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y 11, 2007

文本的閱讀脈絡暨其自足性 ─ 試舉雜論

“......「當事件發生,旅行者的記憶在瞬間成為過往。」記憶成為了歷史的成分。當脈絡中只餘空間、少了時間時, 真實感受的分際會變成怎樣?集體的記憶於保留下的繁多歧義中, 同時選擇性地遺忘了個人的曾經存在。當思緒中的文本被塗黑了, 一切的因緣與境遇也就被埋於暗底, 而難以掘示。個體的意識會因執念──尋其意義的天堂──而惑迷於事件空間的座標定位裏, 精確理解的能力也就無所謂於游移之心矣。
 
對某些隱晦文本的刻意理解, 常會落入無意義的陷阱。文本範疇內的領域(domain)與領域之間, 其關係究竟若何, 並無法有一致的解釋, 而執著於其中矛盾中反使他也掉入「理解之不能」等同「缺乏理解力」的難題(paradox)。......”

 § 節  次
 
一、將(必)化身為史籍性文本
二、異文本可具有的元素聯結性
三、時有隔閡的場域
四、偶然的去(脈絡)定因論
五、以典作底的再發揮
六、社會態樣的一個凝結點
七、脈絡思維的主觀認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將(必)化身為史籍性文本
 
文本(text)引造了閱讀的世界, 而閱讀同是文本的一種創造。語文與思
想間為交互關係, 但其為相等關係嗎?
 
陋者曾偶見網友秤子君引了 Vygotsky 的話, 「思想認知雖然先於語言
發展,等到語言學習到可以表達思想的時候,語言具有輔佐思想發展的
作用
」, 據說年歲越大, 其正相依效應就越顯著。或許這暗示著:人越
長成, 想像能力越弱, 越需要依憑抽象概念的組織系統 (如語言、文句
、數理符號) 來幫助自己整理思緒?敝人想及的另一個考量, 則是愈社
會化、或交際網絡愈複雜、活躍的人, 其以「語言輔佐思考」的成份比
重也會趨大。這倒是比較容易理解的, 在通常的印象中, 越是外向活潑
、擅於交友的人, 說的話一般也越多嘛。至於很多沉思中的文學家, (
至少於獨處時) 卻是內向、自我中心式的, 他們傾向於讓「思想浸入語
文」, 而不全然降服於「以語言來荼毒(?)思考」之必要呢。
 
在語音系統之外, 由運動系統所呈現的舞蹈又到底是另一種敘事語言?
還是舞蹈就只是肢體感情的自然躍動?一幕舞作的場景, 觀者可行以文
字思索、或圖像式的解讀, 也可以只以自己的意識感覺來捉撫。西方人
的芭蕾舞就像是哥德式高堂的樑架邏輯, 線形延展往上;東方人的往復
時空觀, 卻讓我們的傳統舞步是循環圓弧的式樣。在東西文化的交會中
, 林懷民的「雲門舞集」於現代舞的詞彙裏溶入了華夏本土的陰性涵蘊
, 阿喀郎(Akram Khan)的北印度卡達克舞(Kathak)也同葛蘭姆的動作元
素做了不一樣的剪接混造。於是, 兩位舞蹈的哲學家不久前在台北相會
, 作了那麼一番極具體會性的談話, 舞之蹈之的形象世界於不同文化的
思考脈絡下各有其論述之道, 但又非全然地背反以致於缺乏融合的空間
, 其間關係頗具微妙。
 
至於圖像的作品呢?在戰後世代的日本漫畫家很早就吸收了電影中的分
鏡手法, 並因而讓其製作流程能順利走向更具工業產製效率的分工化地
步──這是全盤商業化的一個前提。往昔日本漫畫改編為暢銷影像之作
, 多為卡通版, 這幾年來, 以《麻辣教師 GTO》、《功夫棒球》等作為
代表, 真人版改編戲劇也漸受歡迎。在數位影像特效的進步之外, 這類
電影中也逐漸將一些日式動漫中特有的「表情符號」(ACG's emoticons
) 、誇張分格手法等元素的精神也雜了進去, 影像更能重現漫畫中的幽
默, 也因此使其演員「漫畫化」了。畢竟, 讓卡漫迷喜歡的終究是畫技
的奇妙筆法, 而不盡是真人的「真實表情」(dramatic emotions) , 不
是嗎?所以, 被閱讀迷所創發出來的樂趣, 是於文本內統合而不該遽爾
斷離的。
 
