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06/30

川普甩鍋中國的選戰與保台策略

美國新冠肺炎疫情到今年5月中旬,情況並沒有好轉,不僅確診病例全球第一,死亡人數也是全球國家第一,兩項不名譽的第一,對川普總統來說可比得上泰山壓頂。雖然疫情讓他的聲望還是維持在高檔,但面對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恐怕也不是好兆頭,所以如何「甩鍋」責任給中國,應是他應對選戰最重的頭等大事。

http://www.twjlnews.com/newslist.php?newsNo=1390
 
蔡英文今年的選戰策略,顯然是川普「取經」的重要對象。畢竟,這幾年來蔡政府跟他可是夠「麻吉」(關係緊密),雙方相互傳承一下選戰經驗,也不會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這個選戰策略類似民進黨打出的「抗中保台」主軸,蔡英文藉由去年香港「反修例」動盪,在台灣製造與販賣「芒果乾」,而大勝選舉造勢人潮洶湧的國民黨籍候選人韓國瑜。

這不過是幾個月前台灣的大事,但是一場疫情,恐怕已經讓一般大眾把它丟到九霄雲外,可是川普似乎並沒有忘記,他最近打出的選戰策略,跟蔡英文的「抗中保台」越來越像,都是「草船借箭」的模式,都是把矛頭對準中國大陸。所不同的就是蔡英文是採取「單邊主義」的單打獨鬥方式,而川普打的是「多邊主義」的群鬥方式,希望藉由疫情一舉把中國打趴在地。

先來看看什麼是「多邊主義」,它是指「兩個以上的國家進行國際合作,旨在解決國際問題,處理由於國際關係中人們所認知的或實際存在的無政府狀態所引發的衝突」。按照羅傑(John G . Ruggie)的解釋,是指「根據普遍的行為原則,協調三個或以上國家間關係的一種制度形式。」

除了這種從制度層面界定外,多邊主義還表現為國家行為體之間的行為方式,以及對國際普遍的行為準則和規制的重視和遵守。作為一種著眼於發展國家行為體之間良性互動的社會性安排,協調與合作是多邊主義的基本特徵。多邊主義有助於國家化解相互間的矛盾和分歧,從根本上擺脫彼此間的安全困境,創設廣泛的和平穩定的地區安全環境。

所以,多邊主義原本是一種「制度形式」,但是川普過去3年來的行事風格已經超越國際制度的運作模式,反而是以一種領導人的政治偏好作為政策產出的結果,包括他退出國際組織,對中國大打貿易戰與科技戰,都可以看到國際社會早已不跟他採取一致的步伐,美國也跟它的盟國漸行漸遠。

這次新冠疫情之後,川普重新發現採取多邊主義的好處,於是又開始糾集一些國家向中國問責與索賠,而這裡最像蔡英文「抗中」策略的點子,顯然就是建構「反中聯盟」。

美國內環境塑造「反中」氛圍

川普可以打「抗中牌」,首要的就是內環境所塑造出來的「反中氛圍」,讓川普有打「抗中牌」的機會。

這方面,今年2月初在《華爾街日報》發表了題為《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的美國保守派外交學者米德(Walter R. Mead),4月22日再次撰文認為,「反中政策」對於川普尋求競選連任是不可或缺性的策略。這是因為美國人越來越不贊成北京方面的行為。2019年,早在新冠肺炎席捲武漢、撼動世界之前,57%的美國人已經對北京方面抱有負面看法。而在新冠疫情發生後,根據蓋洛普在2月的最新調查,該比例上升至67%。

其次,這個手段正是川普所擅長的。一直以來,川普吸引力的關鍵在於他有能力把自己打造成一個反建制派的局外人,是來清理華盛頓的政治生態,把國家拉回正軌。對一位尋求連任的現任總統來說,這一點比較難辦到,但外交政策圈和商界與中國長期的甜蜜關係給了川普可瞄準的靶子。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薩克斯(Jeffrey Sachs)也說,川普和他的右翼盟友們變本加厲,宣稱新冠病毒疫情是來自中國武漢實驗室意外洩漏的結果,以及中國的掩蓋行為,妨礙了世界採取有效措施應對疫情。他認為這種說法可能重演「麥卡錫主義」破產前的那個時代。

他說,川普便是當代的麥卡錫,利用謊言含沙射影製造恐懼,讓美國百姓成為順民。一些右派最初提出,新冠病毒可能是中國研製的生化武器,經科學家分析後這種說法很快就遭到了駁斥。後來,他們又指責武漢病毒研究所意外洩露了病毒,並對疫情加以掩蓋。

另一位美國前駐北京大使博卡斯(Max Baucus)也說:「美國現在有點像希特勒時期,怕掉腦袋不敢替中國說公道話」。他直言美國政府對中國的言辭攻擊過火,「我們正在重回麥卡錫主義時代……也有點像30年代的希特勒(時期)」。大家都知道現在發生的事是錯誤的,但他們沒有站出來,沒有說任何話,因為他們感到害怕。

可見,美國內環境在過去幾年已經瀰漫著反中的氛圍,只要川普一搧火,那麼「抗中」的星星之火,即可在美國燎原。

這種情況川普大可不必像民進黨從去年既要修訂「國安五法」來搧動台灣的反中情緒,最後更祭出更嚴厲的「反滲透法」,掐死兩岸的各種交流。讓香港「反修例」的風潮,可以大舉的吹向台灣,最終創造出蔡英文獲得817萬選票的新紀錄。

美國外環境凝聚「反中」風潮

有了內環境反中的氛圍存在,川普這次並不像過去打貿易戰一樣,選擇跟中國「單挑」。他改採多邊主義的方式,期望以多勝單的模式,向中國問責與索賠。只是在美中為爭奪國際影響力而激烈角逐之時,歐盟長期堅持促進多邊主義,是希望能在全球事務中發揮第三極作用。然而,疫情在全球大爆發激化了美中對抗,歐洲的多邊主義政策也似乎受到巨大壓力。

在這個環境下,美國的盟國似乎又要重演一次「九一一事件」時,小布希總統要求各國「選邊站」的歷史。

俄羅斯學者沙特洛夫(Igor Shatloff)就認為,美國試圖說服盟國,一致批評中國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方面有錯。此舉類似於打造聯盟,以便通過多邊的方式要求中國提供後果補償。美國和德國已經向中國申訴數千億美元的款項,澳大利亞和瑞典也緊隨其後,實際是在支持美國所展開的指責中國的攻勢。

這是因為新冠病毒疫情把西方國家分裂了,失去互助希望後,所有國家都各奔東西,美國盟友可能產生的感覺是,單獨面對災難要比指望美國更有效。所以沙特洛夫認為,川普對局勢心知肚明,華盛頓擔心在此情況下,確實可能面臨孤立,因此,為了團結,需要共同的敵人。而中國,在美國看來,似乎是傳播世界性災難的國家,所以應該承擔責任。

沙特洛夫還說,川普拼湊某種聯盟的目標就在於此。他是為了恢復美國曾經擁有的地緣政治態勢。美國在很多方向失去領導地位之後,希望通過領導「反中政治聯盟」來恢復自己的領導地位。但問題是,只有美國經濟能夠與中國角力和競爭。歐盟經濟無法與中國對抗。在制裁戰中,指望歐盟國家認真支持美國反中是不可能的。

而前澳洲總理陸克文在英國《衛報》撰文說:「澳洲默多克旗下媒體針對中國的新冠病毒陰謀有一個目的,就是要讓川普連任」。

陸克文還指出,報導暗示檔案來自於由美、英、澳、紐西蘭、加拿大組成的情報機構——「五眼聯盟」。且默多克旗下的其他媒體在重新報導此事時,也明確表示這一檔來自「五眼聯盟」。這跟台灣選舉時澳洲媒體報導大陸「假共諜事件」,實在太相似了,澳洲媒體是否也在美國總統大選進行複製。

只是,儘管所謂「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的說法沒有任何根據,但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卻仍在渲染相關陰謀論。陸克文指出,默多克旗下媒體的立場很明確,即「五眼聯盟」的檔案有助於證實美國總統川普和國務卿蓬佩奧所謂「病毒是在武漢實驗室被發明出來」的說辭。

事實上,澳洲這次在新冠疫情中是緊抱川普大腿,例如,澳推行獨立調查疫情的出處,中國駐澳洲大使認為可能會導致中國公眾不願赴澳旅遊、留學,或購買澳商品。澳外長卻回應說:「拒絕中方經濟脅迫(economic coercion)」。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則回擊表示,我不知道所謂的「經濟脅迫」這種說法從何談起?在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對世界經濟造成全面衝擊的情況下,中國願同世界各國加強合作、守望相助、共克時艱,為了全人類的健康和福祉作出貢獻。我們也希望其他國家同中方一道,多做有利於國際合作和增進互信的事情,而不是說一套做一套。

那麼到底川普打「抗中牌」是否有利於他的選情呢?這顯然是有效的策略。美國媒體就曾經披露,共和黨參議院全國委員會已向競選機構發送了一份長達57頁的備忘錄,建議共和黨候選人通過積極攻擊中國來應對疫情危機。備忘錄強調了三條主要攻擊方式:一是指責中國「掩蓋真相導致病毒蔓延」;二是民主黨人「對中國態度軟弱」;三是共和黨人將因疫情傳播而推動對中國制裁。共和黨人還表示計劃讓中國成為2020年大選的中心議題。

顯然,中國議題在這次美國選舉中的最大角色是川普政府抗疫不力,想要轉嫁責任給中國當「替罪羊」。這個選戰策略共和黨應該是肯定有助於川普勝選,才會提出57頁攻擊中國的選戰備忘錄。

川普政府的「保台」策略

除了「抗中」策略之外,川普政府還有另一套的「保台」策略。其實,從川普上台以後就不斷的釋出許多對台善意。而這次的「保台」策略,主要呈現在:地緣戰略「保台」、多邊行動「保台」、軍事動作「保台」等三種。

一、 地緣戰略「保台」

美國在地緣戰略上的「保台」行動,最顯著的是把台灣納入「印太戰略」一環。美國國務院2019年11月4日發佈的「自由開放印太戰略共用願景」報告中就明白的指出,川普政府正在加強和深化與印太地區理念相近國家的夥伴關係,包括同盟國、東協與印度等。此外,美國也和湄公河地區的國家、太平洋島國、南亞國家,以及台灣和其他夥伴共同面對新興挑戰。

報告在關於「雙邊夥伴關係」部分指出,美國對印太地區的願景和作為,是「緊密結合」(aligns closely with)日本的「自由開放印太概念」、印度的「東進政策」、澳大利亞的「印太概念」、韓國的「新南方政策」,以及台灣的「新南向政策」緊密結合。

美國把台灣納入印太戰略的一環,不僅是宣示性的紙上作業,還有共同舉辦論壇,以具體的行動來「保台」。比較重要的是2019年10月7日台灣與美國在台北共同舉辦的首屆「太平洋對話論壇」。

這個論壇不同於過去類似對話平台,舉辦宗旨以廣泛的「印太區域合作」指稱,美國在台協會(AIT)特別強調,此一合作機制將納入太平洋地區「理念相近夥伴」,目的在「支持台灣在太平洋地區邦交國的發展需求」。加上去年9月底美國在聯合國大會宣布對南太平洋島國增加6500萬美元援助,並承諾加派當地人力。可見,在台灣連失索羅門群島和吉里巴斯2個太平洋邦交國之後,美國與台灣聯手回防太平洋用意十分明顯。

該次論壇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及美國國務院副助卿暨APEC資深官員孫曉雅(Sandra Oudkirk)、AIT台北處長酈英傑(William Brent Christensen)共同主持,並邀請日本、紐西蘭、澳洲、加拿大等國家官員參與。台美主辦方在會前均明確表達,論壇將討論各國在太平洋島國發展援助項目的協調合作,「使台灣太平洋友邦國家的各項援助發揮最大效益」。

台美另一個有關印太戰略的合作項目,就是「太平洋島國青年領袖培訓計畫」(Pacific Islands Leadership Program with Taiwan,PILP),2019年10月28日在台灣的課程開訓典禮,包括帛琉、吐瓦魯、馬紹爾群島、諾魯等太平洋島國與美國、紐西蘭、巴布亞紐幾內亞等駐台使節及代表與會,共同歡迎來自8個太平洋島國的13位青年領袖。

這項計畫是由美國國務院倡議,台灣外交部所屬「外交及國際事務學院」與「東西中心」,於2012年12月13日在台灣簽署瞭解備忘錄,每年在夏威夷及台灣進行共約3個月的訓練課程。因成效良好,外交學院與「東西中心」於2017年10月25日簽署5年期的新瞭解備忘錄。過去總計已培訓144位太平洋島國青年領袖。

二、多邊行動「保台」

美國採取多邊主義方式保台的作為,今年舉辦的世界衛生大會(WHA)操作最為顯著。例如,美國聯邦參眾兩院的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在5月初即致函超過50個國家,要求大家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因為為了對抗新冠肺炎疫情,需要盡可能廣泛的努力。

信上署名的包括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民主黨籍主席恩格爾(Eliot Engel)及共和黨籍首席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還有參議院外委會的共和黨籍主席里契(Jim Risch),以及民主黨籍首席議員梅南德茲(Robert Menendez)。這封信是發送給觀點相同的國家,有大有小,但都被視為是台灣的盟友或站在同一陣線,包括加拿大、泰國、日本、德國、英國、沙烏地阿拉伯及澳洲。

