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ne 25, 2011

食品添加物,其黑心之必然乎?

“......現在麻煩的是, 渠等自稱「受害」廠商之眾之夥, 已讓人難辨誰才有良心, 惟食客我民真正無辜。「近來凡吃任何購自商店之食品,母親大人總回說,這有塑毒」。而我惟可建議:可稟告令母, 現風聲鶴唳, 黑商皆避風頭去也, 加工食品安全未有如今之是者;此正乃採購囤積新上架「無塑」食品良機, 再一陣子新聞熱頭過後、社會警戒心鬆弛掉了, 不知又將埋藏滋生啥新的黑心禍患囉!然此議又或有「自求安慰」之嫌矣。......”

黑心起雲劑為禍食品風波極洶, 編輯人果子離(@giffword)有文譏之:「噗浪看到這一則:「賣飲料的朋友說:新聞報塑化劑會死人,結果生意少1成。後來新聞改報塑化劑會讓雞雞變小,結果生意掉了6成。」這叫寧死不「屈」啊,可憐的男士。……勿炫己之長,勿道人之短。男廁貼的標語。
 
這樁事件影響之廣泛, 就連像敝人這般很少喝化學飲料、包裝飲料、健康加工食品者, 亦無法全然避免。此事在台灣食品安全史上必然得記上一大筆, 那以下也只就近期對塑化劑違法添加的一些推文感想略作整理, 別無新意。
 

 
彼岸有毒奶粉, 我島有毒飲料, 兩岸「血脈相連」其據確鑿?兩者皆添加塑化工業原料, 幾年來非惟兩岸主管部門未察有異, 就連進口相關產品的日、美、歐、東南亞各國亦渾然未覺。此中盲點為食品主管機關依「常情常理」只檢驗食品級添加物有無過量或禁用, 根本未料到有人會將工業級化學成分也攙進去。並且, 工業化學品已登錄達六萬多種, 若公衛部門敢聲稱要採「化學品全面檢驗」, 亦必屬不可行之空言。黑心食品從不斷絕, 當島民正嘲笑陸民在嚐地溝油、刷毒牙膏時, 自己就在吃戴奧辛蛋、孔雀綠魚了。漁業署每檢出養殖池用禁藥, 常予幾週寬限期再行複檢以利漁民「停藥」過關, 其後「如常」施藥。長年以來, 有漏洞就鑽似乎一直是一些食品供應者無法「戒斷」的業態習性。
 
近期更聞日本、南韓最大的速食麵廠牌日清與辛拉麵, 也在香港檢出含有塑化劑, 大陸推友 @wangyii 就說了:「吃完塑化劑肚子不舒服,這塑化劑裏果然有泡面……」我乃突然回想起, 前年維權人士馮正虎(@fzhenghu)被逼迫「露宿」(馮語)在東京成田機場幾個月而不得回(中)國時, 屢有台灣的空姐好心帶台灣的飯糰、包裝食品、飲料給他吃喝, 他覺得口味不錯。現在瞧來, 馮先生可能也嚐了不少「加料」塑化劑囉。 :p
 
黑心起雲劑受害者之廣實難以估計, 消基會要求若提出塑化劑病症診斷書, 食品業者即應賠償。但要查明其因果鍵以獲臻法律要件恐有困難, 此乃因於兩端。首先醫學界對 DEHP 於人體之危害仍無臨床確據, 其致癌機轉只在動物模式證實。其次為污染來源難以斷定, 台灣人或華人的生活習性處處皆有攝入塑化劑的風險。像是用塑膠袋裝湯麵或飯糰, 以 PVC 保鮮膜盛裝肉類、炒過的菜, 飯盒未解封另盛就送去微波加熱, 讓食物接觸紙杯或餐巾紙上的印刷油墨等等, 凡此習慣都讓包裝一遇高溫或油脂即會釋出塑化物而下肚, 而居家的塑合裝潢也有釋放這類物質的疑慮。就算黑心起雲劑真完全查禁了, 因「合法添加」求便利而埋藏的生活陷阱委實忒多了。
 
如此看來, 委實是「常情常理」害死人?黑心起雲劑非惟台灣 GMP 規範工廠, 就連獲國際 ISO 認證廠商亦一一中鏢。事發前多年以來台灣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沒查出來, 以挑剔著稱的日本海關食品抽驗亦從未檢出異樣。彼岸的塑膠毒奶粉與此岸的塑化劑毒飲料, 都是檢驗員偶然於層析訊號圖譜上發覺有疑並進一步分析求證, 各國才後知後覺、亡羊補牢將之列入查驗項目。學術界倒早幾年就已於研究論文中陳述台灣人血液裏的塑化劑濃度遠逾美國人, 但僅可推測是經由食物鏈或包裝所殘遺, 未曾從實驗結果明確指出「黑心添加」的事例, 眼前種種專家證言概屬馬後炮。此皆因「常情常理」難以料定「非常情離常理」無良商人的殊異用心, 整個社會才皆被蒙蔽且受害。
 
黑心的另個癥結或許在於:何以存在此多非天然添加物, 方予賊人可趁之機?依《食品衛生管理法》第三條,食品添加物係指「食品之製造、加工、調配、包裝、運送、貯存等過程中用以著色、調味、防腐、漂白、乳化、增加香味、安定品質、促進發酵、增加稠度、增加營養、防止氧化或其他用途而添加或接觸於食品之物質。」由斯贅辭之繁可見添加之用「無窮」, 而人有舌嗜腹慾, 利有可圖乃趨使焉。
 
書店中即可見到日本前食品添加物業務員安部司所著的「良心覺醒」自白之書《恐怖的食品添加物》。讀之約可歸納出加工添加物本身即具有「難以全盤預想失誤環節」的管理例外風險(managerial exception risk), 這風險又因逐利者之「刻意」而擴大。他還指出, 動物模式實驗多只針對單一種添加物行短期密集施食, 實驗條件難以推論至含多種添加物、長期分散劑量食用的實際產品@hildegardtschen 也對義美公司食品安全研究室表達意見:「然商業實驗室非學術實驗室,目的乃定量已知物,對辨認未知物往往力有未逮,通常決定檢測項目和方法後就不會去管圖譜上的其他東西。商業檢驗員亦難有資源時間「追查」圖上每一根訊號。」食品內且往往含有數種至數十種添加物, 所謂香料、pH 調整劑、乳化劑等各皆可包含數種添加物, 但包裝上只須標示其合稱即合規定。若為了潛在健康風險, 我們應當禁菸、廢核、停建輕油裂解廠, 那對於已發生在現實的食品問題, 又為何不能就其源頭、衡以「添加必要性」, 而從根本上限之、禁之呢?
 

香菸:有毒,致癌,要花很多錢買,會上癮,合法。DEHP:有毒,致癌,免費,不會上癮,不合法。」    ──@Portnoy
 
濫用添加物所造成的危害也會透過牲畜而波及人身。曾在半年前逼得馬總統宣示政府應停止對新聞置入性行銷的前《中國時報》記者黃哲斌(@puppydad)就回應給我相關訊息:「殺駱駝,救地球?(http://t.co/3GCEsdQ )剛看到這則新聞就跟底下的一個回應者想到的一樣:把外來種當作貓狗食。例如前幾年引進台灣的某廠牌就有一款用走地蝠袋鼠(http://t.co/7niyZA5)作原料的飼料。」澳洲政府與碳權交易業者會冒出這種「減碳」政策思考, 直讓我目瞪口呆 ⊙o⊙ 。而那種飼料更讓我聯想到, 就在幾年前英國的「狂牛症」疫情受國際矚目後, 世人方才注意到, 原來畜牧飼料業者竟會把同屬牛科近親、染上羊搔癢病(scrapie)的羊屍所製的肉骨粉給肉牛作營養添加物。這種用病羊製的肉骨粉, 直接以經濟性動機蔑視了「同類不相食」的草原哺乳類天性, 變形普利子(prion)蛋白也才「合法」進入食物鏈裏, 這根本是「人擇式同類相食」所導致的反撲。當前食品供應體系不僅調配出了不含絲毫水果成分的塑化劑「果汁」, 其中無良者甚至因利之可圖而釀就新的致命傳染病哪!
 
我對添加物之疑, @hildegardtschen 特作解釋:「食品和食物的差異是,要把東西包裝好以一個穩定的規格放在架子上賣一段時間,就必須使用添加物保持它們品質的一致。消費者不會接受花同樣的錢買到不一樣的東西。」或許, 我等可回視時代。一百年前的二十世紀初, 當今眾人愛吃的包裝餅乾、可樂飲料、迷你綜合調味醬等都已有了, 錫罐頭食品早存在百年, 但當時可沒此多化學添加物, 而更能保存食物品質的電冰箱要 1920 年代才上市, 聚乙烯等容器塑膠迨 1930 年代方現, 為何彼時包裝食品照樣能賣呢?莫非今人太挑嘴了?
 
