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ugust 12, 2011

新生 vs. 造焉

“......至於以所在行政區名為團名的 Treme 爵士銅管送葬樂隊, 其有百年傳統的歡唱樂聲卻與未亡者形成莫大的反差, 表徵的究是人生的自嘲、抑或一種無可睹的寄望呢?夫新生之常始於死, 嘆焉讚兮?......”

∠有此一說
 
邀請許多在地演奏家參與、滿溢即興音樂色彩的 HBO 社會寫實影集 TREME, 描述卡崔娜風災後紐奧爾良(New Orlean)的困境, 其中官僚警察怠職濫權, 不少貧民所居、未淹水的社會出租住宅更以「重建都更」為名被強制收回。
 
起乩島於八八水災不日鄉民即讎恨辱罵, 爵士之城災後數月猶復興無著, 民憤遂起。災民於自力救濟無奈之餘, 只得以節奏藍調、搖滾舞曲、自製短片、遊行標語等形式來斥諷官場。一場歡樂讚頌遊行的看板寫著「Chirac 把我們買回去吧!」災後立刻重批小布希總統(時台灣新聞熱播此節)的紐奧爾良市長, 他那幾個月重建期裏「自我感覺良好」的官僚態度, 更被嘲喻為「強迫射精」。
 
屢於 YouTube 上 "fuck, fuck, fuck it!" 當局的胖子文學教授, 被拱作小市民忿懣心聲的代言人, 卻無人聽出他那憂鬱內心所暗藏的「求救信號」, 而其心底的密西西比河堤防即不期然崩潰了, 乃生悲劇。許多災民的現實生活, 也都似此無奈地走進更艱難的路子, 但也有越來越多人回到了紐奧爾良。
 
至於以所在行政區名為團名的 Treme 爵士銅管送葬樂隊, 其有百年傳統的歡唱樂聲卻與未亡者形成莫大的反差, 表徵的究是人生的自嘲、抑或一種無可睹的寄望呢?夫新生之常始於死, 嘆焉讚兮?
 
 
 
後記:Treme 亦美國現存最古、遠在南北戰爭前已解放的自由黑人社區, 取名自其蓄奴主兼解放者。
 
(Tweets 7/21/11 1 2 3 4.)
  ∠概焉心物
 
偶見人疑:「上帝為什麼要創造人類呢?」這不巧隱涉著幾個重要前提。
 
大前提是, 怎麼認定「上帝真確存在」呢?古典上對此有宇宙論之「第一因」說, 自然界構造之巧造變微顯然含有其設計「意圖」的設計師論, 以及 ens realissimum 之無限存有者論等三大論證。
 
常套用於神學理論的無限存有者論之主張以為, 大前提中的「存在」為包括於「上帝」這主詞裡的分析(analytic)概念, 否定之即自證矛盾, 故而無可否認。但依理性論哲學家康德之論, 彼實為綜合(synthetic)命題, 「存在」並非大前提的真正(≡必然成立)述詞, 因其並未由「上帝」析出實質意義, 故只是一不具絕對性、而有真偽性的「判斷」詞。
 
其次得先自問:「我何以要相信神的存在?」群體價值系統的須彌層次是否一定需要超自然實體之涉入呢?再者, 會問「上帝為何造人?」非即是因發問者被定位於受造者嗎?而這種身分置位又和電影中的主角突然這麼問:「為啥編劇大人偏要編弄出我這一個無聊角色呢?」不是頗相類而乏實解嗎?
 
「何以造我?」所設命題隱含其前提概念, 因此屬於後設性的「雞-蛋互生」性因果悖論──心又何從問心之所以來乎?苟改疑題為:「人為何需求上帝的存在?」那意涵可延展至集體潛意識的象徵層面而得一表型線索:「神人同形」已暗示著心靈想像維度之自反限性。且夫心問其心, 豈匪疑其心?
 
(Tweets 8/4/11 1 2 3 4.)

 
本板相關文章:
 
天/人之禍──莫拉克浩劫的雜感暨反思
性與生存...
[神諭] 迷途者(一)
[神諭] 迷途者(二)
反映善惡的信仰:人性的鏡子



思緒‧或乃除不盡的原罪←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