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經世eco]
December 22, 2006

網路行銷利基:「長尾」的定位

“......實然, 長尾的效應不應該只斷以絕對數目, 「這個數字絕對比任何實體書店的長尾更長得多」或許有待進一步的斟酌。其一是「權重」(weighting)的考量, 譬如以銷售「排行榜前 20% 項目的總銷量」之於「榜行榜後 80% 項目的總銷量」的比值來作一衡量, 後者佔比越大的話, 長尾效應就越強;% 前的數字只是舉例, 可以上圖中斜率(邊際銷量)滑落最大的一點作為「頭/尾」的概略區分點(在此圖中落於排名6與7之間)。這樣子就可以與行銷觀念上常談的「八十/二十法則」(Pareto's 80/20 Principle)──「80% 的銷量來自於 20% 的品項」【】──作一效應顯著性(significance)的對比。另一個考量則為成本效益的核算, ......”

繼續閱讀
October 27, 2006

我們該歡迎外資搶購台灣嗎?

“......「搶購誘因四:......如果有人願意把你未來十年可賺到的錢,一次給你,多數商人都願意落袋為安,再尋找投資機會。」對拿到大錢的商人當然很高興, 但這種經營心態對台灣產業體質的長期發展會有好處嗎?並且, 這樣的心態, 正巧就是那些外資基金的心思:彼等有收益遠景, 卻不會有(對於本地的)產業遠景(entrepreneurship's vision)。它們只是等著五年、十年投資計畫期限一到, 就結清獲利, 說哈囉、走人, 到時誰來繼續好好地經營台灣的產業?......”

繼續閱讀
June 19, 2006

謀生/志願性工作的分配

“......的確有人以從事於志業性工作為樂, 但謀生性工作若能結合為一興味──如自由軟體之部分專業參與者所示的, 則「拗折的勞動供給曲線」中的工作時間 vs. 休閒時間的替代關係, 或許就不會是那麼直線方程化(前者加後者等於 24 小時)的關係了。對於雇主來說, 這或許也是欲改善勞資關係, 並促進職業精神的投入度上, 可以思考的一個面向。......”

繼續閱讀
June 16, 2006

§現貨外匯操作 - 概述 1

“......外匯市場上會有四種風險:匯率風險、利率風險、信用風險與國家風險,因此而有行情的起伏,交易者的任務即在規避風險的同時又能取得價差。銀行間為了拋補(cover)頭寸,也會主動在外匯市場進行外匯頭寸的軋平動作......”

繼續閱讀
June 4, 2006

從日本金融風暴看我國”延債”政策之風險

“......這種將呆帳提列的時限延後的作法,不僅只是一種帳面上的「假性」消除,更使得金融體系本來可以用在融資市場起循環作用(原本資金可由體質不良企業轉向優良企業的機制)的流動性資金供給減少,造成降低銀行的新的承放款能力(本可用來支持未來民間投資成長),與準備部位調節的彈性的僵化(已成央行限制性的政策性措施、及放款與帳務處置的受限)。......”

繼續閱讀
May 31, 2006

報告 -- 海外不動產投資

“......收入利益和資產增益增加的主要原因,分為環境變好、便利性提高導致的上升,以及因通貨膨脹導致的上升等兩種,前者是標的物所在地區特有的要素,後者是適用於一切物品的要素。
 
關於投資期間的費用,通常是上漲居多。通貨膨脹、物件價格提高,加上固定財產稅的增加,是上漲的要素。......”

繼續閱讀
May 29, 2006

代工業的競爭力評斷

“......代工產業因此為了保持其業務, 必須維護其對於被代工對象的吸引力, 此即其優勢傾向所在, 這包括了「生產成本的優勢」、「生產速率與生產線的轉換優勢」、「製程引進上的優勢」、及「供應區位上的優勢」等等。至於品牌廠商針對其終端客戶特別重視的「行銷優勢」, 相對來說, 對於代工廠商並不那麼要緊。不管在台灣還是美國, 微軟、惠普等多國品牌公司內, 其能突破男性技術優勢包圍下的女性高階主管, 大都是以行銷才能、而非技術背景而出線的, 甚至可到達最高的決策位子;而本土的電子、光電廠商, 幾乎看不到非技術部門出身的最高主管, 此即產業優勢上的特性所造成在企業內部晉升文化上的差異, 也是競爭力傾向在管理表象上的一個具體反映。......”

繼續閱讀
May 27, 2006

消費緊縮與基金炒油

“......因為此等政策乃基於 Keynesian Model 的原理, 假定了當前充分就業之產出能量(Total Supply)具有一大於社會總體需求(Total Demand)之「膨脹缺口」的存在, 乃產生了失業的經濟現象, 故政府部門欲藉以政策支出的擴增以提升需求量;在利率政策上, 又因有閒置資金, 乃以「低利率」的手段意圖提升資金利用效率, 同時並鼓勵消費。
 
但這種理論基礎有一漏洞:若擴張性支出無法合理分配到社會每一階層與每一部門, 而只集中於大資本主的話 (如同本島過去數年來由所得分配快速「不均化」數據所指示的), 則實質有效的需求提振將有限, 仍無法去滿足那一個缺口:或可稱之為「缺口的幻覺」。因此, 擴張性財政政策須加入社會福利經濟學的分配公平性觀點, 方為允當。......”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