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September 7, 2011

擁反之間:核能?何能?

“......不解日本社會惰性的島民對於美、日等中心國家支配性文藝習於乏反思且囫圇吞之, 而文青界、東瀛通不時爭當「村上春樹」現象代言人之態如今又多一現實事務之涉, 這次倒是少見具反省性的, 如推友 @fuhoren 結其反核演說:「村上春樹的演講,將自然災害(地震、颱風)和春櫻、夏螢、秋楓連在一起,歸於「無常」,又導出日本人在面對自然流傳的無力感中,積極地尋找美的所在。而他不能認同的是「精神性」的喪失,輕易地用(核電代表的)「效率」取代。」而曾居於日本的米果(@chensumi)之文〈關於村上春樹與孤獨的台灣反核〉則直指:「這不是「反核」或「擁核」二分法這麼簡單的課題,而是身為人類,寄宿地球的良心問題。」我才警覺到, 原來這得是「有良心」和「無良心」的二分法命題, 幸好敝人還沒吹冷氣、夏季用電量向來不高, 咳。然而, 反不反核究竟是良心問題, 還是心安的問題呢?......”

能量的抉擇
 
與一般人印象中相反的是, 核分裂屬於「效率較差」的核能產生方式。就如此篇〈核能Power釋多少?從課堂計算連結廣島核爆〉所解說的, 廣島原爆的威力雖鉅, 其實僅僅釋放出「一公克質量」的完全核反應能量而已。但也就是這麼小質量所產生的龐大能量, 讓二十世紀後半的人類見識了其中的神奇與妙用。核能雖然已廣泛用於工業化國家, 但引來的安全質疑也隨著環保意識的覺醒而漸增, 甚至受人批之為濫用天然之力。然則, 伴隨莫可見危險的核電是冒瀆自然之業嗎?就原理言, 核能實再自然不過、最是天然恩物了。地熱源即輻射熱, 太陽能為核融和之果, 並在地表推成風力, 宇宙射線所釀基因變異尤為演化動能。惟今人不想「突變」了, 技術上卻猶無法全然掌握此般「自然」能量, 乃滋生文明之愛憎情結。
 
因而有人主張, 人類應當改採「綠能」, 以絕爭議。不過綠能亦有其問題, 在其多種發電方式中像是風能, 即真正面臨佔用土地、即生態足跡過高的毛病。太陽能則可改善能量轉換效率, 目前單位屋頂面積能發的電供不了幾戶, 樓稍高肯定不足。今年, 我們也看到台電似乎終於趕上了減碳綠能的「新口號」時代了?近期見電費帳單印上「住宅屋頂設置太陽光電 保證收購20年」, 應可讓許多用戶首次知道有這麼一回事。不過稍低頭回思, 此似乎又大大落後了方便為先的時代:舊公寓樓頂使用權依「民情」(而非依法)歸於頂層住戶, 常年已普遍違建加蓋。屋頂上這些「違法但不違規的違建」隨著時代的進步一齊前行, 建材從最簡陋的鐵皮屋, 經板房、紅磚水泥, 到瓷磚雅房一路進化, 近年有些違建甚至流行起添建突出樓房正面的露台, 極盡空間之利用。頭重腳輕不僅是冷氣房官僚的「大頭症」, 台灣的三百萬戶老公寓群也幾盡如此囉。
 
舊文〈在環境正義與社會公平的「減碳算術」之間〉曾提到:

「若想要在短短三十年內大量代換石化能源的工業生產模式, 並且不大幅調降人類的文明生活水平──以免引發民怨而對環保工作的推廣產生反作用力──眼前看來還是只有核能是可行之道, 但其「原則/教義性」的爭論又更大了。植物(生質)能源的生產有「植相單一化」、砍伐自然林、及與貧民搶糧等重大缺點, 而依賴於地質因素的地熱潛力在台灣仍是一個未知數;島上若要全面太陽能化, 除了家家戶戶屋頂上都要裝設太陽能板, 還得大鏟農田、新添幾座中科四期園區才有那個生產能量, 至於風能「發電量/面積」密集度甚低的缺點在地狹人稠的台灣更為突顯──發電原理本身的「環保」, 並不代表發電設備的生產、設立、維護必然合於「環保」。譬如, 越來越引人疑慮的晶圓、面板廠在十幾年前也曾被認為是很「環保」的, 時有建設「綠色矽島」之譽, 更不消提後遺症越來越多的集中水庫式水力發電也因為少了大煙囪而長期被認為是相對於火力發電更為「環保」的。隨著時代的經過, 與時俱進、新的生態環境研究才讓我們修正了不少以往的「環保誤會」。」
環保之見, 有時不是憑直覺勇往直前、義無反顧就必然「正確」的。政策已決定核一至核三廠不再延役, 在未來十四年內會陸續除役, 而為補發電量之差, 台電已計劃增加燃氣火力發電的比重來填之, 然此勢必大增排碳量, 將乃「無核之環保目標」與「減碳之環保目標」明白牴觸之一例。若民眾願意承擔高電價且能量轉換技術效率有重大突破, 或謂可以再生能源取代火力發電, 而就島內產業實力而論, 最具有自主生產能力者莫屬太陽能相關設備, 此亦為台電在再生能源發展上的主要選擇。不過太陽能板為電子晶圓技術之遞變, 其基板產製即在科學園區內, 將有所隱憂。未來若要增加五十倍太陽能發電量以應付舊核電機組退役之電力缺口(2009 年台電總發電量中核能佔 18.15%, 太陽能、風力、地熱合計佔 0.35%), 恐得大幅擴充科學園區規模, 而現階段中科、竹科就徵收農地、廢水排放上已頗受社運、環保團體極度非議, 倚賴太陽能的將來似乎會加大「減碳之環保目標」與「土地正義」、「潔淨灌溉用水之環保目標」間的矛盾。
 
