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pril 9, 2014

青太陽炙烤下的亂彈《服貿》

“......刻意或非刻意利用社運、社會抗爭活動以抬己譽, 將造成運動參與者「階級化」的不平等權力狀態, 若發生在非正式溝通架構組織3內就符合基進女性主義思想家 Jo Freeman 所提出「無架構的暴政」(The Tyranny of Structurelessness)概念, 此往往與一般人較熟悉的大型慈善機構、工會、以至於政府等正式層級組織「制度框構內的暴政」相對而並存。由此細察, 太陽花學運中反對菁英師生集中決策的「賤民解放區」的突兀設立或許比代表性不明的「人民議會」更具省思意義。據幾位「六四」民運領袖之檢討, 行動決策資訊不夠透明公開是非核心學生誤判疏忽共軍鎮壓跡象的一個因素, 這造成了運動訊息近用權利(accessibility)上的不平等, 王丹、柴玲因而在海外民運界蒙受「讓別人流血而自己先逃生」的過度攻擊, 此波學運決定退場時不也被外圍團體如民主黑潮學生聯盟、公投盟等指責為「黑箱決策」嗎?......”


一樣發生了抗爭, 鄂圖曼系西突厥官方封鎖 Twitter 與 YouTube, 起乩島師生猶可佔據國會進行網路直播。而記憶未褪, 敝人首則推文(#FirstTweet)果然就是「六四」, 紀念的也是一椿未竟其功的抗爭
 
余素以為, 任何議題只用力呈現出一種聲音, 長期而言對社會的智性發展是有害的, 且無分這一種聲音是多麼正義儼然、義正辭嚴都是一樣。當一個聲音大到會去壓制、甚至污名化與其相對的微弱意見時, 則單一立場所伴隨的視野盲點必然也被龐大的音量給一併淹覆掉了。
 
那麼,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Cross-Strait Service Trade Agreement)是地攤上一帖各吹各擂, 隨人呼嚨叫賣的狗皮膏藥貼布嗎?大遊行最高潮後佔領立法院人數反而日減的黑島太陽花學運即將告一段落退出議場, 值此衝激暫止然爭議未息之際, 余姑且抒一後見之明吧。
 
 
愚人包
 
所以呢,各位,別再說深奧的東西沒人讀了(想想「自然人呈現」這種東西都有人讀了),也別再說長篇大論沒人看了(這禮拜每個人轉的文章第一句都是「以下文章可能有點長」)。一切都取決於動機,沒有動機,沒有興趣,再短的文章也沒人看。長短深淺只是表面,當你燃起了動機,甚麼硬骨頭你都會啃下去的。甚麼硬骨頭你都會啃下去的。」(@octw)
 
有點腦袋的大學生皆知, 寫報告下結論一個基本條件就是有所依據並註明參考來源。而若反對或支持一重大經貿議題卻懶得瞧原條文及相關談判內容而只看多手傳播、主觀扭曲的「懶人包」即人云亦云, 則這「懶人包」對人對己又何異於「愚人包」?至少若能像這位女記者 Carolyn Zeng 對《服貿協議》的意見1有先做些功課, 那無論力挺或排斥, 比起義憤「幹」文在爽快之餘更具意義吧?
1. 其文即道:「對不起,這篇花了我兩個半小時寫,比我寫專題還更花時間,所以會很長……」
 
Zeng 那篇持支持立場, 而張鈞綸律師的這一篇〈我對於服貿協議本身的看法〉較為中肯:
凡是聲稱主張具有全盤性「正確」的, 總會造成觀點的激化對立, 必形成我一派、你一派、他一派, 各吹各的號, 各擂各的鼓, 互爭如圍籠裏的鬥雞, 再怎麼流血犧牲也永遠爭不出一個共識出來。《服貿協議》不幸掉入了這樣的死巷, 憑誰都無法說服誰, 只剩下大聲、小聲的差別與較勁。
 
 
人民只得吃伏冒?
 
小英年軍黑色島國年陣線的學運代表一度內鬨分兩派, 在場內陳為廷、著軍色外套的林飛帆一頭霧水之下, 批評他們「溫吞」、「開園遊會」的魏揚等場外鷹派一收到「指令」就去攻佔行政院了, 還混了些有民進黨標誌的社會人士。當刻竟沒人清楚或承認這「指令」是誰發出的, 還真是有人喊「衝!」就衝了, 那和蘇貞昌前天到場喊「凍蒜!」的慣性政治動物式反射行為又有多大差別呢?
 
這幾年在演唱會上公開支持多個社運、反核四而被社運團體、正義青年、綠營當「自己人」的五月天樂團暨其主唱阿信才因在新浪微博上澄清反《服貿》的話, 立馬就慘遭綠營網民翻臉炮轟賣台!政治正確的至高原則是:在哪邊就要說哪邊的話, 且最好不讓另一邊太注意。阿信這次偏偏只站錯了一次邊, 才變得兩邊都不討好, 也只能在記者會以淚水表其哀兵之態了。縱然「正義無敵」大敞高唱, 然而可以任肆其語霸凌不同、甚至不表示意見者嗎?
 
在學運退出議場前眼看爭議暫且無解, 馬英九總統擺出「依法執行」的固執姿態, 學運代表與在野黨則一再提高條件與門檻, 像一開始提的「反黑箱」、「退回服貿」是指要退回立法院委員會逐條審查, 如今國民黨軟化讓步了, 卻加碼說要退回經濟部重新談判才算數, 還添了要召開範圍可無限延展的公民憲政會議, 如此下去原有議題逐漸失焦, 僵局又如何能解?既然反《服貿》的可佔立院, 那挺《服貿》的(如白狼張安樂一派)有沒權利佔立院呢?如若不然豈不成了只容一派鬧事的假民主嗎?余極厭惡混黑幫的, 然而黑道未犯罪時就和學生一樣是人民──除非修憲否定第七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過暴力衝突無論如何不該被法治國家所允許或漠視。
 
揆諸近代歐洲如法國在大革命爆發時期的國民會議上, 群眾領袖旋即因激進、保守觀點歧異而分據議場左右兩邊, 經一段時日迨對話商討規則建立起來後, 政黨政治雛形才初露。今時先佔領議場的學運代表不是聲稱人民當然有權進入人民的國會議場, 並召開「人民議會」嗎?若獨尊一幟的場內代表能大方仿效反學運階級化的場外「賤民解放區」, 展示真正的民主風度讓出議場一邊, 示範如何以理以辯服人, 表明其非屬反智的理辯本位, 不更能體現民主政治首重溝通之真義嗎?
 
台灣的政治狀況雖一度亂了套路, 但往好的一面想, 我島的民主改革是漸進式的、軟式的, 不管國會部門與首都街頭再怎麼亂七八槽, 行政措施、司法警政、福利醫療、金流物流等一切運作如常, 不像法國大革命後來在群眾正義大太陽當頭照下演成了暴民政治, 不容反動異議, 動輒祭出斷頭台對付包括前朝貪腐權貴與新時代溫和派革命人士在內的「反革命」份子, 而近年幾個歷經突發性革命的民主初階國家、如眼下的烏克蘭在類似國會失控情況下社會與經濟也易一併動亂, 至少起乩島居民仍可安妥各過各的正常生活, 若感冒打噴嚏嚴重請吃伏冒就好。政治迥非一切, 只是各政治幫派頭子喜於誑稱其政治偏好與國族認定具有凌駕一切之上的當然優先性。
 
 
英雄主義與「暴政」
 
吾友 @CTL0404 讀〈以假亂真的虛偽 – Hikaru Cho〉比出感概:「眼看是黃瓜,其實是包著黃瓜外皮的香蕉,這篇文章不僅圖片有意思,文字內容也寫得挺好。「眼見不為憑」好比最近延燒的話題,許多網路流傳的圖文都有造假的情形,倘若只看圖說故事便信以為真,那就不太妙囉。」「有圖不見得有真相」有如下圖內的方塊 A 與 B 看似異色、實乃同色(參〈同色視錯覺〉), 「眼見不足為信」也是敝人不殫其煩一再提示過的話。最近刻意造假的照片委實多了, 就算有的照片、像警察踩人那張早被證實為斷章栽贓, 許多網民仍在努力傳、用力罵。有些轉載轉推的還是常在社群網路為公理發聲的學者教師、社運團體幹部, 委實讓人很難相信這些有一定能識的資訊敏感者竟然判斷不出照片有疑, 難不成彼等亦無法避免「意型自用」的自愚陷阱嗎?正義何憑假圖呢?立場又需要戴著假面具嗎?就算只是要諷刺, 也當知真正的諷刺依靠修辭與比附, 而非純捏造虛事虛景呢。
 