進一步講, 影像是一種主觀化的文獻, 只有攝影者才具有成像作品的主
動權, 模特兒僅是一種擺設「道具」。一張照片或一節影帶是片段的時
間擷取, 你解讀出來的意義總會和他人有或多或少的差異;故而俗話所
謂「有圖有真相」其實是一種在安慰自己的態度:故意忽略了各個觀賞
個體在背景文化與經驗上的分別。影片中的場景「借位」則為一種對於
被攝地點的有意錯置, 此地非彼地, 彼地或乃地。然而, 影像中所紀錄
下來的點滴畫面, 卻弔詭地為逝去的社會面貌同風景留下了極寫實的紀
錄, 這原本是與電影的脈絡擬建意圖相悖逆的。由於時代與人心對於土
地的良心不再, 島嶼上的土壤一簇簇被怪手掘開、一塊塊被水泥封固,
面目其憎, 利益愈汲, 一切俱為了「拚經濟」。於是在不久之後, 從「
非/超真實」的劇情片裏去尋覓某一塊地一絲過往的片段卻真實的輪廓
, 自有了一種可貴的情感與追憶的價值。這不也就造成一種無奈的暗喻
(metaphor):為構設情節所需的電影取景行動, 將(必)化身為史籍性文
本?
 
時代又常有「懷舊」之必要。大而易脆的黑膠唱片(LP)在這幾年由發燒
友帶動起, 似乎也讓產業界吹起了一陣小的復古風, 成了一種音樂品味
的時尚──黑膠是一種執著, 樂友兀自信任著它的音質是最溫潤與自然
的。就「存真」的技術角度言, 雷射唱片(CD)的訊號於壓縮時必會失真
, 然而舊式唱片的音頻範圍其實先天上就被縮減了, 「原音」可謂是各
言其是?不過它是類比錄音的, 而類比就是自然, 也最合人性──聽黑
膠本就是一種生活態度了, 不需多餘的辯證。對樂迷來說, 黑膠唱片所
播出的聲響世界已是自足的(autonomous or self-contained)了。至於
思想與語言、文字、圖像等呈現格式間的等號問題或許已有所暗示。
 
 
二、異文本可具有的元素聯結性
 
如何說服自己也是一門生活技藝, 社會人偏有「美化人生道路」的心理
需求, 「發揮潛能」的心理專家與作家如此以稱。博客來網路書店的資
料探勘顧問食夢黑貘讀了一本《世界是平的, 也是圓的》, 評論這本書
以禪宗或「類宗教」(或該說是「啟示」?)的角度, 試圖對一些新時代
/新技術的「原理收集」(再)予以整理及賦義, 而謂之「從表面你去思
考就知道作者想要表達的概念
」, 果真是頗後現代的反深入思惟, 「
時唸書不是要去唸懂, 而是要了解這本書對於你的意義.
」這般的後設
脈絡重於構造分析的觀想法, 反倒有些存在主義者的味道。說這是篇書
評, 又無寧是一種另類的讀書態度, 閱讀的面向有其千千種, 心得不定
於一。另外, 科學的方法論與構思論跟(被科普作家塗造之前的)科學哲
學是有些差異的, 不過那是文本之異化其讀者的事了。
 
陋者也嘗謂:「你為自己所想要的解釋, 提供了適合的解釋。」聽來像
是種自愚?不過, 這是一種去中心化──所謂脫出「思想獨裁」黏滯空
間的自我解構。如〈陳揮文現象〉一文的作者以陳先生於綠色談話節目
中之似「反射化反派」角色的演出, 推導出會持此想的意識型態化觀眾
所處置的「反指向意圖」的文本區位, 她還稱之為「使得他們自己滑入
了一個潤澤、易於流動、易於改變方向的自由思考方式。」如果作者知
道在另一個收視率最高、屢次成為藍綠執政者箭靶的某個染藍的談話節
目中, 陳某又成了一位能「理解」綠營想法的「良心化反派」, 故事的
推斷想必會更有趣的。電視節目所「演出」的不同文本, 指向另一個異
文本可具有的元素聯結性, 而僅考慮任一者的思考結論, 必是片面而有
限度的。
 
