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5/19

台灣怪談中

話說 阿達一天一天長大了 台北也一天一天長大了 不同的是台北長的比他快多了 自從吞了珠子的阿達長大後 身體是愈來愈好
而且財源滾滾 總之機會很多 可是他整個人卻徹底分裂了 內在愈來愈不安定 不在乎、也不重視什麼 心裡只堅持著一種爽就好的哲學 長大後的阿達換了七 八樣工作 改了七 八次的行 最後給他當上了演員 或許是這種狀況去當演員還挺合適的 當了演員後 開始單元劇、連續劇、綜藝節目、社教節目他全都來 他還走南闖北的作秀 在人生的舞台上他經常扮演別人也扮演自己 他還拍廣告 經常參加半自傳性舞台劇的演出 反正不管怎麼說 阿達他胡里胡塗的工作了幾年 居然口碑還不錯 主要是這孩子從小記憶比別人好 背書背的比別人快 所以長大後當演員劇本看幾遍就可以丟本了 就可以演出了 甚至於還有一些記者朋友很讚嘆的問他 「請問一下?你這檔連續劇是演一個很複雜的醫生...談一談你是怎麼揣摩醫生生活的」 「連續劇裡頭的醫生一點都不複雜...從來不用看病人 也不用到醫院開刀...我只要專心談戀愛就可以了」阿達回答的說 在阿達的心目當中覺得從事表演工作就如同從事一種情緒轉移的工作 為謂情緒轉移呢? 就是把以前的經驗拿來這件事情用 比方說 有一次阿達在戲裡他要演一個殺人的角色 可是阿達從來沒有殺過人 從小他就只殺過蚊子 殺過蟑螂 殺人總不能拿雙拖鞋說 「我看你往哪跑 啪!我跟你不共在天之仇 啪!」 後來他突然間想到了他小時候曾經有一次跟他母親合作一起擰乾一條大床單的的經驗 那一次他可是使出了混身解數 他覺得那次經驗可以轉移 所以他就凝視著對方等鏡頭一到他的時候 「呀.....呀....」雙手使命的掐 導播讚美說他演的太傳神了 可是對方就死的太慘了 再也不敢跟他演對手戲了 還有一次輪到阿達在戲裡演出一個被殺的角色 阿達也從來沒被殺過 所以他又想到有一次他在洗澡時那個水突然從很熱轉成很冷的感覺可以運用 他就凝視的對方緊緊記住那個溫水感覺 等鏡頭一轉到他馬上想起變冷水的樣子 「哇哇........哇」 導播說他死的太漂亮了 凡是遇到暴力的戲 阿達就特別拿手 可是一演到感情戲 阿達就特別尷尬 就會覺得手足無措 就會覺得自己內心都好像殘廢般 他甚至於覺得旁邊的人好像也都殘廢了 每當他面對著不斷在掉眼淚的女主角 阿達都茫然了 他覺得很奇怪 人類的眼淚應該是最隱私的事情 為什麼她就可以像自來水一樣都流就流? 她是不是把自然鎖在一個封閉的空間當中? 阿達受女主角的影響時在是太深了 連回家打開水龍頭洗手時 看到自來水都心如刀割 他覺得水龍頭的內心是不是有著什麼傷害 有一次輪到阿達在戲裡演出一個哭的角色 結果阿達哭不出來 可是只要他一想到 當年給他含珠子的摯友 他就會想哭 但是他不敢去觸碰哪份感情 所以阿達漸漸的就發展出一種暴力式的感情 這種暴力式的感情替阿達獲得了一個新的形象 「打...打..打...打..打.......唉!」 「殺...殺..殺...殺..殺.......我需要你!」 「告訴我..你聽我說...你聽我說...你聽我說..嗚...嗚.....親愛的我去打一一九!」 這種暴力式的感情讓阿達在社會上獲得了普遍的肯定 尤其是受到了兒童的重視 可是阿達自己卻愈來愈不對勁 他覺得自己好像在出賣自己的感情一樣 所以他的感覺就愈來愈錯亂 生活也愈來愈麻痺 人總要往高處爬 阿達也跟他所有同學一樣 喜歡去經營各種行業 開餐廳、開茶藝館、開卡拉OK、開服裝店、開啤酒屋...總之什麼行業時髦他就跟著開 阿達的事業也發展的很好 生活也得到很大的改善 而且他自己也開始喜歡去買一些消費品 家裡有各式最新的電氣、裝璜、裝飾品 生活中該有的必需品 他是應有盡有 把自己家裡搞的非常舒服 可是他卻很少在家 他的名片看起來就跟聖誕卡大小一樣 上面密密麻麻的 阿達的事業也是包羅萬象 從酒廊的合夥人到證券商的股東到慈善事業的董事 他通通來 因為事情太多了 人在事情多時難免會產生錯亂 所以阿達有時候會用開酒廊的經驗去指導慈善事業該有的態度 又用慈善事業的經驗去解決證券商裡面所發生的問題 這種方式在台灣也許是不太打緊 可是阿達的內心卻是愈來愈錯亂 他愈來愈分不清楚場合 有一次在一個為雛妓籌募基金的慈善晚會上 輪到阿達上台發言 阿達的發言是簡單扼要卻語驚四座 「呃!