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海外旅遊記錄
2008年4月23日

日本北陸(5)哇沙米農場

惠那峽-->馬籠古道-->奈良井宿‧木曾大橋-->信州蘋果園--> 哇沙米農場-->白馬扇屋(飯店)

大王山葵(WASABI =わさび=哇沙米)農場,是日本最大規模的山葵園(星米花說:山葵就是哇莎米唷!),每年吸引約120萬訪客一遊,為安曇野著名的觀光景點,同時亦以黑澤明導演之電影「夢」拍攝地點,聞名日本全國。

大王わさび農場(WASABI 山葵)哇沙米農場


這就是入口啦!
大王わさび農場(WASABI 山葵)哇沙米農場

繼續閱讀
2008年4月23日

日本北陸(4)木曾大橋‧信州蘋果園

惠那峽-->馬籠古道-->奈良井宿‧木曾大橋-->信州蘋果園--> 哇沙米農場-->白馬扇屋(飯店)

【奈良井宿】在昔日連絡江戶與京都的「中山道」上,設有11處宿場,奈良井為11宿中位於標高最高約935公尺的宿棧;道路兩旁保留著傳統木造格子窗戶的民家,現被列為「國家重要傳統建築物群保存地區」。
奈良井宿‧木曾大橋


長野舊名信州,信州蘋果好吃的原因,是開花期比其他產地來得早,蘋果能在樹上充分成熟,此外則是因為長野地區的日照時間長,蘋果能儲存充分的太陽能量,加上夏季晝夜溫差大,把美味緊緊地封住,使得長野蘋果清脆又可口  ^^y......
日本北陸‧信州蘋果園

繼續閱讀
2008年4月23日

日本北陸(3)中山道馬籠宿

【馬籠】─江戶古街

馬籠幾乎可以說是日本現今保留最完整的江戶時期建築,這個功勞歸功於自 1968 年的保存計畫,結合了政府的力量維護古蹟,當地的人堅持「不賣,不借,不破壞」的原則,努力維護江戶時期的風貌。

在這裡看不到日本現代文明常見的景觀與商品,有的只是古意盎然的老舖,傳統的喫茶店,賣的都是鄉土的玩偶,小吃與土產。

日本北陸‧(妻籠)馬籠古道

繼續閱讀
2008年4月19日

日本北陸(2)惠那峽

【惠那峽】
位於岐阜東部的惠那峽是分佈著受自然侵蝕而形成的奇岩怪石的斷崖絕壁,猶如刺入地面的傘岩,這是國家的天然保護物,它與覆蓋著褐紅色苔的紅岩,都是峽穀中的奇岩怪石的代表。
日本北陸‧惠那峽

日本北陸‧惠那峽


繼續閱讀
2008年4月17日

日本北陸(1)名古屋中部國際空港

日本北陸‧名古屋中部國際空港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迪士尼反派角色形象研究─結語〉(23)

        在迪士尼所創造的世界中,有一種明顯的偏見-以性為罪惡的思想,以性為劣等心理的概念,種族中心主義,對巫術的指控和無端的恐懼,「厭惡與己不同的陌生人」情緒-而這偏見卻是獲得權力階級認同的,因為它有助於消除大眾心中的矛盾與恐懼,更有助於解釋社會現狀不甚完美的地方。所以迪士尼的偏見在「惡棍」的身上發酵-「顛倒錯亂」的性別角色、「性慾過多」的情慾表達、「癲狂」的力量、「醜陋」的臉孔以及「邊緣」的位置-成為「惡棍」他/她行惡的原因,但是這一切都是迪士尼為鞏固「英雄」獨尊地位的卑劣手段所造成的。....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迪士尼「惡棍」形象的轉變〉(22)

 
「焦慮和希望是相同集體意識的一體兩面。」
-科爾納[1]


[1] Douglas Kellner (1992) 。<電影、政治與意識型態>,《當代》,73:111。(譯者不詳)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迪士尼「惡棍」與美國社會問題的投射〉(21)

迪士尼「惡棍」與美國社會問題的投射-膚色的矛盾


「他們經常被監禁起來,但並不總是在監獄裡;
他們也許有病,被當成某種危險的受害者,被當成某種怪異的邪惡的犧牲品,
但是他們同那種邪惡一樣,有著邪惡甚至犯罪的名聲。…
他們帶著自己的邪惡去看醫生,帶著自己的病態去見法官。…
他們與罪犯為伍,與瘋子類似。」
-傅柯[1]


[1] 轉引自Rubin(2000)。〈關於性的思考:性政治學激進理論的筆記〉,李銀河(編譯)《酷兒理論:西方90年代性思潮》,頁40。北京:時事出版社。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美貌,惡棍的絕緣體〉(20)

美貌,惡棍的絕緣體-女「惡棍」外形的醜陋化

 
「美是生命活力的裹屍布。」
-Schwarzer[1]
 


