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喜歡文學,喜歡那種悠閒自在的感覺;文學是記錄作者的思想,也是發洩情緒的管道;在文字中可以看到思緒的軌跡,也可以發現作者內在的個性;這是個人的創作平臺,希望能藉此來交流寫作的技巧、感想...
2012/08/10

化妝品

 
      茹霖看著手上的粉餅,想到小時候看過一則故事,那故事說有一個女人擁有一個能讓人變年輕的粉餅,只要抹上了就會比實際年齡小上二十歲,她也試過其他的粉餅,但並沒有這樣的效果,有天她被人殺了,警方分別在兩處找到沒有頭的女性的屍體及看上去年約二十歲的女性頭顱,雖然警方盡力去追尋線索,只是至始至終都沒有結果,因此成為懸案,而這屍體跟頭顱也分別保存在兩個地方。
      茹霖摸著粉餅的外盒想著:「如果我能有這樣的東西,不知該多好?」不過這粉餅依然是普通的粉餅,並沒有神奇的魔力,她打開了粉餅盒,看著鏡子開始化妝,她繼著又想:「還好它沒有這樣的魔力,雖然我也很想擁有,不過那終究是一個故事啊!我也不會因為別人的嫉妒而失去生命。」然後滿意的向鏡子看了一眼,就提著包包出門赴約了。

繼續閱讀
2012/07/30

手相

        韻琳仔細看著手上的紋路,順著七橫八豎的紋路,回想過去十幾年的生活點滴,突然在耳邊響起補習老師的話:
    「亂七八糟!」
 
        那年她才十一歲,在某天午後的補習課上,補習的老師說他會看手相,於是近十幾個小手都伸到他的面前,老師一個個看過,並告訴他們將來的命運,輪到韻琳將手伸到他面前時,老師眉頭一皺,並把她的手拿開,丟了一句︰「亂七八糟」後,就轉頭去看別的孩子。
        當時的心情已經記不得,也不打算去追溯,只是心中的疑惑,即使在後來接觸並探索手面相的領域,也是不可解。想到這,韻琳只是嘆了口氣,也許那個老師說的是對的,又或者只是老師隨口說出的話,然而這些年的確是像失控的車子般,橫衝直撞得讓自己傷痕累累。
        韻琳看到朋友正在遠處招手,她把手握起來,搖了搖頭,起身跟朋友打了招呼便向她們走去。
繼續閱讀
2011/09/16

偶遇

    16歲的耘玲搭上往市區的公車,車上只有她跟一個小男孩,耘玲看著小男孩,突然向這小男孩靠過去,小男孩只是怯怯看了這向他靠近的大姐姐一眼,就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

