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1/13

重新編織自我圖像的敘說與實踐 ...


生命的歷程好像一部一直在開拍的電影,
好像有只有在這樣段落與段落間的詮釋與敘說裡,
才能更明白的看見自己的點點滴滴
就像一件讓你感動到「熱淚盈框」的藝術品,
雖然只是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曾經,
但在那不用評價的範疇裡,就是自我生命展現的唯一....


重新編織自我圖像的敘說與實踐                 

親愛的:

台灣多雨而濕冷的冬天,伴隨著山上清新的空氣,舒緩的音樂流洩在房子的茶味裡,一種屬於鄉愁的氣息,就這樣淡淡的襲上。冷空氣的淡漠中,那種混雜青草與樹林味的傍晚,讓我不禁想起曾與你有過的點點滴滴….

還記得多年前一個私人聚會裡,我們一起去聽了一位用書寫自己生命故事做同志歷程敘事治療的往事嗎?那該是我第一次聽說有這樣方式的心理治療。印象中那天一直在聽他與他的故事,腦海裡想著我自己的劇本,恍神之間他說完他的論文,我卻還在自己的故事中低迴。

我想在那一次的對話場域中,他的自我敘說的過程裡,催化或促動了我開始想自己生命故事的開啟「那我的生命故事是什麼?」「如果有機會讓我來說自己,我又該用怎樣的方式來說自己?」

不久之後,在NGO舉辦為期十次的「生命故事工作坊」裡,你跟我就經驗了這樣的體驗。還記得那一次的活動,我整整興奮了好幾週;因為一直在腦袋裡搜尋著自己要如何呈現自己生命故事的勾勒,一直開心的整理著自己前半生的紀錄。雖然我們還都不是很清楚什麼是「敘事治療」,不瞭解這樣的「生命故事工作坊」到底有何意義?但我自己設計了一整套文本,上下兩段的生命故事裡,我分了「生命對我來說」以及「我對生命說」的流程;搭配一本自己剪貼照片、隨手塗鴉的畫冊,還有整整十二首生命歷程裡所最愛的流行歌曲。

那一晚的「說自己」,很盡興的為我自己找到一個「跟自己對話的位置」!

冬天的夜色總是快速的落下,就像生命的幕總在不注意之間轉換而時間存在嗎?在沒有懂得「時間」這個概念之前,我們是怎樣的生命?在沒有覺察到「生命的時間」之前,我們擁有的又是怎樣的「時間」呢?

就像現在你我已經各分兩地,我們的記憶好像把當年的生命串連一起,可是身旁少了陪伴的你,這段記憶好像有只能在這樣的文字書寫裡沈底。

還記得在週一晚「敘說與實踐」的課堂中讀到的一段文字:「人一旦對自己『存而不在』的生命有了覺察,會不甘於如此,會在時間的歷程中,一次一次地問自己要什麼,一次一次地為自己做抉擇,也因此不斷地形成了他(她)獨特的生命存在過程。」經歷過了那次的梳理,經歷過疾病的衝擊,我看到了「是」與「有」的弔詭,也更清楚「當生命到了盡頭,我們唯一擁有的是『死亡』,而死亡代表著一切的擁有都成空」!更別說在愛與關係裡,曾經「是」伴侶的我們,曾經「有」許多美好的記憶;但當關係不在時,我們倒底可以「擁有」的「是」那段已經過去的曾經?還是當我們「還是」在一起時的那一個當下片刻?

而那一段你我一起回首的曾經,好像也在今晚這樣對你敘說的書寫裡再度上映。當時的我用積極的態度探問:「生命是什麼?」「我能擁有怎樣的生命?」如今在課堂上,我看到另一個學者李澤厚提出:「人活著!」「人如何活」「為什麼活」和「活的怎樣」的論點時,這些你我的往事竟一幕幕浮現。

而離開我的你,還好嗎?

當我再回頭重新編織這一段你我的故事時,生命的自我圖像好像又多了一層不同色彩的浮現。那種不刻意的隨手塗鴉,卻在這樣敘說探究的旅程中一一展開。生命的歷程好像一部一直在開拍的電影,好像有只有在這樣段落與段落間的詮釋與敘說裡,才能更明白的看見自己的點點滴滴就像一件讓你感動到「熱淚盈框」的藝術品,雖然只是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曾經,但在那不用評價的範疇裡,就是自我生命展現的唯一。

其實要說的是:謝謝這一段路上有你!

如果有機會,下次再慢慢用這樣的敘說來跟你聊聊回憶,我想那也是你我可以更瞭解彼此生命歷程的方式之一吧!

  一切順心  

                                                  2009/11/22



首頁│ 下一篇→彩虹婚禮的敘說與實踐期末報告(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