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8/13

當上等剩女遇上下等剩男


1,若在男女堆裡按相貌能力分成甲乙丙丁等時:甲男找乙女,乙男找丙女,丙男找丁女,於是,這世界上剩下了甲女與丁男在單身了。
 
當上等剩女遇上下等剩男  這個故事,甲女名叫周芷若。長得漂亮也就算了,她居然還是一房產公司的銷售經理。職位這麼高也就算了,還自己供了房,買車,是每周高檔美容健身場所的VIP級別美女,生活半點兒也不含糊。這個週芷若還特善良,週末常常去孤兒院做義工。說白了,她就是優秀的甲等女人,甲等到男人追著覺得自個兒資本不夠。
 
  而丁男呢?名字叫關大寶,小眼睛大鼻子大嘴巴矮個子。做汽車美容工作的,週芷若有好幾次去給自己的車做美容時見過他,不是很熟悉,也就笑了笑。這關大寶也不是勤奮工作的料子,天天在家里呆著偷懶。你問她為什麼知道得那麼清楚?那是因為甲女的周芷若和丁男關大寶是同住一個小區同住一幢樓房同一個樓層的鄰居。陽台還是相連的,朝不見也晚間見,想不認得對方都有點難。她想又不是帥哥不可能構成什麼艷遇,又沒錢沒魅力的,所以沒有興趣。他倒是經常往這邊看,但也絕不出聲。城市裡的寂寞男女們,誰不是這樣以自信或者自卑的姿態高傲著矜持著呢?
 
2,這天是周末,週芷若起來,邊做海泥面膜邊洗衣服。哼著歌經過陽台門的時候,眼角一不小心瞄到隔壁陽台上站著的那個醜男人手上正拿著一件粉紅色的什麼東西發呆。週芷若再仔細一看,不亞於火星撞地球地尖叫一聲,衝出陽台:“你偷我的內衣!”關大寶瞪著他那怎麼瞪也大不了的眼睛,張了大嘴巴看著突然衝到隔壁陽台來的周芷若,拿著那件粉紅色蕾絲胸罩的手抖了那麼一下下,然後繼續傻看著她又衝回房間去,然後再聽到自家門被擂得山響:“你這個變態給我開門!”
 
  她想,就算自己再也不穿那件內衣,也不可以讓自己的貼身之物落到這醜男人手裡。她瞪他一眼,眼神兒寒得不行。一把推開他,衝進去,順利地奔向陽台,卻聞到異香撲鼻。禁不住問:“你在煮什麼?”他沒反應過來,好一陣才吐出幾個字來:“咖啡牛奶。”然後又再重複一次:“咖啡牛奶。你要喝麼?”週芷若沒吃早餐的肚子不怎麼爭氣,小響了一聲,只好有些尷尬地說:“真香”。說完後忽然又想起內衣,衝出去把罪證抓在手裡,對跟進來的關大寶吼:“流氓!你偷我的內衣!”話音剛落,一陣風從對面吹過來,又一件粉紅小內褲掉在了地上,她的臉一下熱了,不自覺地抬手摸臉,卻摸到滿臉的面膜。她失聲尖叫,風一樣地跑了出去。
 
  餵!你的……關大寶看著再一次掉在陽台上的內衣,再看一眼空無一人的門口,才把字吞下去般說:內衣。
 
3,又是星期天,週芷若在做面膜的時候嘆了一聲。然後眼睛不自覺地看了一眼陽台。咦?那是什麼?一根釣魚竿掛了個粉色的紙盒從隔壁的陽台伸了過來,她頂著一臉面膜出去看,紙盒上還有一張紙條:“請你吃早餐算是道歉好嗎?我們握手言和吧。”週芷若打開紙盒看到自己那套粉紅色內衣疊得那麼整齊的時候,臉又紅了,接著聽到自己沒吃早餐的肚子叫了一聲。
 
  “門開了,你自己過來好不好?”揚眼看過去,關大寶打開陽台門探出那顆小眼睛大鼻子的腦袋討好地說。這人長得不怎麼樣,煮的咖啡牛奶倒是很香。早餐是中西合璧的雞蛋蔥油餅,自烤小蛋糕,香濃牛奶咖啡,餐桌上居然還插了一支剛開放的非洲菊。週芷若看著貌似體貼周到的他忙來忙去,盯著那朵非洲菊看了看,感覺倒是很受用。
 
  吃完早餐,他把她送到門口,伸出大手來:“握手言和,好不好?”
 
  週芷若看著他拘束不安的樣子,把蔥白的小手放進他的大手掌裡:“好啦。握手言和就握手言和吧。”
 
  他的表情絕對算是受寵若驚。用力握了她嫩滑的手一下,就放開了,倒也不敢造次,說:“今晚我燉枸杞雞湯,你過來幫我喝好嗎?”她聽著又受用了,聽聽這個“幫”字,多會說話呀。隨口應:好呀。本來只是客氣,傍晚的時候,在陽台聞著隔壁飄過來的香味,她就想:不吃白不吃。誰讓他做得那麼香呢?
 
