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y 13, 2014

基隆海科館一瞥

“......以下則是地質史上最巨動物(非恐龍喔!)大型鯨魚遺骸在海底經歷腐食、骨食、化學合成、分解末期等階段的模樣。一隻巨獸之死, 乃有機物聚集體在食物鏈循環的一個環節罷了。......”


由下面這輛藍色「海洋漁業號」(Marine Fishery)領頭的彩繪列車開在停駛七年後於近日復駛的台鐵深澳支線, 為瑞芳車站往北支線, 往南即是以觀光著名的平溪支線, 兩支線將合併成一線。此無人招呼的海科館站(NMMST Station)為無門開放式月台。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海科館站海洋漁業號 NMMST: The train Marine Fishery on NMMST Station|基隆 Keelung
 
在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NMMST)主題館內首先注意到一副模型:劉寧生(Nelson Liu)於新舊世紀之交率隊乘仿造古中國三桅式帆船「跨世紀號」(New Era)從台灣出發, 完成以古式無動力船成功環球一圈的壯舉。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劉寧生跨世紀號帆船模型 NMMST: The model of Nelson Liu's ketch New Era|基隆 Keelung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劉寧生跨世紀號帆船說明 NMMST: The description of Nelson Liu's ketch New Era|基隆 Keelung
 
其實敝人幼時就愛看船, 幻想著有朝一日能搭乘海研二號到寒暴之海南冰洋探訪南極蝦生態。可惜至今仍只能望眼盯著台灣最新、最重要的國家實驗研究船「海研五號」(Ocean Researcher 5)模型囉。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研究船「海研五號」模型 NMMST: The model of research vessel Ocean Researcher 5|基隆 Keelung
 
世界首座樓高逾五百公尺的 TAIPEI 101 大樓低層覆蓋的是什麼呢?據說全球海洋若全都蒸發, 堆積下來的鹽就可在所有地面平均鋪成這麼高。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TAIPEI 101 大樓 vs. 全球海洋的鹽 NMMST: The building TAIPEI 101 vs. all of salt in the global ocean|基隆 Keelung
 
北台灣曾在大間冰期(great interglacial)長得接近下圖這個樣子, 聽說若氣候暖化冰溶到極端的話又會變回這個樣子。往好處想, 屆時全台均價最高的台北大安區地價肯定跌無止境, 送人也沒人要吧。並且, 老舊寒舍好像恰可躲過一劫, 成了可展望「新‧台北大湖」的湖濱別墅哩!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大間冰期的北台灣海岸線 NMMST: Northern Taiwan coastline during the great interglacial|基隆 Keelung
 
要是你的「潛水技術」極端優秀, 那在深海裡各個深度就可能目睹下圖所示生物與文明產物。半世紀以來最愛潛到極深海溝底部的民族, 顯然還是嗜吃魚, 但要自二戰後受惠冷藏技術與所得大增才能常吃生魚片的日本人莫屬。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各深度的深海生物與潛水裝備 NMMST: Deep-sea creatures and diving equipments in various depths|基隆 Keelung
 
以下則是地質史上最巨動物(非恐龍喔!)大型鯨魚遺骸在海底經歷腐食、骨食、化學合成、分解末期等階段的模樣。一隻巨獸之死, 乃有機物聚集體在食物鏈循環的一個環節罷了。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海底鯨魚遺骸分解各階段:頭部 NMMST: Various stages of decomposition of a whale remains on the seabed: the head|基隆 Keelung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海底鯨魚遺骸分解各階段:尾部 NMMST: Various stages of decomposition of a whale remains on the seabed: the tail|基隆 Keelung
 
古生菌(archaea)為一種至今無所不在的微生物, 亦是利用碳酸同化作用/光合作用把生物圈由厭氧環境改造成嗜氧環境──你我都是嗜氧生物──的藍綠菌之祖。但這塊解說罩上把其最早存於「38億年前」誤植成「3.8億年前」, 中、英、日文俱錯, 三點八億年前的話那複雜多的昆蟲與無脊椎動物都已登陸了呢!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古生菌解說誤植為「3.8億年前」 NMMST: The explanation of archaea is erroneously labeled as
 
台灣週圍海域又是許多深海甲殼十足類(decapod crustacean)動物出沒殖生地。妳該不會覺得其中幾隻蝦兵蟹將瞧來似乎特別適合下火鍋呀? ;)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台灣週圍深海甲殼十足類動物:標本 NMMST: Taiwan deep-sea decapod crustacean diversity: samples|基隆 Keelung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台灣週圍深海甲殼十足類動物:解說 NMMST: Taiwan deep-sea decapod crustacean diversity: the explanation|基隆 Keelung
 