[1] 轉引自Schwarzer, 2000/ 劉燕芬譯(2001)。《大性別:人只有一種性別》,頁237。台北:臺灣商務印書館。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醜/惡」的承受者-厭惡與焦慮的投射〉(19)

 
「我們將看到他們和那些排斥他們的人,
期待著從這種排斥中得到什麼樣的拯救。
這種方式將帶著全新的意義在完全不同的文化中延續下去。
實際上,這種嚴格區分的方式,是一種社會排斥,又是一種精神重建。」
-傅柯[1]


[1]轉引自Foucault, 1961/ 劉北成、楊遠嬰譯 (1992)。《瘋癲與文明》,頁23。台北:桂冠。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文明新世界?-對科技的懼怕〉(18)

邪惡力量-「惡棍」,恐懼的化身(3)

在迪士尼動畫中,秩序由英雄所捍衛,惡棍總是破壞秩序者,也許惡棍的力量總是讓人感到害怕,但事實上惡棍的力量微乎其微,他們所對抗的英雄體系才擁有不動如泰山的穩固力量,這是專屬於英雄的,它代表的也就是主流意識型態。弔詭的是,惡棍的力量正是社會秩序所給予的,因為當社會界定了該怎麼做時,就代表了「違規者」正在挑戰父的法律。接下來的分析中,可以看到迪士尼(或美國社會)賦予「惡棍」的力量原貌,這力量干擾了既定秩序,但它也代表統治者一連串壓迫抹黑的策略,英雄替「惡棍」立下罪名並把他們逼到迪士尼世界的邊緣,所以「惡棍」只能起身反抗,對英雄發出怒吼。 


「在從前,人們恐懼的是神明和天災,龍和惡魔;
但現代特別的是,我們的恐懼來自於我們自己的創造物。」
-莎拉‧杜南與羅伊‧波特[1]


[1] 轉引自Dunant & Poter, 1996/ 呂捷譯(1999)。《焦慮的年代》,頁2。台北:經典傳訊。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未知的力量-巫術恐懼與獵殺女巫〉(17)

邪惡力量-「惡棍」,恐懼的化身(2)

在迪士尼動畫中,秩序由英雄所捍衛,惡棍總是破壞秩序者,也許惡棍的力量總是讓人感到害怕,但事實上惡棍的力量微乎其微,他們所對抗的英雄體系才擁有不動如泰山的穩固力量,這是專屬於英雄的,它代表的也就是主流意識型態。弔詭的是,惡棍的力量正是社會秩序所給予的,因為當社會界定了該怎麼做時,就代表了「違規者」正在挑戰父的法律。接下來的分析中,可以看到迪士尼(或美國社會)賦予「惡棍」的力量原貌,這力量干擾了既定秩序,但它也代表統治者一連串壓迫抹黑的策略,英雄替「惡棍」立下罪名並把他們逼到迪士尼世界的邊緣,所以「惡棍」只能起身反抗,對英雄發出怒吼。 

 
「女巫永遠地死了,但是仙女不會死。」
-米歇萊[1]


[1] Barstow, 1996/ 嚴韻譯(1999)。《獵‧殺‧女巫-以女性觀點重現的歐洲女巫史》,頁127。台北:女書。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來自遠古的恐懼-對原始獸力的畏懼〉(16)

邪惡力量-「惡棍」,恐懼的化身(1)

在迪士尼動畫中,秩序由英雄所捍衛,惡棍總是破壞秩序者,也許惡棍的力量總是讓人感到害怕,但事實上惡棍的力量微乎其微,他們所對抗的英雄體系才擁有不動如泰山的穩固力量,這是專屬於英雄的,它代表的也就是主流意識型態。弔詭的是,惡棍的力量正是社會秩序所給予的,因為當社會界定了該怎麼做時,就代表了「違規者」正在挑戰父的法律。接下來的分析中,可以看到迪士尼(或美國社會)賦予「惡棍」的力量原貌,這力量干擾了既定秩序,但它也代表統治者一連串壓迫抹黑的策略,英雄替「惡棍」立下罪名並把他們逼到迪士尼世界的邊緣,所以「惡棍」只能起身反抗,對英雄發出怒吼。



「我們會看到,人類具有某種發狂動物的可怕形象。…
動物界逃避了人類符號和價值的馴化,
反過來揭示了隱藏在人心中的無名狂暴和徒勞的瘋癲。」
-傅柯[1]


[1]轉引自Foucault, 1961/ 劉北成、楊遠嬰譯 (1992)。《瘋癲與文明》,頁16~17。台北:桂冠。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癲狂與悖離-作為抵抗主流意識形態的「惡棍」力量〉(15)

「他者意識永遠是存在的,就算現有的瘋子全治好了,
這個他者的位置仍等著另一批人來坐,這些人也將被稱為瘋子。」
-黃煜文[1]