 
三、時有隔閡的場域
 
很多電腦族與電子零件嗜癖者喜逛昔時「橋下的光華商場」、現今的「
鐵皮屋光華商場」, 生活性的定景會造成記憶積累的效應──其時程是
進行式的, 印象既覆疊又往復。在這個擁擠的電位訊號零件的商場內,
人各有相, 而店裏零亂充斥的 IC 化玩意與 ACG 偶物, 總把幾個世代
的「迷」們引來朝拜一番。每位顧客皆不需眼神與心意的任何交會, 就
連姿態上的暗示也非必要, 各個閒晃人物皆在「我」逛「我」想;即興
的眾思卻可成聲:這麼些人的目的俱沒有太多的分別。走酸了路, 需要
的又是憩腳處, 商場旁當然不缺小吃食攤。於是, 「族群」歸類的社會
特定印象, 也就讓光華客的概念成了一個在消費市場裏齊準化 (stan-
dardization) 的符號了。嗯, 光華商場與蚵仔麵攤、cafe 皆是人間化
的韻味, 至少舒解了偶爾的無地不可閒散。這是一些網民在踏入電子虛
擬空間前所需的一種「裝備化」的前-工作(pre-work)。
 
「有河book」反而是源自於虛擬場域裏的意圖表態, 接著進入到實體空
間且具形化的一間咖啡兼營獨立書店。這家店不尋常地開在二樓──或
許就如其起意一樣地偶意而抉, 而既然回到了實體世界, 則已由網路文
本之符號宣稱、成了具象建造的一家「返回」的書店, 也就得在這個空
間的規則中覓出自己的存活之道。延伸以資深編輯人蠹魚頭的引論, 到
了這裏就能從「大社群生活的『馴化』」狀態, 進入一「小社群閒散的
『馴化』」, 小的缺點在於其人際織網的複合連結點較少, 但其益處卻
也在此:小就不用承受更大的體制化壓力了!至少當一位讀者由一個大
的環境來到一個半隱還露的小書肆時, 書就躺在那裏, 你與旁人競爭的
邏輯不再顯著。只是, 你所求的竟只是暫時孤立的圈子狀態?
 
很早之前所興起的自由軟體運動、駭客解放的激突與挑戰、內容共筆 (
Wiki) 系統等等理念, 則希望藉由程式的設定力量, 讓資訊世界成為一
具有平等存取權與參與權的虛擬空間, 即所謂以「市集觀」取代「教堂
觀」的論理
。然而「幫眾化」的準斥外氛圍總會一再突兀地出現, 非唯
在一些開放源碼軟體專案、或特定的部落圈內是如此, 就連 Wiki 的運
作實態也無法除外──「小圈圈主義」本來就是分眾化社群之一種交際
網絡的常態, 諸 Social Web 型式自不例外。我們若以多元觀點來樂觀
看待這樣的小圈圈現象, 可以整理推論出 Wiki 等所謂 Web 2.0 服務
之因以演變至此所具的三個特性:以語意情境的後設脈絡來組織文本 (
如 tags)、標記語法的簡化與介面透通化、及語法或傳遞格式(如 RSS)
的可轉換性等。然而, 把兩者聯想在一起, 究竟是說明了是 Web 2.0
演化出這幾點特質?還是這幾點特質塑成了 Web 2.0 的成立?其中關
鍵仍不顯著, 文本之生並不能先決/預期出所演繹出的衍生文本之必然
面貌。
 
總之, 人世是一個時有隔閡的場域, 而權力的包覆又加重了隔閡的層次
。網路的運作由技術所支持, 由文本的角度來看, 這些技術實行的同時
, 新的世界就被創造了。當人們來到了新的虛擬世界上活動, 其資訊的
生產將創作新的文本, 而資訊的文本與技術的文本乃成為一種「互文」
(intertextuality) 的平行關係, 並沒有誰依憑誰的根源問題。但人是
來自於商業化社會的消費兼生產者, 市場利益競爭的權力/利──被包
裝成種種技術規則的名目──會想介入這個關係, 數位版權管理 (DRM)
就是意圖以技術力量來限制已存的技術力量(已生其文本)之活力的專權
行動, 其脈絡為由上而下的管理性/結構性控制, 故與自主資訊交流之
平行性的本質顯得格格不入。資訊的可親性在專權的企圖所干擾之下,
其潤度必受阻滯, 而整體雖不等於個體之合、卻即是個體集合的突現,
所以當文本裏的一些頁面受到權力的黏著劑所貼合以致無法再被開啟解
讀時, 就已對整個文本的讀寫流暢度起了負面的影響作用了──權力的
施作意志破壞了網路文本世界的完整性及其中空白頁(將成為衍作)的新
生性。
 
