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S.O.S. - 心物]
February 21, 2009

§S.O.S. 第十九講 -- 人生觀與孫的哲學觀 --

“......天地萬物,浩渺繁複,又在須臾間不斷演生變化。人可以身、耳、口、鼻等感官經驗之,而能感知物同我的「相對性存在」;以音樂、文學、圖書等的形式為表現,反映出人的生活。經驗又是片斷、不合群的豕羊,不牧之不長之;學習的記憶,可以幫助吾等整理散布於時、空中的諸多線索,將能入你我之心,永誌於情,則或許某天蹦出為表達自我的材料。莫名的感動、經驗的沉澱,又有孤絕於大地的疑惑;尋覓你的心意,編造自己的織網,去網羅希望與生命的材料,以主體的話、行動給表示出來,去同世界的意義作其聯結。則生活的歷程,在經驗、學習與心意之中,有了自我的陳列與交流;而在此「創作的人生觀」中,去分享那擷取得的喜悅吧。......”

繼續閱讀
December 16, 2008

§S.O.S. 第十七講 -- 中國的心物觀 --

“......千年流傳爾後,儒學已成為北自日本、南迄越南的東亞地區,其傳統學術思想的一個大支,雖然曾在西化與左派思潮的引進中備受爭議與質疑,然而時過境遷,孔夫子的生活性哲學又在許多地方被重新拾起了。除了華夏文化傳播地域之外,儒學也對西方世界起過一些漣漪。就像佛教在初引入中土時,僧人常將佛經相類於道、易之書而引起士大夫階層的興趣,孔學最早也由化身為「西儒」的耶穌會傳教士介紹回歐洲,「獅子高吼」般的啟蒙主義大哲伏爾泰就把家中的耶穌像換成了孔子像。然而,被歐洲理性主義者過度「理想化」的中華帝國體制也引起了一些「想像」上的誤解與偏見,後來在清末中國的腐朽底子被船尖砲利給揭穿時,孔學並成為自由主義-帝國主義者與社會主義者這兩個死對頭所一致唾棄的思想敵人,其負面印象至今猶存於西方漢學與史學界。......”

繼續閱讀
November 17, 2008

§S.O.S. 第十六講 -- 西方的心物觀 --

“......「經驗論」(empiricism)者主張實體的認知只來自於經驗。另有「懷疑學派」(skeptic),承奉古希臘懷疑主義,同意終極實體是存在的,但對其真理的確實認識是不可能的。英國生物學者赫胥黎(T.H. Huxley, 1825~1895)的「不可知論」(agnosticism)由神的實體著眼,以為認識神之存在是不可能的,能認識者僅為經驗過的事實;而事物的本體是全然不為知覺到的,能被表示出來的不過它的假設(形式)而已;並以具體行動表現對於達爾文(Darwin)「進化論」之生物起源觀點的支持。
 
德國的康德(Kant, 1724~1804)總前大成,提倡其批判性的觀念論-「先驗哲學」或「超越論」(transcendentalism)。其藉著重新推知「思想」的過程,而非是依憑於對「格式」上客觀物體的感官經驗,去理解現實之本體的性質。......”

繼續閱讀
July 17, 2008

§S.O.S. 第十五講 -- 哲學與本體論 --

“......隨著近代科學的發展,傳統哲學的領域逐漸被分化到科學部門去而顯得越來越窄。在科學全面掌握學術發言權的優勢後,哲學家也開始涉入現代科學之中,探討「科學為何能這麼成功?」「科學家對問題的解決的面向?」等問題,而出現了「科學哲學」。但由於「哲學方法」與「科學方法」的觀念上的基本差距、雙方的論述風格,科學哲學家以自己設想的角度去解釋科學的構造、辨證的程序與邏輯實證的必要性、及試圖賦予科學在跨學門間的全面性評價;而科學家依然堅守其長久訓練下而培養出的紀律與視野,深信已普遍被人類認知為能有效解決疑問的科學方法,自發展出其世界所依循的理論體系。雙方各有其看待事物的詮釋,哲學家不懂科學研究的實作細節,科學家亦不願費事去理解哲學論證的法則。所以,哲學與科學的鴻溝,仍是明白存在的。......”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