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我們的隱私權,都被一點一滴的被搬走,這個搬走個資的通路,就是你的手機。

靠著手機的各種應用程式,你有修得更美的照片、更簡單的支付方式、更輕鬆的交通。但換出去的,是什麼?

大部分的人知道,是數據。但數據被如何取得、被取得了多少、是不是轉手被他人而用?種種的不透明,讓這場交易的對象、代價,遠超過你的想像。

美圖秀秀只是其中一例。

去年一月被美國科技媒體CNET爆出,疑似取得使用者除了圖片之外20餘種數據,美圖秀秀開發商發出聲明,指數據的搜集,大多為投放廣告所需,並無不法。

但對於中國製的網路應用來說,「守法」,則把使用者交出的數據,一路上繳給了政府。攤開美圖的隱私條款,在幾種狀況下,美圖會將使用者資訊分享與披露,包括「根據法律、法規的規定,或遵從政府部門、司法機關的要求。條款中強調,「本(隱私)政策,均應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

2017年中國網路安全法生效之後,以國家安全為由,除了實名制正式入法之外,還要求外國科技公司,都必須提供中國政府相關後門管道,對服務內容稽核審查。

對中國國內企業當然更加嚴格了,19大召開之前,還發布《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直接要求微信、支付寶、QQ 等網路群聊通訊提供者,對「違法違規」的群組採取警示、整頓,甚至暫停發佈、關閉。微信快速更新隱私條款,「為回應政府機構和執法部門要求等情況,會保留用戶個資,」若使用者不同意,就無法繼續使用微信。

以國家安全為由,嚴控網路使用,中國卻不是唯一。紐約時報調查,近5年,50個國家展開立法,給予政府更多權力,干涉網路使用。

有了法源、有了守護國家安全的正當性,使用者以隱私換便利後,留在網路公司的數據,不再只有成為商業用途的疑慮,而是成為政府維持「國家安全」的控制繩。

如土耳其。

強人總統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在經歷其所稱的政變之後,展開大規模的清算。一款通訊軟體Bylock,功能與Whatsapp類似,但因為被反對派作為彼此聯絡的主要平台,而成為清算的清單,15萬人因為下載這款app被捕,或是因此失去工作。

多次與國際政商霸權對抗、參與巴拿馬文件調查的反貪腐調查媒體OCCRP(Organized Crime and Corruption Reporting Project)資安長沃茲尼雅克(Michał Woźniak)説,「我們應該像要求食品成分標籤那樣,來選購科技產品。」

他認為,不論軟硬體,科技公司的開發目標,都太過於強調功能,以此吸引使用者,卻極少以強調保護使用者權利為核心的設計,從開發思維、過程,到「以使用者不安全」發展出的商業模式,都必須調整,才能挽救科技產品醜聞不斷,成為極權者工具的窘境。

他拋出的解方,包括使用者教育,教每個人不只一套作業系統,於是使用者有更多的選擇。第二是法規的修訂,保護使用者隱私權,嚴格規範企業以掠取消費者數位權利而發展出的獲利模式,科技公司的義務,必須包括開放透明的數據取用以及演算法,讓使用者真正了解這場隱私權交易的取得跟失去,並提供消費者數據可攜性,例如想離開臉書,就能帶著自己上傳的照片、貼文、影片等,不留痕跡地離開,在別的社交網站使用,讓數據,真正成為屬於自己的資產。

對沈痾(編按:重病)已經習以為常的我們來說,沃茲尼雅克所說的,宛如烏托邦。但其實開源軟體,從瀏覽器、地圖軟體到社交網站,都有相對應的選項,可供使用。

歐盟5月底即將生效的GDPR,也都包含了以上所提解方,至少在5月之後,透過高罰金,歐盟國家用戶的生活,將接近「烏托邦」。

同樣以GDPR為願景的,是聽證會上認錯的臉書創辦人,佐伯格。他承諾臉書將在全球,以GDPR為標準保護消費者。只是聽證會後,臉書將儲存在歐盟的15億使用者數據搬離歐洲,試圖降低GDPR對臉書的影響。這個「烏托邦」何時會實現?端賴擁有「隱私權」的每個人用行動,讓這些科技大廠產生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