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情境
2012/09/13

廟宇的天空與燈籠


繼續閱讀
2012/06/17

攝影,是否可以抽象?(相片6張)

這六張影像都是原始相片的縮圖,沒有經過電腦影像軟體的特效功能修改或變造。拍攝相片,可以這樣拍嗎?畫面看不出拍攝的具象客體,甚或一片模糊,可說是被認為「失敗」的相片,那還有什麼觀賞價值?與一般攝影的要求來看,它捨棄了焦距、景深、主體、背景等等條件處理,我拍攝時,晃動身體,任由雙手震動,沒有對焦、沒有設定光圈或快門、沒有主體目標、沒有構圖,換句話說,我要拍出的結果是什麼,我也無法預知。這樣,可說是一種「盲拍」。

那麼,這樣拍得的影像,能夠算是一張正常的影像嗎?有什麼欣賞價值?這問題可要回到「影像」的具象與抽象之間的美學來研判。如果可以成立,這是抽象的影像,那麼便有「抽象攝影」吧?



繼續閱讀
2011/12/27

綑綁一生,守候蛇鼠大戰(相片3張)

今日單車出巡,又來到鹿寮成衣商場後的農田。田地在收成後尚閒置著,我下到田裡走走,有些地方正如我拍攝照片處,因多年荒耕而雜草叢生,被水泥柱及鐵絲網圍著,正當我拍照時,農人走過說,田裡無鼠,表示有蛇,蛇吃鼠,現正躲藏在草叢裡,小心被咬,嚇得我趕緊離開拍照的地方。見相片:

繼續閱讀
2011/12/20

林間對話(相片1張‧牛罵頭山上)

現在的詩,流行對話,詩中必然有兩個人,不是一個我一個你,就是一個我一個他,頂多再一個你一個他。今日我來到山上樹林底下,用鏡頭寫詩,所以影像裡必然有一個我及一個你,或一個我一個他,展開對話之卷。



繼續閱讀
2011/07/17

這隻風箏太像老鷹了(相片3張)


繼續閱讀
2011/05/11

紅衣男孩及其影子/茶壺和茶杯的影子(相片3張)

那是席德進最著名的畫作,紅衣男孩,像活生生的人站在畫框裡,背後的陽光把他的影子投射在地板上;茶壺及茶杯的影子好似在桌子上,桌子上那頂帽子,透露了真實與虛構的界線。

兩者似有關聯,放在一起看,或可觸發一些如真似幻的聯想。

近日拍攝於台中國美館及復興路創意園區(原舊酒廠)。


繼續閱讀
2011/05/01

2011年1-4月攝影作品整理之一:「孤單」(相片8張)

今日整理硬碟裡的一至四月的相片檔,算算數量,比起往年少太多了,主要原因是我沒時間也沒到更多的地方去拍攝,其次是自覺不是攝影的料子,只能把攝影當作休閒的自我活動,給自己一種另類的生活體驗而已。愈來愈只想到沒人的地方,在那兒,寂靜,自我,思考,攝影也好,畫畫也好,寫詩也好。只要有人,我的創作就混身不自在。挑一些攝影作品,畫面內容都很孤單的樣子。

繼續閱讀
2011/04/14

人像總是不如神像那麼處之泰然(相片4張)

這幾張是在中棲路某加油站(近靜宜大學)旁的巷口拍的。拍雕刻的神像,不動的姿態,貫注的眼神,讓人感受到:人像總是不如神像那麼處之泰然。


繼續閱讀
2010/11/15

幻想生活日誌之一(相片2張)

你先進去,我還在思考中。




繼續閱讀
2010/01/18

遺落的的身體器官之一:帽子物語(相片5張)

因為平時騎小摺去逛,也只是當作運動;因為順便帶著單眼相機,到各處拍拍,真的沒有想利用攝影來創作影像。因為懶於再精進,因為更高竿的攝影是專業,我無能力達到。故我只是偶爾拍拍,休閒自己。

今天騎小摺單車到鰲峰山上去,那裡有鬼洞,有遺跡。我把帽子放到石頭階梯上,突然想到:「帽子,是我的身體器官之一,它遺落在此地。」這麼一個句子,然後就這麼拍攝起來。我想,一個句子的語言,是攝影創作的核心,攝影者得依據著語言的核心去構思、去取角度、去調光圈和快門、去站在主題的面前,和主題身心交會,才能完成作品。


繼續閱讀
1 2 3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