 
四、偶然的去(脈絡)定因論
 
沒有曝光, 明星光環不再。不獨演藝人員如此, 連文化界人士亦不例外
。就與社會競爭的常態一般, 藝文界裏亦有它的叢林法則。當張愛玲離
開香江、遠赴美國時, 要不是台灣的大眾文學雜誌《皇冠》延襲上海《
萬象》的理念(後者的發行人平襟亞為平鑫濤的堂伯), 誠心做她的代理
人, 《傳奇》的作者也早就過氣地成為一頁傳奇了吧?卡夫卡同是遇著
了一位衷心欣賞他的摯友, 其文稿才得以存世。原始文本的存活可能性
, 藉由現實人情的溝通而得以傳承下去。
 
卡夫卡的「自毀」企圖, 顯示出在《審判》裏將他的世界觀構設成荒誕
處境的小說家, 並不想與世界繼續其冷僻筆調兼藏諷喻的對話──國家
是由莊嚴崇峻的權力機器所運轉的, 其不需與被統治者(即我們!)溝通
, 體系內的理解根本是無謂的。不過, 後人仍可一睹創造了卡夫卡的環
境──雖他不願與俗世合存, 卻也無法排拒受文本所吸引的他者去觀察
他的真實布拉格:那形塑出荒謬預言書的靈感、且不自覺地將之實現於
現實的一座城市?!而我們的島又有沒有一個這樣的地方呢?陋者不由得
想到了樂生院:它所處的社會體系到底是如何創造並對待(或對付)著它
?文本與實景的連繫若何, 不只有時間向度上的意義, 也會有地域區度
上的偶然, 由此一見。
 
偶然也出現在不同的文本空間裏。卡夫卡的筆觸是冷靜、不求營建太劇
烈的情感, 只是小說中受司法制度所任意擺弄的 K 仍抱持著天真、屈
從而不識其惡的求知心, 想弄懂制度的成意;《惡童日記》裏的「惡童
」就有異了, 他們暫且狡獪地妥協於制度, 以便求存。而一樣的脈絡是
, 主角們對體系的任何理解俱是無謂的, 地球並不會為了個人而改變轉
動的速率。「日記」實為書中書, 惡童的紀錄是主觀的因果敘述, 他們
是主述者;而《惡童日記》的作者雅歌塔的「轉述」則為客觀的分部、
分篇述說, 事件或被拆解成一則則的短篇, 或被後置於人物設定有異 (
名同義異) 卻相同的故事結構裏──一種刻意行同位錯置的創作手法。
兩個日記「作者」的線性時間觀並不一致, 但兩本日記是相重疊的, 至
於在自我意識的層次上, 兩位惡童彼此間際的模糊不分, 也有對《日記
》、「日記」的雙重作者隱諭其區別的後設意涵, 雅歌塔自不需交待書
中被「轉載」的「日記」作者的心境細節──就像《石頭記》乃頑石所
記, 其主觀且宿命地以為自己是要了訴木石前緣的神瑛侍者, 而曹雪芹
的《紅樓夢》卻當頑石只是自艾自憐的遺物, 它的刻記只能被偶然經過
者(空空道人)所轉錄而留傳下去;在宿命的因果論與偶然的去(脈絡)定
因論之間, 誰又知道石頭所言的是念極思幻、還是真有其事呢?
 