那何如改採就現有農地產之生質能源?揆乎東部刻有大飢荒的非洲竟有 15% 耕地被國際財團佔去種植生質能源等經濟作物, 而巴西極力於相關農地之擴亦在「搶糧」疑慮之餘, 猶砍伐更多熱帶雨林, 實已造成「環保目標」同更基本的生存權之一環的「糧食權」(the right to food)之具體衝突, 看來尤不可行。類似以上各種環保同環保、環保同社會目標間的矛盾之例在在提示了, 若環境策略之組合缺乏了長期的整體視野, 「現在之環保」反有釀致「未來之不環保」隱患的可能性, 則在方向擬議上應更求諸衡酌與規劃之謹慎目光吧。
 
在現實層面上, 日本暫時關停東北太平洋岸的女川、福島第一、福島第二、東海等四座核電廠後, 不得不於盛夏之際下達數十年來首次「限電令」, 景氣恐更受拖滯。反核「新手」劉黎兒質以陰謀論, 謂電力備載容量不該以夏季尖峰值為基準, 餘日根本不缺電。但有哪國非採此值呢?若不預留發電備載, 尖峰時一跳機那可會連鎖大斷電呀!她且謂可挪用工業界的發電設施, 不過這關係於跟公用電網的串聯性與供電穩定度, 乏前項一切免談, 缺後者則工廠一突槌突波, 串聯線路就等著爆掉吧。工業發電設施又多為汽電共生式, 直接正相關於產能, 若市場需求未達水準即無從全力發電, 並且產能提升的本身亦會耗更多電囉。新手、新手, 辛其言而廞其智乎?恰巧公視亦見一環保人士主張備載容量「無必要」:如火力發電全開, 那台灣就算即刻廢核, 尖峰用電量與供電量大致均等。他一樣刻意忽視, 發電機組須輪流歲修保養而非可「全開」, 且倘無備載容量, 只要一機組故障則全島大斷電將再現矣。燃氣火電又必「增碳」, 其豈非自戕環保立場?
 
低碳生活部落格的寫手之一趙家緯另外從資源面來陳述:「國際原子能總署2007年出版的鈾礦紅皮書,全球確知鈾礦蘊藏量為330萬公噸,而當前全球每年核能發電所需的鈾礦量為6萬5千公噸。……鈾礦蘊藏量,也將在50年使用耗竭。在鈾礦將比石油更早面臨耗竭的狀況下,擴張核電因應能源匱乏,毋寧是自掘墳墓。」此言卻可能會被捉包。挺核者可反駁以快中子滋生反應爐及更毒的人造鈽, 經由鈽熱中子計畫(Plutonium Thermal Project)等方式核能可持續長久利用, 並且人性好逸趨向總在未面臨真正匱乏前寧可保持既有習慣。還是應直接針對輻射危險性較力。另, 趙同學以前不也引述過某環團所謂石油再二十年就會耗盡的數據?怎又變成五十年以上囉? :p 日本福島(Fukushima)核一廠(福島第1原發)已釀成歷來核電廠輻射外洩第二大量事故, 但全球「史上」幾大放射線事件卻多與核電無關。冷戰時如美、法於南太平洋、中共於新疆, 皆做過多回威力遠逾廣島原爆的大氣核氫彈試爆, 其輻射曝露劑量(radiation exposure dose)濃度重至不知凡幾。故中國人民於福島核災期間搶買碘鹽也甚遲了, 或早早嚐過輻射蔬菜囉, 全球亦早就籠罩於嚴重的輻射塵裏多次了!
 
∠聳稱之「勇」
 
在雞同鴨講式的聳稱之「勇」上, 則台灣興建中的核四該待怎樣?福島核災後反核團體引稱備載電力比率近似我島的日本實不缺電, 立即廢核亦不影響生活與產業, 如今顯係夸言。某地質學者聳稱一大一小板塊交界的台灣、切穿北海岸的數十公里斷層, 竟與三大一小板塊交界、有數百公里超長斷層的日本, 同具有規模 9 地震的很大可能性!這種台日等震的看法只能算是「見解發明」吧。而北海岸外萬年未爆發的海底火山亦被之歸為「活躍」, 那每年皆有火山噴發的爪哇、九州, 我就不知該用何種詞語來容形其高達萬倍頻率的「活躍」程度了。
 
在另一方面, 台電高層人事跟負責監管的官方機構有極深的「旋轉門」、師生聯屬關係, 中立性一向受疑。台電還「勇」於舉出在國際核能安全評估分數中, 近年台電已獲得領先績效, 去年排名就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統計的各國實質購買力一樣, 甚至凌駕於幾年來屢傳核安事故的日本之上──「啥?台灣怎可能超日!?」──但該評估並沒納入未完工的核四廠, 兩次廠房積水意外根本沒反應出來。雖則鄰國核能亦經歷過引進、「拼裝」、自主階段, 然而核四之「拼裝」頗似島內遊覽車「拼裝」產業, 均欠缺嚴實 SOP 導循的態度, 何能放心?核電發電成本且不包括外部與廢廠處置成本而有低估之嫌──其實水力、火力、風能、太陽能的生態、暖化、土地等外部成本, 現階段也未計入電價裏。
 
反核與擁核者的主張皆有其「洞見」與「漏洞」, 如何才得燭見其中真相之全貌?
 
 
真相或情結
 
基(隆)福(隆)公路停擺多年後舊歲才引起注意, 媒體譏之「一條公路蓋了二十幾年蓋不好」。這條公路本來定位為大台北往宜蘭交通改善工程, 因興建北宜高速公路、失去作用而停工, 近來改說為了發展東北角觀光要復工。直到了去年, 沿線居民發覺貢寮核四廠環評要求替代道路, 或許這才是復工「真相」?至於說蓋高架是要減坡度, 又根本是為了通大車呢?而有可能破壞紅樹林與沿岸生態景觀的淡水河北側快速道路捲土重來, 倒趁核安議題之熱、乾脆添了一條藉口, 明言就是要作為新北市北海岸地區的「核災疏散道路」之用。看來反核相對上又多了一個理由。
 
政府還趕流行口口稱要節能喊碳, 官大人常穿著筆挺行頭宣講:「少穿西裝!少開冷氣!」啥才是真意?當人們都懂得少開車多踏鐵馬、少啃牛肉多嚼蔬果、少穿羊毛衣多買本地低里程紡織品, 如此既減碳兼親體「清樸生活」之樂, 環保名流尤一頭熱亟呼該大幅調高水、電、瓦斯費來以價制量, 凡此觀來固然不錯。然後, 會否一齊落入官商合謀「永續發展=持續建設」邏輯下的善意陷阱, 民眾「縮衣節食」攢下來的碳減量額度仍會撥給財團去開大工廠, 故碳總量即控制住囉?當局信誓旦旦高舉喊碳政策說帖、要全民響應節能, 卻又自我矛盾堅持蓋超高碳排放量的大煉鋼廠、大型火力發電廠, 難道不就是憑此來撥其如意算盤的嗎?
 
為了與公家的粉飾塗說相詰抗, 我們偶爾會瞧到環運、媒體戲碼同社會心理上的歧異。
 
∠分歧的戲碼
 
核四復建十年後才因福島核災而再現的急就章反核遊行, 由於昔之「背叛者」佔據舞台而陷入分歧──貢寮人與環境基進者痛心失了主體性, 綠營民眾卻鼓舞於「仿造的反核」的復辟, 執政黨約在暗爽急於收割社運的反對黨替其解了圍。環運歷史的教訓可儆:同無信政客演出「大和解」的反核戲碼, 其純潔性已有自受雜色染污之虞耶?
 
政治以外的社會心理上, 極愛東瀛文化與風情的中文系屆畢生 @ashec86 對和の族自矜、自憐且自制的民性描述剴到入裏:「這就是一個總是強迫所有人體貼、嚴酷地要求溫柔、逼所有人犧牲小我完成大我、自虐自憐,喜歡強調恐慌的民族,面對大型災害時所能產生的強大力量……站在理性觀點,全世界的人都要學日本才好,最冷靜、最堅強、最團結、最守秩序,但感情上我又不願意見到世界上都是犧牲自我……」日本震災新聞見有受困三天缺水斷炊的村民, 猶平靜無怨, 記者語氣亦平實求確不煽情。至若台灣八八水災同樣的情況, 則無分災民、媒體、名嘴、政客、鄉民, 多有激動詈罵。到底怎樣才是最適於急刻救難情境的集體同理態度呢?
 
三月時福島災變後那幾天, 網路輿論及非/主流媒體不約而同表現出:明明災禍發生在奧羽三陸一帶並懼及鄰邦, 對因應無方的日本都沒啥批評聲, 民調亦顯示台民絕大多數認為「日本政府做得好」, 反倒是對台灣官方的質疑聲浪越沖越大──另類民情海嘯?怪哉!莫非核災其實是發生在台灣?我們都被 NHK 或中央社給矇騙了? ;) NHK 對震災的報導謹慎不妄、冷靜無腥、配合管制的表現, 頗受本地網民、新聞學者所激賞, 自問我島何以沒 NHK。我則詫焉:此非即中央社乎?若 NHK 果為台灣媒體, 恐受眾嘴義民嚴批有輕描淡寫、遮掩災情、為發言人擦脂抹粉、淪於政府傳聲筒之嫌。起乩島應有、能有、甚至配有 NHK 嗎?而 NHK 所呈現的災中日本又暗藏著什麼樣的「秩序神話」?
 
∠日本神話‧日本第一
 
菊、劍之邦頗有可效法處, 然而我島流傳的「日本神話」卻也不少。如新幹線「零事故」名不副實, 近年雪印等知名老牌屢傳食品紕漏, 核安「世界一」早在福島核一廠臨界事故長年掩蓋造假紀錄被揭露、幾年前柏崎刈羽核電廠輻射外洩事件中破產, 這次尤突顯「有準備≠有能力」應付核災, 但核災之刻台媒仍普頌日本第一。島民是否有損人常太甚、捧人則自卑的情結呢?@hildegardtschen 對此以為:「台灣人對日本還是有某些情結吧。竊以為種種頌揚日本貶低自己的言論也算台灣典型的落後焦慮症?例如鐵口直斷當局「必然絕對」無能「必然絕對」草菅人命云云。」我亦有其疑, 若「必然不能」更好, 那就算後來真改進了也會被當作「必然有假」囉?
 
像是台電邀請媒體記者參觀核一廠, 展示較福島核電廠先進的備用設施, 但引來知名公民記者朱淑娟此篇報導〈台灣為核安掛保證 憑什麼保證?〉:「一般人的認知日本的工安管理以及應付緊急狀況的處理應該都在水準以上,更何況是核電廠這種可能發生巨大危險的設施。台電或許是在日本核安事故後翻箱倒櫃找一些比日本好的備用設施,……」先不論其中充滿臆測式的「或許」語氣, 類此諸多質疑的心態不外是:「日本工業安全水準只在台灣之上, 我們怎可能比他們好?會看來更好必定有假!」既然台灣「不能」比日本好成為大前提, 在「全域性先設否證」邏輯下豈非無從證明真「能」有所改善?此或是一種社會性認知的矛盾命題吧。
 
事實上, 台灣媒體這次倒也「偶爾」發覺到日本在救災上不比從前有效率的印象而感到奇怪, 譬如中時電子報這篇焦點新聞〈梁東屏現場直擊 救難、救援出奇鬆散 日本怎麼了?〉。災後兩、三個月後台灣各家新聞已少見日本震災的後續新聞, 反而屢見對日本風光景點的連篇累牘報導, 內容不外強調「很安全快來玩」。一來好奇各台老闆真如此慷慨, 接連派編制內記者赴日本賞玩?而其又常在旅館門口受大陣容布條迎接, 還是都是受招待去採訪的?那些遽增的旅遊美食新聞雖乏利益揭露, 確實大都是日本各地官方觀光機構、旅遊公會、航空公司等以「媒體考察團」名義所提供的「招待採訪」, 故惟盡好話爾。
 
日本的確派有大臣專責相關消費振興政策, 近年其對台灣觀光客的重視規格似落在韓、中客之下, 災後才獻殷勤。而這類招待採訪的景點新聞算是間接贊助而客觀有疑, 屬於軟性的新聞置入性行銷。如有幾位台灣記者到福島縣鄰縣, 報導不忘提醒「吃喝沒問題」, 卻即見有外電說, 該縣牛奶、蔬菜仍驗出輻射過量, 且當地農會還指導農民以和外地農產品混賣的方式來降低被抽樣檢出問題的機率。東京都更把本來就比美國高出一倍的自來水輻射有效劑量(effective dose)容許值遽升至原值五百倍, 向來自許自傲的日本食安部門怎會屈服到如此地步?盡皆社會和諧之衡酌乎?還想起, 正好也有至日採訪旅遊景點的台灣記者說:「自來水檢驗都符標準, 沒超標輻射」, 這真是「正確」:容許值提升到五百倍, 本應不合格的當然也變合格了!若我島原本就和歐盟一樣設有塑化劑殘留標準, 年中黑心起雲劑事發後若因波延太廣泛而調高其值五百倍, 那絕大部分含塑食品也都會合乎「標準」、無需下架囉!
 
∠群體之癡
 
纏於「南島棄子-皇國繼父」式殖民情結而向來若養子般「仰慕」──台、日「親善」恐是個有自相恭維之嫌的形容詞彙──前殖民統制者的起乩島民, 渾然不察該國已不比以往。日本近年有股「龍馬」再探索風, 一個社會性心理因素或許是, 在「失落的平成十年」延長至二十年已成確事下, 其才期待有龍馬般的救星來改造現況。孰料在掀起此風最烈的《龍馬伝》下檔後不久, 即發生了東北外海大地震暨福島核災變, 有論者以為這揭示了「失落的第三個十年」之正式啟焉。不過龍馬終是體制外人物, 他要求建立新政治制度, 但日本戰後至今的產經官僚體係卻固化成「政商一体」邏輯的穩定結構, 即乃其「不決」心態釀就了核事故之擴大難挽, 而眼前官府同東京電力公司依舊保有若即不離的行政默契。日本實為一個倘有特立獨行之士亦易淹沒於現行金權之流的社會。
 
不只一次於《上班族金太郎》等日本漫畫看到, 主角逮到「電車癡漢」卻勸解受害女生:彼中年白領辛勞於掙家計, 競爭壓力下偶爾脫軌而施「小惡」惟紓解耳, 縱有不當汝亦應諒之而莫送警。(略意)他後來「好人有好報」, 獲該「癡漢」主管助其業務。便是金太郎亦得於人情上「馴服」於社會潛規則而得之利。準此, 一個已然面對實態嚴逼的社會卻可期待龍馬再世嗎?又應有此般期待嗎?大和民族的長期承平滋養出一種「群體之癡」, 即集體性慣性下趨於忽視權力結構「小謬」的奇特包容心, 而其累積效應在突然遭受異變時就有轉成「大謬」具現之虞。福島核災不幸正是一場現實而殘酷的社會惰性心理見證。
 
此次核災由於天異海嘯之襲而引爆, 卻源乎長年監督管理上的疏忽大意, 於災變之際復因臨事之「猶疑不決」而惡化。故此, 置乎公共政策上, 庶民是否應更求「勢利」──以私益為判準而定其抉擇, 平時該正視並糾舉制度性「官僚癡漢」的諸般「小惡」, 才算是真正務實的社會思考呢?公民當以己利斷乎眾人之事, 民治方能收諸最大綜益, 為最原始的自由主義論衡。此固有害於體制內和諧妥忍之「自律」, 卻早是東瀛良心史家親睹承載「龍馬精神」之維新徒裔竟演成了集體包容性作惡的權閥體系, 於甫戰敗曾歸結出的歷史教訓。溫馴與紀律迥非天性, 奚而捅漏子偏有小惡之忍哉?
 
不解日本社會惰性的島民對於美、日等中心國家支配性文藝習於乏反思且囫圇吞之, 而文青界、東瀛通不時爭當「村上春樹」現象代言人之態如今又多一現實事務之涉, 這次倒是少見具反省性的, 如推友 @fuhoren 結其反核演說:「村上春樹的演講,將自然災害(地震、颱風)和春櫻、夏螢、秋楓連在一起,歸於「無常」,又導出日本人在面對自然流傳的無力感中,積極地尋找美的所在。而他不能認同的是「精神性」的喪失,輕易地用(核電代表的)「效率」取代。」而曾居於日本的米果(@chensumi)之文〈關於村上春樹與孤獨的台灣反核〉則直指:「這不是「反核」或「擁核」二分法這麼簡單的課題,而是身為人類,寄宿地球的良心問題。」我才警覺到, 原來這得是「有良心」和「無良心」的二分法命題, 幸好敝人還沒吹冷氣、夏季用電量向來不高, 咳。然而, 反不反核究竟是良心問題, 還是心安的問題呢?
 
 
心安的環境正義?
 
今年入春之際傳出澎湖將展開「低碳島」建設計畫, 輿論初步反應正面, 鄙人卻不禁浮起一股疑慮。一個年財政收入沒幾億元的小群島縣份要在五年投資逾八十億元, 漁民大概也入股不了多少佔比, 勢必大都得仰賴中央, 依台灣慣常的地方「建設分贓」風氣, 會否淪為假環保之名、行工程大餅分食之實的陽謀呢?要蓋在幾座人煙稀少、生態相尚原始的小離島, 尤讓人擔憂「低碳足跡(以排碳量計)、高生態足跡(以耗用土地面積計)」的風能, 因需求大範圍集風場基地整平, 會否造成沿岸景觀單一化、海鳥頓失棲習地的另類生態災難呢?德國與西歐有些環團基於類似理由而反對海岸線風力發電機佈建。如前所引, 水庫發電曾是「環保誤會」, 即因少了大煙囪而長期被視為最乾淨。「低碳島」將起建於澎湖離島這種環境特敏感區, 所謂低碳發電是否也應求循序性驗證呢?
 
我們還常聽到, 擁核派人士不時對老百姓宣講:「你受得了限電、不吹冷氣嗎?」有人謂之「恐嚇」。另有一位反核地質學者屢屢聲稱幾千年沒發生過錯動的斷層為活動斷層、幾萬年未噴發過的火山為活火山, 難不成也是「恐嚇」?其實為何需要電力, 不就是為了要過文明生活嗎?安全固是要端, 冷氣當然也是要項。故生活需索用度才是要不要用這麼多電的關鍵, 要不然台北的熱島效應因何惡化?工業區製出的商品又是給誰用的?人們不該迴避真相, 到底什麼是才是真正需要的、什麼可以犧牲, 不有所取捨, 真能節能減碳嗎?包括馬爾地夫在內的小島國聯盟(AOSIS)早已籲求工業國家的環境官員與環保團體休再比口號、畫餅充飢了!
 
個人生活需求往往為環境主義很難實質踏入的節制盲點, 而這可以延伸省思以「反動」之嫌。國光石化案終於告吹, 原則上鄙人本來就反對再犧牲海岸線來蓋輕油裂解廠, 中華白海豚、大城溼地的保育皆乃最正當理由, 然而在公民自主訴求上則自身的需求才是最緊要的行動因素:要嘛台灣人都不開冷氣, 那核四不就根本甭蓋囉?此固是激進了些, 不過若不思此, 那就算上了凱達格蘭大道挺大埔農民、拒工業區進駐, 但抗議的布條道具、寫大字報用的墨水、扮演納美人塗的妝彩, 在在為石化衍生製品, 就連上網串聯所用電腦裏的晶片也大都是島內科學園區「在地生產」的, 豈不自相逆諷?「在地生產, 在地消費」的時潮環保觀顯然更需要立基於具自覺性的生活抉擇意識。
 
單憑著一腔熱血上網、上街頭喊口號痛斥了製造公害污染的「無良業者」, 甚且在參觀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那艘甚具環保史傳奇的彩虹戰士號二世時以 iPhone 拍照留念, 刊至公民新聞網站──然可知 Apple 在綠色和平組織「綠色電器指引」(Guide to Greener Electronics)所評主要手機廠牌中為製程製材忒不環保者?至於宅在家時卻猶如常賞弄著一件件 BANDAI 模型、Kitty 布偶等化塑化纖玩物, 逢出門便大口吃牛排、穿純羊毛名牌服飾──因而對森林砍伐、草原沙漠化亦「貢獻」了一份心力, 那基於「需求創造供給」的原理, 這不也等同以最實際的生活物質享受「默默」挺了「無良業者」嗎?有多少「義氣」島民在義正辭嚴、做出正義的姿態──如此而「心安」──以後, 真會像低碳生活部落格格主張楊乾那般尤身體力行以減碳生活、少開冷氣呢?我就得坦承自己雖是不用冷暖空調、不開汽油車的迂世草民, 然也犯過喜用化學溶濟、噴漆塗裝一堆鋼彈模型的環保愆罪。心安的正義之芽能否嫁接出實踐的正義之果?
 
∠心安=適應良好?
 
另往「感覺良好」的角度作想, 若沒有政府的落伍, 又哪能突顯公民力量的相對勃興?今年四月馬英九總統決定不支持國光石化案, 內政部不核淮苗栗灣寶科技園區的地目變更, 台南市環評大會撤銷永揚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環評結論。要不是體制內有這些回應性作為, 那就算社運活動依舊, 也沒人會當這是個「神奇四月」吧?對比型社會評價的發生, 往往非只反射式決定於單方面的行為, 否則豈不也存在另種「自我感覺良好」的公民力量?政府做或不做你都吝惜給點鼓勵, 那何苦責許官僚也會有相應性的「覺醒」呢?
 
眾人皆悉, 體制內農運、社運的關切者之興, 多得賴於中產階級知識份子暨其高教子女之養成。然而反諷而罕人注意的是, 在 Rostow 所謂經濟現代化五步驟的「起飛」階級、經濟體質由輕工業走向全面工業化時期, 正是由於中產階級之示範效應, 才使得城市對農村閒置勞動力的吸納性走到了無可逆轉的地步。諷刺然具反思性地, 農業問題之一個肇因反而生出農業運動之參與主力。並且, 為了維持講究「一定生活品質」的中產階級市民之需, 對初級產業資源之繼續攫奪亦成為不得不然的手段, 彼「民生-利己動機」──此為自由主義式民主的社會心理基柱──甚強者所特重的政策需求, 也因而轉化為從政者每欲保有都會選票而得積極配合的「建設支票」。於斯社會現實條件下, 則在環運、勞運現場, 會出現一些持著材料對環境既不友善、且受多個國際勞工團體譏為血汗手機的「i諷」文青, 固不足為奇焉。──或疑是「自我感覺」適應良好症者?
 
說實在話, 同樣攸關排碳與健康, 我不贊成國光石光案, 但對即刻廢核仍毋可下定決心, 此乃惑於社會衡平性的考量。較之更嚴峻爐內爆炸的車諾比爾(Chernobyl)核電事變所釀成的慘劇──廿八名罹患急性輻射症候群(acute radiation syndrome)的作業員當年(1986)即逝、飲用受污染牛奶兒童甲狀腺癌數於高峰年(1995)遽增十倍, 同屬於國際核能事件分級制度(INES)最高第七級、爐外氫爆的福島事故相對上在直接性傷亡(目前造成一作業員輻染而死)有所差別, 似證明了基於相異反應爐類型與管理制度, 兩個「驚爆」猶有程度上的高下。
 
至於佔全球電力比重最高的火力發電, 其電廠和(煤、油、氣)礦災每年皆造成數千人喪生, 其中逾半為中國礦工──我們的文明生活倚為大宗的燃電實建基在大批人命的傷亡之上, 較之核災這是隨時都更為急迫、普遍的敝害, 而不消提單只島內排碳量僅次於工業的交通業甚至亦造成每年三、四千人喪命。核能輻射確實埋藏長期的健康隱憂, 然而燃電的特高排碳量尤加遽氣候暖化的文明性危機, 百年後海岸聚落及自然生態將發生的全球性災禍已是聯合國承認的科學界共識。故而, 只反核能、不反火力, 就社會衡平性──這一刻在不知名地已有無名礦工犧牲──而言, 我委實不能就此「心安」。
 
如前所論, 倘要以太陽能、風能等再生能源取代核能, 其正當性與急切性似也不能凌駕於要以同等方式來替代火力發電。台灣若該以新能源汱換佔了近兩成發電量的核能, 則近七成的火力發電更無理由不一併適用。要廢核電廠以預防未來的災難, 則已然每時每刻造成人員傷亡的火力發電廠豈不更該優先廢除嗎?環保團體似乎常將核電、燃電兩者分立而論, 敝人卻瞧不出就人命風險、環境風險上有太大的實質分野。總不能只因火力發電「死人、死礦工也不會死在我家」, 而輻射塵卻可能籠罩我們所居的大都會, 即另眼相待之吧?要解除疑慮還是需待有更具總體性視野、更合於社會公平原則的一體方案。
 
在實際的核電廢廠方式上, 德國採遙控機器人作業的即時解體法, 日本福井縣普賢新型轉換爐(Advanced Thermal Reactor, ATR)廠正施行的遮蔽隔離法預計耗時 35 年, 英國的安全貯藏法則封閉 125 年以上。而不知是沒留心或訴求聳聽, 曾聞反核人士把整個廢廠成本計入特定年度的每度發電成本, 算出核電其實最昂貴。台電依例概算今年度每度發電成本, 但逕把廢廠成本攤進該年度, 等於假定一座核電廠僅僅在這年運轉而已。倘糾正以存續期間累積發電度數, 依據先進國家已有的廢廠經驗來看, 其單位發電成本(=直接成本+營運費用+廠房設備折舊)就算加計廢廠成本, 仍顯著低於其他主要發電方式。問題在於各國的廢廠法暨成本估算, 一概基於核反應爐「正常」除役程序。若像福島核災那般「異常」與嚴重, 非惟後續處置時間拖長、經費遽增, 所釀成的外部成本與(台電依法可規避的)賠償費用更是難以估計之鉅額, 而對籠罩於莫大生活健康影響的在地居民而言, 尤為不可承受之重矣。
 
 
人其勝天乎?
生如迷鳥之漂泊,死如侯鳥之返鄉。今晚我將繼續走進遼闊的河床,我們的河床。能否請你如夜鷹的竄起,以靜默的飛行,再次滑過天空,引領我接下來的路。」    ──〈夜鷹的大地〉, 劉克襄《十五顆小行星》
入春時日本東北太平洋外海所發生的烈震兼大海嘯, 導致沿海市鎮躪蹂慘極。淡水的有河書店主人 @book686 有感而發:「感謝各位朋友的祝福,眼下在日本有更多人需要好運及祝福說,還有核能電廠的緊急狀態仍未解除,這個生日實在不敢自己一個人快樂啊!」於茲天道有虞、不仁蒸民的鉅災之際, 能多一人快樂, 也就多一份溫心。還是應祝福現下的朋友:時刻懷以人溺己溺, 且亦能珍惜既有的幸運, 是其所哉。
 
