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6月29日

〈迪士尼「惡棍」與美國社會問題的投射〉(21)

迪士尼「惡棍」與美國社會問題的投射-膚色的矛盾


「他們經常被監禁起來,但並不總是在監獄裡;
他們也許有病,被當成某種危險的受害者,被當成某種怪異的邪惡的犧牲品,
但是他們同那種邪惡一樣,有著邪惡甚至犯罪的名聲。…
他們帶著自己的邪惡去看醫生,帶著自己的病態去見法官。…
他們與罪犯為伍,與瘋子類似。」
-傅柯[1]


[1] 轉引自Rubin(2000)。〈關於性的思考:性政治學激進理論的筆記〉,李銀河(編譯)《酷兒理論:西方90年代性思潮》,頁40。北京:時事出版社。

迪士尼不僅僅在美國社會當中擔任道德教育者一職,更代替了學校、教堂及家庭的功能(Real, 1977:76),Ward & Giroux(1997)進一步指出,迪士尼動畫電影挾帶了強烈的意識型態訊息,其中包含了性別和社會階級等議題,而其中所指的就是美國現存社會問題的投射(Li-Vollmer& LaPointe, 2003:95);陳若離也認為迪士尼動畫中所蘊含的文化符碼就是美國文化的縮影(陳若離,2004a:14)。事實上,在迪士尼動畫中有著許多熟悉的影子,對於美國社會大眾而言,他們也許都見過它在真實生活中發生,迪士尼也許是蓄意,也許是不自覺,不管怎樣,迪士尼的世界並不是虛幻美好的,有時它也投射出了社會的憂慮。
 
在美國亞特蘭大市這樣的城市,市中心高樓林立,擁有可口可樂公司、CNN大廈、奧林匹克公園;另一面與市中心近在咫尺的黑人貧民窟東湖社區,社區內100%的居民都是黑人,隨處可見的是無人修剪的草坪,廢棄的汽車,社區內沒有雜貨店、藥店,也沒有圖書館。這樣的種族問題成為美國社會陰暗面的一個突出表現,與美國這個「豐裕社會」是如此格格不入。在《獅子王》中,小獅王Simba原本過著豐裕且無憂無慮的生活,但因為叔叔Scar的陷害使得獅王Mufasa慘死,Scar聯合邊界外的土狼軍隊侵佔Mufasa的領地(因為土狼們在Mufasa的領導下過著飢餓的困苦生活),Simba則展開逃亡。Simba最後在狒狒Rafiki的開導下,終於決定重返王國與Scar決鬥,決鬥時Scar掉下懸崖,雖然沒死但卻因為與Simba決鬥過程中背叛他的伙伴土狼,而被土狼群起攻擊。
 
當中主角Simba居住的草原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所有的動物不需要為了食物與生存擔憂,牠們還能與小獅子Simba一同跳舞,為這片豐裕的土地發出讚美;相對地,在這片草原的邊界上,居住著一群土狼,牠們為了沒有食物而憂慮,因為牠們不能踏進草原一步。這與美國亞特蘭大市的城市樣貌有什麼差別?《獅子王》的世界幾乎呈現了美國有色人種與白人其居住及生活品質的問題,其中的三隻「痞子土狼」就被暗諷為貧民窟裡的黑人與西班牙人(Wasko, 2001/ 林佑聖、葉欣怡譯,2001:201)。挨餓的土狼其實也正反映著美國社會貧富不均的嚴重現象,據2000107《亞太經濟時報》中〈美國並非天堂〉一文中指出[1],美國政府日前發表的一份報告說,由於美國經濟蓬勃發展,現在已有較少美國人挨餓,但在1999年仍有3100萬美國窮人在與饑餓博鬥或至少有瀕臨饑餓的憂慮,當中超過21%的美國黑人挨餓或瀕臨饑餓邊緣,20.8%的西班牙裔人面臨相似的困境。
 
事實上,族群關係緊張和種族歧視,一直是造成美國最大內傷的社會痼疾,其中以黑人問題最為嚴重[2],不斷爆發的黑人暴動就是突出的一例,這些暴亂的導火線各有不同,但根源只有一個,即美國社會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現象[3]。而在迪士尼動畫中,對於種族偏見的暗示也相當明顯,比起其他社會問題,像是暴力、墮胎、離婚、吸毒、自殺、精神頹廢[4]等等,有色人種的問題是比較顯著的。非裔美國人當代思想的奠基者是激進派黑人領袖杜波依斯(W.E.B DuBois),他在1901年《黑人的靈魂》(The Souls of Black Folk)一書中就曾指出:「二十世紀的主要矛盾是膚色的問題──也就是深膚色人種與淺膚色人種之間的關係(轉引自Dunant & Poter, 1996/ 呂捷譯,1999:223)。」
 
雖然隨著20世紀六O年代美國民權運動的開展,三個重要民權法案的通過,黑人的政治經濟狀況有好轉,但在各項生活指標中,黑人卻明顯落後於白人,尤其在經濟和社會生活方面,因為1%的美國人佔有全國三分之二的財富,而在窮人隊伍中,黑人、拉美裔、婦女仍然為主要成員,美國正在分裂成巨富和赤貧兩個階級,但是沒有一位主流政治家會談到這一點;另外,美國監獄人滿為患[5],當然是窮人居多,因為富人不需要犯罪就能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東西,而且法律永遠偏向富人這一邊[6],美國在強調民主平等,言論、結社和信仰自由的同時,卻忽視了作為弱勢人群的少數族裔生存和發展權。美國的有色人種不僅受到社會差別待遇的對待,他們更是白人眼中「落後」、「邪惡」,以及「暴力」的代表,他們要不是在牢獄中度過一生,就是在惡劣的生活環境下乞求起碼的生存。
 
