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相簿4:沙鹿掠影‧記憶鄉愁
2012/05/21

沙鹿玉皇殿拍攝(相片6張)

今日上午7時半到沙鹿玉皇殿,用nikon 20-35mm鏡頭拍攝。

【沙鹿玉皇殿簡介】主祀玉皇上帝、俗稱天公,創建於嘉慶十年﹝西元一八零五年﹞。台灣具有歷史性的天公廟有「三間半」,沙鹿就佔一間﹝沙鹿的玉皇殿可媲美台南、新竹與彰化的天公廟,其中彰化的天公廟因拓寬馬路只剩半間﹞。



繼續閱讀
2012/02/14

十的形象聯想‧在鹿寮公園(相片11張)

今日到沙鹿鹿寮國中前的公園散步,發現這些白色的鐵十字架,拍攝了這些看來像是墓園的相片。


繼續閱讀
2011/12/25

南勢溪下游‧冬日擣衣婦(相片3張)

今日單車行至南勢溪下游,見冰寒的溪底,有洗衣婦數人搓洗衣物,以及數隻白鷺鷥停棲或飛翔。用相機拍攝了這景象,想起曾寫過的散文詩〈女人不該為男人擣衣〉(見《散文詩自白書》詩集),詩作所本是李白的〈子夜秋歌〉:

長安一片月,萬戶擣衣聲。
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

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

雖然這時候在南勢溪下游的擣衣婦只是日常家人衣物的洗滌,不是真有
懷思遠征邊陲的良人,為其準備寒衣,但這洗衣的水聲仍然叫人多感。



繼續閱讀
2011/09/26

荒廢‧沙鹿的舊鹿峰國小(相片5張)

騎單車來到舊「鹿峰國小」,回憶以前帶小學生徒步遠足,從這個學校走到那個學校的校園裡,舉辦躲避球友誼賽,然後吃便當,玩校園裡的滑梯、鞦韆,看水池裡的魚。這麼一個有美好回憶的校園還在,只是荒廢了。

這座滑梯,很美。

繼續閱讀
2011/07/13

懷舊童年‧失落的搖搖木馬

兒童公園裡的搖搖木馬,每回來看時,總有一種空蕩的、遺棄的、失落的.....氛圍,那是相對於成人世界的童年夢幻感,不時逗引著我們的記憶回來重新再體驗,再一次又一次的傷懷。


繼續閱讀
2011/05/17

我們還活著‧在這裡相親相愛(相片6張)

如果塑像有生命,他們是絕對不易被消滅的,放在任何地方,或被儲藏,或被棄置,他們都是活著的。而且他們相互取暖,沒有誰討厭誰,永遠以堅定的姿勢及面目相待,過著相親相愛的日子。我寫過的詩作也是,每一首都留在我的心裡,雖或殘缺,雖或拙劣,但都還活著。

騎小摺單車去遊逛,到沙鹿南勢里自由路,發現一屋旁有棄置的塑像,一面拍一面有以上的想法。


繼續閱讀
2011/03/14

春水裡的小小隊伍(相片5張)

春水,秧苗,給大地有了生機。祈禱老天保佑。


繼續閱讀
2011/01/28

我掙扎,變成花朵(相片6張)

◎詩作:蘇紹連

天地完全裸著
你卻遮蔽著下體
懸一片草葉
懸一個眼神
 
話語的藤蔓把我挾持
我掙扎,變成花朵
 
像禽獸的美麗
一些失去筆墨的
牠們,才是一群人們的幻影


攝影記事

今日寒流,天空陰沉,似有飄雨。午後三時我出門到公園走走,順便帶著D200和35mm鏡頭,走到籃球場西邊有鐵網圍著的一塊空置的坡地,地上開了許多白色的小野花,久未攝影的我一個人在那兒拍花,然後相機放在木椅上,自拍了起來。一個人玩著花,孤寂的出現在鏡頭裡。

生活,和那些白色的小野花,很孤寂的生活。





繼續閱讀
2010/12/23

單車行走‧沙鹿南勢溪溯源(相片5張)

今日上午天氣好,騎著捷安特小摺出門,走中棲路,到靜宜大學前轉到北勢里,再騎到南斗路,過「榕樹公圓環」直下南勢溪上游。在那兒拍了數張農人耕植圖。
1、溪底採空心菜。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