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共有
16165篇文章
32篇回應
首頁 »
2018/09/12

超低利率時代、超寬鬆資金環境...雷曼兄弟破產10年,我們學到什麼教訓?


 
 
 
 

文/今周刊編輯團隊

「美國金融體系的核心正搖搖欲墜!」2008年9月15日,美國《華爾街日報》頭版內文的第一句話,試圖為該日即將發生、堪為二戰以來美國金融市場最重要的新聞,下一個歷史性的注解。

這一天,擁有158年悠久歷史的雷曼兄弟,在與美國財政部、美國銀行及英國巴克萊銀行的收購談判失敗後,正式向美國聯邦政府聲請破產,其高達6130億美元的負債,創下美國史上規模最大的投資銀行破產紀錄。

保險業巨擘AIG也在同一日宣布重整。當天,美國道瓊指數開盤即重挫504點,跌幅4.42%,全球股市跟進暴跌,一場源自於美國房地產的次貸風暴,快速擴大為全球性的金融海嘯。

同年10月,美國國會通過「問題資產救助計畫」(TARP),7千億美元資金入市,救起了同樣面臨破產危機的AIG、摩根士丹利等機構;隔年3月,標普500指數跌至二戰以來的歷史低位,聯準會祭出史無前例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進場撒錢,全球各大央行接連購入數兆美元債券以救市……。

2018年9月的今天,標普等美股指數接連創下歷史新高;全球債市規模上衝至57兆美元,相較2007年成長超過1倍;主要經濟體的利率水平仍處歷史低位。在美、歐、日央行多輪的量化寬鬆與超低利率環境下,金融市場呈現「股債雙高」的奇特「後雷曼現象」。

「我們沒有真正學到教訓!」澳洲經濟學家史提夫.基恩(Steve Keen)被認為是雷曼兄弟破產前,「最早且最篤定」預言危機無可避免的學者。在接受本刊採訪時認為,因為忘記教訓,這個世界已經重新回到了危險邊緣……。

脆弱一〉超低利率環境
讓大債危機重回10年前處境

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後,聯準會三輪QE將大量美元倒進市場,然而長期的超低利率,讓企業發債更加容易,私部門的債務也隨之快速擴張。在基恩眼中,過度的信貸擴張,正是促成2008年金融海嘯的本原因。

他解釋:「當一國的私人債務經過一段時間快速成長,過程中,舉債所創造的需求會帶動GDP;但當債務占GDP比率終於來到200%的水準,這個國家的經濟成長就等於高度仰賴舉債,那麼,只要信貸擴張的速度開始減緩,經濟衰退就是必然宿命。」

依此標準,基恩也大膽點名中國、澳洲、韓國及加拿大,是下一波最有可能爆發金融危機的國家。

對債務品質提出示警的,並非只有基恩。同樣身為海嘯前少數「先知」之一的英國經濟學者、現任英國工黨經濟顧問的佩提弗(Ann Pettifor),亦在接受本刊訪問時指出,有別於2008年次貸危機,當前的問題是公司債務品質快速惡化。

公司、家庭債務比重亮紅燈
對危機的反省力道卻不足

知名管理顧問公司麥肯錫於近日出具的報告亦指出,全球公司債10年來已翻了2.7倍。公司債之外,全球家庭債務的比重,也默默亮起了紅燈。

IMF去年底一篇對全球債務的觀察報告顯示,已開發國家家庭債務占GDP的比率,目前已回到2007年的水準。

脆弱二〉超寬鬆資金環境
讓資產價格膨脹回到海嘯前水準

除了超低利率,柏南克主導的三次QE,也讓另一項10年前被用來預測危機的重要指標,重新走回懸崖邊緣:股市市值占GDP的比率。

2008年以來,美、歐、日、英及瑞士等全球主要國家央行大量印鈔,使得短短10年間,全球央行資產負債表規模翻了4倍,從3.68兆美元暴增至16.15兆美元。 股市,就成為市場消化這些資金一個再合理不過的去處。

而QE推動的美股資金盛宴,也間接造就以五大科技巨擘:臉書、亞馬遜、阿里巴巴、網飛(Netflix)及Google (FAANG)為首的科技股,近年來「漲聲」不斷。市場資金對科技股的瘋狂,也讓科技股整體市值占標普5百指數比重,在今年8月初大幅攀升到26%,超過了1999年11月網路泡沫前夕的25%。

金融海嘯後,金融監管是市場共識。目的是在消除「大到不能倒」的銀行。然而,10年過去,這些當初被市場抨擊大到不能倒的銀行,非但沒有變小,許多甚至變得更大了。

脆弱三〉金融去監管
銀行仍然「大到不能倒」

以美國前三大銀行為例,最大銀行摩根大通今年資產達到2.56兆美元,是2006年的2倍;第二大銀行美國銀行(BAC)相較2006年則成長了56%,來到2.28兆美元;第三大銀行富國銀行(WFC),在收購美聯銀行之後,資產更大幅成長到1.93兆美元,相較2006年足足翻了3倍。

至於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海嘯前,五大銀行的資產總值就已高於其一年的GDP,這一差距在海嘯後進一步擴大。

「銀行規模依舊很大,我們當時援助(bail out)時,應該要有附帶條件,如要求5到10年間,應該要讓銀行資產減少至一定規模、過程如何進行等,但這些都沒有發生。」美國華盛頓智庫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CEPR)創辦人、亦曾於海嘯前警告美國房貸市場恐面臨泡沫的經濟學家貝克(Dean Baker)無奈指出。

就在「大到不能倒」的問題仍未解決之下,對銀行的「去監管」之路,卻已再起。

「鬆綁只會提高風險
我們正在走回頭路」

今年5月下旬,川普簽署《陶德法蘭克法案》修正案,將「重要性銀行」的認定門檻標準,從原本的5百億美元資產提高到1千億美元,18個月後,將再提高至2千5百億美元,這使得在門檻以下的中大型社區銀行,未來將不再需要每年進行壓力測試。

「去監管的重點雖然是中小銀行,但有些中小銀行以資產規模來說,根本就不小,鬆綁只會讓風險快速增加,我們正在走回頭路!」現任IMF經濟顧問、美國貨幣經濟學權威博爾(Laurence M. Ball),受訪時直指川普去監管政策的不合理。

「殖利率曲線一直是經濟衰退的可靠預測指標。」美國舊金山聯邦儲備銀行的研究顧問包爾(Michael Bauer)指出。

利率倒掛浮現隱憂
人們對未來經濟感到悲觀

更甚者,今年6月,摩根大通全球政府債券指數(GBI)的一到三年期、七到十年期的平均殖利率曲線,均已出現令人膽寒的倒掛,這是2007年以來的第一次。「這表明在全球整體水準上,投資者持有更長期的國債不再要求足夠溢價,說明人們對未來全球經濟走勢和股市走向或轉趨悲觀。」《金融時報》警告。

雷曼兄弟破產10年,債務水準、資產價格膨脹程度、金融業的「大到不能倒」,幾乎全部回到、甚至超過10年前的樣貌。

雷曼危機10年,金融市場循著明斯基的鐘擺軌跡移動,只是,這次迎接我們的下一個端點,叫作「脆弱」。

 



夫妻,,,,,,,,,←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比廁所細菌多千倍!9個「病菌炸彈」藏在身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