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10-04

前蘇聯秘密出售世界名畫始末


前蘇聯秘密出售世界名畫始末
前苏联秘密出售世界名画始末
作者=齊彬 任蘭新
原載=《讀書》2010年1月號  pp.85-88

上世紀二十年代,蘇聯蘇維埃政府在執行第一個五年計劃的過程中,遇到了巨大的財政壓力。為支持龐大的建設資金,蘇維埃當局決定秘密出售國家博物館的藏品。起初選擇了博物館中普通的西方畫家的作品,並在人民委員會的領導下,成立了專門的「蘇維埃博物館藏品管理委員會」(簡稱「博物館委員會」),設立了專門的倉庫存放待出售的藏品。一九二八年二月,冬宮博物館和俄羅斯國立博物館列出了出售藏品的清單。其中冬宮博物館列出二百五十件油畫以待出售,每件不低於五千盧布(當時盧布兌美元的比例是1:1),同時還有版畫和斯基泰時期的金器,預售款約二百萬盧布。



一九二九年一月一日到六月七日,「博物館委員會」陸續從冬宮博物館取走了一千二百二十一件藏品,其中包括油畫和工藝美術品,一九二九年六月在柏林和倫敦拍賣。

原冬宮博物館副館長比特洛夫的回憶錄中這樣寫道:
  從此,決定這些藏品命運的竟成為那些沒有藝術修養的人,而真正需要研究它的人只能在文獻記載中尋找答案。

為掃清出售藏品的障礙,不受博物館工作人員的干擾,冬宮博物館館長的職位頻頻輪換,一九三○年二月一日任命Л.Л.奧巴列斯基為冬宮博物館館長,九月底又換成Б.В.列格拉恩。

冬宮博物館最先出售的藏品是西歐早期油畫,第一個購買冬宮博物館藏品的人是英國人卡洛斯提・古爾班基安(英國著名的石油大亨、收藏家),他是伊拉克石油公司的創始人,與蘇聯石油公司有過貿易往來。他在第一時間得知消息後,立即購買了一批藏品。之後,古爾班基安曾提出了自己的購買清單,其中包括倫勃朗的《浪子回頭》、德拉克洛瓦的《友第德》、喬爾喬內的《朱迪斯》和魯本斯的《修斯和安德洛莫達》,但這些要求沒有得到冬宮博物館的允許,作品有幸留在了俄羅斯。古爾班基安將收購到的大部分藝術品收藏在葡萄牙首都裡斯本以他本人名字命名的博物館裡。他一共得到五十一件冬宮博物館的藏品,僅為此支付了二十七萬八千九百英鎊。

與卡洛斯提・古爾班基安的交易並沒有取得完美的結果,博物館委員會試圖另尋新的買家,以期得到更多的收入。委員會曾委托一名年輕的德國藝術品經銷商弗朗西斯・麥提森作為中間人進行藏品買賣。同時,卡洛斯提・古爾班基安也請麥提森做代理人購買冬宮博物館的藏品。代理人促成了伊拉克石油公司與倫敦卡爾納菲(Colnaghi)公司和紐約科爾德勒(Knoedler & Co)畫廊的合作。從一九三○至一九三一年,伊拉克石油公司共購買了二十一件冬宮藏品,之後轉售給美國人安德魯・威廉・梅隆。這是麥提森感到最為自豪的事情,因為他的搭橋連線,使美國出現了一位偉大的收藏家——安德魯・威廉・梅隆。

安德魯・威廉・梅隆是美國銀行家,曾擔任三屆美國總統的財政部長,並任美國駐英國大使。他決定在美國仿效倫敦國家畫廊建立美國國家畫廊。在得到科爾德勒畫廊關於出售冬宮博物館藏品的消息之後,他立即聯繫收購俄國藏品。科爾德勒畫廊的工作人員曾說:「安德魯・梅隆所收藏的是冬宮博物館的精華,這是當時最不可思議的事情。」梅隆所購買的冬宮藏品包括揚・凡・艾克的《報喜》、拉斐爾的《阿爾巴聖母》、《聖喬治刺龍》等,其中《阿爾巴聖母》賣價一百一十六萬六千四百美元,這是當時賣價最高的作品。截至一九三一年,梅隆共花掉六百六十五萬四千美元來購買冬宮藏品。一九三七年,安德魯・梅隆在去世之前,將全部藏品通過美國杜魯門總統無償捐獻給了國家——它們構成了當今華盛頓國家畫廊的核心收藏。