    耘玲開口問小男孩:你叫什麼名字?
    小男孩小小聲的說:宇森
    耘玲:你幾歲?
    宇森:7歲
    耘玲:喔…
 
    然後耘玲便轉頭看著窗外的風景,兩個人就沒再說話,當公車到了目的地,兩個人就各自下車,連再見都沒說。

繼續閱讀
2010/07/01

幻境

 
女孩驀然的坐起來,一臉的惺忪卻充斥著恐懼。
 
不只一次,在夢裡看到有人把她的房門或窗戶打開,然後跟她面對面的大聲講話…
 
她帶著害怕,環顧四周,門窗依然關得好好的,而外頭也沒有一點聲響,那…
 
「我為什麼會不只一次的做這樣的夢?感覺好真實…」
 
雖然心有餘悸,但濃濃的睡意再次襲擊了她,於是她又躺了下去,翻了個身,就沉沉睡去。

繼續閱讀
2010/05/07

任性

    有一次,明鈴還在爸爸工作的國小讀書的時候,不知道是做了什麼事讓爸爸生氣,爸爸在那一天就不給她零用錢,她平常已經花習慣了,就一直在正在打掃中的爸爸身邊哀求給她。
 
    爸爸只是低著頭刷著洗手臺,絲毫不理會明鈴。這天太陽很大,光線照在爸爸的臉上,汗不停的滴落…
 
    過了很久,爸爸才抬起頭來,把手上的刷子朝她舉了一下,皺著眉頭跟她說:「…賺錢是很辛苦的,妳看,我就要這樣辛苦的工作,才有錢領,才能夠養妳們啊!知道嗎?…」
 
    明鈴看到爸爸的表情有點難過,而疼愛明鈴的爸爸還是給了她零用錢,她點了點頭,也拿到她的零用錢就很高興地離開了,其實明鈴那時的年紀一點也不懂爸爸的一番苦心。

繼續閱讀
2010/05/07

甜蜜的回憶

    明鈴總記著爸爸會時常和他們一起看書、唸唐詩、畫畫、寫書法、到海邊看海、撿貝殼、放風箏、提燈籠、看電影、看花燈、看錄影帶、爬山、去兒童樂園玩、做東西(如紙雕、剪紙、編織、折紙、押花、裱褙、木工、……等)、騎腳踏車、玩遊戲、抓昆蟲、認識如何種植花草樹木、烤肉、學習烹飪(如包餛飩、包水餃、煎餃、煎粿、打果汁、調果汁酒、做麵包、饅頭、包子、……等)……等等。
 
    也常在下午時分,帶著她們一起在家裡附近散步,那時她住的地方附近都是一大片的空地,還沒有很多的建築物,她們小朋友就一路走、一路玩,爸爸媽媽也一邊走、一邊看小朋友玩、一邊還說著話。
 
有時明鈴在前面跑了太快,爸媽就會故意躲起來,讓明鈴回頭看不到他們,回過頭來找上半天,總要等到明鈴找到快要哭出來,爸媽才從躲的地方出來,笑彎了腰跟明鈴說:「誰叫妳要跑那麼快?」
 
    「真是的,怎麼這樣捉弄人家啦!」免不了明鈴又是撒嬌,又是生氣的。
 
    這樣的時光,明鈴每次經過那個地方,她就會想到當時的情景,心中那個美好的記憶,總是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有時爸爸會把明鈴或妹妹抱到頭上,讓她們坐在他的肩上,然後就走來走去,不過明鈴卻常常的尿在爸爸身上,媽媽就常常笑爸爸:「怎麼這麼的遲鈍?」
 
    而爸爸總是微笑不語著,每次在跟明鈴姐妹玩時,還是會這樣做。隨著爸爸病情的惡化,明鈴不了解爸爸到底是怎麼了,個性總是陰晴不定,會無緣無故的發脾氣,有時會莫名地狠狠的把她們打得半死,嚇得她越來越不敢靠近爸爸,因而使父女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不僅很怕跟爸爸說話,甚至只要一見到爸爸,就趕緊躲到一旁,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使得這個家不再有快樂、歡笑聲,剩下的只有恐懼和害怕,加上慢慢的沒有朋友,可以陪她玩及談心,明鈴總是眉頭深鎖,失去了她原有的笑容跟活潑。

繼續閱讀
2010/05/07

生命的恩賜

    小時候的明鈴活潑又好動,在家中她都會跑上跑下、爬上爬下、跳來跳去,大聲小叫,還有在沙發上跳到彈簧都已經歪七扭八、把大毛巾當戲服、一個人在那裡亂轉亂跳……沒一刻是安靜下來的,所以她時常不是從樓上滾下來,撞得滿頭包;就是被東西壓到,黑青了好幾天;不然就是偷吃媽媽放在供桌上的發糕,被媽媽打了一頓……可真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過動兒。
 
媽媽就常跟她說:「妳哦!才剛學會走路,就亂亂跑,害我一天到晚在找妳,恨不得用一條繩子綁著妳。有一次,我才一轉身,妳就跑得無影無蹤,害我被爸爸罵得半死。找了半天,才在舊車站旁的沙堆裡,看到滿身是沙的妳,已經玩得渾然忘我了,還把褲子脫下來,丟在旁邊自顧著玩。我還想說怎麼把褲子脫下來了,原來是尿褲子了,真是把我笑死了……。」
 
     所以,要她好好的坐下來唸書是不可能的,但爸爸總是有辦法,一邊哄著她、一邊教她唸注音符號,但如果沒有在認真背注音符號,是在偷懶的話,就會打她的屁股。
    在父親的嚴格督促下,明鈴很快的就學會了,因而使她的功課,不至於貪玩而荒廢了。這件事讓明鈴始終感激不已,如果沒有爸爸這樣的鞭策她,她就不會那麼喜歡看書,甚至是寫文章了。

