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2/18

(十三)踏入另一個關係旅程,再次結束單身生活…


(2009.10認識一年後安古終於跟我去中州技術學院聽我的演講)

我知道關係永遠是每一天要面對的一項考驗....
它不會因為你們在一起、結婚了、被祝福,
而變的...更容易!
關係,
永遠都是需要雙方一起努力的...


 (十三)踏入另一個關係旅程,再次結束單身生活

 五月,雖然氣候詭譎的變化,全世界籠罩在N1H1的流感恐懼中,可是我的心情卻是有種漸入佳境的舒坦。

某天跟海泙MSN時,突然警覺:原來這兩年多來自己是在一種「憂鬱」的谷底!那生命底層的鬱踤,就這樣一直拉扯。一直到最近,那一整片烏雲才漸漸的揮散。

當然某個層面是情感的穩定,更多的層面該是也看到自己這幾年的功課沒有白做吧。

原來我生命底層的憂鬱跟我的不安全感是如此的緊密合作!所以當我開始一個人過日子時,失去愛的心結全面反撲;不但會質疑自己是否不值得被愛,甚至要如何開始愛自己?都是這兩年多來不斷考驗的。那些考驗,就化成每一天起床、行動、工作、休息之間的各種呼吸片刻。也難怪這兩年自己常常不想起床,常常是一起床,不自覺的就會問自己:這樣活著有意義嗎?甚至常常一起床,腦袋第一句閃過的就是:又是沒意義的一天!

而我~就這樣在「腦袋習慣自責」與「從心底學習接受一切」的拉扯裡,慢慢的爬出那個生命的坑谷!

突然豁然開朗的看見生命的整體時,也就發現自己在另一條路上前進了~

而五月,正好也是新的一波生活開始。好幾個工作坊將陸續展開,有愛慈每週一次的「身心靈課程」,有露德兩天一夜的「面具工作坊」;有月底大仁大學的演講與「關係花園體驗營」,更有六月一日即將再次遠行的馬來西亞第二次開課。加上原本的讀書會,可能預計開成的幾個小課程,還有剛在進行的紀錄片哇!生活突然好精彩!

可是更期待的是:安古即將搬來與我同住了!

即將畢業的安古,兩個人交往也八個月了。最近的他也因為面臨畢業的衝擊,加上工作上的收入減少,經濟上的拮据,讓我也不禁捏把冷汗。自己對於另一半的不安全感,又再次的在這些議題上打轉。真是所謂的:功課有沒有過就看每一次挑戰!

而這一次,我似乎可以站在比較放鬆些的姿態裡去學習。當然當下剛面臨的那一刻,或許內在害怕的糾結仍然馬上狂飆。而好玩的是自己也在這樣的拉扯裡,慢慢的學習自己的反應。也許是直接的不安全感接手,也許是試著丟出一些不舒服的毀滅性字眼;也許是可以轉化情緒的釋出善意,也許是想控制的抓住擔心。每一種試探,就好像每一種不同的練習,在我跟安古兩人之間的關係就這樣一路摸索、前進。

也因此我提出了要住在一起的邀請!

當然這是我們當初說要結婚的第一個考驗:住一起。

在威脅又利誘的狀態下,安古終於搬到達觀來一起住了!

這也是我巨蟹的模式,總是期待可以兩人一起生活,總是期待可以「在一起」來落實關係。可以說是沒安全感,但我覺得應該是更實際的去體會「關係」。

於是當安古高中晚上的課程結束後,五月八日這一天,他正式入住家裡。

其實過程也是頗曲折的好像他一直有著潛意識的抗拒?一下說夜校還沒結束,一下又說沒有跟房東說清楚,加上白天工作的壓力與不順心,在搬進家裡之前,兩人數度為了這議題不開心。

甚至在要搬家的那個晚上,說好八點他下課,我去他家裡樓下等他,竟然他在學校跟同學辦惜別會吃披薩而讓我在樓下足足等了一個半鐘頭。氣的第一次對他發飆在電話裡大罵:「陳安古你太過份了!」

意識到嚴重的他,馬上其車趕回;滿肚子不開心的我,一直在理智與情緒中迴盪。要等他來?還是馬上甩頭走人?要放棄了嗎?還是再忍一下?是真的不重視我?是我對他太好?還是是他浪子的個性?不習慣有另一半的羈絆?不會想太多的忽略?還是……

最後我還是決定見個面說清楚如果他態度不佳,那我就必須承受一切後果,考慮該放下期待還是放棄關係!

這樣的議題似乎一個鬼魂,一直驅散不去。從之前的關係開始,就一直存在:要有期待的去維繫關係?還是要學習放下期待的繼續關係?要讓自己心死而不抱任何期待?還是要不斷的學習面對當下去接受「放下」而重新建立關係?

當小小的黑影在漆黑的電線桿下出現時,其實心裡的氣就消一半了。所幸他一來就開口直說對不起,半蹲在汽車駕駛座旁,試圖抱著餘怒未消的我,急著解釋的態度,也讓我開始軟化。

真是磨練阿!沒想到這也只是開始當兩人住在一起後,真正的考驗,大大小小的爭執,就這樣源源不絕而來了。我帶著過往有過八年伴侶相處的經驗,期待有一個新的開始;他似乎沒有很多的同住經驗,而且正值年輕氣盛的他,似乎也猶豫著「不自由」的單身結束。

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們該如何磨合?沒有支持的力量來協助!每次一有磨擦,似乎只有我們兩背後那個是否願意繼續的信念...繼續支撐著我們兩個在愛裡的摸索。



(十二)「我期待」紀錄片開始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十四)濟公的祝福~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