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2/12

【二手書買賣心得】書的價值因著懂書人而不同~~賣出北京榮寶齋新記詩箋譜35000

對於二手書的價值評估我還是新手,但是在一點一滴與客人的接觸中,我也累積了我對於書籍的認識,這本書是一個要移民加拿大的老翁拿來的,他直接說要送我,在剛開幕的時候,是一本「箋譜」。就是將各式箋紙匯集成箋譜供人收藏欣賞。而「箋紙」,簡單的說是精美小巧供題詩寫信使用的紙張,以手工製作,經過染色、加料、砑光、灑金銀粉、或刻印圖案等各種手續完成的五彩繽紛、琳瑯雅緻的小幅紙張,用以書寫信扎叫「信箋」,用以題詩吟詠叫「詩箋」。
也以為這本書是複製品,也就沒有在理會,沒想到今天竟然有人開價35000元購買。上網去查了他的一些資料,http://www.wretch.⋯⋯cc/blog/fryuan1954/11936675
才逐漸知道這本書的生世。
書有人士吸收他裡面的知識,有些人是拿來珍藏他走過的歲月,甚至是某段歷史藝術的典藏,第一次仔細去欣賞這些箋紙,也敬佩那時的印刷技術。

榮寶齋的名氣,一則因其歷史悠久,從榮寶齋前身松竹齋成立於康熙11年算起,至今已三百三十餘年,若從光緒20年更名榮寶齋算起也有百餘年歷史;另一則因其木版水印技術的精湛,複製的畫與原作難辨一二,因此海內外馳名,遠近皆知。
而榮寶齋更令人津津樂道的是,魯迅與鄭振鐸看上它的精湛技術,委託它印製【北平箋譜】及重刻【十竹齋箋譜】,讓箋譜藝術再度發出璀璨的光芒。
榮寶齋所製箋紙品質高,一向為文人雅士所鍾愛,鄭振鐸在「訪箋雜記」裡提到榮寶齋說“一家不失先正典型的最大的箋肆,仿古和新箋,他們都刻的不少,我們在那裡,看見林琴南的山水箋,齊白石的花果箋,吳待秋的梅花箋,以及齊王諸人合作的壬申箋、癸酉箋等等,刻工較清祕為精,仿成親王的拱花箋,尤為諸肆所見這一類箋的白眉。”
箋紙既然是榮寶齋的主力商品,將各式箋紙匯集成箋譜供人收藏欣賞,也是極其平常的事,榮寶齋有二部箋譜至今仍是大家競相收藏的對象,它們就是【北平榮寶齋詩牋譜】及【北京榮寶齋新記詩牋譜】。


【北平榮寶齋詩牋譜】是榮寶齋於民國24年印製,採雙頁雙畫形式分二冊裝訂,每冊各有圖百幅,合計共200幅箋圖。
封面由蕭愻於乙亥夏題籤,首頁由溥雪齋於乙亥仲夏題書名,壽石工作序。




序言中說當時新式進口信牋,充斥都市,雖如舊制,但不受筆不受墨。榮寶齋主人精製信牋詩牋,式樣古雅,紙必取本國所產,書畫必請名手,因此山水人物花蟲魚鳥都合藝術,積版盈千,擇其尤者二百種製為牋譜。




這部牋譜是榮寶齋由所累積的箋樣中,選取十分之二印製而成,經統計,選樣最多的是齊白石31幅,其次是張大千18幅,王邵農14幅,溥心畬10幅,溥、張合作8幅,吳待秋、陳半丁、李鶴籌各8幅,王師子、馬晉各6幅,王雪濤、楊濟川、越園各4幅,徐燕孫、陳緣督、王夢白各3幅,曹克家、王羽儀、顏伯龍各2幅,汪溶、陳少鹿、陳師曾、金北樓各1幅。此外,仿文美齋百花箋譜14幅,仿古博古圖12幅,仿十竹齋8幅,未具名花卉18幅,內容確實多且雜。


