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影癡真心話(點此進入)

影片心得分享活動(點此進入)

★各活動中獎名單均已公佈,請尚未領取獎品的得獎人到女性影像學會領取喔!!
2008年10月12日

部落格達人推薦_另類‧愛人‧同志

繁殖自己來顯示自己──《另類‧愛人‧同志》
文/吳俞萱(電影讀詩會主持人)

創作議題多演變自性、性別、社會和歷史等範疇的導演芭芭拉漢默(Barbara Hammer),相信電影是用來表現世界的多層次,並實踐「我的電影就要以我的經驗來表現」,
創作力旺盛的她,至今已創作一百多部電影,大量運用在底片上畫畫、刮片、抽離底片剪接等技法,呈現多元且具實驗的風格。

      全片匯集了克勞德卡恩(Claude Cahun)與馬歇爾摩爾(Marcel Moore)兩人的塗鴉、手札、訪談,並以演員重演她們經歷的事件或可能遭遇的對待,加上獨白式的呢喃,再現兩人同時是姊妹/愛人/革命同志的多重關係。
      克勞德卡恩活躍於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巴黎文藝圈,她拍攝了許多帶有超現實主義色彩的作品、攝影蒙太奇(Photomontage),也發表了實驗性質相當濃厚的散文詩與評論文章。1920年代下半的自拍像和《無效的懺悔錄》是卡恩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離開巴黎之後,卡恩與摩爾來到英屬傑西島(the Isle of Jersey)。即使她們身處在納粹佔領、同志身分遭受迫害的惡劣環境裡,仍勇敢激進地以創作來顯示並回應自己。
          藝評人劉瑞琪說:「卡恩將自拍像看成外在戲劇角色的扮演,推翻了傳統將自我再現視為傳記式的自我表達的看法。」卡恩1928年創作的系列自拍像中,她身著各式各樣的衣飾,在臉部或衣物遮蔽的身體上,擺置或懸掛性別不明的面具,將自我裝設成中性/可男可女/忽男忽女的形象,於是,她真正的自我被她自己以藝術手段遮蓋並取消了,她將自己列入另一個系統。她的扮裝實驗似乎在說明:「自我」可以藉由外在的符號來建構或推翻,如同她說:「這世上的每件事物都只是記號,以及記號的記號。」
      卡恩曾在日記裡寫下:「攝影是一種自我的演出」,透過影像,她以繁殖自己來顯示自己的破碎、不定;獲取混亂、多層、無意識的力量,而「扮演」便形就了自我的消解與創生。


(本文節錄自:電影讀詩會部落格)

〈如果我能聆聽妳們的灰——默看《另類‧愛人‧同志》〉
文/莫默

  真正凌厲的是生活。特別是賦予意志與意義的生活。宛若一種行動。革命是集體行動(或瘋狂)。而行動,可以回到個體,並具體作為思維的直接反射。不偽飾。又直又猛。以藝術的形式。
  《另類‧愛人‧同志》,導演芭芭拉‧漢默/Barbara Hammer挺進二次世界大戰時抵制德國、納粹的克洛‧卡恩/Claude Cahun與馬歇爾‧摩爾/Marcel Moore這對女女戀戀人的藝術與生活。猶如記述傳奇。經由小島居民的口中悠化出對她們的觀感,再搭配諸多相片與歷史畫面的串流,有著濡慕的氣味地,將朦朧的霧從她們的身影裡剝除。她們便到了夜的細縫處,變成光。
  零雨的詩寫到〈用一隻箱子的空間呼吸〉(《消失在地圖上的名字》,時報出版)。擠壓而侷促之間就顯示女性的幽微與深沉。Barbara在有限的文本的框架底,就有了濕漉漉的思慕,流轉自如地演練兩位藝術工作者的獨特與勇敢。而她們的箱子,就浩瀚地成為一獨立自生的宇宙。我們繼續被那些光影淋濕。雨季無限。
  詩人鴻鴻說詩是一種對抗生活的方式(《土製炸彈》,黑眼睛文化)。但在對C.C.和M.M.的紀錄底,默卻更迫切地意識到,詩或者藝術,都將作為對抗生命的方式。
  而這樣堅決地貫徹自己信念的姿態,難道不該被鎖在固定模式與社會體制底的我們所感激?難道還能無視於她們即使充滿被暴力對待而仍舊開啟的那樣美好,另一種活著的可能性?
(出處:
哎呀!我魔慈悲。)

繼續閱讀
2008年10月10日

影癡真心話_徵件活動

女性影展即將在六天後開始,影展期間特別策劃"影癡真心話 徵件活動",請影迷朋友們分享心裡的感動與想法,歡笑、淚水、咒罵、八卦,類型不拘,只要有話要說,就大聲說出來吧!! 

徵件期間: 10/17~10/26 (影展期間)

投稿方式:以回應方式回應於此篇文章下面,文長約500字以內

獎勵辦法:依照回應時間,每日由女性影展選出一篇"最感人"、"最搞怪"、"最中肯"或"最偏激"...的真心話,贈送"Mr.P洗不乾淨馬克杯"一個。

女性影展接受任何型式、任何內容的留言(惟廣告文除外),就看大家怎麼自由發揮啦!!


繼續閱讀
2008年10月9日

名人推薦_生命萬歲

文/豬頭皮

看【生命萬歲】時,一直想到「暴雨將至」、「一年之初」這些高明的玩弄敘事結構精品,一直沈浸在「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的娛悅之中。
 
不過,多次主觀客觀鏡頭調度切換之中,竟也發現幾許穿幫?或許「對位太過精準」或失之「太過冰冷」?片中三名女子各自兩兩偶然相遇,每個人的回憶都不盡相同乎?相信緣分才是重要的!誰管是你幫我脫還是我自己脫!
 
