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pril 21, 2011

踏路‧寂寂兮心擱往何方?

“......晨醒但見花台遮簷吹破了一片白, 中露雲光。
蕃石榴枝頭兩葉恰成一心形, 向天舒展,
猶要掙離簷下陰影似的, 只是蒂頭仍羈絆著它,
而它若真獲得自由, 也將只有枯槁發黃的無奈何命運。......”

將待何時其初
 
囈語其一。
 
太初、即顯乎?
我物賜於天地, 我身長於人間。
俗心常惑於名、義與利, 時相與爭,
煩瑣乃不離脫耳。
 
將待何時, 「吾等其夢乎?
若孔夫子之願夢周公哉? (022507.)
 
 
本性其次
 
「我」實為種種形式的一個介面。「幻想與冷望之結合,純粹的形式可以愈發抽離,復加以本能之過激衝動,意識的表現愈益隱匿。」個體具有本能的潛性, 只有調和感性與理性的經驗集合, 它才得以完整創發出來。
 
本性同著原初感觸給昇華後, 「我」即可與美藝之作達於一交感之境了。 (022807.)
 
 
天賦其三
 
∠有此一說
 
我等為社會之成員, 社會以之為細胞, 亦賴之而有生力。所謂「天命之賦」,俱「存」於人者焉。惟人者, 能賦義於萬事與萬物;亦惟人者, 可傷群以壞己。故其不應辜負生勢之所憑藉, 若否則失人之本格矣。 (030107.)
 
 
鴻爪其四
 
雖然胡晴舫這篇〈孤獨〉的首段頗有中學生看題目堆辭作文的味道, 不過後來寫出來的還真令人心有同感。「記憶是孤獨的唯一伴侶」, 實在是一個人生斷語, 真正浸於孤獨者必然有所體會。
 
人生如蒼狗, 往昔爾後只存記憶, 而在人生過後, 記憶也即消逝。唯有堆棧, 築起一方陳舊的塊壘, 一切也就是循跡踏痕的偶然鴻爪, 在風停雨歇後, 什麼都不再留存了。 (070508.)
 
 
我往其五
 
禪宗大師聖嚴已寂, 其農禪寺有弘一法師所書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大字。在僅存的一位直系血親離世後, 敝人部落格在這幾個月的「公告」恰為與之對應的:
 
 「常日在靜觀冥想,
  將不為耳聞聲色所動,
  兼以無趣無煩, 人生漠然,
  是以無所得其入, 而將無入。」
 
我思, 因以我往。我心欲無住無往, 然念頭鵠起, 焉能無所不入?若不在心, 又焉有其心? (020909.)
 
 
平凡其六
 
茹素常年, 踏路平凡。
 
君子淡交泛, 姚冶莫可褻。 (061309.)
 
 
天籟其七
 
余向來浸意於夜深眾息境。不過, 若譜綴幾許雨點的滴落聲, 遮掩去街頭偶爾的人聲、車聲, 會更好入夢。天籟之音總是優於車馬之喧的。 (030810.)
 
 
殘枝其八
 
數年前某夜, 風颱襲來。
 
晨醒但見花台遮簷吹破了一片白, 中露雲光。
蕃石榴枝頭兩葉恰成一心形, 向天舒展,
猶要掙離簷下陰影似的, 只是蒂頭仍羈絆著它,
而它若真獲得自由, 也將只有枯槁發黃的無奈何命運。
 
鏡頭內是綠葉, 鏡頭外有無助的落葉殘枝。
由是而有旁側頭像。 留相偶然 (072210 via 071110.)
 
澹澹其九
 
暑氣蒸蒸, 我心澹澹;日日大雨特報, 天天滴雨不落。消火綠豆甜湯一大碗公, 爽口芋泥麵包一塊, 蕃茄涼拌豆腐配一小盤, 沁涼足了吾胃。雖則這不過乃不擅於烹調、又無人幫忙料理者, 對於一道晚餐的無可選擇。 (072310.)
 
 
傷痕其十
 
塞斯‧諾特博姆《萬靈節》有謂:「如果我們事無鉅細一一保留,地球會在所有這些記憶的重壓下崩潰。」「過去必須消耗掉,然後我們才能繼續。」「人類是半成品,認定他們有著美好的開端,終結卻仍是個謎,這雖有短暫之憾,卻不乏魅力。
 
所以, 有不少的過往是需要受遺忘的。傷痕如是, 美麗亦復如是。 (091510.)
 
 
無求其十一
 
老同學祝我長尾巴, 謂之到了這個歲數似乎這般、似乎那樣, 但其實只是數字加一而已。如此「似乎」卻又「其實只」, 想必是過來人的心理體會? :)
 
處於前不惑期、無長無幼, 益發覺得身心健康最是要緊。惟祈一切無求於人, 人也無所求於斯, 自在自性如我常, 徒增個更順心的馬齒即足矣。 (012511.)
 
 
楚浮其十二
 
「(無)松露(truffle)巧克力」名實不符且浮華銅臭, 究該續用其稱, 或者改成獨立書店主人 @book686 所建議更具文藝氣息的「楚浮巧克力」呢?「楚浮」(此啥?)聽來浪漫, 看來也不像原料, 但認識的大眾(包括我)並不多, 忽悠人的效果就可疑囉…… (021411.)
 
余意雖非著於楚浮者誰也, 然 @book686 猶友善指教謂我:「楚浮是法國電影新浪潮的指標導演啊!!!!!! 大陸譯作特呂弗」。
 
呃, 人生難得糊塗, 且請莫以新浪潮的潮聲醒我。若有朝一日能如雲之沉天地而無患, 豈不何其快哉? (021511.)
 
 
老朽其十三
 
且說, 這廝除偶爾自稱鄙人(予欲鄙予夙素!?)、小弟(大叔?)、(布袋戲的)劣者, 猶想自道「老朽」, 以喻己範古證今之心乃一「不脩朽材」也。
 
然在推特上, 弱笄、弱冠的少女、少男雖非稀, 但年逾不惑或知命之年者尤所在多有, 實不好僭以「老」名。而不上不下如茲齡, 不亦鄙我於尷尬? (021611.)
 
 
契心其十四
 
私以為最難求然值得求之事者三。
 
首即天下太平, 此非惟猓猿群體間的和平, 亦渠等同萬牲、文明同環境間的和平。
 
次為心靈伴侶, 一知己契心的性情之愛實再珍貴難覓了。
 
再則為真理同真實底縕的探索:吾等皆屬天性多疑的物種, 對未理出脈絡之事象俱有無明將泯的傾向, 乃訴諸法則原理等概念之構焉。 (040811.)
 
 
哂我其十五
 
我惟日記自話耳, 何所參考計較歟?
 
但哂我兮, 認真且莫。 (041111.)
 
 
伊於何方其末
 
∠訴語弗詩
 
心內的 人於何方?
伊於何方?
伊嘸語, 終究嘸語,
縈字唇語嘸一片飄來這方。
 
寂寂兮心擱往何方?
伊嘸於這方, 心內的人仍嘸於這方。
心內的 伊於何方? (041411.)



囈語‧祂已然失去童貞←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罄宇之夢,如斯索然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