文本同文本內的文本(書中書)的關係是在虛與實間作辯證, 至於回憶的
歷史, 乃主觀所建構, 記憶與遺忘的分際由潛意識行使選擇權(decision
power)。其「真實性」只當然存在於文本的世界之中, 離開了由意願/
推論式敘述(discursive act)所流出來的文本, 口述歷史都只能作為個
人式的道聽途說, 且隱己惡以揚其善之跡必處處埋露。而頑石之語, 因
為它的自我證辯本就具有治療的性質(self-therapeutic process), 故
其認真的程度最多也僅能以此視之而已。
 
在實際的讀書動作上, 本不要求有一定的認同, 不同人讀出不同的況味
與感想, 書所創動的世界才會更有生力。前述的《惡童日記》與《紅樓
夢》不是立意並比之書, 只是就書中書的共通構造, 可當作是相異寫法
參較的典本。像是網友 italosa 兄對於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的
帕洛瑪先生》的解讀與玩味
就極有意思, 由原作者所述的文本線索整理
出其中的情節拼盤遊戲, 無乎怪另位讀者只能以「驚奇」來形容之呢。
話說回來, 當年陋者初讀此書也僅略目而過, 時隔已久更難有細節。這
篇解讀以西洋古典樂的迴旋曲式(rondo, 1、2、3,1、2、3,…
…) 對比出小說之更顯精妙處, 愈讓人覺得大師之在節與節間的動機與
主題行以交錯糾纏, 似乎是在開「人生如戲/序」的一種玩笑──書頁
文理的節序及生活事件的時序本來就可以各自編敘、各抒其臆嘛!
 
 
五、以典作底的再發揮
 
在以典本創新本的面向上, italosa 兄還有意取經於傳統筆記小說, 並
提議可以改造其面目, 而那非得先有一定的國學涵養, 把那些材料摸清
了, 不然難有發揮呢。這難度也忒高了, 私以為比之全盤的故事捏造尤
難幾分哩。譬如喬伊斯(James Joyce)的《尤利西斯》(Ulysses)若不是
將其角色的描寫起造於一座已存在(並成為全面性背景象徵)的真實城市
, 則天馬行空的創作與讀來反而可以減輕難度吧(也不需那些註解了)?
但這麼樣, 讀者也可能失去一些在真確與徵象之間、全體與個人情感的
「流動性真實」之間作其自我心理摸索的趣性。故而, 有所典, 固有其
簡便, 但要再變幻出新的典文, 反而得費更多的研討功夫, 擅寫「魔幻
寫實」的拉丁作者們能既 magic 又 realism 的一個關鍵也在此吧, 所
謂的「幻混其想」(blend of fantasy)是有它的知性基礎的。
 
就私己的經驗, 試舉潘金蓮這個文學角色或文學生命:敝人對她的最初
印象大約來自於幼童時所看的漫畫《老夫子新水滸傳》(?), 其描述就
和初原著的定位是一般的;後來在某部武俠小說見及金庸有意有她「洗
污」的段落。待長大後, 即發現替潘金蓮翻案的古今文作原來已是不可
勝數, 而毛時的中國大陸除了「批孔揚秦」外, 還有「倒貞坊, 讚金蓮
」的風氣呢。種種「愛蓮說」之興堪稱翻案文學中的「潘金蓮現象」哪

 
清朝中葉起對於「秦可卿淫喪天香樓」的翻案同仁(東瀛用「人」字)創
作與探索也不少。 (當然, 晚清狎邪小說中也不乏寫林黛玉與賈寶玉等
私通的另類「翻案」之猥流囉。)到了網路 BBS 時代, 像短篇〈帶淚蓮
〉這樣編造潘金蓮自辯之言的, 是在女性的地位與社會處境上給予新
穎的解釋空間, 所以此類文作之不同於、甚至直接與兩部原典 (《水滸
》與《金瓶梅》) 矛盾的情節所在多有, 原作的定位逐漸變成「借景、
借事與借人」, 新的故事已走出框架了, 形成一種對於封建婦女權益的
辯證「公案」。而秦可卿的結局已載於最被研讀的文本內, 在淫說管窺
之外還要翻出的是「(遺)簪/(賈)珍」(事出「靖應鯤藏本」殘批;遺,
ㄧˊ或ㄨㄟˋ?) 之類的其中究細, 為的是在情節中再索求出裏面的如
何如是, 並對其人再做微妙有別的評價, 淫與不淫則在於其德其命而無
關乎女性自主, 這是一個《紅》學上的「疑案」。兩案的方向與社會意
義大不相同, 但都是以典作底的再發揮。
 
