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未分類
2018/10/11

無夢的大軍在街頭──讓現實主義和現代主義並列呈現

你在雨中的書房,我在街頭
                                (封面:穿越時間光影的小孩) 
《你在雨中的書房,我在街頭──蘇紹連詩攝影出版前誌
 
1、
我喜愛攝影,應該有十多年了,用Nikon FM2因為怕浪費底片,總是省著拍,直到數位相機的誕生,我如獲創作之解放,開始大量拍攝並勇敢走向街頭。我用的數位相機,仍然喜愛能調光圈和快門的單眼相機,最早用的是Nikon d50,因嫌街拍時太重,就換用輕便的leica數位相機,照樣可以在機身上手動調光圈和快門,體會真正操作相機的手感。
 
2、
早些年,我正喜愛騎著單車帶著單眼,到山上、海邊逛盡村里的大街小巷,過著雙單的日子,一面拍攝一面寫心得,記述了我寫詩和攝影之間探索的感想文章150篇,集結成《鏡頭回眸─攝影與詩的思維》一書。兩年前開始,我已少騎單車而改乘公車,不帶單眼而帶輕便隨身相機、手機,過著街頭攝影的日子,累積街頭攝影的作品,也寫著街頭詩。兩年後,2018今年,我的新一本有關攝影作品的書,則是收錄了街頭攝影作品60幅,小詩120首,書名是《你在雨中的書房,我在街頭──蘇紹連詩攝影》,是攝影和詩的合集,讓現實主義和現代主義並列呈現,這也是我多年來愛上攝影的新創作模式。
 
3、
  
街頭攝影,可記錄時代景觀特色,可記錄現實人物生活。街頭攝影題材豐富,平凡雖多,卻是踏實;寫詩,許多題材來自於街頭,許多感觸受街頭啟發。詩,是可想像的創作,攝影走累了,就換坐在廊下讀詩寫詩
 
街頭攝影,最好步行,像個苦行僧,或是騎單車,穿梭方便,若是騎摩托車,車聲怕會擾人。若在城市內,有時,改搭公共汽車,停車點站多,車速不快,靠窗坐,進行較高視角的街拍,也可拍到許多不一樣的作品。人生遇阻礙,要知道擊破點在哪裡,創作這麼多年,亦如是。
 
4、
 
街頭詩人/Wilber Pan 潘瑋柏
 
我流浪街頭 
帶著自信笑容 
盡情享受 
孤獨的光榮
 
街頭攝影,並不宜一大團攝影人同行,那太張揚也易失去自我的視角。我一直是單獨的街頭訪客,走走停停,去發現自我的發現,去看見自我的看見。街頭拍攝,是自得的事,若有人問我為什麼要拍攝,我一定是這樣回答:「因為我看見了,所以我拍攝。」
 
街頭攝影者,基本上可以視為「街頭詩人」,同樣流浪街頭,攝影者可以把看見穿越光影的小孩,變成一幅迷人的影像,詩人可以把看見穿越光影的小孩,變成一首感人的詩。創作形式雖不盡相同,但取材一樣,藝術的理念也是一樣。
 
5、
 
我喜愛鯨向海寫的這個意象: 
 
「無夢的大軍在街頭/挺立風雨中的骨架」(鯨向海)
 
街頭上有無夢的大軍,像挺立風雨中的骨架,這意象、這氣勢多麼驚駭視覺和憾動心靈!街頭攝影者和街頭詩人,無疑也是無夢大軍中的一員,在街頭挺立者,不怕日曬雨淋。
 
每次我在街頭,想要街拍,不可避免地總會拍到路人的腳和臉,尤其人體細節清楚到毛細孔可見的時候,心裡總會猶豫不決是否要讓它呈現在影像裡。而寫詩就沒這種煩惱,詩人鯨向海寫臺北街頭,寫到了「過長的腳毛」和「潦草的臉廓」的人,「腳毛過長在西北雨的臺北街頭/潦草的臉廓在失去候鳥的黃昏」(鯨向海),是這麼的生動有味。這是詩敢做出的事。但是,在街頭攝影作品中,近拍路人則是危險的事。
 
我在街頭,如何不可面對:
  
「夜間的暗處太多/走在街道上隨時都有可能被拉進暗處裡」(蘇紹連)
  
「我走在你們看不見的街頭/我自己就是光/留下黑暗微末/往前走」(蘇紹連)
 
這是我的街頭體驗詩,《你在雨中的書房,我在街頭──蘇紹連詩攝影》一書,是讓現實主義的攝影和現代主義的詩並列呈現,我努力去完成,小雅文創團隊以最美的製作實現了我的出書夢。

 
繼續閱讀
2007/09/26

【講座】攝影,語言,真實世界的結構

攝影,語言,真實世界的結構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