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目前使用的相機是nikon d50,鏡頭有七支:nikon 20mm f2.8,sigma 28-70mm f2.8,nikon 70-210mm f4,sigma 105mm f2.8,nikkor-q auto 200mm f4,NIKKOR-O Auto 35mm f2,NIKON AIS 50mm f1.4 。請勿任意盜用本部落格影像,盜用者必追究。如果需要引用或使用到這些相片,請來信告知,我會提供原版相片檔。所有相片檔均放在「新浪」無限制容量的部落格裡,感謝「新浪部落」。
2010/03/18

小鎮裡貧窮的色彩之夢

色彩,讓平凡的相片變得不平凡,也可以讓貧窮變得夢幻。攝影,不只是拍攝,還得再進一層次製造影像。


繼續閱讀
2010/03/15

秧‧植入肉體(相片2張)

這時,我小心翼翼把光影定格,因為生命。

秧苗


繼續閱讀
2010/03/07

老農83歲,他在田裡插秧(相片5張)

我騎單車在台中港區的農田阡陌上巡繞,看到不少的農人,為著他們的農田忙碌耕種。
這位老農跟我言談,夾雜不少日語,他說他已83歲。

農夫
繼續閱讀
2010/03/02

春水漫田園‧佇候一個季節(相片4張)

現在是到田園拍照的最佳時刻,因為田地注滿了水,也剛在插秧,水中的倒影美得叫人驚豔。所以我又開始騎著單車,帶著單眼,往台中港區的田園去巡迴了。


繼續閱讀
2010/02/20

我的寫照:被浮萍紋身(相片4張)

我在河中泅水……
 
綠色的葉片在手臂上漂流,在指尖釋放,一葉一葉,順序出去。出去以後沒有方向,一葉一葉相遇,一葉一葉分離。
 
手臂是河流,從皮膚底層浮現的,細細的斑點,往下游流,尋找可以靠岸的傷口。
 
從河中泅水上來的我,背肌、胸膛、雙臂都沾滿了浮萍,我,被浮萍紋身了。我注視著自己的身體上浮萍的流動變化,彷彿一葉葉的相遇與分離,正是我一生的寫照啊!

                                                                          (散文詩〈浮萍〉‧收入《草木有情》詩集)

Duckweed


繼續閱讀
2010/02/18

鐵皮屋頂上的"失"骸(相片2張)

陰雨而濕冷的日子,我上頂樓眺望天空的容顏,低頭俯瞰鄰居的鐵皮屋頂,有一些失落的雜物,如電線、木塊、毛巾等等,哦,就拿相機拍攝它,它是我的情緒投影。


繼續閱讀
2010/02/11

相信它是有使命存在的:扛(相片3張)

又逢過年春節,等待聽聞春雷。一生尚剩幾回春?扛在肩背的人情親情,仍是最後生命的重責大任。離天空愈遠,離地面愈近,頭,臉,眼睛,嘴,就是不變的信仰形貌。


繼續閱讀
2010/02/09

假如詩句變成攀壁的藤蔓(相片3張)

一張可以啟發寫詩靈感的影像,倒使話語顯得脆弱了。有時候,不如無文字,因為影像有其自身存在的權利,雖然閱讀影像仍得脫離不了話語,脫離不了詩的語言,或是以文字描述的下下策。


繼續閱讀
2010/01/20

花草戀:豔麗與素雅(相片5張)

花草,是攝影中最容易拍的題材,卻也最不易賦予言外之意的,拍多了,也喪失更多的意涵,變成只是植物圖鑑而已。

我在公園的九重葛下,拍到了花的豔麗與草的素雅。花,草,各有風姿韻味,都教人迷戀。


繼續閱讀
2010/01/18

遺落的的身體器官之一:帽子物語(相片5張)

因為平時騎小摺去逛,也只是當作運動;因為順便帶著單眼相機,到各處拍拍,真的沒有想利用攝影來創作影像。因為懶於再精進,因為更高竿的攝影是專業,我無能力達到。故我只是偶爾拍拍,休閒自己。

今天騎小摺單車到鰲峰山上去,那裡有鬼洞,有遺跡。我把帽子放到石頭階梯上,突然想到:「帽子,是我的身體器官之一,它遺落在此地。」這麼一個句子,然後就這麼拍攝起來。我想,一個句子的語言,是攝影創作的核心,攝影者得依據著語言的核心去構思、去取角度、去調光圈和快門、去站在主題的面前,和主題身心交會,才能完成作品。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