Edward H. Adelson: The Same Color Illusion 同色視錯覺|APOD 2007 July 17, Wikipedia
 
或許純屬巧合, 幾位黑島的學運代表曾是小英教育基金會的年軍實習生, 參與過助選後援工作, 也大都是清大社會所的, 下令停課的該所姚人多主任又正好是蔡女士的競選文膽, 在網路「人肉搜索」時代帶頭者的濃厚黨派背景難以藏起, 一一被拆穿後猶自稱「沒黨派立場」。無怪乎有人懷疑政客黑手深入學運似已昭然若揭?然而這無濟於事態, 也無庸理會了, 唯種種湊巧不由得令人心生警戒性的推疑, 畢竟馬英九長年來不就一直因讀書時有類此「受栽培」背景而被綠營指控為「職業學生」嗎?而不論今昔, 二十五歲的研究生已不能全然諉卸於幼小天真, 許多人這年紀已闖入社會競爭職場並繳稅來補助還留在制式教育體系者的學費了。其實黨派立場有表不表白的自由, 改革訴求有理的話則可另作真正一回事, 根本不用效法政客施以違心的偽裝術。
 
終究得留意的是, 比起所護衛的弱勢基層民眾要高出一個頭的突兀性英雄主義或謂「造神」氛圍, 無分主動或被動, 正是諸社會運動的共通障壁。較之幾年前有點可笑但還算天真的野草莓學運2, 太陽花學運領頭者(「帆神」!?)持續加碼的多個主張的政治色調越來越濃, 有獨立思考性的公民焉能不就其中脈絡多加研判?不論時代是威權或民主、政治偏向屬藍或綠, 台灣總有不少具私心者慣用學者名義以顯自身清高有識, 戳力把自身的意識型態與國族認同灌注在學生身上, 而懷著野望的受教者早早參與了政黨活動, 再積極介入種種社運、學運以培植個人政治資本與勳章, 並把抗爭的責任與社會成本分由(口頭上自願一起跟)抗爭基層來擔負, 使之催化成奮鬥同志情誼暨人脈, 以為將來出頭從政舖路。這種例子已屢見不鮮, 前學運領袖也不乏顏萬進等墮入貪污者流。
2. 那時「指導」的教授們催生了台灣守護民主平台, 也涉入了這次學運。
 
刻意或非刻意利用社運、社會抗爭活動以抬己譽, 將造成運動參與者「階級化」的不平等權力狀態, 若發生在非正式溝通架構組織3內就符合基進女性主義思想家 Jo Freeman 所提出「無架構的暴政」(The Tyranny of Structurelessness)概念, 此往往與一般人較熟悉的大型慈善機構、工會、以至於政府等正式層級組織「制度框構內的暴政」相對而並存。由此細察, 太陽花學運中反對菁英師生集中決策的「賤民解放區」的突兀設立或許比代表性不明的「人民議會」更具省思意義。據幾位「六四」民運領袖之檢討, 行動決策資訊不夠透明公開是非核心學生誤判疏忽共軍鎮壓跡象的一個因素, 這造成了運動訊息近用權利(accessibility)上的不平等, 王丹、柴玲因而在海外民運界蒙受「讓別人流血而自己先逃生」的過度攻擊, 此波學運決定退場時不也被外圍團體如民主黑潮學生聯盟、公投盟等指責為「黑箱決策」嗎?
3. 無政府主義團體、學運社團乃其典型, 雖有組織之名, 但乏定性的領導權與指令/訊息傳達層級架構。
 
這種現象不只出現於過去「社運英雄」或「非正式菁英」屢屢以運動大旗為墊腳石來踏上選舉舞台的解嚴前後年代, 甚至還感染埋入了一些社運論述者的推斷裏。像是大學兼課教師周偉航為文〈色色的島〉說:「吊詭的是,反服貿的人,很多就是有競爭力的15%。將來不管怎樣,他們也活得下去,只因為覺得其他人很可憐,所以出來大聲疾呼。這就是為什麼總有人問那些鬧事的多是台清交成政的學生。」其論點似成另一種詭:為何享有最多政府稅收對學費補助的既得利益名校學生就可遽斷為「有競爭力的15%」?這不正是該師自比的新自由主義反對者時常批判的「新保守主義-新階級化」後所形成利益階級文化資本的一個環節嗎?
 