@hildegardtschen 還舉例說明:「麵粉的規格決定於蛋白質含量,但是天然生產的麵粉卻不一定蛋白質含量每批都一致,所以麵粉廠必須以調配的方式製作合乎國家標準規格的麵粉。買家才會信任麵粉廠供應的東西是品質穩定的。像是台灣的麵包已慣用美國某單一品種小麥製的麵粉, 不過在美援來以前的自產麵粉、或現在某喜憨兒烘焙坊的契作小麥, 彈性、細膩感均粗於彼。而中國大陸人民除了去 85℃ 等外資餐店, 仍很少吃到美國那種細緻麵粉。
 
此般美援時代所帶來的飲食習慣還包括奶粉。我島於韓戰後初期有美製奶粉的廉價供應, 長期更有奶粉外商以「宣導教育」式行銷手法來哄抬「營養添加」之優, 甚至明示、暗示其較母乳更符嬰孩生長需求(此為美國法規所禁)。受其影響, 國人對於三月齡嬰兒餵母乳的比率直由逾九成, 一度在廿、卅年前降至低於 1%。 近年受到醫護親子團體極力導正「奶粉最好」的錯誤資訊, 這個比率才回升到兩位數。足見未經社會充分辯證過的生活便利「添加」新觀念, 可能會在多年來皆不自知的「偏誤心理」下帶來意想不到的負面影響。由麵粉、奶粉之例, 可知口味是會受長期「培養」而被制約的, 則今日欲提升飲食安全度的島民為何就不能再另行「培養」更天然的口味呢?
 
另有 @ivyfutw 則附同我意:「曾看過有關此書的討論,從此在超市購物時,……儘量選擇添加物少者,然消費者通常也只能相信廠商是有良心的!」才聞博客來趁熱促銷該書, 據說暴量日售數百本, 發「國難財」乎? ;) 現在麻煩的是, 渠等自稱「受害」廠商之眾之夥, 已讓人難辨誰才有良心, 惟食客我民真正無辜。「近來凡吃任何購自商店之食品,母親大人總回說,這有塑毒」。而我惟可建議:可稟告令母, 現風聲鶴唳, 黑商皆避風頭去也, 加工食品安全未有如今之是者;此正乃採購囤積新上架「無塑」食品良機, 再一陣子新聞熱頭過後、社會警戒心鬆弛掉了, 不知又將埋藏滋生啥新的黑心禍患囉!然此議又或有「自求安慰」之嫌矣。
 

 
我們所生活的是一個行政監督品質猶達不到成熟層次的高度工業化資本體系, 那整個社會究竟該以何種心態, 來看待廣泛性黑心食品弊害此一「開發中」(developing)國家之典型唯利是圖現象呢?
 
台大中文系學生 @ashec86 錄有畢業感想:「幾乎所有上台致詞的同學和老師,都提到了,在這裡四年學到的是道德和處事,不要讓我們的良善被社會大染缸的黑暗擊倒,要能堅持良心、善念,對社會產生正面的影響。我們學到的不是單純的知識,而是古人的遺產,是哲理、儒學、老莊和「善」的精神。」此話正巧恰合當前的社會病症, 而說句實在的無奈話, 老掉牙、已嫌迂陳的「商業良心」之論仍是要診斷此類事件屢現的真正心態關鍵──黑心食品的癥結並非是無意識的添加物, 而在於敗行商人那相類齊人「取金之時,不見人,徒見金」(《列子‧說符》)的利令智昏之心然而居此勢利笑貧年代, 自律之期許卻是極不可憑恃的, 那又該待如何呢?
 
