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y 16, 2006

那靈感的角

“......或者是     寫詞的人     都需要更為晶潤白犀的角        ──那純粹的素材、        與靈感的沈澱──       特別是能在世俗空氣的     蒸圍下     兀自散發著氳郁之氣的     暗黝咖啡杯裏、     那被攪亂的焦糖摻入的     白色游絲。......”

Re: 許諾
 
有了這麼的意象
 
  ──少女撫摸著
      獨角獸之頂
 
或許
象徵著智識與靈性的帶來並護持。 
這樣的
 
  「獨角獸的贈禮」
 
不正是寫文者之所欲?
 
然而字符的落筆者又說:
 
  「我不要
    糖和奶精」
 
那麼他真確的想望
竟僅是一位少女親身的手感?
俗男子何敢發此
一褻瀆之想?
 
 
就在那時代──文藝復興爾後 
洋畫中
豐腴的捲髮美男對自身的胸懷、
輕撫其中:
 
  一種隱喻
  自戀的、
  與變形/變性的。
 
菲羅蜜拉的甜聲如夜啼之鶯:
 
  Philomela sings the philomel to extol
 
荷馬仍撥彈著齊特拉琴
猶在 Leloir 的油彩裏
牧神的靈慾卻已在狂奔自瀆。
 
或者是
寫詞的人
都需要更為晶潤白犀的角
 
  ──那純粹的素材、
      與靈感的沈澱──
 
特別是能在世俗空氣的
蒸圍下
兀自散發著氳郁之氣的
暗黝咖啡杯裏、
那被攪亂的焦糖摻入的
白色游絲。
 
只是
男子又憂心著
太多的攪攪和和
絲絲緒緒尤難以解清:
 
  自身就是最有靈性的個體
  且唯有最愛者的手掌才是
  最能呵護作詞者的精靈神觸哪!
 
少了那珍貴的
遺世而難得的手
就不再能庇持那傳說中
獨一無二的角了。
 
 
於是乎
何處方尋得這雙溫柔的手感
同可能失落的角?
她撫慰的是靈性感動者的筆?
抑其再難以自語的、
意識之最深邃?
 
不語者別無燕子的喙
只餘書之文字以慰她的心蘊、
那普洛克妮的。
 
  誠品書店藏書票 - 獻與牧神
 
【註】Leloir 的畫《荷馬》, 羅浮宮博物館藏。
      齊特拉琴(cithare), 普洛克妮(Procne)。
 
 
--
 
   或奔吧  停吧  子夜二時  續待著如昨的恍然
   簡單的心  傳說中的深藍色的... 靜默之中  我無言中
 
--
                                _____ 拾   級 _____


關鍵字: 傳說

首頁│ 下一篇→不捨緒語
本文引用網址: