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年6月2日

【巫婆看戲】我掉進了京劇的坑


 
我過了一個反差很大的周末。
連著三天,每天進劇院看了三小時的京劇;晚上回家還要瘋《這就是街舞2》。
 
其實一點也不會錯亂,本人每天的日子都過得很反差—動與靜、快與慢、古典與現代……切換自如。我就喜歡這種心律不整式的生活節奏。
 
自從去年底,一位朋友因為多買了一張國光劇團的京劇票,突然想到我(一定是神明的指示),而我也隨緣地欣然前往……從那之後,我就掉進了京劇的坑。
 
這半年來,國光劇團在台灣戲曲中心的公演劇碼,我都沒有錯過。我暗自許願,從此之後開始認識京劇之美。從2018年12月的『唱響小廳』、2019年一月底的『熱血』、三月份的『十八羅漢圖』…到這個周末的『誰是草莓族』,我每一齣都沒有錯過。至今已經看過了二十幾齣精彩的折子戲,複習了好多有名的經典故事。七月份有兩個周末的『再見禁戲』,我也已經把票買好了。
 
我才剛入門,還聽不懂唱腔的好壞,但我發現自己很喜歡武戲(可能是因為據說我上輩子是一名武將)。國光劇團有好幾位年輕的武生、武旦、武淨、武丑都很優秀,他們的武功堪比特技表演,讓我看得瞠目結舌,覺得太精彩了。我覺得要繼續給這群努力的年輕演員鼓勵,所以我會繼續追隨他們的戲。
 
也是因為開始看了國光劇團的戲,我才驚喜發現位在芝山站的「台灣戲曲中心」是個舒適高雅的表演場地,而且離我家好近,我只要走路九分鐘就到,羨煞了遠從南港和木柵前來看戲的朋友們,尤其是星期五晚上的戲都演到十點半才結束,每次和他們道別時,我都能感受到他們眼裡的羨慕 (以及憤恨……)
 
入坑之後,也顛覆了我以前的一些想法。
 
以前總覺得京戲是老人家的興趣,尤其小時候電視老三台如果在下午時段開始播放『國劇選粹』或『戲曲你我他』,奶媽家的阿公(福州來台的退役老兵)就會開始沉迷於那些國劇,在我們小孩子聽來,那些唱詞的聲調陌生又難懂,節奏又緩慢,要不了多久,我們就會進入午睡狀態。在那之後的長長數十年,我也一直和京劇沒有緣份,雖然曾經想過好好研究國劇臉譜代表的意義,但也都只是在想想的階段,未曾付諸實踐。直到半年前,我才發現原來京劇很有意思,有很多象徵寓意。
 
京劇的道具一切從簡,所以需要觀眾投入極大的想像力,例如一支馬鞭就代表一匹馬、一面車旗就代表一輛車、一張桌子代表一個大堂……門是隱形的,演員做了開門、探頭的動作,就表示門已開了……薛平貴做了一個下膝低身的動作,就表示他已經跨進了王寶釧的寒窯……
 
京劇花臉(淨、丑)的不同顏色也有不同寓意,說起來也是很體貼觀眾,讓觀眾一看顏色就知道那位花臉的性格,例如白臉多半代表奸詐、紅臉忠勇正直、黃臉兇狠殘暴、綠臉性情暴戾毛躁、金銀臉是神祕高貴的妖神佛……
 
讓我驚喜的是,台灣有一批年輕人很投入學習傳統戲劇(包括京劇、歌仔戲….),而在場的觀眾有半數也都是年輕人……感覺國光劇團的老師們也都很積極栽培後輩,甚至願意上台演次要角色,幫襯後輩。這是在台灣其他領域很少見的。
 
總之,因為這個周末看了精彩好戲,今晚心情很充實且滿足,決定發個文章紀念一下。但此刻我快要沒電了,只好走筆至此。
 
期待七月的再見禁戲……本人挺欣賞突破框架的思考。


















 


【巫婆中毒】Jackson Yee 帥炸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巫婆祈願】少年應當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