4,再一個月後,她和他幾乎無話不談了。她說到什麼,他都微笑說:“對呀,對呀,只有你這麼有智慧的女子才能想得出來呀。”
 
  她從小聽別人說漂亮聽多了,覺得這麼誇她有智慧可真誇到她心裡面去了。哪個女孩子不喜歡別人變著法兒誇自己?都說讚美比批評更養人。她就覺得這段日子以來,越來越自信,越來越迷人,皮膚也越來越好。不知是他的讚美有功勞還是他的美味養顏湯水有功勞。
 
  這天週芷若要去超市採購。關大寶自告奮勇當搬運工。其實認識的男人中可以相陪幫拿東西的男人也不是沒有,可她總覺得自己買衛生紙呀、牙膏、牙刷、拖把、面膜這些東西的時候,還是找關大寶這種男人才好。採購完畢的時候,她把一袋零食勾在拿了大堆東西的他唯一空出的小指上:“我去開車”。旁邊一對情侶經過,側目,那女的說了一句:“鮮花插在牛屎上。”聲音倒也不大,但清清楚楚落入兩人的耳朵裡。
 
  一路上,週芷若便不說話了,關大寶和一大堆東西坐在車後座上,也沒說話。
 
5,他再用魚鉤送紙條來請吃飯時,她看一眼紙條再看一眼泡麵,不再過去了。他打開陽台探半個身子過來,往她的陽台這邊看,看呀看,就是不見她出來。他把做好的湯鍋搬到陽台上,風一吹,那香味便往她這邊飄呀飄。她忍不住衝出陽台:“要吃你自己吃去!”那邊廂聲音低低的,像做錯事的小孩子:“是你喜歡的韓式羅宋湯。”
 
  她杏眼怒睜,想說什麼,最後都沒說,風一樣衝屋裡去了。開了音響,是上個月那傢伙給淘回來的CD,哼,那個醜男人,怎麼連她喜歡聽什麼都知道了呢? 越看那泡麵就越討厭,最後還是跑出陽台:“開門給我!”美美地干掉兩碗深得她心的湯水。咬著她喜歡的青椒雞絲,她問:“幹嘛對我這麼的好?想追我?”一臉惶恐又假裝平靜的他不算白的臉一下紅了:“是,是呀。”她放下筷子:“萬一我不願意,怎麼辦?”他盯著她看呀看,看得她都快不好意思了,才說:“那我也沒辦法”。說完還是盯著她看,像得不到糖的孩子。
 
  她問:“你有多少錢?”他答:“不,不多。”
 
  “全給我。”“好,好呀。”“房子也要。”“好,好呀。”
 
  然後周芷若走了,關大寶看著她的背影消失於走廊,愣著想了半天,還是沒想明白她的態度究竟是願意還是不願意。
 
6,大早起來,週芷若做完瑜伽敷上面膜聽歌。看了一眼陽台,沒動靜,再豎起耳朵,聽一下門口那邊,還是沒動靜,乾脆到陽台看對面,仍然沒有動靜。
 
  看吧看吧,不管他看起來是多實在的男人,在這個利字當頭的世界,說到錢就跑了。錢她自己能掙,試一下他而已,再說了,他關大寶能有什麼錢?房子都是租別人的!
 
  晚上八點多,隔壁還是沒有動靜。週芷若不知道為什麼,嘆了一口氣,打算出門去吃頓好的。吃不下泡麵,她還不能到外面吃不成?打開門卻看到關大寶提著個箱子站在門外:“我的錢有點亂,花時間整理了一下。”
 
  關大寶的錢果然很亂。箱子裡有公司賬目,銀行支票,現金,房產證……真的很亂。
 
  她問:“你到底有多少錢?”“不多,不夠兩千萬。”
 
  又問:“全在這裡了?”他低下頭:“我身上還有一點零錢的。”
 
  她說:“我還沒答應跟你有什麼關係。”
 
  他說:“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再說你心好!”
 
  竟敢用狼來比喻她!週芷若一個抱枕打過去正中目標:“你怎麼知道我心好?”
 
  關大寶居然沒躲,居然還笑得很讓她不明所以。他說:“你經常在我捐助的孤兒院幫忙,我是打聽到你住這兒,就搬來了。”
 
  週芷若再一抱枕打過去,關大寶還是不躲,看著周芷若,動也不動。
 
  週芷若說:“先談戀愛,考驗考驗你!”關大寶愣了一下,那呆滯的樣子使他看起來更傻更醜,然後他笑了,笑得見牙不見眼:“好,好呀。 ”
 
  最後,甲女和丁男,就這樣終成眷屬。


海外網購 下月起免稅門檻降為2000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鬼穀子七十二術(完整版) ,永久收藏,終身研讀!3-1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