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年3月9日

【巫婆聊天】心電感應




我一直對這世界的玄奇事物感到好奇。
 
我相信馬克吐溫(Mark Twain)所相信的「心電感應 (telepathy)」。我也相信心理學家榮格 (Jung)所相信的「巧合(coincidence)」。
 
我的生命中有多次心電感應與巧合,每每都讓我嘖嘖稱奇。就在今天,我又體驗了一次心電感應的奇妙感受,因為太開心,所以忍不住浮上水面,為文紀念。
 
首先要說說,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就像一面照妖鏡。它照出了人心的善惡—看看人們面對這次疫情的言行舉止,就可以知道這個人是否厚道善良、是否自私短視。它也照出了各國政府的真實能耐—原來再強的軍事武力,也抵擋不住無孔不入的病毒;原來一向個性嚴謹的民族,為了龐大的商業利益,小看了病毒的威力,對疫情睜一隻閉一隻眼的結果,釀成一發不可收拾的慘劇。
 
這次疫情也把我的內心照得清清楚楚—在末日感如此真切的時刻,哪些人是我想要及時表達關心問候的,哪些人仍是不如相忘於江湖的……
 
回來說說開心的。
 
這幾天,我心裡一直有一個念頭,想要問候我的一位好哥兒們M,他是我大學時期的學伴,系上第一帥。M是馬來西亞僑生,他回馬來西亞之後,我們其實很難有機會見面,只有我在2008年和2013年去馬來西亞時才有機會見上一面。平常有時候會在social media上互動,但僅止於互相按讚,因為他結婚生子了,平常忙三個小孩,生活幸福美滿,不用我擔心,所以我盡量不佔用他的時間。但今年過年前發生的一件事,讓我有很強烈的動機主動問候他……這對我來說是很不容易的,因為我通常不是主動發出問候的人,多半是被動性的熱情相迎。總之,過年前的那次聯絡,讓我暫時安心,但沒有完全放心,所以這陣子總想著再次問候……
 
今天早上趁法文課中間下課休息時查看ins(我平常其實不常查看ins,因為我的ins只關注兩個人XD),突然跳出上次和他的對話記錄,想說擇日不如撞日,於是依隨我心,發了一句簡單的問候給他,中午下課時就看到他的回覆……(如截圖)。
 
我讀過一篇馬克吐溫寫的有關心電感應的文章,他在發表這篇文章之前,已經忍耐了好多年沒有發表,因為他怕當時的人把他當瘋子。他在文章裡說,他多年來一直熱衷於一個心電感應的遊戲—在百年前通訊不發達的時代,只能靠寫信或打電報聯絡,每次他想要跟某人聯絡時,他只需要在書桌前坐下來寫一封信給對方,在信中寫明他想知道的問題或事情,然後把這封信放回抽屜裡,不必寄出去,不出幾天,他就會接到對方的信,而且信中內容就是他想問的事情,屢試不爽!馬克吐溫本來一直不敢公開他的這個心理遊戲,真怕別人把他當瘋子(在當時的保守時代裡真的很有可能),後來之所以還是發表了那篇文章,是因為當時有一些科學家也開始在研究這種神奇的現象,他才敢發表。
 
總之,我就是對馬克吐溫說的這種心電感應很有興趣。但之前我的心電感應對象都只限於親密的家人,例如我媽就很常對我說:「妳怎麼知道我要找妳,我正好要打電話給妳耶。」以前天天聽廣播節目的時候,我常常會沒來由地知道下一首要播什麼,雖然我不知道那該算是「預感」、「直覺」或「心電感應」。
 
今天和M的這個小插曲,應該算得上是馬克吐溫所定義的心電感應,而且我的心電感應對象開始擴及到朋友圈,是否表示我的巫婆靈力又有提升?  :) 雖然還未能參透這次心電感應的意涵,但我相信就像M說的,是個好預兆。
 
好預兆,值得為文紀念。以上。
 
既然都上來了,就來寫幾個P.S.
 
P.S.#1
我的2020年二月實在太瘋狂了。撐完了高鐵等級的法文密集班;讀完了將近兩千本繪本;交出了拖了兩年的48頁畫稿…….而我依然安好。
 
P.S.#2
2020年2月22日星期六早上醒來,左眼突然變成雙眼線(雙眼皮之外又多加一道線),本來以為當天就會消失,但截至今日(2020年3月9日)仍未消,不曉得何時會消去。如果不消也沒關係,就當作老天爺送我的一道不用花錢的眼線….但既然要送我,可不可以連右眼的雙眼線也一起送? 這樣比較對稱…..and 這到底又是什麼預兆?可以再明示一些嗎?
 
P.S.#3
2020.02.26 【圖坦卡門展】……比較像道具展,但複習圖坦卡門墓室也挺好。
2020.02.29-03.01國光劇團【老派新局】……依然很讚,期待四月【武動】
2020.03.06【江戶風華】……親眼看到浮世繪真跡作品,真好。
 
P.S.#4
依舊瘋狂迷戀Jackson Yee,他實在太可愛了。不曉得對他施展心電感應有沒有用? :)
 
p.s. #5
末日感十足的此刻,也要努力找希望、找樂子。撐過去這一段就好。


【巫婆旅行】澳門印象—時而歐洲,時而亞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巫婆日常】閉關期間的練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