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性自拍
2008年10月12日

部落格達人推薦_自拍天后辛蒂‧雪曼

妳就靜止到世界的另一頭——默看《自拍天后辛蒂‧雪曼》
文/莫默

妳扮演了那樣多的角色,無論是戲劇性的,或者一般性的,女性。妳就在她們之中。妳喬裝並且在鏡頭之前演繹了現代女子的特質。特別是城市裡。空虛。寂寞。還有無以計量的痛楚。妳被翻攪。妳直覺地意識到鏡頭的力量。每一具身體都有她的故事。妳在靜止的影像底追問探詢其中的曖昧與破損。
  《自拍天后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Transformations》,紀錄片,連結Sherman本人的訪談,與及她為數不少的〈〈靜照〉〉系列以及彩色攝像照片。她擷取電影或現實人物的形象,在畫面裡營造氣氛,並透過構圖的安排與介入,譬如橘色光影和四周無物的黑暗,以某種有著什麼的身體的擺置,強烈而同時疏離異常的,逼向女性的位置與情緒狀態。我們便見識到了一張張具備震懾感的影像。
  默感覺相當值得玩味的是她的眼神與各種姿勢。像是兩個白色的洞。圓形的空虛。那個,就是那個,近乎赤裸地躺在她秀麗的臉龐。宛若被剝除了野性但仍舊有些意志殘餘下來正要反撲。凶猛、美麗、陰柔。可以在幽黯裡溶解可以在光底蒸發。而她對身體姿勢的結構便有了黃碧雲說的:「在黑暗裡面,我摸索各種打開的姿勢。」(《沉默。喑啞。微小。》,大田出版。)
(出處:哎呀!我魔慈悲。)

繼續閱讀
2008年10月12日

部落格達人推薦_另類‧愛人‧同志

繁殖自己來顯示自己──《另類‧愛人‧同志》
文/吳俞萱(電影讀詩會主持人)

創作議題多演變自性、性別、社會和歷史等範疇的導演芭芭拉漢默(Barbara Hammer),相信電影是用來表現世界的多層次,並實踐「我的電影就要以我的經驗來表現」,
創作力旺盛的她,至今已創作一百多部電影,大量運用在底片上畫畫、刮片、抽離底片剪接等技法,呈現多元且具實驗的風格。

      全片匯集了克勞德卡恩(Claude Cahun)與馬歇爾摩爾(Marcel Moore)兩人的塗鴉、手札、訪談,並以演員重演她們經歷的事件或可能遭遇的對待,加上獨白式的呢喃,再現兩人同時是姊妹/愛人/革命同志的多重關係。
      克勞德卡恩活躍於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巴黎文藝圈,她拍攝了許多帶有超現實主義色彩的作品、攝影蒙太奇(Photomontage),也發表了實驗性質相當濃厚的散文詩與評論文章。1920年代下半的自拍像和《無效的懺悔錄》是卡恩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離開巴黎之後,卡恩與摩爾來到英屬傑西島(the Isle of Jersey)。即使她們身處在納粹佔領、同志身分遭受迫害的惡劣環境裡,仍勇敢激進地以創作來顯示並回應自己。
          藝評人劉瑞琪說:「卡恩將自拍像看成外在戲劇角色的扮演,推翻了傳統將自我再現視為傳記式的自我表達的看法。」卡恩1928年創作的系列自拍像中,她身著各式各樣的衣飾,在臉部或衣物遮蔽的身體上,擺置或懸掛性別不明的面具,將自我裝設成中性/可男可女/忽男忽女的形象,於是,她真正的自我被她自己以藝術手段遮蓋並取消了,她將自己列入另一個系統。她的扮裝實驗似乎在說明:「自我」可以藉由外在的符號來建構或推翻,如同她說:「這世上的每件事物都只是記號,以及記號的記號。」
      卡恩曾在日記裡寫下:「攝影是一種自我的演出」,透過影像,她以繁殖自己來顯示自己的破碎、不定;獲取混亂、多層、無意識的力量,而「扮演」便形就了自我的消解與創生。


(本文節錄自:電影讀詩會部落格)

〈如果我能聆聽妳們的灰——默看《另類‧愛人‧同志》〉
文/莫默

  真正凌厲的是生活。特別是賦予意志與意義的生活。宛若一種行動。革命是集體行動(或瘋狂)。而行動,可以回到個體,並具體作為思維的直接反射。不偽飾。又直又猛。以藝術的形式。
  《另類‧愛人‧同志》,導演芭芭拉‧漢默/Barbara Hammer挺進二次世界大戰時抵制德國、納粹的克洛‧卡恩/Claude Cahun與馬歇爾‧摩爾/Marcel Moore這對女女戀戀人的藝術與生活。猶如記述傳奇。經由小島居民的口中悠化出對她們的觀感,再搭配諸多相片與歷史畫面的串流,有著濡慕的氣味地,將朦朧的霧從她們的身影裡剝除。她們便到了夜的細縫處,變成光。
  零雨的詩寫到〈用一隻箱子的空間呼吸〉(《消失在地圖上的名字》,時報出版)。擠壓而侷促之間就顯示女性的幽微與深沉。Barbara在有限的文本的框架底,就有了濕漉漉的思慕,流轉自如地演練兩位藝術工作者的獨特與勇敢。而她們的箱子,就浩瀚地成為一獨立自生的宇宙。我們繼續被那些光影淋濕。雨季無限。
  詩人鴻鴻說詩是一種對抗生活的方式(《土製炸彈》,黑眼睛文化)。但在對C.C.和M.M.的紀錄底,默卻更迫切地意識到,詩或者藝術,都將作為對抗生命的方式。
  而這樣堅決地貫徹自己信念的姿態,難道不該被鎖在固定模式與社會體制底的我們所感激?難道還能無視於她們即使充滿被暴力對待而仍舊開啟的那樣美好,另一種活著的可能性?
(出處:
哎呀!我魔慈悲。)