再看看因為過度飢餓而與Scar合作的土狼,最後反過來暴力地對待Scar,也許這個暴力的畫面令人感到膽顫心驚,但若將暴力納入民間社會/非主流社會的範疇內加以考察,我們可以說,暴力不是因為文明的存在才被命名為暴力,它其實是民間化個人安全圈與社會體制保護圈之間衝突的結果,暴力的出現必然是民間個人生命受到威脅時的最後手段,暴力雖然以毀滅他人生命為前提,卻是以維護和保證個人生命價值觀念為最終目的的,而迪士尼的土狼們就是在這樣的情形下行使暴力(藍愛國,2003:16)。
 
在《獅子王》中Mufasa統治的王國邊界外,那一群飢餓土狼的形象幾乎與美國社會貧民窟裡的有色人種形象一致,他們失業而且依靠救濟為生,其犯罪率高、就業率低、平均教育水準低落,他們也想進入白人的世界工作,享受和白人一樣的生活,但是有色人種就像《獅子王》中的土狼一樣不得踏入獅王的領域。Simba與Mufasa幾乎就是美國社會中高貴種族的代表,他們生活優渥舒適,位居高位統治王國(在此可看作美國),享受最充足的資源,特權向他們靠攏,就像白種人一樣,但是他們卻無法顧慮到在邊界上生存的那些土狼,若要為土狼的攻擊找個原因,那麼就是在獅王Mufasa的領導下,他們沒辦法得到起碼的溫飽所以才起而反抗。土狼們是弱勢且被遺忘的一群,他們在邊界上的生活就像美國社會中的黑人社區一樣,而土狼對獅王領土的暴力進攻幾乎可以看作是有色的弱勢族群為其生存權奮鬥的最後手段。
 
雖然暴力文化一直是美國犯罪率居高不下的一個重要催化劑,但是電影影像裡的這種「暴力」「負面影像」其實也是民間文化趣味的反映,那是從社會的另一角度看待社會,不能因為它所展現的社會負面而只認同它的負面,其實正負面的對立統一才是社會存在的真實面目(藍愛國,2003:16)。尤其在911後,美國經濟走向衰退,就業市場萎縮,消費者信心跌入谷底,加深了美國社會的挫折感[7],本來就難以生存的弱勢族群,在這樣的情形下不得不用更激烈的手段爭取生存權。《獅子王》中的土狼為了更好的生活,大舉侵入獅王的領土,他們所使用的暴力手段以某種程度來說就是一種社會問題,牠們真若變成美國社會的黑人或其他有色人種的話,他們的下場可能就是被監禁在監獄中,若他們沒有作惡,生活在貧民窟的他們也會被當成是一群有害的人種,事實上貧窮的他們與監獄中的那些人一樣享有邪惡的名聲,他們像傅柯所說的一樣,他們與罪犯為伍,與瘋子類似,黑人及土狼更是美國社會經濟發展底下被標示為邪惡的犧牲品,他們被代表英雄的獅王再度驅趕到邊界上,「英雄」視他們為包袱,事實上,是「英雄」造就了險惡的環境,讓「惡棍」置身其中。
 
        迪士尼故意忽略了土狼才是被壓迫的一群,因為牠們沒有食物、沒有優良的居所,迪士尼更將土狼的攻擊轉變成一種對當權者有利的敘事,土狼們變成暴力的行使者,變成罪犯,而不是為了生存奮鬥的戰士,更進一步地規避獅王Mufasa與Simba才是社會問題的根源,這與美國當局偏坦白人的作法幾乎相似,如果美國社會依舊認同迪士尼將土狼趕出獅王Mufasa的領域,將有色人種留在貧民窟,那麼美國社會的種族及貧富不均問題將繼續存在。
 
 
 【擷取自淡江大學大眾傳播學系碩士班論文《誰是「惡棍」?迪士尼反派角色形象研究∣以1989年至2004年間迪士尼動畫為例》】


[1] 資料來源:海峽新生,〈社會問題〉。http://www.hxxs.net/hs/j/new_page_8.htm
[2]資料來源:燕南網,王緝思(2003)。〈美國美國社會在發生變化〉。http://www.yannan.cn/data/detail.php?id=5966
[3] 資料來源:新華網,《環球》雜誌,姬虹(2004)。〈黑白美國〉。http://news3.xinhuanet.com/globe/2004-04/16/content_1423729.htm
[4] 資料來源:燕南網,王緝思(2003)。〈美國丟不下的意識型態〉。http://www.chinadaily.com.cn/gb/doc/2003-08/11/content_253881.htm
[5]根據美國司法部提供的資料,美國目前監禁在獄中的犯人總數達198.3萬人,占全世界犯人總數的1/4,是世界上犯人最多的國家,而美國政府在監獄方面的投資是教育投資的6倍。資料來源:〈美國社會問題〉http://www.wyu.edu.cn/webpage/share/xiaobao/122/tsh.htm ;新華社(2001),〈美國監獄人滿為患〉http://www.china.org.cn/chinese/2001/Aug/53217.htm
[6]資料來源:燕南網,王緝思(2005)。《美國人民的歷史》序。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http://www.yannan.cn/data/detail.php?id=5972
[7]資料來源:王緝思(2003)。《美國美國社會在發生變化》。http://www.yannan.cn/data/detail.php?id=5966


〈美貌,惡棍的絕緣體〉(20)←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迪士尼「惡棍」形象的轉變〉(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