譬如輔大參與學運的人也不少卻不見諸電視新聞, 這固然是因媒體慣於嘩眾取寵, 因名利用, 乃把「國立名校」給一併圈進了新階級化的保守牢籠, 社會觀注力因此受到拘限, 而非名校就難翻身了。然而對某些有企圖心的被圈入菁英而言, 主流媒體或非主流傳播渠道亦可導成其投機於正式制度之內外「具/無架構的暴政」的有效助力, 初始用心因而極大關係於擠入體制上層後墮落的可能性大小──並非體制才使顏萬進等人墮落的;另一因素即是運動同志間「以大局為重」心態下的縱容, 英雄主義的浮現乃一菁英化/權威化跡象, Jo Freeman 講過了:「一個團體越「非架構」、越缺乏非正式架構、而且越信奉「無架構」的意識型態,它就越容易被一群政治上有同志關係的人接收下來。
 
 
House of Cards
 
當然囉, 也有藍民由領頭的有為學生代表聯想到, 難道國民黨就沒半個青年軍嗎?不能出來論述抗衡, 栽培不出一些能言善道的人出來嗎?其實「職業學生」時的馬英九也算是小蔣青年軍了, 他曾是台大健言社社長(謝長廷、趙少康亦待過該社), 雖擅長遵循規則的演辯, 尤在《服貿》所依據的 ECFA 辯論中贏過小英年軍的主帥蔡英文, 卻不擅於面對大眾的即興演說, 在公眾場合總是溫吞又口拙, 才會鬧出鹿茸出於耳毛的笑話, 有這般青年軍就難怪國民黨的輿論催化能力如此差勁囉……
 
正好日前美國總統歐巴馬接受直播節目《艾倫秀》訪問, 對主持人艾倫(Ellen DeGeneres)表示, 華府生活並不像電視劇《紙牌屋》(House of Cards)描述的那個樣子, 反而有點無聊, 「我大部分的生活是坐在一個房間裡,聽一群穿西裝的人說話,而那些話完全無法製作成一部好看的電視劇。」不過和劇中主角 Frank Underwood 一樣慣用黑莓機(BlackBerry)的歐巴馬就是因白宮生活無聊才要看《紙牌屋》來多點刺激, 這不正是戲劇的娛樂用途嗎?並且身為一國實位元首就算基於被動, 為免被耍, 還是要懂得一些權謀應付之道, 而該劇正是精彩的權力陰謀示範腳本, 演的是一位國會操盤老手如何翻雲覆雨、做掉了總統先生的民望及大位。Frank 殘酷展現了輿論操弄之易與利, 第二季劇中那位尚算正直卻決心軟弱, 決策時而游移不定的「笨」總統民意支持度就被逼到只餘 8% (好巧?!), 置諸我島不恰有所聯想嗎?
 
馬英九同金溥聰的決策小圈子打從心底瞧不起立法院院長王金平這一類派系利益操盤人, 他根本不懂也不屑權謀之術, 卻不理解政治治理上有時就是要有些圓滑手段的, 只會裝幽默說「如果太太有錯,你又沒有看錯,那一定是你害她犯錯;太太永遠不會錯,這句話永遠不會錯。」這種無關大義的花言巧語, 而輕人之心必掩其辨人之識, 才被王金平、反對黨大黨鞭柯建銘、已然掌握幕後制高點(進而壓過黨主席蘇貞昌)的蔡英文等玩得死死的。
 