繼續閱讀
2008年10月5日

搞怪少女中"鞋"記_專訪自拍導演張君儀(鞋唸)

       “我的鞋都是在連鎖鞋量販店買的,那裡有零碼鞋區是原價的二分之一再打七折,真皮的鞋就超級便宜!零碼又剛好合腳的鞋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我常去逛,碰運氣。”

這段好像是電視新聞裡訪問菜市場歐巴桑講的話,是出自女性影展自拍單元裡,非常受歡迎的一部自拍短片導演----張君儀口中。君儀是個很活潑的女生,她的自拍作品”鞋唸”,就像她本人給人的印象一樣,一開始就充滿喜感。

影片內容描述一個瘋狂愛買鞋的女生,面對她鞋櫃裡滿坑滿谷不合腳與樣式重複的鞋,充滿懊惱卻又無法遏止的繼續找藉口買鞋,這樣的行徑讓許多愛鞋成癡的女生心有戚戚焉。雖然飾演這樣的角色,但君儀其實是個很簡樸的人,也常買路邊一、兩百塊但自認有特色的便宜拖鞋,頂多進店裡買的情況就是某鞋量販店。

    "會拍這個題材是因為,那天我媽為了要出國,去那家連鎖鞋量販店買了兩雙鞋。我問她有沒有打折,她說沒有,我就很生氣唸她〝為什麼它一天到晚打八五折妳不買,非得要急著現在買呢?”君儀現在說起這件事,還是很可惜的樣子。原來大家都沒有注意到的是,影片最後君儀接起電話說”我在妳家啦!”而且試穿鞋子尺寸都不是她的,為的就是揭開謎底,她所自拍的〝她”根本不是她本人。
    
       君儀覺得這部片的類型很難定義,自拍過程像行動藝術家自體實驗,但內容又有些劇情不難看懂,”實驗最多的應該是我的演技吧(哈),以往都是在幕後叫演員演戲多,自拍自演還是第一次 ”君儀說。
    
      影片拍攝中,她把攝影機隨性放置在周圍可擺的家具上,先看好鏡位再自己走進去,這樣的鏡頭免不了有些構圖偏斜或穿幫,”如果不是一般大家習慣好看的畫面,我應該不會去遮上下畫面調整吧,裡頭還有一堆穿幫的東西。”對於自拍的詮釋,君儀有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這次的自拍對她而言是個隨堂小作業,日後她很可能會交出更驚人的學期報告!

(版工 甲殼靈  鞋子很少台北報導)

繼續閱讀
2008年10月26日

「親親我的愛」- 心中的感受有多深,影像的溫度就有多暖

採訪&撰文/ 李新敏(女性影展電台公關)

醫院玻璃窗反射著台北喧囂的燈火,對比病房內的寧靜死寂,唯一持續散發的熱度,是片中人對外公的愛。學習外公對外婆表達愛的方式,主角親著抱著病塌上的老人,代替在安養院的老伴給予安慰。無視於死亡的阻隔,已逝生命的身影,在影像中被恆久保留而不忘;對所愛之人的愛,也透過影像而延續不斷,生命的能量在這裡被紀錄著。

「親親我的愛」,是任教於大葉大學視覺傳達設計學系的李靖惠導演,繼「家在何方」、「阿嬤的戀歌」、「思念之城」 <女性家國四部曲> 之三後,延續「家在何方」,奉女性影展之命而生的自拍短片作品,卻是導演最深刻的記憶總結,紀錄被外公扶養過的自己,面臨外公即將離世的情感。「家在何方」描述被送進安養院的外公外婆之間深刻的情誼,而「親親我的愛」,則是紀錄與外婆分開,重病住院的外公,在逝世前半個月那段刻骨銘心的日子。城市裡有許多小孩,都有被爺爺奶奶扶養長大的經驗,相信對此感受也會特別深。

對導演來說,「親親我的愛」是自己最私密的一段情感記憶,對於要將最隱密的內心情感掏空在眾人面前,導演其實有一定程度的心理障礙,然而,唯有作品對拍攝者具有非凡的意義價值,紀錄片之於觀眾才是有價值的,「親親我的愛」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誕生的。

