面吻啊?”季明禹擱下公文包,連鞋也顧不上換,就從洛杉手中接過小桐桐,將俊臉湊過去,小桐桐樂乎乎的在他臉上親了一下,笑著歡呼,“寶貝親爹地!”
  “那爹地也親親寶貝。”季明禹親和的笑容,明媚溫暖,逮著小桐桐的臉左右的親,逗得小桐桐“咯咯”笑,“爹地,癢癢,爹地長出的新鬍子扎人,讓媽咪給爹地剃鬍子。”
  “好,那問你媽咪願不願意。”
  “媽咪,你願意給爹地剃鬍子嗎?”
  洛杉在玄關處換好鞋,一大一小兩個腦袋同時看了過來,小桐桐天真無邪的瞳珠眨動著,季明禹含笑的眼眸中,隱隱有著期待。
  看著這幕溫馨的畫面,洛杉眸底突而泛酸,拒絕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或許她的決定是對的,女兒有季明禹這個父親就夠了,養大於生,不是嗎?
  “我……”
  “大哥,小杉,回來就趕緊洗手去,要開飯嘍!”季舒顏從餐廳探出頭,好巧的打斷了洛杉的話,朝著幾人招手,一臉興奮。
  “哎,來啦!”答應一聲,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洛杉聽見自己如釋重負的暗鬆了口氣,然後故作自然的扒拉了下頭髮,笑著,“明禹哥,小桐桐,我們洗手吃飯去。”
  “好哎,今天是奶奶的生日,我要給奶奶唱生日快樂歌!”小桐桐高興的拍著小手,季明禹放下她,她便跑去樓上找季母去了。
  洛杉往洗手間走去,季明禹看著她的背影,眸色暗了暗,抬腳跟上。
  水流嘩嘩,洛杉思緒卻不知游離去了哪裡,遲疑著最終沒有說出,看來是她還沒有準備好,季明禹這樣優秀的男人,應該娶的是一個能全心全​​意愛他的女人,而不像她,只是抱著給小桐桐找爹地的自私想法,她已經連累他五年了,怎麼能再耽誤他的青春?
  “怎麼了?”
  耳邊,溫潤的嗓音,含著關切輕輕響起,洛杉的心神被拽回,扭過頭去,楞楞的看著季明禹往手上打洗手液,那雙優雅細長的手,在透明的水中,猶顯的漂亮,她不禁扯了扯唇,找了個話題,“明禹哥,很久沒有聽你彈鋼琴了。”
  “呵呵,你不做我的聽眾,我彈給誰聽?”季明禹嘴角一翹,揚起笑來,可那幽深的目光,卻牢牢的鎖著她的瞳孔,令她想逃避都不能,她尷尬的扯出笑來,“我工作忙,沒福氣聽明禹哥彈琴,明禹哥可以給我找個嫂子,彈琴給嫂子聽啊!
  季明禹臉上的笑,緩緩散去,低垂了眼眸,認真的洗著手,衝了好幾遍,才關上了水籠頭,直起身來再次凝視著她,幽幽的低語,“五年了,還忘不了那個人嗎?”
  “沒有,我沒有記得,我只是……只是覺得配不上你,你這麼完美,有那麼多名媛淑女喜歡你,而我……而我結過婚,生過孩子,我……
  洛杉急亂解釋的話,突然頓下,身體緊繃,看著突然近在眼前的俊臉,她茫然無措,“明禹哥……”
  季明禹語氣仍是幽幽,而眼中的落寞亦是那麼明顯,“可是小杉你知道嗎?從十歲起,我就喜歡你了,在你家借住的六年,是我最開心的六年,離開你後,我暗暗發過誓,等你長大,我一定要回來娶你,可是,卻遲了一步,一步錯開,就又是一個六年……小杉,人的一生,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蹉跎浪費的,不要拿配不上我的話當藉口,你知道那些對我來說,從來都不是問題。”
  “祝媽媽生日快樂,越活越年輕!”
  “祝媽媽壽福齊天,天天快樂!”
  “祝阿姨長命百歲,身體健康!”
  季家的餐桌上,季舒顏、季明禹和洛杉依次舉杯,向坐在首席的季母恭祝生日,蹦跳到季父懷裡的小可愛不甘被冷落的也端起橙汁,奶聲奶氣的學著大人樣,“奶奶,桐桐祝您開心時喝娃哈哈,高興時喝爽歪歪,難過時喝QQ星,生氣時喝……喝季思桐小美女敬的美容橙汁!”
  “哈哈哈!”
  季舒顏毫無形象的大笑出聲,其他人同樣笑的歡,小桐桐不好意思的撓撓耳朵,“嘿嘿,剛才有點忘詞了。”
  季母高興的嘴都合不攏,從季父懷中抱過小桐桐,“好,祝福都收下,尤其要收下寶貝乖孫的祝福,以後奶奶就和乖孫搶喝搶吃嘍! 
  “寶貝,你這張小嘴,誇自己是小美女,就不臉紅啊!”洛杉氣笑不得,越過舒顏的身子,伸手捏捏小桐桐的臉,簡直愛到了心坎兒裡。
  “嘻嘻,我和媽咪長的像,誇我是小美女,那就是在誇媽咪是大美女哦!”小桐桐眨巴著大眼睛,瞅瞅洛杉,又瞅瞅季明禹,想起幼稚園老師的話,很是不懂的嘟起小嘴,“爹地,我今天偷偷聽到老師說,桐桐和爹地一點兒都不像哎,這是為什麼呢?”
 