有人覺得「女性影展」理直氣壯邀的就是所謂「女性電影」,「女性」比重要大於「電影」?「女性影展」的任務是「伸張女權」?「批判男性」?我這個「受批判對象」已經看「女性影展」好幾年,常常最感動的倒不是如何從這些「女性電影」中瞭解「女性觀點」,男人爛貨也,千古真理!儘其可能地假裝尊重女性對我們這些腦殘的傢伙太過沈重。應付我們這些白癡,最好的辦法就是找一部【生命萬歲】這種,「電影」有夠好看,「電影」本身成立了,要藉著電影傳播的「理念」也才有說服力。
 
「公路電影」太過慵懶?來點「懸疑」加點張力!
 
「女性電影」被用爛了?置換成男的好像也說得通!男人女人終究是個人?探討男性女性終究是探討人性?
 
或許在這淡淡哀愁之中,溫柔述說著「活下去」所結論的「勵志色彩」也就不至於太灑狗血。

繼續閱讀
2008年10月9日

部落格達人推薦_《小荷莉復仇記》《拒穿比基尼》《男兒身,女兒心》

文/莫默

《小荷莉復仇記/Holly Gets Even》,有趣生動的黏土動畫形式。透過孩童之間演變成心理創傷的惡作劇,處理了到頭來變得輕巧溫暖的復仇。既稍稍嚴厲地展示純真容易導致的傷害,同時也反轉式地陳述他們的哀憫如何明亮渾然。Holly眼角滑落的淚的兩個橋段,一是淹沒了房間讓床像在大海漂流並踡曲母親懷裡如在子宮的場景,二是像是收集珍貴的藍色珠寶地拾起她的淚珠,美麗而有力的象徵手法,教人喜歡。

 
《拒穿比基尼/No Bikini》,我們是否太習慣於扮演既有性別,而壓制了自身的可能性呢?性別差異是否已經在潛移默化的告知與教導裡滲透到身體,先於意識能力替我們做出判斷,以致於我們逐漸失落內在那個微小而沒有邊際的聲音?在更小的童年時光,女孩既是男孩,男孩也是女孩,那是個純淨的無界限時光。此文本的小孩將告訴妳我另一種輕快而充滿勇氣的童年。



《男兒身,女兒心/She's Boy I Knew》,一部真誠地挺進內在,一再面對、檢視自己究竟是誰的紀錄片。真誠得使人發麻。越過身體的牆越過性別歧異的牆,男身的他採取具體措施,經由變性手術重新確立並實踐自己的願望:成為女身的她,並繼續愛女人。這個過程的必要與否備受質疑。但讓人驚詫的是其妻子的支持以及他/她與家人的良性溝通。我們看見了迎向恐懼的堅決與愛的行影。彷彿身體就有一塊淨土可供居宿。還有環繞著他/她共同努力克服偏見的諸多不無悲痛卻仍舊寧靜而相互尊重奧援的容顏。於是他終於是娟‧荷沃斯/Gwen Haworth,終於可以和另一個深愛她的人一同睡在愛情的簾幕之上。而這樣深切挖掘內心歸屬並付諸行動的見證,我們又怎能不安心於還有人勇於突破性別框架努力綻放花的姿態且感動莫名呢!
(出處:哎呀!我魔慈悲。)

繼續閱讀
2008年10月9日

部落格達人推薦_得獎韓國短片精選

文/ 莫默

《她所無法避免的城市事件簿/The Things She Can’t Avoid in the City》。精彩。非常精彩而象徵濃烈的動畫。被吊起的屋子、生活在半空中隨時搖擺著的房間、男女必須在其中保持平衡而無法靠近,乃至於到最後變成貓的男人,都把城市、愛情生活的隱喻發展到最精微的地步。文本起手勢,使用吹風機的女子居然被那風吹起飄浮的畫面,就是夠讓人驚詫不已的漂亮處理。一部以輕的技藝說沉重孤寂感的絕佳影片。

  
《美佳美容院/Mija’s Beauty Salon》。女人跟女人。寂寞與哀憐。一個擴張店生意慘敗的女人。另一個是因車禍丈夫死去自己下半身也癱瘓、帶著女孩下鄉的女人。她們同樣都來自城市。身為流放者的她們,如何在單調乏味的鄉間,彼此碰觸、彼此給予溫柔?兩個女人相遇的過程,相當神秘,是值得玩味的驚喜。

  
《高校女生/High School Girls》。八名同樣制服只背包顏色不同的高中少女的放學後風景。導演透過光影清冷的運鏡、捉摸不定的女孩行事風格以及最後神來一筆的歌唱,型塑了當今韓國高中女生的孤絕群像。對青春與群體崩壞的探掘,幾可與島國的《九降風》作互文對話。

  

《母獅/Lionnesses》。很難不想起也拍了電視版的日本冷硬派小說書寫者桐野夏生的《OUT主婦殺人事件》(林敏生譯,東販出版)。同樣都是已婚婦女遭虐打反擊丈夫的故事。但本片場景放置在市場與肉販以及結合電視螢幕裡母獅群集殺牛的畫面,讓文本呈現出另一種野性狀態。播放工作人員名單時,四人分屍的剪影,雖然陰慘但有詭異的趣味,務必一看。
(出處:哎呀!我魔慈悲。)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