我們都知道這個雛妓的問題是非常的嚴重 雛妓就是這個...都很年輕嘛...欸!都很天真嘛...隆嘛係幼齒的... 要想幫助雛妓...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就是...大家多多澎場嘛...謝謝...謝謝」 長年累月花天酒地的結果讓阿達愈來愈分不清楚自己是誰了 同時也愈來愈看不清楚別人是誰了 有一次在一個國際航線的飛機上 他把免費的白蘭地喝的差不多了 這時候想要空中小姐過來一下 他居然用在酒店叫小姐的方式 結果竟然還過來了兩位菲律賓小姐 阿達帶著醉意抬起頭一看 「呵呵...這間店還用外籍勞工啊!」 一時衝動想把她們帶出場 正要行動時機長正在廣播 「現在高度是三萬九千英呎...歡迎帶出場...」 在阿達麻痺的生活當中 他開始去累積一些東西 累積財富、累積物質、累積頭銜、累積各種社會關係 累積了很多東西後他突然發現自己跟自己的家人好像愈來愈疏遠了 基本上阿達是一個每天都會回家的男人 可是他每天回到家時都無法跟家人相處 因為每當他回到家時家人都已經睡著了 等他醒時 家人都出門了 上班的上班 上學的上學 所以每次他看到家人時都是家人睡著時候 家人看到他 也是他睡著時候 他們這一家人就這樣在一塊睡了好多年 有一天阿達起床時 很驚訝的發現他的兒子居然都以經唸國中了 他簡直就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他不相信這就是他的生活 這就是他的太太 這就是他的孩子 衝動的跑到自己房間 拿出照片簿 一本一本看 裡面確實有年輕時候的自己 所以他不得不接受這就是他的家 就在這一煞那 他那個爽就好的哲學 開始一塊一塊的崩潰了 痛下決心一定要痛改前非 他決定要多花點時間來陪陪自己的老婆自己的孩子 可是一到了每天晚上 九點十點左右 阿達就會身不由主的 站起身來 披上外套 摸摸荷包 走出家門 一個人像遊魂一樣走在台北街頭 他玩遍了台北所有的夜生活 可是任何東西都讓他記不得 他只知道第二天下午兩點左右 他會再從自己的床上醒過來 想要多陪陪老婆 多陪陪孩子的計劃也只好順延了 一個人錯亂可以 可是不能影響環境 在阿達的環境當中受阿達影響最深的 應該就算他們家那隻忠實的大狼狗 大狼狗每天晚上都要睜開一雙睡眼朦朧的眼睛去迎接一個醉眼朦朧的主人回家 因為一個是睡眼朦朧 一個又是醉眼朦朧 兩個又是在深夜交視的眼光 所以久而久之 大狼狗竟然產生一種心裡狀態異常的現象 也就是狗格分裂 它愈來愈偏愛貓食 人家就很不安 希望狗能快點好起來 快點回原位 想要替它重建狗格 就在它以經習慣的貓食裡偷偷的放一點狗食 沒想到大狼狗很不高興的把狗食挑掉 把貓食吃完 阿達看到狗怎麼變成這個模樣 這麼可憐 於是帶它出去溜溜 讓它在外面活動活動 或許會找到一些記憶 沒想到大狼狗一看到有別的狗靠近就拚命閃躲 一看到有蝴蝶在路邊 就拚命想要追逐 一看到有貓過來 就好像看到同類一樣 拚命想上 阿達覺得實在太糗了 怎麼會這樣? 把這大狼狗拚命的拉回家 拉呀...拉呀...拉呀... 大狼狗扯著脖子拚命的狂叫 「喵...喵...喵...喵...喵」 阿達在旁邊愣了半天 心想 我的生活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想了好久 覺得自己好像從台北的大漩渦中跳出來 然後很茫然的站在旁邊看著那道急流 又回不去 心中真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台灣怪談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怪談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