  
 
  迎上孩子澄澈天真的眼睛,季明禹竟一時語塞,桌上其他人也是面面相噓,不知該怎麼回答孩子的問題,洛杉的心最痛,眼角澀澀的難受,可她不能表現出來,壞了大家的興致,便端起面前的紅酒,輕抿了一口,故作輕鬆的笑道:“小桐桐,你和爹地不像的原因呢,是因為你遺傳了媽咪的容貌,女孩子好多都是長的像媽咪,不像爹地的。”
 
  
 
  “真的嗎?那男孩子就是長的像爹地了,是不是?”小桐桐聰明的很,立刻舉一反三。
 
  
 
  洛杉下意識的點頭,想用遺傳學的角度再講講,可小桐桐一聽,高興的直拍小手,“那好棒哎,爹地和媽咪再給桐桐生個弟弟,那弟弟就長的像爹地了,老師就不會偷偷說桐桐不像爹地了!”
 
  
 
  童稚的一句話,令桌上幾人都靜寂下來,所有目光,都不約而同的落在了洛杉臉上,季父季母眼中的期盼,是那麼明顯,舒顏偷偷看了一眼神色不明的大哥,心中直嘆氣,五年多了,因大哥喜歡,所以就算當年知道洛杉來台時已經懷孕,可全家人依然想讓洛杉嫁給大哥,父母開明,從來不干涉兒女的婚姻大事,因此在多番勸說洛杉無效後,便尊重大哥的意願,誰也不再勉強洛杉,可這是全家人心裡的結,洛杉一天不答應,大哥便一天不交女朋友,這一拖,大哥都三十歲了……
 
  
 
  洛杉為難囧迫的簡直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從她來到台灣第一天,她就毫不隱瞞的告訴季家人,她懷孕了,並且決心生下孩子,一個人撫養孩子長大,不想再嫁人了,可季明禹卻一直在執著等待…
 
  
 
  季明禹忽而開口,揚著笑淡然自若的哄孩子,“小桐桐,爹地新買了玩具給你,我們快吃飯,吃了飯切蛋糕,給奶奶唱生日歌,然後爹地帶你去看玩具,好不好?”
 
  
 
  “好,謝謝爹地!”孩子畢竟好哄,幾句話就被轉移了注意力,歡快的吃起飯來,還招呼大家,“都快吃哦,我們要唱歌給奶奶的。
 
  
 
  氣氛,又重新活絡起來,大家都舉筷去夾菜,臉上強作出笑顏,季明禹偏頭夾菜給小桐桐時,觸到洛杉投遞過來的抱歉眼神,他澀然的回以一笑,體貼的盛了洛杉愛喝的瘦肉粥給她,輕聲說了句,“快吃吧,別想太多了。”
 
  
 
  洛杉拿起勺子,迅速垂下眼瞼,這樣子的季明禹,讓她心中難受之極,不禁咬牙暗自作了最終的決定,等她從大陸出差回來,就把自己當作禮物送給他!
 
 


打包剩菜噁爆!10大「耍節儉卻中毒」行為...喜宴蟑螂活不久啦←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因為愛你,分了不能做朋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