此譜編次也似乎沒有一定順序,上冊所選均畫幅佈滿全紙且無邊框,主要內容除齊白石、張大千、溥心畬的草蟲花果禽鳥山水花卉外,另選各家所繪十二生肖圖共28幅,但其中卻缺蛇馬羊豬四種。下冊則每幅均加框線,所選以王劭農、張大千、陳半丁、李鶴籌等人所繪山水人物花果禽鳥較多外,仿古作品也多,計34幅。所喜者,榮寶齋印製箋紙一向為人所推崇,此譜圖幅寬大,印製甚為精緻,是民國之後箋紙藝術的一部巨著。




【北京榮寶齋新記詩牋譜】是榮寶齋1953年出版的,封面由九十一歲白石老人題籤,首頁由葉恭綽題書名,牌記上寫著「本齋所印詩牋譜係多年累積而成,選編無一定體例,國營之後即停止印行。近日國內外藝術界仍紛紛來函要求再版,重編需時無已,先就原稿抽出百二十幅,略加整理付印,以答各方殷切期望,精選重編之議,只得期諸異日矣。1953年10月。」




榮寶齋在1949年以前是一家私營南紙店,北京解放時因負債累累,當時的掌櫃王仁山為使榮寶齋度過難關,尋求政府支持,經上級同意,決定由國家出版總署撥款1億元,於1950年5月底由新華書店總管理處木印科與榮寶齋雙方簽約,改為公私合營,並改名為「榮寶齋新記」,同年10月19日榮寶齋新記隆重開業。
至1952年,因私方被迫拍賣股權還債,由政府出資4億4百萬元將股權全數贖買為國有,榮寶齋遂由公私合營轉變為國營企業。


【北京榮寶齋新記詩牋譜】採雙頁單畫形式印製,因此120幅圖仍可裝訂成二冊,上冊60幅,其中齊白石畫箋44幅為最多,包含草蟲、禽鳥、花卉、人物、蔬果、集錦等,另收吳待秋的梅花,王師子的花卉,王雪濤、徐燕蓀、吳光宇的雜稿。下冊60幅,其中張大千畫花卉、山水箋28幅,另與溥心畬合作山水3幅,個人即佔下冊半數以上;另收李鶴籌及湯定之的花卉、陳半丁的山水等。


除此120幅版本之外,也曾在中國書店拍賣圖錄上看見同名為【北京榮寶齋新記詩牋譜】,另有200幅及80幅二種版本,可見箋譜這一類書,出版的嚴謹性不能和一般書籍相比擬。


牌記上所說從原稿抽出120幅略加整理後付印,此原稿不知是否就是18年前印製的【北平榮寶齋詩牋譜】,如果是從中抽出120幅直接付印,恐怕有待商榷,因為經過比對,【北京榮寶齋新記詩牋譜】中有45幅箋圖是【北平榮寶齋詩牋譜】中所沒有的,比例超過三分之一,大部分是齊白石及張大千所作。


有趣的是,二部箋譜中都有一幅齊白石草蟲畫箋,構圖及題名一致,應為同一幅圖,但圖中的昆蟲卻不相同,不知當時描圖者是根據什麼將昆蟲作了改變,如果不相比對是不會發覺的。

【北京榮寶齋新記詩牋譜】的編次是以大師級的畫作為主,這兩部箋譜的印製相差18年,這期間大師們應該陸續都有增加一些畫箋,因此編印【北京榮寶齋新記詩牋譜】時,除了從【北平榮寶齋詩牋譜】中選擇大師們的原作之外,還另選一些新作加入,例如齊白石的禽鳥人物蔬果、張大千的山水等等,集合成一部新的詩箋譜。
這兩部箋譜相互比較,前者計200幅,雙頁雙畫,沒有目錄,主題較為混雜,設色較為淡雅;後者計120幅,雙頁單畫,印有目錄,主題性較強,設色比較濃重。對於箋譜的設色應該淡雅或濃重,時有不同看法,單頁信箋本為書寫而作,設色淡雅才能凸顯所寫文字,此說本無疑義,但箋譜都供收藏欣賞,不再其上書寫,因此有人以為設色濃重應無不可。我個人則以為,既為箋譜,原由箋紙集合而成,其設色仍應淡雅,以維持箋紙的特色,如果設色濃重,則與畫譜無異矣。

這兩部詩箋譜留存至今也有六、七十年的歷史,都是民國以後甚具代表性的名作,應該值得重視。




前進趨勢科技←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