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art]
January 28, 2009

故宮文物簡述

“......溥儀只好帶著十餘人坐汽車撤往醇王府,在行李中還被發現夾帶文物出宮,「三希」中現存於台北的《快雪時晴帖》就被當場查獲沒收。中華民國國務院接著發布命令,確立清室公產須編號保存的原則,從此宮寶即由中華民國所繼承。

在溥儀離宮後,辦理清室善後委員會於 1925 年展開文物清點的工作。而之前在 1923 年六月廿七日建福宮旁的敬勝齋失火延燒事件,把乾隆皇所收集的大量珍物給付之一炬,由於缺少登錄資料,委員會並無法知悉當時損失的文物內容,一般以為這是因太監為免竊寶事發而放的火。後來負責整理文物的知名文人吳敬恒就譏評清宮中有三種棲息者:假賞賜之名攜出文物的「老鼠」、中飽私囊的「結核菌」、及清室以借貸賤當文物的「四行」奸商為「鱷魚」,尤其是以假借賞賜其弟溥傑的名義而盜寶至天津英租界的遜帝,宮中珍寶已損失不少。......”

繼續閱讀
February 9, 2007

懷舊單純的宮崎駿卡通

“......或許是的, 隨著一個少年的逐漸長成, 對於夢想的憧憬會遇到一些挑戰、甚且淪於落寞;成長之後還欲保有的「曖昧」的空間, 總將被現實給折難、消磨而漸褪去的。最後, 你的童話之夢還能留存幾分幾許呢?很多大孩子在大人世界裏愈少有機會去體會的昔時憶想, 大概也只有在他那樣的動畫影片裏, 偶爾去回味個一二──特別是在「少女」尤存的幾齣影像裏。而在一段、一段不知所以的小小空戰中、經歷過人生變動滄桑的《紅豬》(1992)裏, 所要表達的一絲「無奈的樂觀」不就於斯?這該當是宮崎駿卡通在情性舒解上的一個價值......”

繼續閱讀
September 16, 2006

達文西,藝匠或藝術家?

“......在《最後的晚餐》【註】一畫中, 十二使徒在位置分佈上呈現 3×4 的平衡。在這科學化的秩序中, 他於求得素描的精確之餘, 卻已完全擺脫了中世紀聖像繪畫裏, 過度的平衡展示對於和諧與線條輪廓的柔美的犧牲。合於自然原理的佈局, 他的繪畫的平衡感脫離了過去幾個世紀以來教堂繪飾中的人為色彩, 而達文西終於臻於藝術家之境, 不再是當年那位早就青出於藍、工藝場的透視法與金屬的加工者了。科學, 讓他實在地捉住了部分自然的原理, 但只有在色彩的調和中才實現了其最高尚的意念。......”

繼續閱讀
September 8, 2006

[切磋] 何必討厭畢卡索?

“......雖然我們希望在欣賞藝術作品時能避開「聲名」的陷阱, 偏偏大部分社會人能留下印象、注意到的畫, 還是由市場、名氣所左右, 甚至由此也決定了美學上何謂「主流」的界定性質。無庸諱言, 畢卡索的「售價」多少有些部分是由市場運作、而非純美學上的評價所炒作起來的, 而這也是許多名家大作皆共同面臨的社會性刻版印象的牢寵。 ......”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