和之國東北地方自古以來被關東人或近畿人視為落後偏遠, 其舊稱「奧羽」、「細道」或「狹路」含有貶義, 松尾芭蕉有俳句云:「我不如到世界的盡頭」。古昔甚至跟羅馬皇帝哈德連為防範蘇格蘭匹克特人(Pict)而建 Hadrian's Wall 一樣, 關東人也在今福島縣白河築了一道關卡以隔開該區域的「蠻子」。奧羽後來改稱「東北」, 以去其過往污名印象。在倒幕維新的大變革時代東北幾乎置身事外, 耇老至今還操著有多個分支的東北方言, 青森縣恐山尤為靈媒之鄉, 就連日本民眾探訪奧內深村亦偶爾需求通事。時至西化的現代, 人口稀、工業開發慢的東北反倒幸而保存較多的故舊風俗, 且受文豪筆士頌之為傳統精神與山川靈氣的匯聚之所, 成為道地東瀛文化的最後城池。
 
位處寒帶、三月中旬的東北還偶爾會降雪, 但山形市曾創下 40.8 度全日本最高溫紀錄。聽一位曾久居日本者所言, 在當地老饕「口」中, 山形縣的尾花澤牛排口感絕不亞於知名的神戶、松阪牛排, 那裏竟有泡漢方中藥材的「藥湯」, 甚是潤養。不過對台灣遊客那邊仍屬於冷僻路線。這次受海嘯侵襲的東北名景不少, 如日人譽為三美景之最中的松島、海鮮饕客必訪的石卷漁港、以鯊魚料理聞名的氣仙沼、有「淨土濱」之稱的三陸海岸國立公園等。雪國東北以景攬勝, 然人其勝天乎?何以大都會市民所享用的光明電力, 卻要鄉下人承擔蓋核電廠的風險, 並付出了籠罩於闇恐塵幕的代價呢?
 
舊歲的日片《海猿 最終話》就一座值一千五百億日圓(¥)的海上鑽氣平台及五條人命的抉擇間, 取捨其中, 似預示了數月後的福島核災。片中的官員、石油公司於關鍵時刻轉念答應讓平台沉沒, 實景中的內閣與東京電力卻猶豫不決致事態惡化。電影情節內兩位海上消防隊員以個己勇氣救了全體, 然而現實裏的核作業員個人顯得無力而難挽大局。於是我對照性地在林志玲主持的《Yokoso!JAPAN》節目中見到了她行至仙台──華人多是透過魯迅而識的「獨眼龍」伊達政宗之城。節目裏伴隨志玲姐姐笑靨甜嗓的舊秋景色, 如明治色調的公車、傳承江戶時代和菓子風味的中鉢屋、牛舌料理創始店旨味太助、仙台車站內以五十便當式樣稱霸日本的駅弁当等, 津波後可倖存乎?滄海其復桑田歟?
 
談過了鄰國, 且回視刻下的台灣。如今兩黨立場上, 蔡英文定 2021 年(即若當選總統且連任任期屆滿之隔年)為「無核」年, 馬政府則已停止三座舊核電廠的延役案, 各機組因此預定於 2018-25 年間陸續除役, 所以兩黨在這部分的時程只存在幾年之差, 而政府亦已宣示不可能開發核五廠, 唯一變數僅存已進入興建最後時程的核四廠。推友 @iceplee 曾回應我曰:「聽幾個折衷派的反核人士所言,「續建不商轉」是唯一可以反應問題,卻又不因為違約金而付出更多成本的方式。核四的違法變更設計已經讓其運轉成為危險夢靨,」以讓它成為「核能問題紀念塔。」或許可多作思考:既然「違法」還同意其續建, 邏輯上豈非贊同「就地合法化」?此恐非折衷, 而近乎短視之鄉愿:開此先例, 以後焉能確保後續處置不再違法?若不商轉, 那可否實驗試運轉, 或者不由台電公司、而由原委會自行「公(家)轉」?待核災印象遠離, 暖化、減碳、電價再成重點, 則當政者會否畏於投入已鉅、工程已竣而「從民所請」呢?且瞧蘇花改公路如何挾民意以令中央吧, 而昔年核四復建一例尤資殷鑑。
 
依鄙之見, 當前核四續建爭議宜分兩階段來解決。首先, 停工之事需避免重蹈輕率之覆轍, 畢竟核四廠發包問題有部分是當年停工又復建所引來的後遺症。由於壓力槽(reactor pressure vessel)內尚未插入鈾燃料束, 還不存在輻射風險, 故可先排除立場過度主觀鮮明的挺核、反核兩派人士, 選出中立的技術型學者組成核四廠停工評估委員會, 其工作只不過是評估:若要進行全面安檢是否需要停工?其次, 待進入核四全面安檢階段, 因其結論才攸關反應爐運轉後的安全性, 就由係爭兩派學者分提國內、外權威專家名單, 再進行詳細檢查驗證。馬政府既不欲立廢核四, 那麼多花一些檢驗功夫讓工程安全性獲得確證或否證, 以便決定其存廢, 不是更能取信於民嗎?這較之因議題具濃厚技術知識性質而隱含「民萃風險」──若真安全而受否決還只是浪費錢, 萬一不安全卻過關, 那怎麼辦?──的核四公投, 也方是負責的執政態度。
 
∠蟑螗平和
 
核災隔月我曾發以私推, 以為最難求然值得求之事者三。除了再珍貴難覓的一契心知己、以及真理同真實底縕的探索兩項以外, 首即天下太平, 此非惟猓猿群體間的和平, 亦渠等同萬牲、文明同環境間的和平。
 
其中就人類同萬牲之間則想到了, 墾丁核三廠排水口不時受責其溫水使珊瑚白化, 卻因限制遊客, 週圍珊瑚群落倒保存最完整。猶曾觀 NGC 頻道一紀錄片, 車諾比爾核電廠附近污染禁區的野生動物雖受到輻射侵害而可能減了年壽, 但卻少了人們對於其生存資源的侵奪與獵捕傷害, 反而孳蕃更盛於災前。動物求其生存, 是要活更久、還是能留下更多子代呢?福島核一廠週邊大概將成為人類的禁區, 卻搞不好會成為野生動植物的「新天堂樂園」?然則人為的環境破壞, 究竟是事故污染、或自然領域之奪取才為禍尤烈呢?
 