而盛天葆那篇〈武松的話〉裏武松對潘婦道「別拿貞節牌坊來同我頑笑
,這朝代,總還分個倫理」, 放到現代社會, 倒有「情理法」孰輕孰重
之辯的法治意涵。在這兩則短篇中潘、武的交詰與質難, 確實在有限的
篇幅內發其雋永之意, 讓讀者不用拘泥於長篇的情節與線索, 而可以盡
思「對話」理義之妙而比出內中況味呢。文本之篇幅長短讓編寫的手法
有不同的發展重點。
 
至於〈星殞五丈原〉(這總是《三國》裏動心感魄的一幕!)所述的「完
美軍師」孔明於臨死前之幻憶故人的「情感化」, 倒有些類同於《基督
的最後誘惑》之對「前-神格」與予「人性化」的影子 (這是種古希臘
諸神戲劇化手法的現代式復現) , 該作擺明了正是《新約》的再創作與
「補充」。以上各個衍作也具體證實了, 原始文本添柴以人的閱讀兼或
書寫的動機, 可以生成新的文本, 而在不同的時代氛圍裏延續其生命力

 
另者, 西方不是時有將書評輯而為書的慣例嗎?這些評書延伸了文本的
句方構義、脈絡長度與事理意興, 像是 italosa 的一些閱讀筆記、如
前節提及的〈卡爾維諾《帕洛瑪先生》〉一文的見地即讓敝人有這樣的
感覺。所謂感文起伏, 亦可激創以析文新作。可惜此地的書市不時興此
道。而經典之作的審美觀還具有跨越時代的向度, 哈洛‧卜倫 (Harold
Bloom)即基於對傳統閱讀邏輯的堅持, 特選以諸本名著列其評集《西方
正典》, 以駁斥強型「文以載道」之意識型態化的謬誤。他高豎正統之
炮("Western Can(n)on"), 迎擊時興的眾家(後)現代文學批評主義, 歸
之為「憎恨學派」。而也有處於學術界的、對此評書再作評的學者也不
忘提及卜倫觀點有其見樹不見林的問題, 反擊一軍, 正也突顯出文本評
價本是各人有各人的道, 從來誰也不完全拜倒於誰。
 
 
六、社會態樣的一個凝結點
 
各有其道, 乃各有其幻異的想像。
 
在《香水》一書中, 主角葛奴乙種種的所為只是想將那最讓他無法忘懷
、也只有他能聞及的凝香暗味(scent) , 以香水化的過程與質材將之收
集起來以專屬於自已, 而性命的尊嚴竟可全然被忽視了?從精神分析的
角度來看, 這暗示著開化的人類即便能妝點自己, 但實質上對於時尚與
物質享受的高度仍無法擺脫最根本的慾求;於生存的層次上, 差異個體
的結合──無論是性別的、體液的、集體潛意識化的象徵, 在本我之性
上本來就無多餘的道德牽制。深探入感官的底層──如由新鮮的女性肉
體上採其遺香, 不至於使主角陷於無向空虛(乃其所願), 卻讓他不知覺
地置於自我解脫上的無望, 而其對世界的一切感受皆只能凍結於這極致
化的純粹時點。
 
感官的知覺, 也就同時於環境中覺醒與麻醉。葛奴乙是社會的邊緣人,
且是社會極端「他者化」時之人際的象徵交點。慾念之最切, 也是期望
之最純粹, 這是邊緣者無助又無惑的感覺時刻。當所有的外在因子都被
「他者」所凍結了, 我們的感官同自由聯想的範疇也就被凍結住了。此
時的他者反而成了睥視一切的遂意者, 醇香的女體實則是其幻覺出的社
會態樣的一個凝結點。文本將他的世界觀給縮影並冷酷地列示, 閱讀者
惟懍然以觀。
 
陋者另在〈無心於曖昧的賈寶玉〉一文由心理角度略為解析多情公子的
命運塑成, 有其必然性。他成長於一「邃遠而與實相呈現反差的省親大
園裏」, 事事很難由己, 情感之事更無從順遂, 「要真地長大成為獨立
性的主體, 得去實現、或迴避憂愁少年的那兩個慾念/難題, 且經歷有
時是自虐式的。」大觀園實是用來護育頑石的俗世藏寶盒, 那個世界的
情節看似是外在而主動的, 在虛構的層次上又是極被動的, 於是他不得
不勘破並開釋了盒裏的「色如聚沫, 受如浮泡」(出《增一阿含經》)之
蘊, 而「少了賈寶玉的夢幻世界, 也就由底層跌落, 完全崩解不復了。
」世上又哪有能凝結一切命運的化外花園呢?祂只存在於文本時刻之內
, 文本之外別無天堂。
 