出到戶外, 所望的入口是船艏還是船艉部呢?海科館主題館由廢棄的北部火力發電廠改建而成, 還保留一些舊廠建物結構, 全館側看會像是一艘大船: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主題館「船艏」入口 NMMST: Theme Pavilion entrance
 
地球各地的海平面高度並不一致, 在地形海拔測量上勢必得有人為制定的基準點作為參考, 以下即由海科館走往一旁長潭里小漁港路旁的「臺灣水準原點」(Taiwan Datum Benchmark of Sea Level)新碑。水準原點乃依據基隆港內歷年平均水位而立, 近一世紀來遷移多次, 島內官、學、研地理測量資料的海拔高度皆以此為準。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臺灣水準原點立碑 NMMST: Taiwan Datum Benchmark of Sea Level stele|基隆 Keelung
 
私以為台灣北海岸最壯麗的景象, 當屬由基隆八斗子望幽谷一帶往東北鼻頭角(Bitou Cape)方向望去。這張就是在其左近長潭里小漁村的港口曲橋上所攝的, 茲時天翳雲厚, 岸浪滾滾, 風勁雨灑, 手機螢幕已沾了一些水珠稍看不清……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往東北鼻頭角方向望去的台灣北海岸景象之一 NMMST: Taiwan's north coast, looked to the direction of northeast corner Bitou Cape: scene 1 |基隆 Keelung
 
承上張連在一起瞧, 由近及遠分別是:長潭里漁港外港防波堤與導航燈座, 蕃子澳半島, 古代史籍裏素為北海岸領航地標、並可能是「台灣」名之所由來的基隆山(「雞籠」山, 據倭人九州方言音變說100/02/09), 中夾霧濛濛的九份, 東北角區域海拔最高的金瓜石山群, 以及最突出的鼻頭角。
 
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往東北鼻頭角方向望去的台灣北海岸景象之二 NMMST: Taiwan's north coast, looked to the direction of northeast corner Bitou Cape: scene 2 |基隆 Keelung
 
(Tweets 1/15/14, bbs@cvic.org: 1/17/14 Fri.)
 
 
 
後記:
 
系列照片為老手機所攝, 展示間館內只有暗光且不得使用閃光燈, 兼以本人技拙, 故多模糊失焦, 見諒。
 
 
與一位廣東姑娘的後續對話:
 
@verklarung: [擊磬日新] 國立海科館一瞥:台灣週圍海域又是許多深海甲殼十足類(decapod crustacean)動物出沒殖生地。妳該不會覺得其中幾隻蝦兵蟹將瞧來似乎特別適合下火鍋呀? ;) http://imgur.com/NPK1ebn http://imgur.com/T3ngHzX
@Doriscafe: 你也曉得怎麼暗諷廣東人了嗎
@verklarung: 哪裏。廣東人和台灣人傳統上差不多都是無所不吃, 保育類動物亦難逃暴發戶老饕之胃呢! :-)
@Doriscafe: 保育類動物?你聽過野味這詞嗎?以前還聽說過有許多人專找稀奇古怪的東西來吃的。
@verklarung: 我想到曾看過一部紀錄片, 片中武漢市長江豚保育基地一位研究人員感嘆道, 有位省級大官曾巡視該所, 突問了句:「這好不好吃?」尷尬答以:「難吃!」官驚曰:「既然不好吃, 為何要保護牠啊?」台灣也曾鬧出類似真實笑話。
@Doriscafe: 我的天。這就跟“把張愛玲小姐叫過來”那個笑話一樣。
 
 
公布答案:
 
@verklarung: [擊磬日新] 出到戶外, 所望的入口是船艏還是船艉部呢?海科館主題館由廢棄的北部火力發電廠改建而成, 還保留一些舊廠建物結構, 全館側看會像是一艘大船:http://imgur.com/UF8beYs
@ivyfutw: 這些有關海科館的說明與圖片讓人彷佛走訪一趟,多謝呢。
@verklarung: 其實我用意倒非在介紹海科館, 純自說自話耳。 :-) 順便公布答案, 這張照片是「船艏」正面, 所站地點在該館海洋劇場陽台上, 內有亞洲最大的 IMAX 矩形銀幕。
 
 
Tweet 10/11/14:
 
雙十煙火當空慶, 爾竟沉了, 海研五號!籌建近十年, 耗資十五億元, 重兩千七百餘噸, 為台灣首艘自主研發設計並起造的大型海洋水文研究船, 已吸引幾支國際團隊申請登船研究。前年才正式服勤, 還特別避開「四號」之諱, 未料仍算是新船就遭此不幸, 還犧牲兩位研究人員性命。這下子我島的重大深海勘察研究得拖遲不知幾年矣。


擁反之間:核能?何能?←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