當然,冬宮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在當時的情況下,也在竭盡全力地保護冬宮藏品,使得博物館委員會沒能將冬宮收藏的亞歷山大・涅夫斯基的聖骨匣、三至七世紀薩珊王朝的銀器、斯基泰時期的金器、達・芬奇的《聖母子》等出售。一九三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蘇維埃中央政治局還曾通過一項法令,規定傑作不能出售。

一九三二年,當時的博物館副館長雅希法・奧爾別林寫信給史達林,反對冬宮博物館出售其收藏的薩珊王朝銀器。史達林在回信中說:
  雅希法・奧爾別林同志:
您的十月二十五日的來信已經收到。調查結果表明,文物審查是有道理的。因此,人民委員會和博物館管理委員會不再干擾冬宮博物館東方部的藏品。
我認為,這個問題就到此為止吧。
此致
史達林

自從史達林回復了雅希法・奧爾別林的信,指出不再干擾冬宮東方部的藏品後,博物館委員會在選擇出售西方油畫作品時,就開始不斷受到冬宮博物館的公開阻撓。冬宮工作人員總是想方設法地將預售品跟東方部相聯繫,比如,畫面中的物品有東方部的產品,像地毯、器皿以及其他牽強的解釋,這個借口也為博物館拯救了不少繪畫作品。

真正改變藏品命運的事情發生在一九三三年一月中旬,蘇維埃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中央監察委員會宣布,第一個五年計劃提前完成,加之一九三三年德國納粹關閉了柏林的拍賣行,「蘇維埃博物館委員會」也因此受到影響,從此再不能為蘇聯出售更多的藏品以換回外幣了。

一九三三年,冬宮博物館西方部副主任Т.Л.利拉瓦亞又寫信給史達林,提出了慎重出售歐洲繪畫作品的請求。隨後,史達林委派А.И.斯切岑科夫了解情況,斯切岑科夫意識到了博物館藏品面臨的危險,並撰寫了一份決議草案,蘇維埃中央政治局為此召開會議並形成決議:
  禁止出售冬宮或其他博物館的藏品,但一旦需要出售,必須要有布波諾夫、拉津高利察、斯切岑科夫和弗洛希洛夫的許可。

該決議徹底終止了出售冬宮博物館藏品的計劃,挽救了冬宮和其他博物館的眾多藏品。這一天是一九三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蘇聯解體之後,有關出售冬宮藏品的拍賣資料及當時情況也隨著秘密檔案的解密而公之於眾。據檔案記載,在一九二九年四月四日的柏林藝術品拍賣會上,售出倫勃朗的《老人頭像》十三萬八千馬克;朱爾斯・凡・克萊夫的《老人肖像》十萬馬克;小盧卡斯・克拉納赫的《男子肖像》二萬八千五百馬克;提香的《聖哲羅姆像》二萬六千馬克;提香的《聖母子》二萬五千馬克。另外還有二十四件法國十八世紀宮廷銀器,這是俄國葉卡捷琳娜二世女皇時期定制的。還有十六世紀巴黎的手工藝家具,共售得五萬四千一百五十英鎊。一九三○年六月至十月的倫敦拍賣會上又售出三百四十七枚金幣和十七枚鉑金幣、古代護甲和頭盔、全套的德國十六世紀騎士裝備、一百五十幅版畫、全套的巴黎宮廷瓷質餐具等。

特別是安德魯・梅隆,在他介入冬宮藏品買賣後,一九三○年一月,他購得凡・戴克的《蘇珊・富曼和女兒的肖像》和《弗里巴公爵肖像》,共付出二十五萬英鎊。同年六月,他又將揚・凡・艾克的《報喜》以五十萬二千八百九十九美元購入,將凡・戴克的《伊莎貝爾・布蘭特肖像》以二十二萬三千美元攬入懷中。一九三一年,他將拉斐爾的《阿爾巴聖母》和《聖喬治刺龍》、提香的《鏡前的維納斯》以及波提切利的《朝拜的術士》共二十一件冬宮藏品收入個人府邸,這些全是冬宮博物館藏品中的精華。當安德魯・梅隆回到美國時,有記者問他購買這些藏品的開銷是否會有損於家族財富的積累時,他興奮地說:「請放心,這筆開銷好比過萬聖節商店打折時省下的那一點錢而已。」然而時過境遷,二○○四年,俄羅斯冬宮博物館以官方名義將拉斐爾的《阿爾巴聖母》借回來展出,此時這幅畫的保價已高達十億美元,是原先出售價的近一千倍!



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使俄羅斯的國家藝術珍藏在不到五年的時間裡遭到了最嚴重的流失,這是蘇聯政府在特定時期做出的錯誤決定,它給俄羅斯人民造成了永遠無法挽回的損失。


沖繩・冷戰・鲁迅・珂勒惠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海上絲路與南管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