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7/02

﹝走~找爸爸!﹞16-我因兒子而堅強,也因兒子而怯懦 /慢飛天使/幼兒腦性麻痺/早療


有了〝安〞之後,〝霖〞常對我說,原來我的肩膀,是如此的寬。

而我總笑著回她:「還不是被你們三個操出來的,說不定現在還可以多給另一個女人來靠~

然後就會看到某人嘟起嘴巴「哼!」的一聲...

 

其實我總覺得自己肩膀還不夠寬,只能在工作與家庭選一項。不過後來卻覺得很幸運,這幾年來我還有能力顧好一項,那就是現今〝安〞的進步與成長狀況,早已超越幾位醫師與治療師一開始的預期…。另,自己二十多年前就選錯女朋友了,婚前還要分手只是沒分成,只能怪自己胖到跑不動也沒別的女人要。哈!真是殘念~(嗯,寫到這,覺得自己皮又再癢了!)


但我是常想,若是自己的選擇與決定,怎能怨別人?!

而女兒也會再插上一句:「算你倒楣!」

我也總會笑笑的看著女兒說:「如果算我倒楣,接下來會換誰倒楣啊?!

接著我又會對著老婆喊說「老婆啊,妳看連妳女兒都說我娶到妳,算我倒楣…」

當然,又會看見〝霖〞和女兒接下來在那拌嘴。

~

 

不過有了〝安〞後,自己的個性真改了許多。像是我以前開車喜歡亂踩油門亂飆,但現在若相較自己以前開車的速度,簡直算是龜速,連開在高速公路上,時速常開不到100公里,也常改走慢車道。這8~9年來常開車的我,甚至大概只收過兩張罰單。而且開車在路上,也已鮮少再搖下車窗對那些不良駕駛飆罵,對惡意或挑釁的車輛,也不再回應。

我好像變得膽小和怯懦了!

每次總會想到還有老婆和子女,特別是〝安〞。

當然還是有少數幾次,自己差點壓抑不住脾氣,而〝霖〞總是在旁提醒「想想女兒和兒子!」

 

原本以為〝安〞的出生,讓我變更堅強了。

但他出生時,在重度加護病房的那段期間裏,我最敬愛的外公,不幸往生

我的父母怕我已為〝安〞的事煩心,要我不用回去南部送外公最後一程。

但在外公出殯的那天凌晨,我還是對〝霖〞說:「雖然我是外孫,但我外婆家所有親戚都知道,小時候他很疼我這個外孫。我還是非下去送他最後一程,不然我會後悔一輩子!今天早上,我無法去加護病房看妳兒子和他說話,妳再帶妳女兒一起去看他,然後再打電話跟我說他今早的狀況。下午我會馬上趕回來看妳兒子!」

原本〝霖〞還擔心,我體力是否會撐不住。但我對她說,我知道我自己的體力,我不會超過我的極限,我知道還要想到你們。於是我起身穿好衣服,出門開車南下,要去送外公最後一程。

 

台北開車到台南,其實沿路上自已的腦海是一片空白。我沒有想像中的難過,心想或許自己變堅強與冷靜了吧!

到了一大清早六點多,我一踏進外公、外婆家的三合院,我的父母、外婆、舅舅、阿姨們對我的到來,感到有些驚訝!我默默的靠近,走至我外婆的身旁說:「阿嬤!你要多保重。」

在為外公送行的沿路上,我沒多說什麼,眼淚也沒流的想像多。

或許,真是這些年自己的身邊發生太多事。

待下午一點多,送完外公最後一程後,我又匆匆向大家道別,開車北上直奔台北,心急著趕回醫院加護病房去看〝安〞。

 

但在回程的路上,腦海中和外公有關所有過往的畫面與情境,卻一一的浮現出來

想著小時候在外婆家,坐牛車、馬車的畫面;想著餵水牛吃草的畫面;想著抓青蛙、玩蟾蜍的畫面;想著我外公強壯高大的體格、及開朗的笑容;想著我父親曾對我說過,當他還是一無所有時,外公沒嫌棄他,還是讓我母親嫁給了他…。

然而我的眼淚,開始直流個不停

 

又想起了,幾年前外公只是輕微中風,卻從此有些自暴自棄,老的很快、性情也變了!

外婆及其子女們想盡辦法,想要讓他回復以往的開朗個性,卻是一再失望。短短沒幾年的時間,他就這樣走了!

我心中又感慨著,人老生病後,往往才能看到一個人真正的本性與韌性。

身旁曾看過好幾位長輩,有些中風並不嚴重,但卻從此無法振作,通常比預期還早許多就離世。也有些重病纏身,卻因保持樂觀的想法,自己不放棄,而身體卻日益好轉。我常想,人身體上的缺陷是小事,往往心理怎樣才是大事。

 

因此,我後來會想暫放下自己的工作,有部份也是這原因。一部份是為了〝安〞外在的復健,另一部份也是希望,我能多點時間陪子女,給他們比較正面的人生觀。讓他們懂得不要在乎自己沒有什麼,要多想想自己還有什麼?!

或許,我無法像其他人的父親,有如同巨人般的肩膀,讓子女站在肩上看到全世界。但我希望子女也能站在我肩上,看到一條正確的人生道路,讓他們長大後能走一條不偏倚的路與價值觀…

 

待續

 

 

感謝您在本粉絲團按讚及分享!

 

 

早療、資源班、慢飛天使、早產兒、發展遲緩、早療經驗、早療心得、腦性麻痺、兒童復健

 

 



﹝走~找爸爸!﹞14-而兒子的出生對我到底幸或不幸? /慢飛天使/幼兒腦性麻痺/早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走~找爸爸!﹞17-〝安〞你是讓我這輩子流下最多淚的人1 /慢飛天使/幼兒腦性麻痺/早療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