由厚黑角度講, 王金平不參加院際會議, 也說國民黨要回院會逐條審查不合慣例, 先前幾次朝野政黨協商都消極應付, 會不會分明是不想給馬有主動解套之機?且若不趁機讓馬徹底跛腳, 那立委改選時他不就難再有不分區立委提名了?如果自行參選分區立委, 在深綠的高雄他選得上嗎?王又是聰明人, 也心知民進黨現時對他的推崇不過是見縫插針而已, 綠民拱他選總統且說啥「蔡英文再出山也恐怕會輸」, 心裏卻很清楚他出來選的話, 那蔡女士隨便都臝定囉。如今突然在府方與黨團未知情下經事先私下承諾再前去允諾抗爭學生會先通過《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再協商《服貿》, 雖有人批之「交相賊」, 但既給了學運一個下台階, 兼且對比出馬之溝通無能, 不正露出收割逼宮之高明囉?權力鬥獸場不塊是齣較勁傾軋的紙牌戲。
 
 
懼者無敵?
 
貓頭鷹出版社社長老貓(@octw)發其務實之疑:「我支持學生占領立院,雖然我不支持用反服貿當理由。而我覺得台灣需要辯論的並不是服貿該不該通過,而是台灣應該用什麼模式跟對岸周旋。戰爭模式嗎?路人模式嗎?挑戰模式嗎?賽局模式嗎?友誼模式嗎?……並不是專提別國黑箱,是我們自己一向就黑箱,事實上新加坡協議也是黑箱,紐西蘭協議也是黑箱,國際談判本來就沒辦法把本國籌碼拿在黑箱外先公開討論。我們黑箱碰到新加坡、紐西蘭都沒事,碰到中國就有事,所以我說反服貿的根源不在字面上」。由學運代表、蔡女士與在野黨反《服貿協議》卻支持資本帝國老美所倡議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TPP) 的矛盾態度來推測, 反《服貿》的質底無庸諱言實即「反中國」, 故而與反國光石化、反核四很不同的是, 反《服貿》釀成社會對立情緒的心理根源顯然還是根深蒂固的統獨、藍綠情結, 以及因自身民主體制信心不足所生對於北京政權以經促政的疑懼。
 
事實上學運代表就企圖在所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民間版」裏偷渡「兩國」名義, 自曝其實意顯非響應的多個社運和工運團體、眾多非場內核心學生團體等「自作多情/寄望/各取所需」心態下所聲稱的「反對新自由主義資本剝削及不公平貿易全球化」此一堂皇理由, 後者在唯美帝資本分工體系是從的我島向來引不起多大的反挫迴響, 當年加入 WTO 的反對力道就極其微弱, 要不然這次學運該提的應是對各國皆適用的《國際貿易協議監督條例》才對吧?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一區域新強權的疑慮固非其來無風, 然而要如何面對經濟、軍事都比台灣強大許多且差距一直在擴大的中共專制政權, 卻缺乏相關模式的社會辯論, 長年來這成了民進黨的執政信心罩門, 而太陽花學運也迴避了這個外交學術界及國際媒體在詢問的根本問題。難道說, 非得要不願面對彼岸實力的駝鳥模式才能在政治道德上顯出「正義無敵」嗎?
 
還有史學泰斗余英時透過反中國色彩強烈的法輪功信徒、澄社社長劉靜怡發表〈台灣的公民抗議和民主前途〉, 這篇廣受轉載的手稿直接把反《服貿》與「反中國」連繫起來:「在整個抗議活動後面,我們很清楚地看到:台灣公民,特別是青年一代,對於海峽對岸極權政府的極端不信任。」「中共近六、七年的對台政策是運用經濟把台灣牢牢地套住,等到台灣離開大陸無以為生時,「統一」的機運便到來了。這是通過經濟以發揮政治影響的障眼法,但今天已被參加抗議的公民識破了。《紐約時報》說:抗議的人群反對「服貿協定」是深恐給予北京太多的經濟影響力。他們顯然已認清:這種經濟影響力事實上即是政治影響力的化身。
 
