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6/16

﹝走~找爸爸!﹞13-是幸?是不幸?往往都在一念間 /慢飛天使/幼兒腦性麻痺/早療


〝安〞出生後的頭幾年,我每週幾乎有五天的時間,是天天帶著他往返穿梭於,
2~3家醫院及診所的復健科,陪他做治療與復健。當時不少的治療老師及其它復健同學的母親,都認為他很幸運,擁有我這麼一位愛他的爸爸。

 

我覺得〝安〞是幸運的,但卻不是因為他單只是遇到我的關係!

是因為他一路走來,在不同的階段都遇見了,無數的貴人能拉他一把。我們家所有的成員也是幸運的擁有他,因為他的出現也改變了所有成員,他的阿公、阿嬤、我、霖、琦、姑姑,而那改變,大多都是正面的!


他一出生,就遇見他人生的第一群貴人。朱醫師、林護理長,還有青艷、閔翎、秀姍、銀蘭、貽雯、麗芸、麗裙、惠英、秀青、盈引、容君、美雲、春梅10多位的護士姐姐。是他們讓〝安〞從生死關頭,在新生兒重度加護病房一個半月的日子中,無微不至照顧,才可以讓他能平安的離開醫院,沒被老天所召喚去。

 

因此,〝安〞也比別的寶寶還幸運,在一出生就擁有除了家人外,還有另一群人的關懷疼愛。在他出院後的頭些年,每當回診或每年的早產兒回娘家時,我們也常常帶著他回去打招呼,當她們看到〝安〞進步成長的模樣,更是發自內心的為他高興!

 

在新生兒加護病房那段時間,我深深感受所有護理人員的偉大情操。

有人剛做完月子沒多久;有人肚子已有小寶寶,但因為煩重的護理工作,還不得一邊服用安胎藥,一邊照顧著病房的新生兒;甚至多年後我才知道,其中一位當下常教我和〝霖〞,關於日後〝安〞出院要怎照顧的醫護人員。在那時候,她的老公才不幸因病過世沒多久,她還要獨自扶養,尚未上小學的孩子。但我在她們的神情中,以及照顧小朋友情形,卻沒看到那厭煩不耐的狀況。反倒是感受到,在她們身上充滿溫暖與和善。所以醫院的醫護人員,是〝安〞幸運遇見的人生第一群貴人!

 

〝安〞又在其他加護病房的護理人員照顧下,前後近三個月的時間中,體重也從一千公克,長到兩千兩百公克,達到可以返家的階段。主治醫師朱醫師,當時給我很多正面的建議,他說〝安〞的大腦傷得不輕,肢體能力可能只有一般的四、五成,語言能力會比較弱,智能還很難說…。但幸運的是知道的早,六歲以前是〝安〞黃金期,他還有無限可能!

 

最後,朱醫師建議我和〝霖〞看是否有一位,日後能全心帶著〝安〞積極復健。甚至,還幫我們介紹及安排了,日後的復健科、腦神經科及針灸科的優秀醫師們。這一點讓我很佩服朱醫師,許多西醫師是不會介紹安排中醫師給病患吧?!但他卻跟我說:他無法解釋針灸是否真的有效,但確實有人治療後有改善,至少去評估看看沒有壞處…

 

又想到,人的際遇真的很難說,那年〝霖〞還懷著〝安〞的時候,我剛好看過商業周刊的某期主題是:『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我當下看完那篇文章,了解到早期療育對腦麻寶寶的重要性!但萬萬沒想到,這日後會發生在未出生的〝安〞身上。當下更沒想到,〝安〞三年半後還能幸運的遇見,協助機器女孩進步成長的優秀早療團隊。

 

或許有些父母會想說,自己怎們會那麼不幸,生出的小孩是腦麻,且只有一般的四成能力。

但〝安〞在加護病房時,我就跟〝霖〞說過:「如果他離開了!那是他很幸運的去當小天使,不用在俗世受苦;如果癱瘓,他很幸運有愛他的父母,且不會拋下他;如果他不會走,那他很幸運還會動」而出院時,他至少確定還擁有一般的四成能力,那真的很幸運了!

 

我聽完朱醫生的建議後,又回想起之前看過『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的周刊報導內容,讓我更能確認,如果我暫時放下工作,花6~8年的時間,至少能讓〝安〞日後可以照顧自己!用我的6~8年,換他往後的數十年,那真的很值得!甚至這會是只賺不賠的決定。

 

另一方面,我也是考量到〝霖〞,我想的不是這幾年〝安〞不會進步,而是〝霖〞若放棄工作,屆時以她的專長要回職場很難,畢竟這個社會對二度就業的婦女,機會總不是那麼的平等。而我不希望自己的老婆只會在家相夫教子,不希望她在〝安〞能照顧自己後,生活失去重心只會在家胡思亂想。她要能保有自己的生活圈,特別是我也無法讓她當貴婦

 

所以當時常有人問我們,為什麼主要不是由〝霖〞帶〝安〞,而卻是我?!

我只能說,這是我決定的,我們撐過只會更好不會更壞。日子也真快,一轉眼已將過四年。(本文寫的時間,是安在四歲多時)

 

然而〝安〞的出生,對我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呢?

 

待續

 

 

感謝您在本粉絲團按讚及分享!

 

早療、資源班、慢飛天使、早產兒、發展遲緩、早療經驗、早療心得、腦性麻痺、兒童復健

 



﹝走~找爸爸!﹞12-〝琦〞,妳是如此令我感動 /慢飛天使/幼兒腦性麻痺/早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走~找爸爸!﹞14-而兒子的出生對我到底幸或不幸? /慢飛天使/幼兒腦性麻痺/早療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