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植物
2012/05/21

草木皆兵(相片1張)


繼續閱讀
2012/03/30

有鳥來入眠(棉)‧三月木棉風(瘋)─相片15張

三月木棉花開,有鳥來入棉,適合以長鏡頭來捕捉美景,三月除了瘋媽祖外,也來瘋木棉的攝影,花大好拍,懸在半空,姿態亦美,不妨在不同晨昏時段來拍,若加上背景、禽鳥、天空,可能得到不凡的相片。我這些相片是在大太陽下拍的,天空不藍,無好背景和光影,長鏡頭易晃動,又沒腳架,影像不銳利,能拍這樣只能將就將就了。

 


繼續閱讀
2011/10/26

小物之境:小生命的呼吸(相片5張)

攝影,我拍不了大山大海,只好拍些小小的,不起眼的小物之境。
在台中都會公園,一個運動區裡,單槓的粉藍鋼管旁,有草生長。
我在鏡頭裡,看到不動的鋼管呵護著動的小草,聽到小草的呼吸聲。


繼續閱讀
2011/09/28

圓仔花(千日紅)(附台語歌:作詞/李明依‧作曲/陳昇)

「不知伊老母是在挑什貨 挑來挑去挑到一個老阿伯
不正囝仔攏會甲老芋仔虧 講伊好命娶到圓仔花」


2009-7-7攝於台中民俗公園
繼續閱讀
2010/03/15

秧‧植入肉體(相片2張)

這時,我小心翼翼把光影定格,因為生命。

秧苗


繼續閱讀
2010/02/20

我的寫照:被浮萍紋身(相片4張)

我在河中泅水……
 
綠色的葉片在手臂上漂流,在指尖釋放,一葉一葉,順序出去。出去以後沒有方向,一葉一葉相遇,一葉一葉分離。
 
手臂是河流,從皮膚底層浮現的,細細的斑點,往下游流,尋找可以靠岸的傷口。
 
從河中泅水上來的我,背肌、胸膛、雙臂都沾滿了浮萍,我,被浮萍紋身了。我注視著自己的身體上浮萍的流動變化,彷彿一葉葉的相遇與分離,正是我一生的寫照啊!

                                                                          (散文詩〈浮萍〉‧收入《草木有情》詩集)

Duckweed


繼續閱讀
2010/02/09

假如詩句變成攀壁的藤蔓(相片3張)

一張可以啟發寫詩靈感的影像,倒使話語顯得脆弱了。有時候,不如無文字,因為影像有其自身存在的權利,雖然閱讀影像仍得脫離不了話語,脫離不了詩的語言,或是以文字描述的下下策。


繼續閱讀
2010/01/20

花草戀:豔麗與素雅(相片5張)

花草,是攝影中最容易拍的題材,卻也最不易賦予言外之意的,拍多了,也喪失更多的意涵,變成只是植物圖鑑而已。

我在公園的九重葛下,拍到了花的豔麗與草的素雅。花,草,各有風姿韻味,都教人迷戀。


繼續閱讀
2009/10/18

NIKKOR-O Auto 35mm f2 鏡頭之下:落葉的語言

 落葉
交談的落葉
繼續閱讀
2009/06/05

sigma 105mm f2.8 macro 微距鏡頭:與狗一齊趴著看草

最近拿到一支sigma 105mm f2.8 macro 微距鏡頭,先在家裡陽台上拍拍盆栽裡的花,後來就到公園裡拍拍。這支微距鏡頭當然以拍花草昆蟲最適合,但容易模糊掉,拍拍人物也不錯,但我對人物興趣不大。也許,要多利用它,才會發現它的優點。

底下放三張拍的相片,題為「與狗一齊趴著看草」,情況的確是如此,用微距鏡頭,若要拍地上的小草,幾乎是要趴到地上。當時,身旁就是狗兒們與我趴著攝影的。

狗
繼續閱讀
1 2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