繼續閱讀
2010/05/06

疑問

    大人的世界,小孩子永遠都不會明白,也永遠無法理解。
    因為上一代的恩怨,讓下一代承接了苦痛。
    小孩的未來是端看大人的決定,並左右了孩子未來的發展。
    她生長的環境,讓她的心是孤單跟寂寞,她渴望跟別的小孩一樣,能夠正常而快樂的生活著,但是卻沒有人真的了解她想要什麼?也未曾關心她心中的想法,使她孤獨的成長,在許多的徬徨中渡過,只用他們的角度看著,覺得她所表現出來的行為,是怪異的、不正常的,但事實真是如此嗎?她一直處在被壓抑情況,失去了她該有的快樂跟生活。
 
    她的個性很靦腆、天真、直率、迷糊、內向、害羞且不善言詞,常把話藏在心中不敢表達,沒有朋友,常常看到她獨來獨往,並不是她不想跟別人在一起,而是有太多她也不了解的因素,讓她跟人群一直保持著距離。
 
    明鈴,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在大人眼中是個愛哭、孤僻、倔強的孩子,總被歸成行為怪異的小孩,不只一次的跟她說:「妳要乖乖的聽話啊!大人說什麼,都要聽啊!這是為了妳好啊!……。」
 
    「要怎樣做?怎樣的表現?才是她們心中的標準。可是她的心中,總是覺得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子,才叫做乖、好小孩?難道表達自己的想法、用自己的方式做,是不對的嗎?一定要按照大人們的想法去做才是正確的?」
 
明鈴心中不斷的思考,也不斷的吶喊著,卻沒有人可以給她答案。

繼續閱讀
2010/05/06

記憶的離別與傷痛

  那一年的冬天,她和媽媽、妹妹,回到舅舅家。她真的很不明白父母為什麼要分開?雖然常常看到父母的爭執和大打出手,讓她覺得不知所措,但到底是為了什麼要這樣呢?在她的心中總有很深的疑惑。
 
  記憶中的爸爸雖然是嚴肅了點,脾氣也是很暴躁,但他對她們姐妹倆可是疼得不得了,常帶著她們出去玩,並且幫她們照相留下記錄,所以她們的家中有一個櫃子是專門放著照相簿的。
 
  「走!今天爸爸帶妳們出去玩。」
 
  「耶~!好棒哦!那快點走啦!」
 
  聽到爸爸這樣說的兩姐妹,總是拉著爸爸,迫不及待的出門去玩。
 
  在那些相簿裡,記錄著所有她們一起出去玩過的地方、爸媽對她們的寵愛,以及曾經走過,而留下來的歲月記憶的痕跡。但那也只能是歲月記憶的痕跡而已。

繼續閱讀
2010/05/06

夢中的觀世音

  明鈴傷心的哭著。
 
  一個穿著白色的衣服女子,對明鈴微笑,並抱起明鈴,輕聲的安慰她,讓明鈴的心中不由得暖和起來,屆時忘了所有的煩惱和憂愁。正當明鈴要開口時,便從夢中甦醒過來……
 
  「啊!原來是一場夢啊!」
 
  這樣的夢,總是出現在明鈴覺得絕望和傷心的時候,但明鈴每次從這樣的夢中醒來時,總是帶著微笑,即使有許多的委屈跟不滿,全部都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希望跟快樂,讓她勇敢的面對一場又一場挫折跟打擊。
 
  在明鈴的心中,總是有這樣的疑問:「這個夢好奇怪哦!夢中的那個女子是誰啊?是這樣的和藹慈祥,像我的家人一樣,樣子很熟悉,似乎見過她,卻一直想不起在哪見過?」
 
  雖然媽媽時常帶著她跟妹妹,到處去大廟、小廟的拜拜,可是她那時還不懂。所以,每次當她從夢中醒來的時候,總覺得這女子很熟悉,卻不知道她是誰。不過她還是很感謝夢中的那個女子,讓她又有勇氣去面對一切。或許在當時的明鈴,並不能了解其中的意義,只是覺得這樣的一個人,一定是跟自己有很大的關係吧!
 
  每每在醒來之後,保留著看到夢中女子後的寧靜與快樂,讓她感受到,只要努力,就會有收獲的,不管經過多久。
 
  她一直如此堅信著。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