隨時代星移, 政治意識型態市場對余英時數十年如一日的反共立場在接受度上有極其微妙且弔詭的變換。雖然余氏於台灣戒嚴末期與民主化初期不時批評執政者如傳統封建帝王般專權反智4, 他濃厚的中華民族意識與反共主張還是一度被黨外雜誌罵是「假學者」、對國民黨明批暗合, 當年被污指為「三合一敵人」者因此罵他暗助當局藉反共名義以鞏固統治權威。到了民主制度俱備、民主素養猶不齊的今日, 余氏堅決、與昔日沒兩樣的反共言論反而屢被反國民黨者引為諍語來傳閱, 用來控訴親中國路線、兩岸和解的禍害, 使融入了新的政治正確語彙。時代之變, 置諸政治觀點之巨量推移, 委實讓人感喟。
4. 其〈反智論與中國政治傳統〉論文曾廣泛被當成對國民黨壓制知識份子的批判, 但余氏自承此乃誤讀, 本意在反文革反共。「反智」(anti-intellectualism)一詞因該文登報而在台灣傳開。
 
前節所提《紙牌屋》劇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然成為強如美國基於國際「體系」、「政府」因素, 亦不得不在經濟、軍事上加強對話的戰略對象, 然則命運性注定夾在兩強格局之間的台灣豈能自外於國際大勢, 而向西鎖國偏不瞧瞧北京政權的眼色或動靜嗎?舊文〈台灣與中國外交情境模擬之一例 【邊緣緩衝篇】〉總其結論:「台灣不會成為附庸國,雖然在受到大國的挾制下,形成傾向該國的外交政策,失去了部分的國家意志(國際體系運作上主動性的喪失);至少台灣仍在各個對抗結盟集團之外,在格局「邊緣」但不試圖加入格局之中,並仍能保有本身的政治、經濟制度。//小國的生存,須依憑於圓滑的外交手腕與對現實的正確認知。在地緣位置,以及總體經貿、外交、國防實力呈相對弱勢的制約之下,即便曾被強國施以內政的有效干涉,但保住了主權自治體的中立地位,亦屬於另一種負回饋的外交價值。」
 
去年底甫逝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曼德拉(Nelson Mandela)有句名言:"May your choices reflect your hope, not your fears." 就心理上的建設性言, 對兩岸前途的抉擇不亦如是?
 
 
自由、法治豈容取捨?!
 
地獄最黑暗的地方,保留給那些在道德存亡之際袖手旁觀的人。
 
──但丁‧阿利吉耶里《神曲》
 
攝/Josie Chen:但丁之家:外牆半身像 Dante House: bust|Florence
 
假設有位大學生趁人下班闖進別人老爸的辦公室, 既偷吃零食又偷拿零錢還搗毀桌椅, 事後並洋洋得意。以這事來請問一個小學生:「這位小朋友, 你認為那位大哥哥是英雄, 很酷想學他?還是他就是一個小偷, 並且還死不認錯呢?」身為父母, 或者自認具有「道德高度」的有為青年的你, 期待小孩作何回答呢?
 
蜂擁鄉民網路的諸義民眾奮青, 一方面辯稱學運未施用暴力, 一方面又舉歷史上包含中國辛亥起義在內的多個暴力革命例子來合理化暴力, 到底所要伸明的是有暴力或沒暴力呢?警察偶有在激烈推擠中拐撞到學生的, 就罪該萬死, 是血腥鎮壓;學生與立委打傷了警察, 卻都只當不小心碰到, 是官僚大驚小怪。當警察用盾牌推離他們時, 他們痛罵是國家暴力, 警察不該對付人民;然而當他們覺得受到相反意見群眾威脅時, 立刻反過來要求警察用盾牌陣架開對方──一樣是人民──以保護己身, 卻又在背後對警方冷譏熱諷, 倨/恭變臉之間豈非任憑情緒而已?難怪應付過最多抗爭場面的台北市中正一分局局長方仰寧會反嗆敢做不敢當者為「小孬孬」?而道德尺度錯亂或以雙重標準寬己嚴人者又如何能以身示範勸世之道呢?難不成真得存在「和平的暴力」這套詭詞嗎?
 
