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醫道med]
October 25, 2007

台灣醫療與健保體制的年關?

“......‧醫院經過精算, 可以算出各科、各種服務的「邊際收益」數列, 能求出在某種服務量後, 邊際收益將減少到了低於平均收益──即收益率開始下降, 而盈餘不再有效增加的預估量。醫院財務部門這種「企業化」的結果, 就可能產生一些怪象, 包括了限制掛號號次上限(使其不達到收益率下降的量)、增加掛號等門診費用(把達到上限時每增多一位門診患者卻減少的平均收益再「補」回來)、甚至暗示性地鼓勵病人去使用非必要的自負費用藥品與檢驗。讀過經濟學的人都了解精算「邊際」的概念, 即利潤極大化的概念, 而如今這種以賺錢的數字控制組織運作的觀念卻已深入到醫院內實際的財務計畫裏。這點是與「公益非營利性」機構的本旨直接悖衝的。衛生署稱總額支付制度是一種改良性的(隨服務量)「浮動式」健保經費支用的制度, 醫院應以改進管理品質的方式來降低成本;但在醫院愈趨營利化的現實下, 這卻變成和醫院斤斤計較的、與利潤聯結的「連動式」制度了。......”

繼續閱讀
October 15, 2007

資本社會下的共產健保?

“......80 年代, 取代現在青少年援交與自殺的社會新聞是:原住民的雛妓問題, 及自殺的重病窮人。
 
台灣早就有民營醫療保險了, 但這是天上的月亮, 對很多低收入家庭來說, 永遠是看得到、摸不著。全民健保制度, 是一種社會保險, 與民營保險是一種市場商品的差別就在這裏。民營保險永遠無法保護窮人的利益, 因為它本身所處的競爭機制已根本上將負擔得起的人, 和負擔不起的人, 給「異化」了。全民健民, 至少在好的一面, 保障了全民可享有「一定程度」的醫療水準。......”

繼續閱讀
October 10, 2007

醫療的面向

“......有些做醫生的可能也預設了, 病人對於醫療的技術本來就是無知的, 所以他也不用對療程多做解釋。因此, 認為我對你做的事與你「無關」, 好像是醫病雙方同時具有的一種猜疑。當醫病間的 trust 程度很高時, 這不成為問題(但還是存在), 而當 trust 不再那麼高時, 問題自然會浮現了出來。或許大眾應該放棄傳統上對於醫生的神聖要求, 要以現實為出發點來考量一切?但這麼樣子, 就等於醫療行為都需要明確的契約, 並且從一開始就具有法律攻防的意涵了。如此將產生新的矛盾, 或許也就因此, 無怪乎不論台外、無論日美, 醫院戲是一齣接著一齣在上檔呢。......”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