另外,由於台灣防疫表現全球有目共睹,美國國務院國際事務局在推特上連發6篇推文,發起推文挺台灣運動,呼籲各界把台灣推進世衛大會,獲得多位官員、議員大力轉推響應。對此,台灣外交部表示,美國國務院及眾多美國友人對台灣爭取參與WHO的堅定支持及協助。美方的創意做法有助國際社會廣泛瞭解並更加重視將台灣納入WHO的必要性與急迫性。

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團也在5月1日發出推文,聲援台灣加入聯合國,推文中說:「聯合國創立宗旨是為了包容所有聲音,這是一個歡迎多元意見、觀點並促進人類自由的論壇。而禁止台灣踏足聯合國,不僅是對驕傲台灣人民的侮辱,也是對聯合國原則的侮辱」。在這一呼聲下,美國在台協會也公然表態「聲援台灣加入聯合國」。

三、 軍事動作「保台」

新冠肺炎疫情不僅在美國國內延燒,美國軍隊內部也不斷的擴散,這已導致美軍暫停戰備巡航,停靠關島的「羅斯福號」超級航母共有950名船員被確診,其中1人死亡。此外,美軍「尼米茲號」、「雷根號」、「卡爾•文森號」也出現確診病例。因此,美國海軍在太平洋已暫時無航母可用,這是美軍從未出現過的窘境。

但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仍然表示,中國利用全世界對疫情大流行的關注,繼續挑釁行為,包括對台灣施加軍事壓力,在南海脅迫鄰國,強調美方強烈反對中國的欺淩行為,希望其他國家追究中方的責任。

為了「保台」,儘管美軍疫情嚴重,但是美軍的海空軍仍然不斷的在台海周邊巡航。例如,4月份美軍作戰艦執行一般航行任務,就由北向南駛過台灣海峽,之後一直向南海行駛。而美軍機自在4月以後,也超過10次出現在台灣周邊空域。

尤其是川普總統在3月26日簽署《台北法案》之際,美軍也先後派出4架軍機,飛到台灣附近上空。包括美軍MOCHA01、MOCHA02的B52H戰略轟炸機,3月26日從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飛往西北方,並在台灣東北空域的東海巡航,由代號分別為TALL11、TALL12的KC135R空中加油機支援。27日,美軍又派出代號CRONY94的RC135U偵察機,飛越巴士海峽,在台灣西南部南海空域巡航,且同時美軍代號AK473的EP3E偵察機,也在該空域飛行。

可以說,在新冠疫情肆虐期間,由於川普也採取「抗中保台」的選戰策略,讓台灣的周邊海域並不平靜。至於蔡英文政府也採取完全親美的政策,使得中國大陸內部「武統」的聲浪一直居高不下。

為了避免兩岸擦槍走火,大陸軍方在台灣以《超限戰》一書聞名的喬良忽然出面「滅火」,他指出,中方如對台灣動武,美國不會等閒視之。喬良是5月4日對香港《南華早報》表示,台灣問題本質上仍然是中美問題,解決台灣問題的關鍵不在於解決台獨勢力,而是要先解決中美實力對比。

除了喬良理性的呼聲之外,美國外交學界權威專家哈斯(Richard N. Haass)在《華爾街日報》也撰文呼籲,美國不要和中國開始新冷戰。無獨有偶,美國地方大報明尼蘇達《明星論壇報》也發表社評,呼籲川普政府「聚焦冠狀病毒而不是中國」,指美中若走向美蘇式的冷戰,只會讓形勢更糟。

在各方理性的呼籲避免美中台走向對抗性的結局之際,台灣卻還是有人在「以疫謀獨」,民進黨立委蔡易餘等人就提案修改「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刪除「國家統一為最終目標」等精神文字,該案在立法院院會中一讀通過完成付委審查。蔡易餘表示,考量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已不再以國家統一做為唯一最終目標,因應政治現實及發展,應修正為「國家發展需要」。

大陸國台辦對此也表態說:「一小撮台獨分裂分子誤判形勢,企圖在謀獨的道路上飆車,不斷試圖挑戰大陸的底線,是極其危險的。我們嚴正警告台獨分裂勢力,不要低估14億中國人民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強意志和堅定決心」。

從「以疫謀獨」到「台獨飆車」,顯見大陸並不會因為川普政府力行「抗中保台」的選戰策略,就對台局勢有所鬆弛。在後新冠時代美中台三角關係能否持續維持穩定,看的是領導人的智慧,而不是比誰會虛張聲勢。

(本文首先刊登於中評月刊2020年6月號,http://hk.crntt.com/doc/1057/8/3/9/105783976.html?coluid=1&kindid=0&docid=105783976&mdate=0630001238,以及洞傳媒,http://www.twjlnews.com/newslist.php?newsNo=1390)



美國學者眼中的新冠疫情:世界與台灣←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