不同於「家在何方」,「親親我的愛」以黑白畫面呈現,雖然沒有色彩,影片卻散發著濃濃的溫度,黑白色彩中充滿溫暖而厚實的張力。外公是形塑出靖惠走上導演之路、啟蒙靖惠對於台灣社會關懷主題,最大的幕後推手,沒有外公小時候常常帶自己去戲院看戲,導演對戲院空間的感受、對影片的熱愛,就不會如此深刻,外公對導演來說,是心靈陪伴的根源,也是靈魂寄託的歸宿。

對於自拍的看法,導演說自拍是「旁觀隱匿作者與攝影機的存在」,也是真實電影的脈絡,自90年代起,獨立製片與女性創作者,開始透過影像發聲,自拍者以各種形式現身於鏡頭之中,可以是一隻拿著攝影機的手、可以是聲音、也可以是對話、或者經由他人來提起自己,故自拍是一種以多元形式表達自我的方式。當生命充滿困境或感動的張力時,自拍就是最好的反身自省,藉由自拍互動來定義自己的存在--「我拍故我在」。

Ps. 李靖惠導演的最新作品「Money and Honey」,紀錄外籍女性看護工的故事。除獲得亞洲電影基金Asian Network of Documentary的補助外,資金仍籌措中,喜愛導演作品的民眾,不妨多加留意。


繼續閱讀
2008年10月21日

專文推薦_自拍天后辛蒂‧雪曼

以身體書寫女性:《自拍天后辛蒂‧雪曼》
文/彭怡平(刊於破周報10/10~10/19/2008)

以影像書寫女性故事的女性攝影師不在少數,但是極少有人能夠一如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如此善用自己的身體來模擬出各形各色女性的心理狀態。


似曾相識卻匪夷所思的女性世界


儘管這些相片中的女性都似曾相識,卻又顯現出非比尋常的魔力,總是讓觀者目不轉睛,
就連她初試聲啼的《靜照》(1981)這個系列的黑白女性照亦若是。辛蒂‧雪曼以紐約大
都會建築物為背景,運用特寫與全景鏡頭,界線盡乎模糊的黑白反差效果,宛如芭比娃娃
般的化妝技巧與精心搭配的服裝、髮型、道具,以及匠心獨運的戲劇效果,向觀者展現出
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女性世界。

在這個世界裡,女性是惟一的主角。力爭上游的時代女性,為了丈夫孩子而活的家庭主婦
,活在家暴陰影下、惶惶不可終日的女性,或者仰賴美色與性感維生的情婦,每天擔憂小
腹凸出的妙齡女郎,被強暴致死的少女,自覺不夠完美的貴婦,等待客人上門的妓女等,
這些被媒體報導到俗爛,甚至在世人的眼中,已經具有約定俗成印象的女性角色,被辛蒂
‧雪曼重新攤在陽光下,以放大鏡反覆檢視她們的每一根毛髮、每一個呼吸、肌肉的抽搐
,眼神的流轉,乃至細如游絲般的情感波動。女人的身體,在辛蒂‧雪曼明察秋毫的鏡頭
底下,成為傳遞千百種訊息的媒介,也使觀者重新省思:「何謂女性?」「我如何看待女
性?」「女性形像與流行文化之間的關聯?」

從孤獨少女蛻變為熟女

在保羅‧晴科(Paul TSHINKEL)這部以辛蒂‧雪曼的作品串場的紀錄片【自拍天后辛蒂
‧雪曼】(Cindy Sherman:Transformations,2007)裡,觀者不僅可看到這位女攝影師多
幅精采的代表作,也可兩相比較辛蒂‧雪曼1981年的《靜照》以及2000年展出的十幅《女
性的肖像畫》彼此之間的異同之處;透過她的作品,導演邀請觀者一起來凝視與剖析這位
女攝影師內心世界的轉變。

在這段長達二十年的創作歷程裡,我們看到辛蒂‧雪曼從一位卻乏自信、等待他人垂愛的
孤獨少女,蛻變為一位充滿自信,批判力道十足,感情豐富且人情練達的四十多歲成功女
性,她的蛻變充份顯現在她的作品風格裡。

百變天后

從講究純粹藝術的黑白影像世界,義無反顧地跨入多采多姿的彩色攝影領域;一如她決定
從孤獨走入人群;以自創一格的身體藝術,佐以色彩、燈光、道具、玩偶,義乳,以及精
心設計的服裝、髮型,每每營造出一種令觀者沉醉於其間的魔幻寫實魅力。

在每一格故事裡,她多擔綱惟一的女主角,卻又如百變女王般地讓觀者難以辨認,好似,
每一次注視,都是一次全新的體驗,每一次的回眸,都帶來不同的感動。

辛蒂‧雪曼顛覆了女性的歷史,質疑女性的角色扮演,與其背後約定俗成的社會、宗教、
性別意義之間的關連,指出所有女性符號的背後,都潛藏著難以避免的「矯飾主義」,而

在辛蒂‧雪曼最近的《小丑》系列照中,她以這麼一段話,為她的女性影像總結:「小丑
,一直是我最喜愛扮演的角色,我認為世人喜歡看到『快樂的小丑』,也因為如此,小丑
只能將悲傷留給自己。這和『女性』角色的扮演何其相似?」


繼續閱讀
1 2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