恰巧新頭殼(newtalk)刊出一則外電〈水母堵塞進水口 英核電廠緊急關閉〉, 看來反核人士應該動腦筋的是, 要怎樣才能招喚來反核水母大軍?人類把水母分類為低等海洋動物, 牠們卻在一時間把萬人反核遊行所做不到的事──要求核電廠暫停運轉──給做到了。至於中時電子報這篇沈雲驄的投書〈殺駱駝,救地球?〉提及:
澳洲政府公開一份撲殺駱駝計畫,引起爭議。這項計畫,是由專門經營碳排放權交易的西北公司(NorthWest Carbon)所提議的。之所以要拿駱駝當目標,理由很明顯,當然是因為駱駝的確是溫室氣體的排放大戶。跟其他反芻類動物──例如牛、羊等──一樣,駱駝會透過打嗝或放屁,排放大量甲烷。//一隻成年駱駝,每年排出高達四十五公斤甲烷,換算下來,相當一噸左右的二氧化碳。只要殺四到六頭駱駝,就能抵掉一台普通汽車,一整年所排放的二氧化碳。//西北公司說,撲殺這些駱駝之後,所減少的溫室氣體不但能有效減緩地球暖化,更棒的是,能將減碳的數量轉換為排碳權(carbon credits),再轉賣給其他需要購買排碳權的企業或國家。
向來重視生態環保、也很積極面對暖化現象的澳洲政府, 竟會有鼓勵碳權交易業者提出這類撲殺駱駝以便「減碳」的政策思考, 直讓人目瞪口呆。 ⊙o⊙ 殺駱駝到底是「救地球」?或只「救人類」呢?「以人為本」的價值觀往往乃各國當局與民間環保組織所秉持的諸項環保政策邏輯, 所難以迴避的本位思考基點。
 
核冬爾後, 裸猿其滅, 蟑螗常存, 迥非虛言?以人、或以動物為思考點, 將異其結論。約如前述米果之文, 「反/擁核」固非簡單的二分法命題, 然我也不以為「有/無良心」的人本區分就可全然判定箇中真道。「過執而零和」者的二分法思考盲點, 不因別其心而離之也。艾維小姐(@ivyfutw)對此回應了:「誠如您早先所言,討論/解決能源開發與運用對環保之影響,絕非單純之二分法即可解決,但一個「具總體性視野、更合於社會公平原則的一體方案」,則仍有待具前瞻眼光的政府與能源/環保單位共同努力,即早規劃並確實付諸執行。」委實如此, 「擁反」之間並非善惡二分法所能定論。大原則上在放射線或輻射安全防護技術未再有所突破前, 其實我亦傾向於不再延役或擴充核電, 而轉型調適方案尤不可不到位。不過, 許多廢核人士的講法, 往往太過於理所當然, 似乎為了「傳福音」之便而忽略其妥善性, 也總刻意低估生活上的影響。這就和擁核專家長年淡化核電廢廠後續處置及「無失誤」管理規範上的難度與成本, 皆存在渠等所迴避正視之盲區呢。
 
 
 
相關資料:
 
核能Power釋多少?從課堂計算連結廣島核爆
敝文〈在環境正義與社會公平的「減碳算術」之間
日本招了!福島輻洩 廣島原爆的168倍〉/東京特派員陳世昌/《聯合報》
日本:如何在生活省電〉/Leonard/Global Voices 繁體中文
敝文〈淺談環境經濟性概念
敝文〈思緒‧或乃除不盡的原罪
Tweets 觀察 within the six recent months (Mar. thru Aug.) on my Twitter profile page
敝文〈東海有座起乩島
台灣為核安掛保證 憑什麼保證?〉/公民記者朱淑娟
梁東屏現場直擊 救難、救援出奇鬆散 日本怎麼了?〉/焦點新聞|中時電子報
敝文〈食品添加物,其黑心之必然乎?
文豪的反核怒吼〉/藝文新聞|中時電子報
關於村上春樹與孤獨的台灣反核〉/米果(@chensumi)/【私‧生活意見】
How the companies line up, Greenpeace
「神奇四月」 學者:公民力量覺醒 政府仍落後〉/中時電子報
街頭激情外 反核應談替代策略〉/柳中明/低碳生活部落格
為什麼核電廠不能除役?〉/@torrentpien/遊走…觀察…紀錄…
除核汙染 日相坦承需花數十年〉/自由電子報
福島核廠旁 至少10年不能住人〉/國際焦點 | 全球觀察 | 聯合新聞網
東電不顧死活 臨工「用後即丟」〉/陳家齊/蘋果日報
2022廢核 德國國會壓倒性通過〉/聯合新聞網
敝文〈踏路‧寂寂兮心擱往何方?
水母堵塞進水口 英核電廠緊急關閉〉/新頭殼 newtalk
Jellyfish shut down another power station amid claims climate change has caused population surge, Mail Online
殺駱駝,救地球?〉沈雲驄/中時電子報



食品添加物,其黑心之必然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基隆海科館一瞥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