高雄柴山上的潑猴難教, 套句俗諺, 「猴牽到台北還是猴!」猴死囝仔才根本聽不懂人話唄, 至於連小學生都懂的小道理嘛, 我們都應該相信那群既「」(帆廷粉絲團語)又勇敢聰明、且居於「道德高度」的名校名系正義高材生對這些問題的內心真感受想必會坦誠多了。
 
太陽花學運期間的一些脫序與衝突還引起了「自由與法治」孰重之爭辯, 實則兩者在一現代民主公民社會皆屬無可破其權界而偏廢的尺器, 捨其一即二者俱失。徒有法律手段而缺言論自由, 易傾向專制獨斷, 其劣者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儘「以法制法」罷了, 其較優者如新加坡尚可「以法而治」, 而其徘中者猶擺蕩在「制」與「治」之間不定, 殖民地命運島香港如是。只講自由榮光或民主形式而漠視法治, 則有淪入民粹、信眾主義、甚至暴民政治之虞, 如委內瑞拉和俄羅斯的恩予式強人統治、法國大革命後「恐怖統治」時期的巴黎。敝人也在〈群眾智慧與政治邏輯的現實悖衝〉復習過古早以前一個值得儆惕的典例:
「柏林圖以《辯護書》的文學性記載見證了他那最高尚平和的老師蘇格拉底, 如何以「詆譭民主政治」的罪名被打敗知識派革命黨的雅典民主黨支持群眾以選舉權將之處死, 而成為西洋歷史上「第一個殉道的哲學家」。而亞里斯多德則在其最有權力的學生亞歷山大大帝突然駕崩而失去對他的保護後, 被雅典城主教與群眾以他這個外邦人「否定神」、「反對愛國主義」、「不愛雅典」等指控要求處以極刑, 亞氏只好選擇「不榮譽」的自我放逐之路來保住老命。在伯羅奔尼撒戰爭最終敗給斯巴達時, 雅典人的心態淪入民萃化的地域主義桎梏, 他們的直接民主體制逐漸走入末路。為了洗淨失敗的罪惡, 他們得找出一個又一個的替罪羔羊獻給民主之神, 而不盡同意其政治意識型態、或出身血統不夠純正的, 就成了祭品。民主主義乃進入到獨斷主義與暴民政治的牢籠裏, 內耗中的雅典民主鬥士再也無法發揮從前領導希臘人對抗大敵波斯的作用, 於是希臘半島的土地同文明乃先後落入馬其頓人與羅馬人之手, 希臘諸城邦本來具有的獨立地位因而失落了兩千多年。」
這類景況於現代不幸在南方後進民主國家或第三世界國家不斷重覆其事例, 一再彰顯掌權者與抗爭者往往就利害立場而只取一者為宣稱要目, 導致其始終難入智性公民社會的坦途。譬如茉莉花革命(ثورة الياسمين, Révolution de jasmin)後的中東幾國即陸續跌入了如斯民主初萌、素養猶缺的困局, 埃及甚至開了民主倒車, 世俗知識派暨自由民主派為了對付經由合法民主選舉上台的傾教義論者穆斯林兄弟會, 竟然召回最殘酷反動的軍頭復辟掌政!英文名稱發音常被「新文盲」比例高的美國人搞混的泰國與台灣兩地, 近來又不巧分別發生了以民主之名而反民主, 以及以自由之名而衊視法治的抗爭怪論。好不容易至少先誕生了二流民主的起乩島島民真甘願踵繼前述諸國, 不惴於「自由與法治」中投機取捨而墮入三流民主之流嗎?若然則將迨後世讀史者之一嘲矣。
 
 
 
參考文章: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女記者 Carolyn Zeng 對《服貿協議》的意見
我對於服貿協議本身的看法〉/張鈞綸律師
以假亂真的虛偽 – Hikaru Cho〉/小牙籤
敝文〈同色視錯覺
The Tyranny of Structurelessness by Jo Freeman aka Joreen
色色的島〉/周偉航
台灣的公民抗議和民主前途〉手稿/余英時
反智論與中國政治傳統~論儒、道、法三家政治思想的分野與匯流〉摘要/余英時
敝文〈台灣與中國外交情境模擬之一例 【邊緣緩衝篇】
自由體系最好的防禦是什麼?——答彭明輝老師〉/老貓(octw chen)
敝文〈群眾智慧與政治邏輯的現實悖衝
敝文〈東海有座起乩島


民國值百,新聞業能否撥霾而展「真實」氣象?←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