[1]轉引自黃煜文(2000)。《傅柯的思維取向-另類的歷史書寫》,頁53。台北:台大文學院。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幼兒化性慾〉(14)

幼兒化性慾-代表性慾懲戒的「惡棍跟班」形象

在迪士尼動畫中,可以見到男「惡棍」用宗教中對性的道德觀包覆了自己的性慾,女「惡棍」則扮演一個誘惑純潔少女的蕩婦,不管他們的表現是性壓抑或是情慾縱橫,他們的性慾都是顯而易見的,而且擁有性慾的後果幾乎都指向了滅亡。.....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性慾的誘引者〉(13)

性慾的誘引者-女「惡棍」的情慾表達

性慾過多是邪惡的,這在迪士尼「惡棍」Frollo身上見證了一切,但事實上,性慾的多與少在男人與女人之間標準是不一樣的,女人過多的性慾將指向更污穢不堪的境域。十九世紀的歐美社會,視夫妻之間的性為生兒育女的手段,只有男人得以體驗性的快感,床第之間,女方若有激情興奮的流露會被疑有「淫蕩」之嫌。....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受道德壓抑的性慾〉(12)

受道德壓抑的性慾-男「惡棍」的情慾表達

「因性壓抑而產生的歇斯底里症,常被視為是惡魔附身。」
-王溢嘉[1]


[1]轉引自王溢嘉(1990)。《性‧文明與荒謬》,頁57。台北:野鵝出版社。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拋棄女性包袱〉(11)

拋棄女性包袱-男性化女「惡棍」對父權的威脅

「醜陋的巫婆就是象徵『放棄女性氣質』的可怕形象。」
-蘇珊‧布朗米勒[1]


[1]轉引自Miller, 1991/ 陳蒼多(1991)。《女性奇論》,頁230。台北:森大圖書。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顛倒與錯亂?〉(10)

顛倒與錯亂?
─女性化男「惡棍」對性別角色的挑戰與瓦解


在人類社會裡,幾乎都建構有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sex-role stereotype),成為社會期待兩性行為的特殊模式。它指的是一組概括化的特徵用以標誌男與女的方式,但是常常會發生以偏蓋全、過度類化,或是先入為主的成見。....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29日

〈既定秩序的干擾者〉(9)

既定秩序的干擾者-
性別混亂與性慾扭曲的「惡棍」形象


                                                       「要排斥他就必須把他圈起來。」

-傅柯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14日

〈好萊塢、惡棍、迪士尼〉(8)

好萊塢、惡棍、迪士尼

在歷史上,儘管敘述電影的種類有無限多種,電影似乎已經被一種敘述形式的型態所主宰,這個強勢的型態為「古典好萊塢電影」.....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14日

〈迪士尼動畫風格與角色特質〉(7)

迪士尼動畫風格與角色特質

在特定期間或特殊類型的電影中,都具有可被區辨的獨特性質。因此,即使迪士尼企業已經生產出範圍廣泛以及形形色色的動畫電影,但仍舊可以區辨出其特殊的風格.....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14日

〈迪士尼動畫的興起、沒落與再興〉(6)

迪士尼動畫的興起、沒落與再興

華德迪士尼他憑著本身創意起家,在二十二歲時隻身從老家堪薩斯來到好萊塢闖天下,當時電影仍是黑白、無聲階段,卡通片只不過是擺在電影開演前的娛興節目,都只有短短十幾分鐘而已。.....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14日

〈傳統動畫與電腦動畫〉(5)

傳統動畫與電腦動畫

說起為「動畫」[1](animation)下定義這一件事,其實就有點像要為「紀錄片」下定義一樣,相當困難,而且眾說紛紜,很難取得共識。....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14日

〈迪士尼反派角色形象研究─理論架構〉(3)

迪士尼反派角色形象研究─理論架構

迪士尼電影不管改編或自創其專屬的敘事方式,隱藏其電影中的結構卻是驚人地相似。敘事學家們相信,在眾多複雜的故事中必定也能抽離出一套故事的規則,.....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14日

〈迪士尼反派角色形象研究─文獻探討與研究問題〉(2)

迪士尼反派角色形象研究─文獻探討與研究問題

社會與經濟的許多面向都正在被一種稱為「迪士尼化」(Disneyization)的文化滲透侵入,這是迪士尼信條漸漸主導美國社會的一個過程,而這也是一股全球化的力量。.....

繼續閱讀
2007年6月14日

〈迪士尼反派角色形象研究─研究動機與目的〉(1)

迪士尼反派角色形象研究─研究動機與目的


「迪士尼」這一個名詞及其看世界的方式—童話般的愛情故事,仁慈角色的本質,以及努力工作的美國傳統美德—皆已持續滲透入美國文化之中,自從華德迪士尼(Walt Disney)在動畫幕後操縱至今,其本質上並未改變過(Jackson, 1996:50-51)。.....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