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anuary 18, 2011

[鄉野奇譚] 井蛙天龍,雨露均贓

“......孰料因於考生中分屬主修春秋《國語》及主修楊雄《方言》之兩族菁英, 見宮寶可貴可圖, 心疑他族會分霑/贓不均, 竟鎮日於青島東路考棚院忙於以「操」(本乎國語)、「幹」(本乎方言)國罵往來爭辯「出賣國寶/族大義」, 眾皆遲未完稿交卷, 以致於恩科始終無法放榜分目, 國政顧命團終未組成。......”

蓍龜云夢
 
溯來源由, 古有美姬名喚歐羅巴氏受白公牛誘拐至福爾摩……斯島上, 經《美女與野獸》式畸戀、人畜配種所生後代個個精壯氣勇, 從此認同(≒認命)斯土, 乃秉持水牛祖德, 篳路藍縷, 以啟山林, 至於將一瘴癘荒島開闢成美麗之島哉。此族中慣常口稱「代表主流民意」者, 固為世居於水打狗港邊之井蛙人也。
 
越三百年, 有美姬遠親、即萬世一系之先帝 醬公攜宮寶領兵卒轉進登島, 立志建設寶島基地, 以復興祖朝皇土, 其士族居久而傳嗣為火打臀山腳下「自我感覺良好」之天龍人一族也。
 
井蛙與天龍兩族人從此同床異夢, 歷經一甲子之血淚交融激盪, 真個好不鬧熱快活!
 
經數十歲之治後, 先帝 醬公日感勃起無能, 憂於太子 先生丸年少時濫情留種, 曾下詔開設恩科, 以考拔內閣大部長、軍機大總長及中央研書院特聘山長, 並組之國政顧命團。──無獨有偶, 多年後皇土之上王下八(兲)朝亦有一太上老尊凳倭氏, 於南巡接見年近耳順之庶出兒皇帝江澤丸時, 歎之:「真年輕呀!
 
不意帝卒薨, 二世帝 先生丸受蒙佞邪, 舛於皇城中正炒房良地築宗, 復承先帝出巡名山諸水普建行宮餘禍, 開挖過烈斷了龍脈水源, 導致全島從此大旱欠糧、路多殍殣矣。二世帝不忍, 下旨開倉放賑, 為恤饑民且擬以〈出賣先帝故宮國寶並雨露均霑/贓〉(歹灣狗語腔音同)為恩科試策題目也。
 
孰料因於考生中分屬主修春秋《國語》及主修楊雄《方言》之兩族菁英, 見宮寶可貴可圖, 心疑他族會分霑/贓不均, 竟鎮日於青島東路考棚院忙於以「操」(本乎國語)、「幹」(本乎方言)國罵往來爭辯「出賣國寶/族大義」, 眾皆遲未完稿交卷, 以致於恩科始終無法放榜分目, 國政顧命團終未組成。醬氏朝廷從此乏真能主事大員, 然月領十八趴優存之公務僕宦仍刻持勤務, 雖無開創之局, 竟也將財字赤赤、井蛙天龍相賊之島維持下去, 時已歷二十餘歲且經四帝矣。
 
近有《愛剋髮》(eCfA)倡議, 鑑於島民憂愁價昂房事、「含淚投票」過矣虧, 致使頂上三千日稀, 為籌全民生髮健保預算故, 乃詔告先帝 醬公之宮寶於分霑/贓大計未定前, 暫且淪於提供祖朝文革化外流民前來朝覲舊之皇皇遺風遺, 以賺其賞費之小利耳。
 
(撰稿/維克中原)
 
 
有此一說 其一
 
因長年南、北不「河蟹和諧」卻能容忍升起同一幅國旗, 而被視為歐洲典範/笑柄的比利時王國, 果然沒令眾看倌失望。
 
自從大半年前該國國會改選未有政黨過半起, 較勁至今逾兩百天仍未組成新內閣, 此乃因說國語的和說台語的……呃?不對、是荷語區和法語區民眾對於財政補貼的方式具有歷史根源性的嚴重分歧:北硬捉「權」, 南死要「錢」, 德語區通通沒。
 
雖然以「永久中立國」為國策的比利時從舊年初夏至 2011 新年元旦已過仍未組成新的聯合政府, 無權做出重大政治決策的看守內閣倒仍把政務管得好好的。該國南部人還長期忍受北部人那一面顏色刺眼的三色旗子、那一口在現實上佔優勢的「外來國語」, 北部人則嫌棄南部人「淨會出一張嘴」(外來台語)天天抱怨、拖遲國家進步, 即便如此公務員體系依舊運轉如常、行禮如儀。
 
此俱顯示出:其實一個現代化、高教育水平國家只要駛上了民主法治軌道, 什麼人當老大哥都差不多, 就算缺了總統、總理(首相)也沒啥大不了的!「國族大義」又真正攸關國計民生嗎?
 
 
有此一說 其二
 
近年習於冷眼日記社會事象, 非僅主流的不義與歧視, 非主流裏的矛盾與偏見亦在個人的觀察之列。更年少時亦偶熱血式詈斥, 馬齒徒長後卻不禁覺得在支持或捍衛了某種立場、社群之餘, 似也在不經意中同時有污蔑了本屬平常人、非屬絕對邪惡的對立群體之嫌?生活的態度多有值得斟酌省思處, 而批判的行動何嘗非是如此呢?
 
批判本身並不能使一個人在實質心理上更為高尚, 而便宜式的「詌譙」亦往往模糊掉了憤怒的分貝。或惟思考姿態上的自我省察, 方能更貼近於張繼高、董僑式的雅飭。我們不是不愛這個世界、不疼惜這座美麗島, 然而自以為是、競比獰厲的姿態, 總使得立場相左者的分際線進一步陷落成一道難以跨越的暗溝。
 
編輯人果子離(@giffword)恰有文〈操&幹〉曰:

《新龍門客棧》在電影台我看好幾遍了,看不倦,和張曼玉演活了風騷老闆娘大有關係。……張曼玉的口頭禪是「我操你爹」。……和男人國罵的什麼娘,不太一樣。原因何在?或許是因為男女在性的攻防、權力方面不對等吧。出之女口,給人請便的感覺,不覺其粗。
言辭機鋒的「幹」乃切情符調而不枉劇敘, 今鄉民反多是晨「幹」、午「幹」、暮亦「幹」, 淨便宜肆情而「幹」耳。第一張社運性樂團的《幹》譙專輯算是做出了反抗姿態的新意, 而後其他樂手多張唱片接連續「幹」, 僅淪於造句懶惰、音量不詳之乏創意。「幹」之添點固有高下, 濫「幹」則斯情濫矣。



最末一段青春←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情愫‧尋那臘夜耽念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