 
七、脈絡思維的主觀認定
 
當事件發生,旅行者的記憶在瞬間成為過往。」記憶成為了歷史的成
分。當脈絡中只餘空間、少了時間時, 真實感受的分際會變成怎樣?集
體的記憶於保留下的繁多歧義中, 同時選擇性地遺忘了個人的曾經存在
。當思緒中的文本被塗黑了, 一切的因緣與境遇也就被埋於暗底, 而難
以掘示。個體的意識會因執念──尋其意義的天堂──而惑迷於事件空
間的座標定位裏, 精確理解的能力也就無所謂於游移之心矣。
 
對某些隱晦文本的刻意理解, 常會落入無意義的陷阱。文本範疇內的領
域(domain)與領域之間, 其關係究竟若何, 並無法有一致的解釋, 而執
著於其中矛盾中反使他也掉入「理解之不能」等同「缺乏理解力」的難
題(paradox) 。在存在感的層次上, 主觀的經驗較之客觀的知識尤為關
鍵, 文本以外的世界或許是「無意識」的, 但以閱讀的行動讓其自身置
於文本內、外之連繫的一個主體, 卻可以其自我意識, 將理想的我與現
實的我之異化脫節(alienation)以一「(僅對自己負的)義務性」(self-
governed) 的意涵予以脈絡的建構, 文本的暢度將驅於和諧, 而其人乃
表現成為一溝通介面之我哉──即是「主體」的本質。
 
究其原始, 文本起源於創作者刻意的一個決定的經過(decision proce-
dure) , 其動機所欲括構的, 有的已在其故事框件內、也有在情節之外
的非顯脈絡。然而, 往往造就最終成品內涵的主因, 已不再是其初所採
納的原材料等諸多真實物件(real objects), 而在於作者對整個脈絡思
維的主觀認定(recognition) ──這是主體性之作為「自我的擴充」所
無可迴避的返身之徑。於是乎, 一個文本不再只是當初想創造出來的文
本而已, 它的內裏與外蘊實已容藏了更多的完成/未完成的可能性:這
麼樣的理解空間的存有, 讓作品自始即具有讓衍作者與閱讀者摻合其自
我觀想的潛力, 而俾使成為一自足性的文本。是乃此文題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f. 〈自我中心語言〉/秤子
林懷民與阿喀郎 同是英雄出少年〉/梁越美記錄
漫畫與映象〉/伊絲塔
你看見了什麼? ──評《另一種影像敘事》〉/章光和
世界是平的, 也是圓的〉/食夢黑貘
陳揮文現象〉/鄧慧恩
我們一起開的那家書店〉/蠹魚頭
一個對於 Open 態度上的辯難!?〉/Verklarung
親和力的非技術性層次〉/Jedi
新電腦文化的「反真實性」?〉/Verklarung
《惡童日記》:惡童真的是「二童」嗎?〉/伊塔
小說結構綴成的思考斷片 ——讀卡爾維諾 《帕洛瑪先生》
/伊塔
帶淚蓮花〉/楊靜嫻, 〈武松的話〉/盛天葆
星殞五丈原〉/魏惟儀, 出 1988/8/3 聯合報 21 版聯合副刊
落入凡間的耶穌 ——讀尼可斯‧卡山札基《基督的最後誘惑
〉/伊塔
西方正典》/哈洛‧卜倫, 原名 "Western Canon", 洋大砲之
隱喻?
哈洛‧卜倫(Harold Bloom) 高志仁譯:《西方正典(The
Wesern Canon)》〉/林玉珍
《香水》其味〉/Verklarung
無心於曖昧的賈寶玉〉/Verklarung
墜海,於百慕達〉/路癡
(以上篇章以正文相關段落之順序為其次序。)


關鍵字: 32 33 34 35 38 39 40

淺談通用的台語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文言文會很麻煩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