先就政府整體觀察, 可發覺島內、外媒體對馬英九總統的政績呈現兩極化評價。國際媒體普遍給予高度贊可, 台灣的挺綠媒體貶之糟糕至透, 親藍媒體略是恨鐵不成鋼。這落差是很具體的, 國外認同他在兩岸和平、主權外交、扭轉經濟衰退、貪腐透明度等頗有建樹, 但於更近民生面的財富分配、司法改革、食品安全、減碳環保上, 島民則埋怨其猶不到位。就中食品安全即屢出問題, 層出不窮, 而又直接攸關人身, 倘若民眾連保有身體健康免於無端受殃的權利──糧食權(the right to food)之一環的糧食安全(food security)──都要沒了, 那還談啥主權爭議、綠能產業、捉貪防腐、司改廢死, 豈非是在築一個空中樓閣嗎?掌政者有識的話, 實該得更加戮力於斯民生基構。
 
飲料、健康食品添加塑化劑事件, 也看到有些媒體已把苗頭對準了衛生署長邱文達, 而具有質詢官員權責的在野民進黨其批評火力倒顯得異常無力, 莫非是因昱伸長期為其金主而有所尷尬?公私領域實該分別清楚, 食安問題最無關於政治意識型態, 該罵的就不該輕輕放過。而既然捅出了大婁子, 官員當負監督失務之責, 卻也要「冒天下之大不諱」指出, 其責任該是近幾任署長中最輕的, 至少任內檢出了違法事證。黑心起雲劑添加於食品裏已持續許多年, 其間幾任渾然無察的署長如楊志良、葉金川、涂醒哲、陳建仁之輩顯然責任更大得多。
 
類此在公安、交通、食品、天災諸領域發生重大弊害時, 島民必詬罵起現任政務官, 前幾任已潛滋危機者卻往往躲過社會的追責。即此惟詈眼前、無究由來的「一時起鬨」譴責風氣, 才讓官僚抱著「不會這麼倒楣在我任內出事」的僥倖心理, 導致問題總要沉苛多年才爆發, 而受害範圍已難控制矣。正巧 @ivyfutw 又提到:「看您用「起乩島」這詞總想偷笑」。此詞商標冇有, 盜用不究, :) 有文闡之:有怎樣的民就有那樣的官。民眾問責官僚的不切病心理該求調整, 否則當官的但盡短視、不顧長效的習性仍改不了的, 起乩島也即恁此而形。
 
在產業面上, 猶見有勞動研究者 @torrentpien 之諷喻:「地球有蘋果教,台灣看起來快多一個義美教」。黑心起雲劑為害甚廣, 讓人對各食品大廠的良心、或別有用心, 均覺其疑。資本陰謀論者可質之「良心廠商」義美:眾皆曰其最富良心、設有食品安全研究室而無虞, 但會否類似於幾家同業, 不過運氣好而未向昱伸、賓漢兩家香料公司進貨而已?或者, 該研究室委實給力, 發揮作用曾測到超標塑化劑而退貨, 則義美有無通報主管官署以查辦之?「良心廠商」應不致於不欲「擋人財路」而為之隱, 甚至於坐視統一等眾競爭者驚爆其「好戲」吧?斯疑之解則甚簡:原來於事發以前, 正符 @hildegardtschen 對商業實驗室只「定量已知物」的看法, 義美亦未就包裝材料以外的食品原料檢測塑化劑, 純好運耳。
 
運氣實非可憑依, 良心之斷亦往往人言言殊、見仁見智, 「添加/不添加」固非簡單的二分法命題, 而「無/有良心」、不究以商業邏輯本質的道德直覺也不見得即可全然判定箇中真相。「過執」者的二分法思考盲點使其貶之、崇之俱甚, 不因別其心而離之也。前節已提及國民口味會受制約於食品工業行銷體系之長期「培養」, 這個社會得要有更積極的飲食安全自覺意識, 方益防茲。
 
 
 
相關資料:
 
長話短縮那話兒〉/果子離
Tweets 觀察 within the two recent months (May & Jun.) on my Twitter profile page
有關「起雲劑遭受DEHP污染」的問與答[5/28更新]〉/Portnoy/PanSci 泛科學
黑心塑化劑、起雲劑荒唐內幕〉/王尚文/《新新聞》
食品衛生管理法》/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衛生處食品資訊網
恐怖的食品添加物 安部司著〉/Lisa Hsu
安部司的餐桌真相大揭秘:食品添加物的內幕〉/Lisa Hsu
財經漫遊-殺駱駝,救地球?〉/沈雲驄/《中國時報》
敝文〈美國牛肉輸台是零和議題,抑或真實選題?
不只是塑化劑,果汁飲料的真相大揭露! [影片]〉/日本健康產業流通新聞社
敝文〈[筆札] 雜「思」 之三
敝文〈東海有座起乩島
義美神話的由來〉/Lisa Hsu



淺談環境經濟性概念←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擁反之間:核能?何能?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